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90章 296他合适?
    ,精彩小说免费!

    沈魁星在洗手间里,望着不停抖动的门,露出一副苦瓜脸。

    邓萧在一旁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其他人看着这么热闹的场面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二天沈魁星他们如约来到百连山,开始了一系列的训练。参加练习的一共有九人,古月震溪也在其中。在他们当中最好的那人受伤在休养,其他的人,在一番射击的展示之后都被沈魁星给训斥了一顿。接着繁重的训练正式开始。

    在沈魁星他们繁忙的时候,郁小南这边还在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着。上课去教室,下课去餐厅,睡觉会宿舍。偶尔还要参加姐妹会,对于这个姐妹会她只要一有机会就会逃掉,最多出现二十分钟。

    今天晚上她也是这么计划的。嘈杂的房间里灯光昏暗,不时的有彩灯扫过每个人的身体。宽敞的空间正被一群女生占据着,她们个个扭腰、旋转舞的不亦乐乎。

    郁小南对于这样的舞没有兴趣。说起来今晚倒是个不寻常的聚会,唐倪研星特例私自带了些佳酿,入口微辣,但辣味过后有些甘甜。郁小南觉得还挺好喝,便拿了一杯,打开通往露台的大门,走了出去。将身后的音乐和旖旎的灯光留给她们。

    夜晚的学校凉爽的很,风也刚刚好,能带走烦闷,却不会太凉。郁小南走到露台边上,抬头望着天空中明亮皎洁的新月,这里的一切都和她的世界一模一样,但是这里的人却相差甚远。郁小南喝了一口酒,刚一转身,发现隔壁露台上似乎有什么人躲在墙壁边上。只露出一个肩膀。

    其实在这个学校公共休息室的包厢里,只要有露台的大多都是和左右相邻的,她们的右墙就是隔壁的左墙。隔断的墙壁也是由高到低的递减,在露台的最外围消失。所以郁小南能看到隔壁的人影,她好奇的悄悄走过去,那人似乎没有发觉,只见那人手里拿着一个编织精美的五彩同心结。她诧异的咦了一声,那人立刻警觉的收起同心结。双手背到身后,转向郁小南。

    让郁小南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宫月东豪。而他看上去,对于自己发现这一幕似乎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防备。他好像一瞬间给自己建了一道墙,他却在墙里窥视她的反应。

    郁小南笑着靠在墙壁上,做出很随意的样子。“我还以为是什么人躲在这里想吓唬我,没想到反而被我吓了一条!”说着喝了一口酒。

    宫月东豪立刻将手里的东西抓紧快速的塞进裤子口袋里,调整好心态,温文尔雅的一笑,“你确实吓到我了。不过仅此而已。”

    郁小南笑了笑,眼睛不做痕迹的瞥了一眼宫月东豪的裤子口袋。“我想可能是你在专注于某样东西,一时疏于防范,我才有机会趁机得手。”

    宫月东豪的望着郁小南,有一瞬间眼神变得非常的复杂。接着他走到郁小南的身边,他们中间只隔着半截墙壁。

    “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宫月东豪问道。

    郁小南放下酒杯,望向他,“不管是什么东西至少它很漂亮。”她不能确定这个东西在这个世界是不是常有的东西,反正在她的世界很普遍。不过。宫月东豪的反应却有些太过了,好像他拿着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她可不想承认,她认识这个东西,至少现在不行。

    宫月东豪望着郁小南许久终于笑了笑,“你是第一个这么评价它的。”

    “是吗?”郁小南感到很意外。真心的意外。看来有别人见过并且评价不佳。

    宫月东豪继续微笑着,“以前只要有人看到它就希望毁了它。”

    郁小南隐隐的感觉到宫月东豪的那个同心结似乎有个故事。而他也准备想要讲述那个故事,忽然不远处传来了苍彦玉维的声音。

    “东豪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大家都在找你呢。”苍彦玉维笑着朝宫月东豪走去,却没想到在他身边竟然还站着一个香郁小南,她的好心情一瞬间被打碎。

    “我马上就进去。”宫月东豪说完望向郁小南,“下次再聊。”

    郁小南礼貌的对他笑了笑。

    苍彦玉维见到宫月东豪准备离开这里,立刻笑着迎上去,挽住他的胳膊,“大家都等着你开酒呢!快走吧!”

    两人转身走向室内的包厢。郁小南毫无意外的在他们转身之后接到了苍彦玉维警告意味的瞪视。

    郁小南拿起酒杯猛和了一口,心里觉得好可笑,“小南啊小南!你还真是爱惹麻烦!明知道那个女人喜欢那个男人的嘛,干嘛还和他说话。”她顿了顿,“可是,不就是说了几句话嘛!至于这样吗?可笑的女人!”她再次举起杯子,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无奈只好回到包厢里。

    第二天,郁小南正在教室里上着课。这堂课是大课,两个班一起上。教室很大,导师在上面叫的津津有味。郁小南认真的听着。在这里第一年学的东西都很基础,文学、历史、政治什么都得来点。

    忽然下课铃响了。

    “课间休息二十分钟,你们不要走太远,小心到时候来不及回来。”导师叮咛了一句。这个课间是最长的休息时间,所以有不少人都会在这个时候跑去餐厅买些小吃什么的。有时会有人忘记时间赶不回来。

    “小南,要不要去吃花莲蛋糕,听说今天新来的厨师做这个最拿手。”金襄熹玲盛情的邀请。

    “不了,我现在饱的很。”郁小南回绝了,她可是最讨厌蛋糕的人。除非这世上只剩下蛋糕这一样食物了,否则绝不碰。

    “那好吧!我去找别人了。”金襄熹玲惋惜的说,然后起身走到后面去找其他人。

    郁小南合上书,将它放在自己身旁的窗台上垫着,抱着的双臂搁在上面,下巴枕着手臂,眼睛望向远方。每天就有这个时候才能有机会俯瞰校园的景色。

    当郁小南正在感叹蒋浩然此刻会在哪里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眼角的余光里。她立刻扭头望去,却看见宫月东豪坐在自己前面的座位上靠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

    郁小南有些诧异望着着他,本想问他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苍彦玉维的眼神,最后她决定闭上嘴。

    宫月东豪笑望着郁小南。“想说什么就说吧,鳖在心里会伤身的。”

    郁小南无奈只好望向他,“你跑这里来干嘛?”

    “看看风景啊!这里算是学校最高的地方了,景色也是这边独好。”他笑着说道。

    郁小南不能理解的向左右两边望了望,许多窗边的位子都是空的,他却独独挑了一个靠近她的位子。这让她无法避免的有些想法,“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和苍彦玉维有些矛盾吧!”

    “听说过。”他答的像个局外人。

    郁小南继续问:“那你就应该离我远一些比较好,至少这样你的女朋友不会生气。”

    宫月东豪立刻扭头,眉宇间带了些疑惑,“谁说她是我女朋友了!我和她只是朋友而已。”

    郁小南立刻说了声抱歉,但心里却不觉得抱歉。“很抱歉,对于你有没有女朋友我也不是很关心,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再有什么麻烦。”

    宫月东豪笑了笑,转身望向窗外。

    郁小南只希望他赶快走掉,要不然就真要有麻烦了。

    宫月东豪望着不远处,悠悠的说:“你为什么会觉得它很漂亮?”

    郁小南不解的望向他,“你所指的是什么?”

    宫月东豪望向郁小南,“昨天你看到的。”

    “哦!”郁小南恍然大悟。“没有什么原因就是觉得漂亮!”

    宫月东豪温柔的笑了笑,他那阳光般灿烂的脸上似乎因为这句话而显得高兴。“那个东西对我而言很特殊,那是我爸爸的遗物,而且是仅有的遗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竟然会跟郁小南说这些。

    郁小南没想到他竟然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对他倒是多了些同情。“那你要好好保护了!有些东西失去就不会再拥有了。”郁小南说这话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情绪不免有些低落。

    宫月东豪扭过头笑了笑,似乎察觉到郁小南情绪的变化,便不想再说这方面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那个东西对我而言非常珍贵。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秘密。”

    郁小南现在才明白他跑到自己面前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这样的要求让她诧异的很。“拥有父亲的遗物也需要保守秘密吗?”

    “一个人的背景被别人了解的越多就越危险。”宫月东豪笑着说,但郁小南能从他的笑容里感受到不可违抗的威严。

    她点了一下头,“好,我会守口如瓶的。”

    “谢谢!”说完他又转身靠在窗台上,望着外面的风景。

    郁小南也转向窗台,望向外面的天。

    宫月东豪没有转过头,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我有女朋友?”

    郁小南笑了笑,一样也没有回头,“女人的直觉。”

    这次换宫月东豪笑了,“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也不能这么说,有的时候还是挺有益处的。”

    “哦,说来听听。”

    “例如,我们可以靠直觉感应到一个人有没有说谎。”

    宫月东豪笑了起来,“这样也可以吗?”

    “当然了。”郁小南自豪的笑了笑。

    两个人的交谈声,落在不远处苍彦玉维的耳朵里。她原本打算找宫月东豪去吃新的甜点,却不料发现了这一幕。“他竟然否认我是他的女朋友,而且还是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为什么要是她?”苍彦玉维愤怒的想着,眼睛狠厉的瞪着郁小南的背影,如果眼睛可以射箭的话,那么郁小南已经变成马蜂窝了。最后她握紧了拳头,什么都没说,一甩手走出了教室。

    此后的日子里,郁小南一直都感觉好像有什么人老跟着她,但是又什么都看不到。也没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校长还是没有消息,而那个头巾男,在她多方打听下,才知道他叫林珂云焕,是个孤儿。现有的资料也不多,所以她还是不太了解头巾男为什么要威胁她。至于宫月东豪,倒是没有再怎么说过话。

    在百连山上,沈魁星和乌狄娜正在训练那些人。他们每天除了体能训练就是射击训练。

    沈魁星看着古月震溪握弓、接着将弓拉满、瞄淮、松弦、放箭。箭射中红心的下方。

    古月震溪失望的垂下拿着弓的手臂,显得很懊恼。

    沈魁星只是看着,并没有马上走过去。他和乌狄娜商讨了一番之后,忽然拍拍手,“大家先停一下。都围过来。”

    所有人都停止了训练,围了过来。

    沈魁星望着这里每一张年轻又泄气的面孔,笑了笑,“大家不要灰心,练习弓箭本来就不是一天两天能速成的,不过现在我会教你们一个表象训练法。这个方法能让你们有所提高。”

    大家一听来了精神,个个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沈魁星。

    “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都要在自己家里的墙上贴一张靶纸。每天2-3次,盯着靶看,并想象自己正在进行一场比赛。就好像你们看见自己站立、开弓、撒放并将箭射进10环。你能在大脑中将自己的动作做得十分完美,大脑便指挥身体的各个部位,使其像想象中的动作一样去完成。这既是表象训练。”

    “就是这样吗?这么简单?”一个男青年伸着脖子问道。

    “就是这样!”沈魁星很肯定的答道。

    其他人听了之后显现很失望,大家都以为会是什么艰苦的训练,个个都抱着死也要撑下去的决心。却没想到就这么简单。

    “好了,今天先练到这里,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沈魁星又拍拍手示意他们可以解散了。

    这时古月修崖走了过来,“我的这些的选手怎么样?”他毫不拐弯直接询问。

    沈魁星看着散开的人群,和乌狄娜一起边走边说。“我觉得他们的基础还好,只是这些人的信心有些不足。”

    古月修崖笑了笑。“距离争夺血红绒珊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你们也要做好准备。我也希望你们能早点定下第三个人。”

    “第三个人,我和乌狄娜其实已经有了想法。”沈魁星说。

    “哦,”古月修崖笑着问道:“是谁?”

    “古月震溪。”

    突然出现的一个顿点,让沈魁星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他望向古月修崖。

    古月修崖还在往前走着,“你真的觉得他合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