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87章 293找他有什么事?
    ,精彩小说免费!

    沈魁星和乌狄娜站在大门前,抬头看着大门上的匾额,上面写着:森芊居。沈魁星再一次肯定他们没有来错地方,但是心里却有些犯嘀咕,这里看上去好像没有人居住的样子。他和乌狄娜对望了一样,走上前去敲门。

    无人应答。

    他更用力的敲门。还是无人应答。他直接用念力打开了大门,用力一推。一栋灰白色的砖房完整的出现在眼前,房子的外墙有几块地方已经剥落,露出里面红色的砖。窗户有的开着,有的也破了,通往宅子的石板路上长满了杂草。一片荒凉、萧瑟的庭院呈现在眼前。

    沈魁星感觉到这里铁定是没有人了,心里凉了半截。

    乌狄娜越过沈魁星向宅子走去。沈魁星也跟了上去。房子的门也是破烂的,不用推就能进去。里面的摆设凌乱的很,有些花瓶还掉到地上,泥土里的花静静的躺在地上早已干枯,花叶都已消失,只剩下干枯的枝干。

    乌狄娜和沈魁星都注意到了那个掉在地上的花瓶,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个画面?在向里面走去,看到一些卧室,摆设什么的也很凌乱,就连床上都是一片狼藉,被褥挤成一团,衣服也从柜子里掉出来。

    他们穿过这栋房子,从后门走了出来,眼前又是一片杂草丛生的院子,不远处还有一个水池和假山,再往后还有几栋房子,不过规模都没有他们刚刚看到的那个大,也不如那个好,他们只能远远的看到那些房子的屋顶。两人决定在去后面的房子看看。

    绕过假山走过回廊,从一个圆弧形的拱门出去之后看到一条石子路分别通向后面的那几个院子。

    他们两人闷声不响的走着,打开一个院子的门,里面的景色一般,右侧有一块小花园,此刻已经被杂草覆盖。空空的屋子里没有一个人!他们又走到第二个院子,还是无人。

    他们失望的走向第三个院子。

    “看来这里真的没有人了。”沈魁星失望的说。

    乌狄娜叹了口气,“的确是没什么希望了。可是,我觉得这里有些怪,若是说没有人了,那他们是在什么时候走的?最重要的是在什么情况下走的?”

    沈魁星感觉到乌狄娜最后一个问题似乎别有用意,他望了她一眼,擦了擦下巴,“你是觉得他们走的时候很匆忙?”沈魁星问。

    “恩!你不是也看到了吗!那些打碎的花瓶,光是看那些碎片就能知道都是些名贵的物品,还有那些卧房里,被子都乱成一团,衣服也是,很多家具似乎也被挪动过。桌布都掉到地上,有的房间里桌子直接就是翻到在地上。这样的场景你想到什么?”

    乌狄娜抛给沈魁星一个问题,但她自己的心里其实早已有了答案。

    沈魁星皱起了眉头,“难道??????他们是逃走的?而且是连夜逃走!所以走的匆忙,就连身边之物毁坏了也无暇顾及。”

    “很有可能。”乌狄娜说着推开第三个院子。刚一打开门,一阵风吹来,迷了她的眼,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栋焦黑的房子出现在眼前,她陡然睁大了眼睛。

    沈魁星也和她一样的反应,陷入震惊之中。

    “这里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乌狄娜的呼吸变得局促起来,她有个可怕的想法。森芊琇璇会不会已经死在这房子里了呢?这个想法一出。背后仿佛有股冷风吹过来,她忽然靠近沈魁星,紧紧的抓住她的胳膊。“这里感觉有些阴森森的。”

    沈魁星抓住乌狄娜的手紧紧的握着,“跟着我,没事的。”

    乌狄娜的心因为这句话而放松了些,但担忧却没有从她心里消除。

    沈魁星拉着乌狄娜走向那栋烧的黑乎乎的房子,里面大多数的地方已经坍塌,房子面目全非。两人踩在地上。那些石块立刻粉碎。

    “不知道这里到底是谁住着的?”沈魁星想往里面走,但路已经堵上了,能看到的地方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但愿不要是她。”乌狄娜皱着眉头说道。

    “或许我们应该去问问秋棠。”

    “好主意!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乌狄娜似乎巴不得赶快立刻,几乎不加思考脱口而出。

    沈魁星忽然露出笑脸,搂着乌狄娜,凑到她耳边调侃的说:“怎么?你怕了?”

    乌狄娜立刻用手肘捅了他一下,用更大的声音说道:“你才怕呢!”

    沈魁星揉着胸口。边走边说:“死鸭子嘴硬!”

    乌狄娜立刻停了下来,盯着沈魁星。

    沈魁星转身看到她的眼神,立刻举起手,装出一副求饶的表情,“好了!是我错了,别摆出那种眼神。你简直比这宅子还恐怖。”

    “沈魁星,我看你真的是活腻了!”乌狄娜说着跑向沈魁星准备狠狠的k他一顿,沈魁星早就嬉皮笑脸的跑到几十米之外了。

    晚饭之后,沈魁星和乌狄娜又来拜访秋棠。大家先是客气的寒暄了一阵,才准备切入主题。

    “秋棠,你知不知道森芊家族啊?”

    秋棠一听诧异的望向沈魁星,“当然,整个国家没有人不知道他们的了。”

    “他们这么有名望吗?”乌狄娜感觉很意外。

    “他们的确是有些名望的贵族之一。不过让他们迅速的被全国人都知晓的却是森芊琇璇这个人。”

    沈魁星和乌狄娜立刻交换了一个眼神。

    秋棠继续说道:“森芊琇璇是已故的东王助手。”说道东王的时候,秋棠瞥了沈魁星和乌狄娜一眼,立刻又纠正道,“当然东王现在还健在。”

    乌狄娜和沈魁星笑了笑,他们对于这个问题并不在意。

    秋棠又继续说。“当年东王死了以后西王大肆清理他的党羽,森芊琇璇却一直放着。没有动手。据说西王其实没有放着不管而是想看看她会怎么做。当然森芊琇璇并没有做出什么抵抗西王的事。西王也就一直没有处理她,反而还给了她一份工作。其实那工作可有可无,我猜想西王是为了拴着她,让她在西王的眼皮底下做事。不过,后来有一天森芊家发生大火,森芊琇璇和她的小孩都被大火烧死,而她的家人又被西王抓了起来,说是要查纵火的事,结果就再也没有音讯。”

    沈魁星和乌狄娜听到森芊琇璇死在大火里,两人都十分惊讶彼此对望了一眼,甚至还很无助。这样岂不是让他们失去了最有利的帮手,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去完成。沈魁星忽然觉得身上的单子重的让他无法承担,他重重的闭上眼。

    秋棠看出两人的失落,试探的问:“难道东王也让你们找森芊琇璇吗?”

    乌狄娜点点。

    现在连秋棠也显得无助了。

    沈魁星忽然想起什么,拿出地图,摊开放到秋棠的面前,指着地图上东北方向的一个地方问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秋棠靠过去,看了看,“这里因该是百连山,那座山上有个大家族,但都不是贵族,而是那些社会底层的人组成的家族。那山里矿产丰富,而那个家族也主要做些矿产开发的工作。”

    “那个大家族的头目是谁?”

    秋棠想了想,“好像是一个叫古月修崖的男人。”

    乌狄娜立刻望向沈魁星,她当然还记得,城主在临行前对他们说过的话,如果找不到森芊琇璇可以去找这个人,可是这个人真的会帮他们吗?

    第二天邓萧将找到的材料拿了出来,在为万药他们两人改变形象之前先要做个脸部的石膏模,所以她和孙耀廷留下来,制作这些东西,而沈魁星带着乌狄娜和殷塔塔离开了他们的住处。

    本来殷塔塔不太情愿的,她对那个特效化妆好奇的不得了,不过在听到沈魁星说起昨天看的的事情之后,她只好跟随着,以防到时候碰上什么意外的事。

    三个人走了很久才来到百连山下。在他们前面的是一个雄伟的山脉,连绵不断的山峰高耸入云。山上青青翠翠的绿树满目都是,一条通往山上的大路上有人从上面排着队赶着马车而来。那些马车都是最普通的马车,既不能防风也不能防雨,更加不能遮挡太阳,但是却能一路吹着风。

    沈魁星远远地就听到那赶马车的人唱着歌一路欢快的下山。那男人皮肤黝黑且粗糙,但是笑容却很憨厚。沈魁星转身对乌狄娜说:“这山上的人看起了应该是很好相处的。”

    “现在下结论有点早吧!”乌狄娜回敬了他一句。

    沈魁星笑了笑没有接话,那些人赶马车的人迅速的从他们身边走过。沈魁星抬头望向蜿蜒的山路,长的看不到尽头,他忽然有个主意。“不如我们来打赌吧!”

    “堵什么?”说这句话的不是乌狄娜而是殷塔塔。

    沈魁星笑着将目光落在殷塔塔的身上,“打赌,看谁第一个跑到目的地,获胜的人可以任意要求输的人做一件事,怎么样?”

    “好。你等着帮我洗衣服吧!”殷塔塔笑着说道,两眼冒着精光,一扫先前的郁闷,打赌这样的事非常符合她的个性。

    乌狄娜抬头看了看山又看看跃跃欲试的沈魁星和殷塔塔,“好吧,就跟你们堵这个,输了就准备当我的奴隶吧!”乌狄娜说着唤出了宠灵,一匹黑色的马跑了出来,她敏捷的上马。

    “唉!没说可以用宠灵啊!”沈魁星看到乌狄娜先行一步,急着去阻止,却不了殷塔塔也唤出了宠灵,大家都跑在了他的前面了。

    乌狄娜笑着回头说道:“你也没说不能用宠灵啊!”说完她立刻扭头拍拍马脖子,“跑快点,黑豆!”

    殷塔塔骑在马背上欢快的笑了起来。

    沈魁星闷哼了一声,也赶紧唤出宠灵急忙追赶,“你们这是耍诈。”

    “你没听说过兵不厌诈吗?”乌狄娜立刻反驳,扭头抛给沈魁星一个灿烂的笑容,风将她的头发扬了起来。

    殷塔塔也是一改往日沉默的脸孔,浮现了笑容。这场赌局让大家一时忘记了身在何处,只知道欢笑和奔跑。

    沈魁星在后面看着这样的乌狄娜,心里宽慰了许多。这些日子大家都过的太压抑,不断发生的事,碰上的人,都让他们心寒,此刻能暂时忘却烦恼,好好的放松一下,真是难得!

    沈魁星夹紧马肚子,大喊一声:“冲到她们前面去。”他的马似乎能听懂他的话,立刻加快步伐直往前冲。

    大家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挺有斗志的,不过这毕竟不是平路,那些蜿蜒又不断攀升的山路,让所有人的马都越跑越慢,更何况他们又不能让宠灵打开飞行荧光球,所以没跑多久,大家就纷纷下马,靠自己的腿来前进。

    一个多小时之后,三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半山腰的地方,乌狄娜拖着沉重的步子,还在继续往前跑,她现在还处在第一个的位子。殷塔塔想要超越她,两人还在竞争着。

    沈魁星喘着粗气,跑上山坡,远远的看了前方有个高高的围墙,大门正开着,有人站在门口拿着长枪站岗。

    “喂,我们??????好像??????到了。”这短短的一句话,沈魁星却换了三口气才说完。

    乌狄娜跑在最前面,忽然转身,“我,我是,第一个!”

    “不对,是我,是我!”殷塔塔挤开乌狄娜转身说道。

    沈魁星从她们身边走过,拍拍她们的肩,“不要在吵了,我们到了。”说完直接从她们两人之间穿过去。

    “反正我才是第一。”乌狄娜说着跟上沈魁星,开始调理呼吸。

    “我才是,好不好!”殷塔塔不服气的说脚下也不停,跟上了沈魁星。

    “我们回去在讨论这个问题。”沈魁星不想再听她们议论,打算稍后在处理。

    乌狄娜和殷塔塔还想争论,不过他们已经在这时走到了大门口的地方。两人只好暂时作罢。

    门卫看到他们就立刻拦住了他们。

    “请问你们这里的头是不是一个叫古月修崖的男人?”沈魁星礼貌的问。

    门卫不客气的说:“我们领主的名字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说的吗!要叫古月先生。”

    “是是是!”沈魁星立刻纠正自己的称呼,“那他在吗?”

    “找他有什么事?”门卫看样子很尽责。

    “这个??????”沈魁星略一沉吟,说道:“有非常总要的事。”

    “废话,来找我们领主的有哪个不是这么说的。”门卫继续说,“算了。反正让你进去也未必见得到他。拿出你们的身份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