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88章 294我们走吧!
    ,精彩小说免费!

    沈魁星没想到这一个小小的门卫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着实让人气恼,但是他们也被放行了,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乖乖的拿出了身份卡。那人交与旁边的一名同事,进去登记。

    “还有你们的兵器。”门卫说着向他们伸出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这个要求让大家有些不高兴,但是也还能理解。但是接下来的要求就真的让他们心惊胆战了。

    “还要检查纳盒。”那个门卫收起了他们的兵器之后又补上一句。

    “什么?检查纳盒?”沈魁星诧异的重复了一句。这怎么可以,那里面还有着非常重要的东西啊!当初城主可是亲自交到他手上,让他妥善保管的。

    乌狄娜也深知沈魁星不想被检查是为了什么,她上前一步询问道:“纳盒就不必了吧!我们都已经交出武器了。”

    “这是规矩,你们想不想见我们的领主了?”

    一句话问的让所有人都变成了哑巴。

    那个门卫见他们还不打算交出纳盒,显得有些不耐烦,动了动手指。“喂,快点好不好,要进去就拿出纳盒,要不你们就离开,别磨磨蹭蹭的,浪费大家的时间。”

    沈魁星瞥了一眼乌狄娜。似乎在询问她,拿还是不拿?而她,也不知道该不该交出去。殷塔塔看着他们两人磨磨蹭蹭的样子,心里也跟着着急,她立刻拿出自己的纳盒,“给你,好好检查!”殷塔塔特意强调了后面的几个字。

    门卫二话不说打开纳盒查看起来。沈魁星看到对方是当着自己的面检查的,心里觉得还是可以赌一把的。他将自己的纳盒拿了出来。也递给门卫。

    殷塔塔的纳盒一会儿就交还到她手里,乌狄娜和沈魁星的却还在检查。

    沈魁星表面上一脸的平静,内心却像有人在打鼓一般,砰砰砰跳的厉害。他盯着检查他纳盒的那个门卫。

    那门卫忽然抬起头,望向沈魁星。

    沈魁星的心一惊。疑惑的望向对方,搞不明白对方看向自己是什么意思。难道被发现了?他刚想问的时候。那个门卫又低下头查看。不一会儿将纳盒完整的交到沈魁星的手里。当三个人走进大门之后,他的心还在狂跳着。

    “还好他们没有发现。”沈魁星吁了口气。拍拍胸口说道。

    “我们还是赶紧完成这里的事,早点回去比较妥当。”乌狄娜郑重的说。

    沈魁星点点,刚刚在进来的时候打听了一下领主位置,说是在最高的那栋房子里。于是几个抬头望向这一片依山而建的小村落。这里的房子高高低低的建设的都很简单,最高的一栋房子就在他们的不远处,目力能及的地方。大家立刻前往。

    这里的房子都建的很不规律,街道也很错乱,三个人拐来拐去的不断前进,终于走到了一个相对漂亮一些又大一些的房子面前。这个房子门口也是打开的,门口也站着门卫,一番交涉之后那人跑进去通报了一声,回来带着他们走到右侧的偏厅里等着。

    三人坐在椅子上,喝着果汁,休息了片刻,还是不见有人来。

    殷塔塔频频的向门口的方向张望,耐心在等待中流逝。“怎么回事?好不容易进来了,却让我们在这里傻等吗?”她不悦的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你安静点,我们进来的时候就料到会有这种可能性。”乌狄娜放下杯子说道。

    殷塔塔不耐烦的转过身走到乌狄娜的身边,“你有耐性,我可没有。说不定他们就是故意要摆我们一道!”

    “你再坐会儿吧!他们说不定马上就过来了。”沈魁星也劝说着。

    殷塔塔不悦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她的脚步声在屋里回荡。她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来,忍不住嚷嚷起来,“不就是个领主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哼!”当她走到右侧的墙边时,忽然停了下来,疑惑的望向墙壁,接着又竖起耳朵贴了上去。

    乌狄娜回头望向殷塔塔,看到她鬼鬼祟祟的模样很不满的说:“你在干什么?鬼鬼祟祟的,快点过来坐下,要是让他们看见你??????”

    乌狄娜后面的话被殷塔塔忽然举起的手打断了。

    殷塔塔露出一副看好戏的嘴脸,小声的说:“哎,快过来听听,这边都快吵翻天了。”

    “偷听是不道德的行为。”沈魁星立刻指责殷塔塔。

    殷塔塔白了他一眼,“爱听不听!”说完她继续将注意力放到偷听这件事上,显然这能让她安静些。

    沈魁星和乌狄娜对望了一眼,两人无奈的站了起来,走到殷塔塔的身边,准备拉她回来坐好。

    殷塔塔推开他们的手兴奋的说:“唉!摔东西了!”她激动的想穿过墙去看个究竟。

    沈魁星和乌狄娜皱着眉头又对视一眼。沈魁星的表情变化了一番,忽然说道:“偷听一下也无妨吧!反正他们也还没来。”

    乌狄娜本想拒绝的,但是沈魁星已经贴到墙壁上开始偷听了,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奇心将她拉向那堵墙。声音穿过坚硬的墙壁钻进他们的耳朵里。

    “饭桶!都是饭桶,我给了你整整两年的时间,专门让你做这一件事你都做不好。你看看你挑出来的人,都是饭桶。”一个身穿白色衬衣,后背印着一个巨大的老鹰图案的男人,愤怒的挽起了袖子,狠狠的踢了一脚低头排队站在他旁边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立刻摔倒在地,整个人还在地上滑出一米的距离。可想而知那个男人是如何的愤怒,就连下手都很不留情。

    接着是旁边的第二个年轻的男人,“饭桶。”他一边责骂一边抬起脚踢向那人。一连踢了六个人,最后他的脚停在一个一身黑色衣衫的男生面前。他看了看那个男生最后没有踢出这一脚,只是失望的转身离开。

    那个男生抬起头看向那个男人的背影,咬紧了牙。他在为自己表现的不令人满意而懊恼,紧紧的握拳,将大拇指捏在掌心。这个男生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很年轻,大家都知道他是这个穿白衬衣的男人的儿子,他叫——古月震溪。

    在那几个年轻男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他是训练这些年轻男人的头,此刻他也微低着头,一脸的愧疚。他还不时的看向他身边的年轻人,为他们担心,也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痛心。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忽然开口,“领主,何必动那么大的气,这件事,大家不是还在商量之中嘛!”那老人虽说年事已高,但说出来的话却字字铿锵有力。

    古月修崖气愤的转过身瞪了一眼那个颔首的中年人,从新回到自己的高高在上的坐椅里。

    整个大厅里除了他们,还坐着其他几位管事者,不过大多数人对于古月修崖的脾气都很了解,也没几个人敢在他盛怒的时候劝他,那么做的话,只会惹火上身。当然除了这里辈分最高的古月天河,因为他是古月修崖的爷爷。

    古月修崖他再厉害也不怎么敢在爷爷的面前放肆。虽然他们是亲戚,但是议事的时候,彼此还是放下亲戚的称呼,也免得别人说闲话。

    古月修崖闭上眼,身体靠在椅背上,双手在脸上摸了一把,趁机做了一个深呼吸。愤怒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些,他又从新望向众人,但却忽略了那个他眼里的罪臣。“那么现在各位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大家从他的声音里感受到他已经恢复平静了,一个看上去将近三十的男人开口说道:“关于血红绒珊这件事,我觉得我们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扳回这一局,毕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只要还有时间,我们就还有机会,可以继续找射箭的高手,哪怕花重金也在所不辞。”

    古月修崖眼睛立刻瞟向那名男子,他是这里宅子里管理账目的管事——程菱坤兴,对于整个宅子的金钱流通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不过他所了解的也仅仅是钱而已。古月修崖听了他的建议,擦了擦下巴,问道:“那你觉花多少重金才能找到射箭高手呢?”

    程菱坤兴眼珠转了转,笑着说道:“五千蓝币之内,我们还是负担的起的。”

    “五千蓝币,最多也就是找个三级左右的高手,你知道政府部门的高手是那个级别的吗?”古月修崖将右手的手肘撑着扶手上,随意的问道。

    “呃??????”程菱坤兴一时语塞,这个不是他的工作范围他也从没关心过,自然是不知道的。

    “一级!”古月修崖看到他的迟疑,淡淡的说。忽然他又抬高了音调,“是一级,最顶级的。”

    程菱坤兴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建议根本就是个错误,立刻偃旗息鼓的缩回椅子上,不敢多说话。甚至都不敢看古月修崖。

    古月修崖忽然笑了起来,“那血红绒珊明明就在我们的山顶,每一百年浮出水面一次,可每次都让政府的人大包大揽的都刮搜走了。他们美其名曰说可以让我们也派出三人和他们共同竞争,可是每次一到这个时候,不是找不到高手,就是好不容易找到的高手被打伤。怎么就这么巧?你们说,怎么就这么巧?”古月修崖说着狠狠的拍了一下座椅的扶手。一声闷响在大厅里回荡。

    大家都望着自己的脚下的地毯不发一言。

    一个稍显年轻的男人挺直了脊背很不服气的说道:“我看是政府在故意阻挠我们,他们把一切都做的滴水不漏,让我们有怨气又无处可发。好狠的一招。”

    “恩,肯定是政府的人伤了我们的好手。”其他人也赞同的附和。

    “我看,政府肯定出动了暗部,伤我们的人,让我们只能打碎牙齿望肚里吞。”

    其他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纷纷抱怨政府的不公平。大厅里一下子热闹起来。

    古月修崖忽然皱起眉头,对于这些吵杂的声音他很是讨厌,于是摸了摸自己短寸的头发,神情变得烦躁起来。古月天河看到他的神情,立刻大声的咳嗽了一声,大厅的声音悄悄的减弱。

    古月天河缓缓的说:“大家在这里抱怨政府也是无济于事的。还是想想能做些什么才好。”

    一个看起似乎接近中年的女子不悦的说道:“我们现在还有什么能做的,好不容易培养的高手,现在已经躺在家里动弹不得,少说也得三五个月才能好,我看今年也和以往一样,能捞到一棵血红绒珊就已经是不错了。”

    “可雅,你怎么能长别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呢!”在可雅的身边的一名男子不满的指责。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可是现实就是这样。要不然你去找个高手或者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培养一个高手出来!”

    “你??????”那个人被说的无法回击。

    忽然门外传来了洪亮的声音,“你们想找射箭高手。或许我们可以帮忙!”

    “谁在外面?”古月修崖厉声喝道,大门立刻被打开。

    沈魁星、乌狄娜以及殷塔塔正站在门外。沈魁星的脸上荡漾着微笑。乌狄娜和殷塔塔却面无表情。而门口的侍卫早就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自闯入我们的会议厅。”一名距离门口最近的年轻人拿起剑指向沈魁星。接着其他几名年轻人也纷纷拿出武器指向沈魁星他们。

    沈魁星波澜不惊的望着指向自己的冰冷兵器,冷笑了一下,“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我好心想来帮忙还被当做贼了。看来这里的人都是胆小鬼。我们走吧!”沈魁星说着已经准备转身离去。

    乌狄娜悄无声息的瞥了他一眼,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也不好在这个场面上说什么反驳他的话。只好跟着离开。殷塔塔也是默默地跟上。

    古月修崖毒辣的盯着沈魁星,忽然放大了声音。喊道:“慢着!”

    有些急性子的管事站了起来,“领主,他们这么放肆,难得你??????”

    古月修崖摆摆手,那些人只好闭上嘴。而他的眼睛还盯着前方的沈魁星。

    沈魁星也在古月修崖的声音中停了下来,笑着嘀咕了一声,“就知道你一定会叫住我。”接着他转过身继续摆出一副古井无波的面孔,等待着古月修崖的挽留。

    “几位不妨先进来说话。”古月修崖依然坐在首位的椅子上,声音却浑厚有力,在厅外的沈魁星他们都听的清清楚楚。

    沈魁星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犹豫了片刻,眼神瞄向那些依然拿着兵器堤防着他们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