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94章 300打定主意
    ,精彩小说免费!

    沈魁星也十分紧张的望着古月修崖,身体微微前倾,做好逃跑的准备。他连逃跑的方向都偷偷看好了。若是他不相信自己的话,或者打算把他们看成恐怖分子,他会第一时间带着乌狄娜逃跑。

    古月修崖稳定了自己的心态,望向沈魁星,“你要找森芊琇璇,就是因为有东王的嘱托?”

    “是的。”沈魁星沉稳的回答。

    “你们如何证明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古月修崖问道,他的神情恢复了平静。

    沈魁星对于古月修崖没有震惊的失去理智,而有些意外,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质疑过他们的话,他一时之间倒是没了主意。沈魁星望向乌狄娜,挠了挠脸颊。

    乌狄娜知道他是在询问自己,但此时此刻她也想不到答案,当初他们出来的时候,城主也没给什么信物。这下麻烦了!

    沈魁星看到乌狄娜也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至有硬着头皮说:“你的疑问,我们还真没法回答。当年城主逃到我们那里的时候,也是身无分文的啊!现在肯定也拿不出什么信物的。”

    古月修崖立刻交叉双臂抱于胸前,眼神凶狠的望着他们。

    乌狄娜看到他那样的眼神,心里也很不舒服。忽然她转向沈魁星问道:“你觉得,我们说出那个预言算不算证据?”

    沈魁星不太赞同的说:“那个也许不太可能吧!他知不知道都是个未知数,而且那也不过是几句话而已,太勉强了吧!”

    “可是,那个预言是这里的预言大师说的啊!”乌狄娜和沈魁星争论了起来。

    古月修崖皱起眉头,看着他们俩,“你们说的预言大师是谁?”

    沈魁星和乌狄娜一起望向他,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镜璃。”

    “她给了你们预言?”古月修崖面色平静,但眼中有一瞬间的惊讶闪过。“什么样的预言?”

    “不是给我们,是给东王。”沈魁星纠正。

    “东王?说说内容。”

    沈魁星和乌狄娜对望了一眼,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的心思。而他们都明显的感觉到古月修崖对于这个预言很感兴趣。

    沈魁星清了清嗓子说道:“他身有情花印,身披精灵甲,身旁有古代神兽守护,成败在此一人。”

    沈魁星说完便和乌狄娜一样注视着古月修崖。对方眼神闪过一抹惊异,虽然他一动不动,没有再说一句话,但他脸上细微的表情,让沈魁星他们感觉到他们说到点子上了。他似乎在渐渐相信他们的话,消化他们的话。

    “你们,竟然真的知道这个预言?”古月修崖还在问。

    沈魁星知道他是在明知故问,“是的,我们知道。这些都是东王对我们说的。”

    古月修崖忽然将自己的脸埋在双手之中,久久的沉默。

    沈魁星和乌狄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都觉察到古月修崖的变化,那句预言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心里的犹疑和不确定。一时之间,屋子里安静的只有大家的呼吸声。

    许久,古月修崖抬起头,缓慢的说:“森芊琇璇还没有死。”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沈魁星和乌狄娜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了双眼。在他们已经计划着要怎么去说服这个古月修崖加入他们的时候,忽然听到这样的话,两个人都觉不太可能,却又希望是真的。

    古月修崖叹了口气,又摸了一把自己短寸的头发,从新坐直了身子,神情严肃的说:“她的确没有死。当时,在她家里的确发生了一些事,而这些事和政府对外宣传的完全不一样。当年??????”

    古月修崖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大家的思绪仿佛飘回到几百年前。

    当时的古月修崖还不是领主,只是一个管事,负责对外运输事情的处理。他的样貌比现在要显得年轻些,头发也留得长些,盖过了眼睛。刚毅、俊俏的脸庞总是带着温煦的笑容。

    那是秋天的一个晚上,距离东王被宣布死亡已经过去一年的时间。大多数东王的忠诚不是死就是秘密潜逃。森芊琇璇却像没事人一样留在城里。古月修崖对她的情况一直都很关心。

    那晚,他带着部下,护送一批白岩石到某个贵族的府上。听说那家人刚添了一个孙女,为了给孙女庆生,要从新装饰房间。白岩石是装饰的材料之一。

    会客大厅里,古月修崖正坐在沙发上和一名高贵的男子喝着美味的果汁。

    “嗯!这千香果的果汁还真是好喝。一直都听说它味道芬芳,又甜而不腻,今天一尝果然如此。听说这个很难买到的呢!”

    主人对于古月修崖的赞美很欢喜,甚至有些自豪,“那当然,我可是花了一千蓝币才买到的,数量也不多,但味道却极好。不是我自夸,像这样的果汁,在我们月蓝国,能买的起的人屈指可数。你今天也来的巧,要不,也是尝不到的。”

    古月修崖对于那个男人露出的高高在上的态度付之一笑,立刻奉承的说道:“我在其他贵族那里还真没尝过这样的东西。”

    主人望着古月修崖那张极度羡慕的脸,很高兴的扬了扬眉头。“那是自然,千香果本就千金难买!”

    古月修崖很诚恳的点点头,眼睛又向客厅里的摆设望了过去。织功精美的翠绿色窗帘,以及墙上挂着的将近两米宽的绘画。和桌台上的特色摆设,都诉说着主人别样的情怀。忽然一个巨大的孔雀花纹的花瓶吸引到了他的视线。

    主人也察觉到古月修崖的目光所在,说道:“那是在善莎城买回来的一个花瓶。”主人说着走向那个花瓶,古月修崖也跟了过去。但在他站的时候突然皱了一下眉头,手不自觉的捂住了肚子。

    主人没有发现他的变化,走到花瓶的旁边,爱惜的抚摸着瓶身上的花纹。“这个瓶子让我一见如故。”主人陷入回忆里,似乎要开始讲故事了。

    古月修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身体也弓了起来,一只手捂着肚子,很不好意思的打断了主人的话,“抱歉!唐倪先生,我好像有点拉肚子了,可以借你这里的卫生间用用吗?”

    主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生平是最讨厌别人打断我的话。”主人很不客气的说。

    “是。是!这个我真的很抱歉,要不,您继续说,我还能忍。”古月修崖说着挺直了脊背,仿佛自己一点事都没有。

    主人眯着眼睛望着他。突然,古月修崖肚子一阵绞痛。他整个人缩着脖子,驼着背,捂着肚子。主人厌恶的看着他,“算了,你赶快去卫生间吧,免得等下忍不住弄脏了我的沙发。尼娅!”

    主人说完跑过来一年轻的小女生,穿着仆人的装束,低头询问:“主人找我有什么事?”

    “带这个人去洗手间。立刻,马上!”

    “是的。”尼娅生立刻转向古月修崖,“请跟我来。”说着快步走向屋子里面。

    古月修崖最后抱歉的对主人哈腰低头,之后就快速的跟上尼娅。他们穿过众多房间,终于来到洗手间的门口。却发现门上挂这一个牌子,写着:此处维修!

    “哎呀!我忘了这里还在维修。不好意了。”尼娅很抱歉的转身对古月修崖说道。

    古月修崖在心里将这个破洗手间骂了几十遍,之后才露出笑脸。“没事,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

    尼娅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还有一个可以给你用,给我来。”

    古月修崖的肚子又是一阵绞痛,他努力的加紧屁股,咬紧牙喃喃的说:“现在不可以,现在不可以!”绞痛持续了几秒钟,痛劲暂时过去了。他知道这不算完,在下一次绞痛来临的时候,他要是再找不到卫生间恐怕这条裤子就得完蛋了。他立刻咒骂了一句,“他妈的,今天吃了什么破玩意,害我这么痛苦。”

    “快点,先生。”尼娅在前方停下来喊了他一声。

    “哦,马上来。”他揉了揉肚子立刻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古月修崖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脸上露出非常舒服的笑容,接着高举双臂伸了个懒腰。送他来这里的尼娅早就不见了。他看着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毫无顾忌的说:“把垃圾到出去,真爽!”说完,他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想起刚刚差点就要拉在裤子的窘迫情景,心里愤愤不平。“一个洗手间还搞的那么远,要是我忍不住那还了得。切!”他不屑的抬脚离开了这里。

    这个洗手间,位于主楼旁边副楼的一楼。这栋楼比主楼也小一些,也矮一些。但房子总体来说还是很大的,光是一个卫生间,就饶了好大一圈才找到。

    古月修崖轻松的走在出去的路上,两边都是许多的房门。前方有个房门由于仆人粗心,关门的时候没有关紧,留下了一条缝,一丝光线,以及屋里人谈话的声音,从这里泄露出来。

    古月修崖走过这里的时候瞥了一眼,里面都是女人的笑声。他猜想这里可能是女主人在招待宾客,自己也没什么兴趣偷听,正要走,忽然一句话,让他前进的脚停了下来。

    “唉,你们听说那个森芊琇璇了吗,我听说她和她老公看似相处的很好,但其实她老公已经不再爱她了。她不是还生了一个孩子嘛!好像和你家的女儿差不多大呢!”一个穿着湖蓝色衣服的妇人笑着说道。

    坐在首位,怀里抱着婴儿的女人,立刻抬起头,眼光犀利的望向那个说话的妇人,警告道:“她的孩子哪里比得上的我的孩子。”

    那位妇人立刻抱歉的笑了笑,“是,是,她的孩子,怎么说都是嫌疑重重,怎么比的上夫人你的孩子那样高贵。”

    女主人的听到这话,神情才稍微缓和了些,“那是自然。”她说着轻轻拍着怀里的婴儿,宠溺的看着她。忽然她想起什么又抬头望向众人,“说到那个森芊琇璇,我估计她也快活不长了。至于的孩子,恐怕也难逃一死。”说着狡黠的一笑。

    其他妇人面面相觑。

    门外的古月修崖原本觉得这些对话没什么营养,正要走时,女主人的话让他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他迫不及待的凑到门缝处仔细的聆听。

    “宝雀,难道你知道什么内幕?”一个打扮的和女主人不相上下的女人小心的问。

    宝雀笑的更狡黠了,“当然。”

    其他人都来了兴致,女人多了就是爱说八卦,越离奇,越恐怖的她们越爱听。更何况是这样的内幕,向来都是她们绝对不能放过的内容。

    宝雀向大家挥挥手,示意都靠近些。大家纷纷向宝雀倾身,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准备好接受一个她们不知道的消息。

    宝雀看到大家兴奋的脸,更加激发了她内心的一种潜在感觉。她微微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听说,西王准备办了森芊琇璇,若是她抵抗,不惜毁掉这个森芊家族,而且时间就在今晚。”

    一个妇人好奇的问道:“可是西王一直都没处理她,还给了她工作什么的。怎么突然要办了她?”

    宝雀认真的说:“那是因为以前没有证据,证明森芊琇璇和东王逃跑有直接关系。”

    “什么,东王是逃跑的?不是说他死了吗?”另一个妇人惊讶的说道,刚出口就立刻捂住自己的嘴,露出后悔的表情。

    “什么死了,是逃跑。你们可不要胡乱对别人说!这个消息只有我老公和几个大臣知道,其他的人都是瞒着的。这是绝对的机密消息!你们谁要说出去,一定会被西王抓起来。”宝雀说着忽然睁大的眼睛,吓得的众人不敢吭声,只是不停的点头。

    门外的走廊上空空的,古月修崖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跑出去。他直奔自己手下搬运石料的院落,脑袋里嗡嗡的响。今晚?就在今晚,不能让他们的手。他打定主意,加快脚下的速度。

    森芊琇璇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怀里抱着一个男婴。婴儿在她怀里甜甜的睡着。今天是她回来探望家人的日子,一家人度过了愉快的一天。晚上她总算得以清闲了下来,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发呆。古月修崖忽然从院门口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琇璇,带着孩子赶快走。”

    森芊琇璇先是楞了一下,接着皱起眉头,起身,“古月修崖,你不应该来这里的。”她的话语里有着责备的意思,至从她和老公结婚以后,她就答应他和古月修崖划清界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