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93章 299越来越麻烦
    ,精彩小说免费!

    沈魁星迅速的将他们三人都扫了一遍,忽然笑着站了起来,走到古月震溪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虽然他有不少的失误,但也不能磨灭他的贡献啊!那些果实里也有一部是他努力得来的。功不可没!”

    可雅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他的那点成绩。在这里不过是大海里的一瓢水,少的可怜!”

    沈魁星感觉这个可雅对古月震溪甚有敌意,当初他选古月震溪做弓箭手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冷嘲热讽,如今取得成绩还是这般。他就是不明白她和古月震溪有什么仇。看她的样子和古月震溪也不可能是爱情纠葛,那会是什么的?他疑惑一下,又笑起来。“有。总比没有好吧!”

    “月沈兄弟还真是想得开啊!”可雅又是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好了,不要在争论这个问题。”古月修崖有些烦闷的说道。

    可雅看了他一眼,闭上了嘴。

    沈魁星这才回到座位上。古月修崖望向那个拿着托盘的年轻人,“一共得到多少?”

    “六十八颗果实。”

    “比起以往我们只得到七八颗要多许多了。”穆洛高兴的说。

    古月修崖也高兴的点点头。“拿出十颗赠与月沈兄弟。”古月修崖吩咐道。

    那个年轻人立刻抬头看向古月修崖,似乎对这个安排感到非常的意外。

    程菱坤兴立刻站了起来,“领主。这个数目会不会太多了些。”其他几位管事也是颇为赞同的点点头。

    古月修崖不悦的回答:“这是我的决定谁也不许反驳。”

    “可是,这是我们好不容易??????”程菱坤兴还想在说些什么。古月修崖立刻瞪了过去。程菱坤兴又望向古月天河,后者轻微的摇了摇头。于是,他只好闷声不响的坐了下去。

    那个拿着托盘的年轻人见大局已定,只好乖乖的拿出十颗果实交到沈魁星的手里。

    沈魁星虽然目睹了他们对于给自己果实的而产生的矛盾,但他却一点都不觉得愧疚,当然也没必要愧疚。如果没有他们,恐怕古月修崖他们根本得不到这么多的果实。他理直气壮的接下了果实。妥善的收了起来。

    在另一个房间里,古月修崖单独与沈魁星他们会面。

    “你的问题现在可以问了吧!”古月修崖坐在自己房间里的红木沙发上问道。

    沈魁星向门外的院子望了一眼。古月修崖住的虽然是平房,但也算是建的不错,外面有一个小院子,两侧有两间客房。此刻屋外没有人。门却打开着,沈魁星有些担心。小心谨慎的询问:“你确定这里安全?”

    “当然”古月修崖很肯定的说。“我已经交代过了。没人敢到这来的。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沈魁星坐直了身子。“那好,希望我的问题你能诚实的回答,因为这对我们的很重要。”

    古月修崖望着沈魁星严肃的面孔笑了笑。

    “你和森芊琇璇是很好的朋友吗?”沈魁星问。

    古月修崖那张笑脸似乎有一丝精光闪过,他直视沈魁星的眼睛,几秒钟之后才说道:“曾经是。”

    “那么她是怎么死的?”沈魁星立即追问。

    古月修崖露出一副疑惑的模样,“被火烧死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沈魁星叹了口气,“是,这的确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可是我们还是想要知道她死亡的详细过程?希望你亲口告诉我们。”

    古月修崖望着沈魁星,两人久久的对视。乌狄娜在旁边看着有些着急。

    “你为什么对她的死那么感兴趣?”古月修崖平静的问。

    “因为她是我们要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古月修崖平静的脸上忽然抹上一抹无奈的笑容,“,好吧!那时,大约就是某天晚上,夜里起火,她就被烧死了。”他说着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沈魁星和乌狄娜却一直注视着他,似乎对于他的描述很不满意。他又补了一句,“她都死了几百年了,谁还记得那么详细的事。”

    乌狄娜望着古月修崖,默默地在一旁转动手上的戒指。接着她站了起来,走到古月修崖的身边,“你不是她的好朋友吗?你难道没去她家查看过?没有看到那房子里的不妥吗?”说伸出手轻轻的放在古月修崖的身边。

    古月修崖一听眼神复杂的望向乌狄娜,心里不再平静。“看来她的故居你们也去过了。”

    “是的。”沈魁星答道。“你应该也去过吧!”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式的询问。

    古月修崖心里越来越没底了,他也改变了说话的方式,开始用疑问句,“你们觉得哪里不妥?”

    “房子里太过凌乱。”沈魁星回答。

    古月修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起火了,大家当然慌张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那也没必要慌的连桌子都掀翻了吧!更何况还是在那些没有着火的地方。”乌狄娜说。

    古月修崖望向别处表情很困惑。

    沈魁星望着古月修崖的脸,对方的反应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似乎对于自己好友的死因毫不怀疑。这让沈魁星纳闷,“如果你是她的好朋友,你不会没察觉到这些吧!或者说??????”他顿了顿,说出了他也不想说出的判断,“她已经不再是你的好朋友了。”

    “她当然还是我的好朋友,你们想太多了!”古月修崖立刻反驳。

    乌狄娜看着他,仔细琢磨着。对方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破绽,但是她总有一种感觉,这个男人有秘密,他的秘密与森芊琇璇有关。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一直在问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你们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古月修崖开始有些不满了。

    “我们需要的她的帮助。又或者说,我们是来帮她的。”沈魁星说。

    他的话让古月修崖有些朦,“我不明白的你们的意思,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如何能帮你们,你们又如何帮她。”

    沈魁星略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她死了,这的确是我们没有预料的事,不过,这里不是还有你吗!”

    “我?”古月修崖更加困惑了。在他神色异常的时候,乌狄娜立刻抓住了古月修崖的胳膊。戒指上的针尖刺入他的皮肤,染上了他的血。乌狄娜一得手立刻大步退开,嘴里默念什么。

    沈魁星立即站到乌狄娜的身前,以防古月修崖有什么反击。

    古月修崖先是感觉到被针扎,接着看见乌狄娜后退嘴里还念念有词,他这才警觉起来,极度惊讶的看向乌狄娜,并且马上与他们保持安全距离,查看他手臂上的伤口。还好没有毒,流出的血还是鲜红的。他的情绪由惊讶转为愤怒,“你们这是做什么?”

    “在我们说出重大秘密之前,我们必须这么做。”乌狄娜轻轻推开沈魁星,表情肃穆的走了出来。

    古月修崖显的有些懊恼,他为自己对他们放松大意而感到不舒服。但更重要的是对方要说出重大秘密。但凡知道什么秘密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不想知道你们的秘密。无故扎了我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他说着指了指自己微微流血的那个地方。

    沈魁星试图靠近古月修崖,想要好好解释,“你听我们说。”但对方立刻后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不想给他们机会。沈魁星只好停下来,困惑的望着他。

    乌狄娜平静的说:“那是一个连接印,以后,只要我想找你,无论你到哪里都逃不掉。”

    古月修崖盯着乌狄娜和沈魁星的眼睛越发的狠毒起来,语气也不再友善,“我待你们不薄,你们却这样对我?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他的声音高亢而有力,似乎想借此叫来同伴。乌狄娜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立刻走去关上大门。

    古月修崖已经进入备战状态,冷笑了一声,念力涌出。“不要以为你们两个人就能制服我,我可不是好对付的。”

    沈魁星伸出一只手,试图安抚古月修崖愤怒的情绪,“声明一下,我们并不想要对付你,相反,我们需要的你的帮助。”

    “需要我的帮助,还做这么龌龊的事吗?”古月修崖一声怒吼。声音从房间里传到院子又传向院子的外面。

    沈魁星和乌狄娜对于古月修崖突然之间大喊起来,显得很紧张。乌狄娜立刻将窗口打开一条缝,向外望去。

    沈魁星连说话的语速都变快了,“请你先息怒,我们也是奉命而来,必须找到森芊琇璇,只有她才是我能信任的人。可是,她却死了,我们能找的人不多,听闻你是他的好朋友,就来找你了??????”

    “奉谁的命?”古月修崖立刻抓住了问题的所有,打断了沈魁星的话。

    沈魁星深吸了一口气,乌狄娜忽然关上窗户急促的说:“有人来了。”

    沈魁星一鼓作气。“你们已故的东王。”

    古月修崖不敢相信的望向沈魁星。这时,房门被人打开,几个男子冲了进来,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长枪,“领主,发生什么事了?”

    古月修崖仍然紧紧的盯着沈魁星他们。

    那几个冲进来的人立刻将枪头指向沈魁星他们。

    沈魁星护在乌狄娜的身前,神情紧张的望着那些冲进来的人以及古月修崖。他和乌狄娜都已经在考虑后路了。

    忽然,古月修崖将目光望向那几个冲进来的男人。最后皱着眉头,说道:“没什么事,你们先出去。”

    沈魁星和乌狄娜仍然不敢放松,继续关注着古月修崖的反应,如果他不打算听他们好好说,那么就只有立刻离开了。还好事先安排好了殷塔塔,正在附近等着他们。

    乌狄娜看着那些冲进来的男人。她知道,他们一定感觉到这里的气氛不对。她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安分的离开。

    “还不走,楞在这里干什么?”古月修崖不悦的呵斥。

    那些人只好转身离去。

    古月修崖立刻关紧房门,从新回到沙发上,严肃的说:“你们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我会让你们走不出这个房间。”

    沈魁星和乌狄娜对望到了一眼,回到沙发。

    “这件事,说来话长。”沈魁星小心自己的措辞。

    “那就长话短说。”古月修崖神态威严。

    沈魁星也不敢在嬉皮笑脸了,“其实我们来至另一个世界。”

    古月修崖立刻想起,他们这里曾经接受过一些和他们不一样的人,据说是从那个奇特的通道里过来的,有些人还留在他们的世界结婚生子。不过。那些人寿命不长,最多活到两百多岁。按常理那些人都已经死了,现在他们的世界没有纯正的另一个世界的人,有的是他们的后代,俗称矮薄星。古月修崖想到这里忽然问道:“你们是矮薄星?”

    沈魁星和乌狄娜同时摇头。沈魁星说:“我们和你口中的矮薄星很像。但也不是。我们是真正来至另一个世界,从那个通道过来的。”

    古月修崖睁大的眼睛看着他们。忽然又平静的摇摇头,“不可能!那个通道早在几百年前就封闭了。没人能从那边过来。就算有人过来,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那些人早就死光了。能活到现在的绝对不是那个世界的人。”

    “为什么没有可能?你们的人可以去我们那里,我们就不能来你们这里吗?”沈魁星反问。

    古月修崖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惊奇,但他很快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问道:“通道封闭了,你们怎么过的来?”

    “你们这里的王,不是一直想要打开通道吗?为此还耗费了许多的人力和物力。而那个通道不是每隔十年都会打开一次吗?”

    古月修崖想了想,他自然是知道西王想要打开通道的事,但那通道是否被打开,其实他也不知道。只是偶尔听说过。具体多少年能打开他更加不知道。那是暗部长管的事。不过他们竟然很清楚,倒是让他不敢小窥。他的思绪一下子又些混乱。他右手摊开,摸着自己下半部分的脸,陷入思考中。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立即将手拿开询问道:“难道东王没有死,落在你们的世界,现在他要卷头从来?”

    沈魁星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模样,“呃,可以这么说吧。”

    古月修崖快速的摸了摸自己短寸的头发,感觉这件事会越来越麻烦。

    乌狄娜看着古月修崖的表情变化莫测,似乎一会儿担心,一会儿迷茫,不知道他能不能想通。她也担忧的转着手上的戒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