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89章 295癞皮狗
    ,精彩小说免费!

    古月修崖立刻命令道:“你们都把兵器收起来。”

    那些人虽然不赞同但也不敢违抗,几个人收起武器退到一边。

    沈魁星这才微微一笑,走进了大厅。

    刚一进大厅,大门就在他们身后紧紧的关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沈魁星倒是很享受这种被人注目的感觉,依然自信的笑着。乌狄娜就有些讨厌了。殷塔塔完全视而不见。

    古月修崖望着沈魁星,“你说你们是客,那你知不知道你们已经违反了我们的这里客人之道。”古月修崖语气里的威严在大厅里蔓延。

    其他管事都严厉的望向沈魁星,满屋子的人都虽然坐在座位上,却都已经坐直了脊背,大多数人的手按在兵器上,以备不时之需。

    沈魁星向他们瞥了一眼,脸上仍然是那副自信的笑脸,没有一点做错事的后悔态度。“若是我们安安分分的坐在椅子上等,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见到你古月修崖的出现,这是其一。”他说着顿了顿,观察着古月修崖的反应,后者只是望着他们,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又接着说:“其二,若不是我们不守规矩,也不会知道你们在找射箭高手,你们也就会和我们失之交臂。”

    古月修崖望着下面那个自信的沈魁星,忽然笑着站了起来,走向沈魁星。“哈哈哈!你的意识是说你违规是为了我们好。”

    沈魁星立刻恭谦的回答,“不敢!违规自然是我们的不是,但也不能说全错。至少我们违规可以帮你们解决燃眉之急。”

    古月修崖站在沈魁星的面前,两人身高差不多,但气质却各不相同。面对面时,沈魁星感受到古月修崖的魄力是压倒性的,他只能不停的告诫自己冷静、冷静!

    而古月修崖,看着沈魁星的时候,对方自信的神态让他心里产生了些许的好感。即使此刻他面对着沈魁星,而方面却能做到面不改色,这倒是难道!因为他可不是简单的站在这里而已,他的念力早在对方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就已经锁定了他,将他悄无声息的压制着。

    “好,如果你们的能力真的能让我满意,一切我都可以不计较。”古月修崖说着走向那个一直颔首的中年男人,“穆洛,准备弓箭。”

    一片空旷的草地,百米之外放着一个靶子。沈魁星拿着弓箭站在靶子前方,射箭这样的事,现在的他还真的不怕。想当初他可是为了这个练习了很久。以前在城主的建议下,他们的武器都是已弩为主,为了在战斗中能百发百中他们每天都在练箭,弓和弩是他们每天练习的必修课,这么多年的练习和实践早就练就成神箭手。

    沈魁星从回忆里跳出来,望向手里的弓,这弓很普通,材质都是中下等的,不过这并不会妨碍到他。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将弓举了起来,手臂伸直,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箭搭在玄上,用三根手指将弓拉开。弓臂被拉向一侧,玄已经绷紧,所有人都看着他,大多数人都抱着一副不看好的态度。

    乌狄娜却看着那些不看好的人冷笑了一下。他们就等着鼓掌吧!乌狄娜转向沈魁星,他的箭已经离弦而出,嗖的一声扎在靶子上正中红心。

    这时,那些不看好沈魁星的管事们都发出了惊讶的声音,有些不敢相信,人群中传来了细微的议论声。接着沈魁星拿起第二支箭,又快速的拉弓、瞄准、射箭,第二支箭劈开了第一之箭,接着第三支箭又劈开了第二支箭。

    在场的人惊讶声越来越大,乌狄娜的脸上荡漾的自豪的笑容。哼,让你们狗眼看人低!她心想着。

    古月修崖高兴的鼓起掌,大喊一声:“好,你的箭法果然不错。”说着走到沈魁星的身边,“不过,若是只有你一人箭法好,对于我们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不知你的朋友箭法如何?”说着转向乌狄娜和殷塔塔。

    殷塔塔立刻抬起手,“不用考虑我,这个方面我很烂。”她毫不避讳的说。

    沈魁星笑着望向乌狄娜。

    乌狄娜笑着走向沈魁星,接过他手里的弓箭,在一番瞄准之后接着射出第四支箭,继续劈开了第三支箭。接着她转向古月修崖,“我和他,两个人够不够?”

    “按理说是要三个人的。”可雅站出来说道。

    “我们可以帮你们训练一个人,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不能保证一定能有我们的水平,只能尽力而为。“沈魁星诚恳的说。

    古月修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友善,“不如我们进屋慢慢地谈!”

    沈魁星笑着点点头,和大家走向议事大厅。

    在他们旁边一直看着的古月震溪露羡慕又崇敬的望向沈魁星和乌狄娜。

    一行人从新回到屋子里,不过这一次少了不少人,只有古月修崖的爷爷和一些练箭的年轻人,以及一名训练他们的管事——穆洛。

    古月修崖坐在为首的椅子上,笑望着沈魁星他们。此刻他们都坐在左侧的席位上,比起先前站在大厅里要来的舒服些。

    “几位还没请教你们的尊姓大名?”古月修崖客气的说。

    “在下,月沈魁星,这位是乌灵狄娜。以及蓝殷塔塔,她们都是我的朋友。”沈魁星说着指了指乌狄娜和殷塔塔。

    殷塔塔立刻探出身体,面无表情的纠正道:“更正一下,那位是她的女朋友,我只是他的朋友。”殷塔塔说完便像没事人一样靠回到椅背上望向别处。

    古月修崖略有些意外的向殷塔塔瞥了一眼,接着笑了起来,对沈魁星说道:“你的朋友倒是挺特别的。”

    沈魁星尴尬的笑了笑。乌狄娜瞪了殷塔塔一眼,这种时候说这个干什么?她小声的嘀咕了一声。也尴尬的笑了笑。

    “我这个朋友就是有什么说什么,不要介意。”沈魁星说。

    “没事,我就喜欢爽快的人。”古月修崖说着笑了笑。“哦,对了,我看几位面生的很,我们似乎没有打过交道,几位来我们这里不知有什么事?”

    沈魁星笑着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将杯子放下,这才说道:“其实,我们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古月修崖你本人。”

    “哦,是什么问题。”古月修崖将手肘撑在扶手上,身体向沈魁星的方向靠了靠。

    “这个问题。不如等我们为你们拿到血红绒珊再回答也不迟。”

    古月修崖听到沈魁星的回答,温和的笑着,心里却不这么想。他对沈魁星的好感瞬间少了些。他很明白,如果他们一旦帮助他们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那么他将不能拒绝回答对方的问题。他想要自己避无可避,这个家伙倒是挺有心机。他料定自己无法不让他们参加争夺血红绒珊,所以就说出这番话,让他这个领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真是高招!

    在一旁的古月天河摸了摸下巴花白的胡子,望着沈魁星的眼神越发深邃起来。

    沈魁星看了看古月修崖,他那似笑非笑的脸孔,说明了他此刻心情的怪异。沈魁星又继续说道:“不过你们大可放心,我想要问的问题。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害处。只是一个问题,你们不需要为我们做任何事!对你们而言不会有任何的厉害关系。”

    “年轻人。既然不会有什么厉害关系,为何现在不说?”古月天河坐在古月修崖身边的一张椅子上缓缓的说。

    沈魁星望向古月天河。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异样神情。沈魁星用笑容来掩饰心里的犹豫。他也想现在就说出口,可是又担心对方不会跟我们说实话,毕竟森芊琇璇牵扯的比较大。“到时候你们自会知道。总之,不要把我们当成坏人,我们可是真心来帮你们的。”沈魁星又恢复到他平时嬉皮笑脸的模样。

    古月修崖笑了笑,不在追究这个问题,他虽然不敢小窥眼前的年轻人,但毕竟自己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他又怎么会被一个年轻人打败!想到这里他豪爽的说道:“好了,这事先不提,几位既然是高手又说过帮我们训练能人,我这里也有些合适的人,你不妨看看。”他说着指了指那些排队站着无比恭敬的年轻人。

    沈魁星和乌狄娜对视了一眼,起身向那些人走去。他们只是围着他们看了一眼,不是的摸摸他们身上的肌肉就是查看他们的手指。最后两人回到座位上。沈魁星和乌狄娜小声的讨论了一番,沈魁星转身对古月修崖说道:“你的这些人,大致我们也看不出什么,需要到在射击场上看看他们的真功夫才能下判断。不过在训练期间,我希望你们的人能遵守我的规定,例如,不能饮酒。”

    古月修崖一听瞥向那边排着队的人,其中一名年轻人微微的低下头,身形往后缩了缩。

    “领主,他并不是有意喝酒的,其实??????”穆洛看到古月修崖的眼神立刻站了出来想要为他的部下解释。

    古月修崖摆摆手,没有怒骂,而是无视。穆洛看到他那个样子心寒的很。骂,至少还表明他对他们有期望,现在连骂都不骂了,说明他对他们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他的懊恼的退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一言不发。

    “那几位朋友,今天就住在我们这里,明天便可开始训练他们,你看怎么样?”

    古月修崖表明上是询问,但沈魁星却感觉到了压力。他微微的皱了皱眉,“不妨跟你说实话,我们来之前根本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所以一切都没有安排好。我们还需要回去安排一下其他事,才好上山。”

    “哦,应该的!那几位打算何时开始训练。”

    “明天就能开始。”沈魁星客气的说。

    “那几位不如在这里吃过晚饭在走。”古月修崖极力挽留。

    “不必了,我们的事情还多着呢,早点解决也好早点过来。”

    古月修崖笑了笑,“那好,我找人送你们下山。”

    晚饭的时候,沈魁星他们回到住处,和邓萧他们交代了一番,让殷塔塔留在出租屋里。主要也是担心万药果青他们。

    邓萧显得有些担心和不高兴。“他们要去那么久,我们要是碰上什么事该怎么办啊?”

    “不是有殷塔塔吗!”乌狄娜说着拍拍邓萧的肩,她和邓萧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也甚是喜欢。邓萧单纯又活泼,有时还有些蛮蛮横和自己倒有些相像。“有什么事就让殷塔塔传递消息。”

    “我什么成了你们的传话筒了?”殷塔塔不甘愿的反驳。

    “你充当一下有问题吗?”乌狄娜反击。

    “好了,你们两个怎么那么爱吵啊!”沈魁星连忙劝说。

    “要你管!”两人异口同声的说。这下,她们望向彼此笑了起来。

    沈魁星看着她们摇摇头。

    殷塔塔忽然想起了什么,换上了一副看好戏的脸,望向沈魁星,“沈魁星,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吧!”

    沈魁星和乌狄娜同时诧异的望向她。不过乌狄娜很快想了起来,于是也和殷塔塔一样望向沈魁星。

    沈魁星看到她们两人露出坏坏的笑脸,心里只有一种即将落入地狱的感觉。

    邓萧也好奇的追问,“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说着眼睛在他们三人之间来回扫视。

    孙耀廷以及万药果青她们虽然没有出声,但也都是一副好奇的表情。

    “我们的赌约的啊!”殷塔塔提醒着,“好像某人是最后一名来着哦!”

    沈魁星立刻恍然大悟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哦,这件事啊!”刚说完又换上一副笑脸看看殷塔塔又看看乌狄娜。

    殷塔塔也别有深意的笑望着他。

    乌狄娜走向沈魁星的身边,拍拍的他的肩膀说道:“你们男人不是经常说什么愿赌服输嘛!我想你这个大男人是会履行承诺的哦!”

    这下邓萧更好奇了,眼睛在殷塔塔和乌狄娜脸上看来看去,“你们赌什么了?谁赢谁输?”

    “那个,我觉得吧??????”沈魁星说着抓住乌狄娜放在自己肩上的手,站了起来,“我得先去下洗手间。”他说完一溜烟的跑开了。

    乌狄娜虽有防备,但沈魁星也有后招。

    殷塔塔立刻对着洗手间的方向喊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帮我洗一个星期的衣服。”

    乌狄娜直接追过去,指着卫生间的门喊道:“你这个癞皮狗,就知道躲,我告诉你,你无论如何也躲不掉这次的赌约,这一个星期你就等着当的奴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