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91章 297采摘果实
    ,精彩小说免费!

    “也许他不是最好的,但他觉得对是最努力的。我喜欢肯努力的人。”

    “光有努力就够了吗?”

    沈魁星没料到古月修崖会这么说。他似乎不太希望古月震溪参加。这让他不解。“当然他不光是最努力的,悟性也不错。”沈魁星继续游说。

    古月修崖沉默了一会儿,“这件事,你决定吧!”

    沈魁星笑了笑,迅速的转移了话题:“啊!我好想问道饭菜的香味了。”

    古月修崖笑了笑。“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餐厅里坐着等吧!”

    “好。”说完三人往山上的最高建筑走去。

    距离血红绒珊出现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沈魁星换上一件柠檬黄连帽上衣。衣服的质地是入手冰冷的丝滑针织,他刚把衣服穿好。扣上扣子,就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说少爷,你好了没有?换个衣服还有半个小时,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啊?”

    能这么说他的只有一个人——乌狄娜。沈魁星对于乌狄娜那张不饶人的嘴总是无可奈何。“好了。”他说着打开了门,一眼就将乌狄娜打量完毕。“作为旁观者,你的这身衣服??????”他说着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真的很俗!”

    乌狄娜皱起眉头低头看了看自己,上身穿了一件黑色v领薄针织,领口和袖口都镶了一圈大红色的边,下身穿了一条黑色休闲裤,在搭配了一双黑色过脚踝的帆布鞋。她抬起头,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好,“我这样有问题吗?”

    沈魁星看着她的裤子,忽然笑着说道:“你应该穿一条迷你裙嘛!”

    乌狄娜看到沈魁星的贼贼的笑脸,自己也笑了笑,忽然脸色一变,腿立刻抬起踢向他的小腿。“美得你!”

    沈魁星立刻往旁边一闪,“我的建议很好的,你应该感谢我给了你这么好的建议。”

    乌狄娜第一脚没成功,于是又接着扬起第二脚,嘴里还说着:“我看你是想看我裙子飞起来的样子吧!”

    乌狄娜的腿朝着沈魁星的屁股踢过去。沈魁星从见到乌狄娜开始,就不断的挨打中训练,结果练就了一身灵活的腿脚,不但没被打到还抓住了她的腿。

    “你这么暴力就不怕我不要你吗?”沈魁星调侃的说。

    乌狄娜猛的甩腿,脱离了沈魁星,接着颇具警告意味的扬起手臂,作势要打过去。“你可以试试,看看你这么做了后果如何!”

    沈魁星立刻举起手,“好了,不闹了,他们还等着我们呢!”

    “知道你还婆婆妈妈的。”乌狄娜嘀咕了一句,放下手臂,率先走出房间。

    在屋外古月修崖以及参加争夺的一行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放眼望去至少都是十六七个。古月震溪也在其中。昨天沈魁星可是费了不少口水才说服那些管事们同意他加入。不过那些人虽然口头同意,但还是有不少人都抱着不看好的态度。

    “领主,还有一小时时间。政府的人也都到了,他们已经在议事大厅等着了,我们也得快点过去。”在古月修崖身边的一个年轻、稳重的男孩恭敬的说。

    “嗯,”古月修崖点点头,望向沈魁星他们,“你们都准备好了?”

    沈魁星笑着点点头,“非常好。”

    古月修崖很满意,也点点头,接着看了一眼古月震溪,也对他微微一笑,“好,那我们走吧!”

    议事大厅,门外。

    古月修崖第一个跨步走了进去,大厅里早有五个人肃穆的坐在客人的席位上。在他们身后还有十几个人笔直的站着,他们个个都面无表情,仿佛一尊雕像。

    为首的一名男子,看到古月修崖走进来,立刻起身。“古月领主,许久不见,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古月修崖看着这个男人,干瘦的模样,一双精明的眼睛迅速的看向他的身后,立刻观察到了沈魁星和乌狄娜这两个新面孔。即使古月修崖有身后的两个新面孔却仍然没有见到他的脸上有什么异样的变化。“这个老家伙,深的很啊!”古月修崖在心里感叹了一番,接着客气的笑了笑,“丘提暗使也是老样子嘛!大家彼此彼此!”

    丘提暗使干笑了两声,“今年的血红绒珊不知可好?”

    “时间也不多了,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古月修崖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丘提暗使笑着走出了议事大厅的门,他旁边的那四个人也立刻跟上。身后那十几人也井然有序的跟了上去。无时无刻不在排着队。

    沈魁星看着丘提暗使和古月修崖以及穆洛走在最前面,自己和乌狄娜以及古月震溪走在后面。他望着那十几个井然有序的跟着丘提暗使,并且穿着统一白色衣服的人,心里琢磨着:这就是暗部的人?怎么看起来老气横秋的,又板着脸,又排着队。他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带着囧字面具,排列整齐,就连踏出的每一步都一模一样的人。他觉得既有趣又好笑,偷偷的问古月震溪,“每次来这里争夺血红绒珊的人都是他们吗?”

    古月震溪认真的看向那些排着队走在丘提暗使身后的人,细细的回想了一番,“好像不是,又好像是!”他的答案模凌两可。

    “你的答案还真够笼统的。”沈魁星调侃的说。乌狄娜向他们望了过去,对于谈话的话题她也比较感兴趣。

    古月震溪立刻解释,“不,我的意识是说,他们的面容每次都不一样,但是看他们的身形,动作又似乎一样。我也不是很清楚,就见过两次而已。况且传说他们出门都带着面具的。”

    沈魁星这才了解他的回答,随即又有个问题浮现脑际,“可是暗部的人,都是这么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吗?像他们那样排着队?”他说着学起前面那些暗使走路的模样。

    古月震溪忍不住笑了笑,“在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清楚,不过他们每次来这里都是这样的。”

    沈魁星笑着点点头,又继续问:“那他们的箭术如何?”

    问到这个问题,古月震溪的表情又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仔细的想了想,答道:“百发百中!”

    沈魁星扬了扬眉头,望着他们背影的眼睛越发的别有深意。

    没过多久,他们越走越高,周围渐渐起了雾。其实也不是雾,应该说是云才对。山体的一部分埋在云里,他们也就走入了云中。

    又走了一段时间,当周围的云渐渐散去,树木也纷纷减少的时候,一个高山大湖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在这湖边还有三五人手拿长枪,身穿盔甲的男人来回的巡逻着。看到古月修崖出现的时候立刻跑了过来。

    “恭迎领主!”四个男人齐齐弯腰行礼。

    “嗯!”古月修崖发出一个鼻音,“准备打开云顶!”

    “是!”

    沈魁星和乌狄娜第一次来到这里,好奇的看着他们运行着某些程序。古月修崖拿出五枚红宝石的戒指戴在手指上,接着他的手臂涌出念力流向手指,那五枚戒指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只见他。五指呈爪状,往空气里一抓。一个原本看不见的绚丽屏障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而他那么一抓,在屏障里面的一个人也和古月修崖一样,伸出手指与他五指的指尖相对。屏障瞬间出现一个以他们手指为圆心的园洞。

    古月修崖见园洞浮现,立刻收手,“各位请吧!”他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丘提暗使立刻带领他的部下快步的走了进去。沈魁星和乌狄娜他们也紧跟着进去。

    进来之后沈魁星才发现,在这个屏障之内完全没有云和雾,那些东西都被屏障挡在外面。怪不得他们来到这里,觉得视野清晰了,原来是屏障在起作用。而在他们面前的湖水平静如镜,只是这里的水犹如血液一般的红,就连这附近长着的植物也都是红色的。整个空间里像是被红色的灯光所覆盖,大地也是红的,人也是红色。所有的一起仿佛被丢进了红色的染缸里。

    “这里简直就是红色世界。最稀奇的是在外面竟然看不出来!”沈魁星感叹的说。

    那几个走在前面的政府部门的人,不屑的回头瞥了他一眼。那种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下巴老进城,十分的鄙视。

    沈魁星看到那样的眼神,无所谓的扬了扬眉毛。

    古月震溪却是看不下去的,只是自己的立场也不见得能帮他说什么话,只好凑到沈魁星的身边小声的说:“月沈大哥。你不要介意,那些人大多都是这个样子的,生性高傲,不过,他们即将高傲不起来了!”他说着对政府那些人的背影瞪了一眼。

    沈魁星笑着望向古月震溪,忽然像大哥哥一般的将胳膊搭在他肩上,说道:“我才懒得管他们呢!对了,这个地方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时时刻刻都那么红?”

    古月震溪立刻被沈魁星成功的转移了话题。“那也不是,这里平时就是普通的湖水一般,只是每隔一百年,在血红绒珊临近要浮出水面的时候,这里才会变红。”

    “大概要红多久?”沈魁星继续问。

    “从还没出现之前的一个两个小时开始变红。到出现之后继续持续一两个小时结束。”

    沈魁星认真的听着,“会浮出多少血红绒珊?那些东西长什么样子?”沈魁星这些天都正忙着训练他们。倒是忘了问问这些详细的细节问题,趁着还没出来赶快恶补一下。

    “少说都有几十块浮岛出现。如果,按照一个岛上一棵树,那也至少有几十颗树。”

    “树?岛?”沈魁星还真没好好了解过这个血红绒珊的事,“你说的再详细些。”

    古月震溪更认真的解释起来,乌狄娜也好奇的凑过来听。

    “血红绒珊其实是一种树,那树长的也奇怪,每一棵树都是由两根树干互相缠绕而来。一百年在水下生长,只有今天的这个时候才会浮出水面。每次浮出水面的时候我们都能看多那些长在岛上,不是很高的树。那树是全红的。红色的树枝红色的树叶,并且每次出现的时候都结满了白色的果实。”

    “为什么是白色而不是红色的呢?”乌狄娜问。

    “我们也不清楚,就连长辈也不清楚。不过那些白色的果实具有非常强大的药力,能帮助那些九色以上的人突破到十色。大家也知道从九色突破到十色很关键。有些人花一年到十年的时间,有些人可能会花一辈子的时间。但是血红绒珊基本上能让大多数人都安全并且快速的度过这个时期。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对这个血红绒珊这么重视的原因了。”

    沈魁星将大拇指插进裤子口袋里,其余的四根手指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腿。他现在是越听越感兴趣了,一开始是为了自己的另一个目的,现在嘛!他开始有一些私心了。

    “不过这好几百年我们寨子里都没有出什么能手,基本上都没能得到过血红绒珊。即便得到也是很小的一颗,果实就一两个。”说到这里古月震溪显得有些失落。

    沈魁星用手背拍拍古月震溪的胸口,笑着说道:“放心,今天不是有我嘛!说不定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对了,我看你带了很多的绳子,都绑在箭上,这也是为了抓那些树?”

    “是的。”

    “至于那么麻烦吗?飞过去不就可以了,大家不都是有宠灵的嘛!”

    古月震溪立刻摇摇头。“不行,那些树一浮出水面,水里就会冒出许多的气体。那些气体能使人昏厥,让人们无法靠近它,只有把它拉到湖边,用风力吹散它周围的气体,而且这个动作还必须快,否则下场也一样,好在,在岸边昏厥有人可以救你,在湖中间昏厥就无人能救了。”

    沈魁星原本嬉笑的脸又认真起来,“既然风能吹散气体,那为什么不用风将整个湖面的风都吹散。

    “因为,这个没人能办到,政府早在很久以前就派过很厉害的能者,来吹过整个湖面的气体。整个湖水都就血红绒珊的保护体,所以,吹散的气体会立刻补充回来,那么做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在沈魁星思考的时候,古月修崖走了过来。

    “震溪说的很对,在这里我们只能用风吹散距离自己最近的那棵树,剩下的人才好尽快去采摘果实。”

    沈魁星望着血红色的湖面微微点头,真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这么奇特的事物。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见那传说中的血红绒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