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92章 298咄咄逼人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月沈兄弟,不用太担心,你和你的朋友负责好射箭的事就可以了,其余的有人会去做。”古月修崖说着向古月震溪伸出手,他立刻心领会神的拿出一支箭。

    古月修崖将手里的箭拿到沈魁星的面前,“今天我们的箭也是特制的。”他说着摸了一下冰冷的金属箭头。

    沈魁星将目光落在那上面,发现它和普通的箭不一样,有些厚,他立刻接过古月修崖手的箭,仔细的观察,这才发现这箭内有玄机。箭头被一股微薄的念力覆盖,里面还有机关只要念力一破,就会将箭头变的更宽,形成类似勾的装置。

    “只要将箭射在树的缝隙间,念力保护一破就能卡在树上,将其拉到岸边。”古月修崖继续说。

    他们正说着,湖面开始有些波动,湖中央冒出星星点点的气泡。大家都向湖中央望去。

    “要开始了,我得打开顶端的保护屏障,要不那些气体会将我们所有人迷昏的。”古月修崖说完便离开了。他和那个打开屏障的男人各站一方,手指插入五彩屏障上,正上方出现一个有湖面那么大的洞。外面的雾气缓缓的想要涌进来。却与瞬间被一股无形的气体给冲到的无法进来。

    丘提暗使立刻叫来身边的一名男子,说了些话,那男人立刻开始施展念力,风将周围的气体往上吹。

    沈魁星他们也看到穆洛在自己的这一边做起了这件事。他们也处在风中。

    沈魁星静静的注视着湖面,神情越来越兴奋。乌狄娜也仔细的观察着湖面。

    湖面上的气泡越来越多,而且还不断向湖边蔓延。忽然在湖中央有一些红色的叶子浮出水面,接着是树干。这时湖面的其他的地方也相继浮出红色的树叶。大家既幸喜又兴奋。

    在第一棵树浮现在水面的时候,丘提暗使手下的人就开始行动了。沈魁星却还在兴致勃勃的欣赏着。

    乌狄娜一脚踩在他的脚上,“看够了没,别人都行动了,你还楞在这里。”她一边说,一边接过身边的人递过来的箭。那些人又检查了一番箭尾处的绳子。乌狄娜背上弓开始寻找合适的角度。

    古月震溪看到沈魁星被乌狄娜无情的踩了一脚,有些担心的问道:“月沈哥,你,没事吧!”

    沈魁星原本皱着的脸,立刻换上笑容,“没事,走,我们也开始行动吧!”说着也拿上特殊的箭背上弓,开始找寻合适的角度。

    他们每个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三四个人跟着,一个帮他们吹开那些气体,剩下的人等着抓到树的时候摘果子。

    乌狄娜寻到一个好地方,距离她一百米之内有一棵高越一米五左右的树。由于这里的树都是全红,而果子却是白色的,所以大家很明显的能看出哪些树果子多,哪些少。她找的这个棵树,果实大概有十个左右,这个数量在这些树中算是不错的了。

    她立刻拿起弓,将箭搭在玄上,进行瞄准。

    不远处的丘提暗使,没有看着自己的人,反倒是关切的注视着乌狄娜他们。

    古月修崖也知道那个老家伙对他找来的人很好奇,但是他不会开口问自己,只会慢慢的观察。这样也好,反正问了他也不会说。

    乌狄娜的右手紧紧的拉着玄,忽然一松手。箭立刻飞了出去,在弥漫着特殊气味的湖面上,划开一道笔直的线条。那支箭正中两个树干缠绕的缝隙间。箭头的念力在快速的冲击之下破裂,箭头咔哒一声,在穿过树干的时候打开,抓着绳子的人立刻拉紧,一切都配合的很完美,箭牢牢的卡在树上。

    乌狄娜身后的那些人,立刻雀跃的使劲拉绳子。古月修崖更是高兴的想鼓掌,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只能按捺自己的心情。多年以来他是多么希望能得到一棵结满果子的血红绒珊,今天总有实现了。他满意的笑着。

    有人高兴自然有人愁,丘提暗使望向乌狄娜的眼神也越发严厉了些。尽管他们这边比对方先得到一棵血红绒珊,但他们的成功开始让他有些担心。

    古月震溪在另一边也正在瞄准,忽闻乌狄娜的方向传来的了喜悦的声音,自己也望了过去。他看到他们已经将一颗血红绒珊拉到了岸边,准备开始摘果子。而且那棵树的果子还不少。

    古月震溪的心里有些激动。默默的告诫自己一定的成功。接着他的箭飞了出去。他没有胆量射那么远并且果实多的树。他选了一棵距离自己只有七八十米远的一棵树,那树上结了五六棵果实。此时他的箭正飞向那棵树。他满怀期待的望着。

    箭快速的落在树上,不过是落在树干上。那树受伤般的剧烈抖动了一番,所有的果实统统掉进湖里。他们之所以需要高手,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只要射中树的任何地方。伤害了它,那么它会立刻采取自保的行为,抖落所有的果实。

    古月震溪看到这一幕气恼的踢了一下身边的石头。在他身边帮忙的人,无声的叹了口气,默默的将树拉回来,准备把箭拔下来。

    沈魁星忽然出现在古月震溪的身边,“射箭最总要的是心定,不要被外界的一切事物干扰。你的箭术其实还不错。只要把心静下来一定能成功。还记得我教你的表象训练法吗?”

    古月震溪一副自责的表情,点点头。

    “在射箭之前想象一下,你是如何完美的射出一箭。你能行,要对自己有信心!”沈魁星说着拍拍他的肩又继续向前方走去。

    古月震溪做了一个深呼吸,再次望向湖面上浮出的血红绒珊。他不想让父亲失望。他要比其他做的更好。更加不想让别人说自己的是在父亲的庇护下长大的。他每次这么的想的时候,都会做的跟加的不好。他忽然闭上眼睛。定定的站着,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又从新燃起了热火。

    他从新调整目标,这一次他不打算那么激进,不求多,只求能命中。他选了一个只有三颗果实的血红绒珊。他再次拿起弓,并没有拿箭,只是望着目标比划着。他身后的人,都有些纳闷的看着他。许久,他终于拿起箭,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箭飞了出去,正中树的缝隙。箭头咔哒一声展开,卡在树上。

    古月震溪看着树没有丝毫的抖动,身后的人也开心的说道:“成功了。快拉。”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成功了,他望着那棵越来越近的树,喜上眉梢。他立刻扭头望向古月修崖。后者却没丝毫的笑意。而是颇为担忧的望向另一方向。他也好奇想望了过去。这才发现沈魁星竟然还没射出第一支箭。

    他又望向丘提暗使那边,他们正在摘果子,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棵树了。他又望向沈魁星,纳闷的想着:他到底要干嘛?

    不止古月震溪这么想就连乌狄娜也这么想。不过她并未因为他而分神,继续找寻目标。

    沈魁星拿着弓不时的瞄准,又放下。在他身后的人都显现有些沉不住气了。

    沈魁星望着湖面上的树,不停的往左边走,眯起一只眼睛。突然他撞到一个男人。那人穿着白色的制服,正是政府部门的人。那人被沈魁星一撞,险些摔倒。

    “你没长眼睛吗?”那人很不客气的说。

    “不好意思。”沈魁星立刻道歉,越过那人继续往左边走。

    政府那人,却放下弓,看向他,似乎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忽然冷笑了一声,对身旁的人说道:“那个古月修崖一定是脑袋进水了,连江湖骗子都请来。真是好笑!”那人周围的同事都跟着笑了起来。

    沈魁星身边的人立刻怒目而视。一个稍微年轻一点的男生立即反驳,“我们领主才没有请什么江湖骗子。月沈大哥是有真本事的人。”

    政府那人笑的更厉害了,“真本事?我看是真的很没本事吧!”说着哈哈大笑。他身边的人也跟着笑的更大声。

    “你们等着瞧,我们一定会,一定??????”那个年轻人被气的有些语无伦次了。沈魁星立刻将他拉到自己身后。“不好意思打扰了。”说着转向身边的人。“跟着我的人,不许再说废话。”说完又继续往左边走去。

    那个替沈魁星说话的年轻人觉得很憋屈,闷哼了一声,狠狠的咬咬牙,最后瞪了一眼那些政府的人,就立刻跟上去。

    在沈魁星他们走后,丘提暗使立刻走过了,责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为首的那名弓箭手立刻恭敬的答道:“没干什么。”

    “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抓紧点。他们那边的那个女人还算厉害,不要让他们抢的太多。”

    “是!”那人恭敬的答道,接着赶紧忙着找新的目标。

    沈魁星继续往前走,在他身边的那个青年忍不住,责问道:“你到底行不行啊?到现在都不动手,好的都被他们抓走了。”

    沈魁星将望着远处的目光收回,转向那个年轻人,“你急什么?不要只看别人笑,重点是要看谁笑到最后。”说完他又望向远处的湖面,“差不多了,给我箭。”

    他的话音一落,大家虽然对他先前的表现不满,但此刻也只能将箭乖乖的奉上。

    沈魁星终于拿起箭,身子挺拔的站在湖边,左手手里的弓已经等待多时了,“好了,我们准备上战场了,你要好好表现哦!”他说着拍拍他手里的弓。接着做了一个深呼吸。箭夹在手指之间,搭在玄上。弓玄被迅速的拉紧,大家能听到弓玄紧绷着的声音。忽然他手一松,箭立刻飞出去,快若闪电。那支箭冲向百米之内的一棵树,那树的果实,至少有十个。

    大家看着很是高兴。箭一直往前冲,毫无意外的穿过缝隙,但是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着的人都发出一声惊异的声音。那箭紧接着又穿过后面第二棵树的缝隙。咔哒一声,箭头的保护念力消失,卡在了第二棵树上。

    “一箭双雕!”在沈魁星身后的人兴奋的喊着。

    沈魁星回过头,拍拍他们的肩膀:“赶紧拉绳子。”

    “哦,对对!”这些人兴奋过头,差点忘了正经事,好在有沈魁星的提醒。

    不远处古月修崖看到这里,才终于放下心中的石头,露出笑脸。

    乌狄娜又射中了一棵树,当她放下弓的时候听到不远处沈魁星那边发出的欢喜声。她又看向那被拉回来的树,原来这家伙想要这样!知道他爱出风头,没想到连这样的场合都不放过。她无奈的笑了笑。

    在不远处一直密切关注着他们的丘提暗使,眼神变得凝重了些,他立刻走到那些弓箭手的身边嘱咐了几句。

    在大家还在努力射箭,将血红绒珊拉回来的时候,湖面突然开始震动。沈魁星站在岸边的石头上,也感觉到了湖水的波动,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旁边的人焦急的提醒,说是时间快到了,那些树要退回到湖底了。

    沈魁星发现政府那边的人开始急功近利了,哪个距离他们近就射哪个。沈魁星也不敢怠慢,效仿起来。

    红色的血红绒珊开始一个个慢慢的沉入湖里。当最后一棵树沉进去之后,湖面仍然泛着波浪,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血红色的湖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退去。

    议事大厅里,正中央的地方有人拿着托盘,里面摆放着白色的果实。那果实如牛奶一般的洁白无瑕疵。古月修崖坐在他专属的椅子上,高兴的合不拢嘴,“哈哈哈,今天真是一雪前耻了。”

    “是啊!政府的人,脸都黑了。”在场的其他管事也高兴的议论起来。

    “丘提暗使也无话可说了,他一定想不到我们能找到这么厉害的人。”

    不少人跟着笑出了声。

    “这一次多亏了月沈兄弟和乌灵姑娘。”

    乌狄娜笑了笑。

    沈魁星谦虚的答道:“这也没什么了,震溪也为这次的事出了不少力。”他说着望向坐在最后面的古月震溪。

    古月震溪谦卑的低头一笑。

    “就古月震溪那点能耐能算的了什么,我听说在他手里伤到的树也不少。”可雅咄咄逼人的说。

    古月震溪的脸立刻暗淡了下来。这些话他无法辩驳,因为事实的确是这样的。

    古月修崖看了看可雅,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又看看古月震溪。看到他微微低头的失落模样,心里似乎也有些触动。但碍于身份,他也不好说什么维护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