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295章 301说来听听
    ,精彩小说免费!

    “没时间了,不要在想着和我撇清界限,你赶快带着孩子离开这里。”古月修崖焦急的抓住了森芊琇璇的手臂,命令着她。

    “修崖,你发什么神经?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最好说清楚,否则我是不会走的。”森芊琇璇严厉的反驳,最后还补上一句,“你知道我的性格。”

    古月修崖闷哼了一声,急切的说:“该死!你就不能听我的劝,先走了再说吗?”

    “不行。”森芊琇璇站在院子里纹丝不动。

    古月修崖对她实在是没办法,只好妥协,“好,你要听清楚。”他说着望向森芊琇璇的眼睛,“西王要准备杀抓你了,你必须马上逃。”

    森芊琇璇的脸上闪过震惊,但立刻被理智安抚下来,“如果西王真要办了我,他早就下手了,或者可以大大方方的抓我,不必在这样的晚上偷偷摸摸。”

    古月修崖看到森芊琇璇还在和自己理论,心里更加的焦急,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以前没办,是因为没有证据,现在证据有了,你当然就逃不掉了。”

    森芊琇璇微微的后退了一下步,她自己很清楚,事情总会有败露的那一天。正在森芊琇璇思考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此刻的古月修崖不在顾忌那么多,直接拉着森芊琇璇就往后面的方向跑去。边跑边说:“琇璇,你不能再耽误了。快走。”

    森芊琇璇听到那些打斗声,心里慌神了,她很想质疑古月修崖的消息,但此刻已经无法质疑了。“可是我的家人。会不会??????”

    古月修崖立刻打断她的问话,“只要你不在他就不会对他们下手的。”

    森芊琇璇想了想,忽然挣脱了古月修崖的手,将怀里的婴儿交到他手里,“等我一下,我去拿几样东西。”

    “这种时候,你还拿什么,哪有东西比命重要?”古月修崖在她身后喊她。

    “没有它。我逃出去也是枉然。”她头也不回的说。

    古月修崖焦急的在原地来回走着,不停张望森芊琇璇离去的方向,还好,她没过多久就跑了回来。

    正在她准备接回他手里的婴儿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古月修崖的身后。

    森芊琇璇大喊一声:“小心!”立即从纳盒里拿出了她惯用的匕首,将对方的长剑挑开。

    古月修崖也趁机跑到另一边,手上拿出了他钢铁般坚硬的大刀。刀刃锋利。刀背呈锯齿状。他握紧了刀柄,向那黑衣人冲了过去。

    大刀和长剑一对上,立刻冒出火花。古月修崖巧妙的将怀里的婴儿又抛给森芊琇璇。

    森芊琇璇的眼睛牢牢的锁定了那个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的婴儿,心里紧张的不敢喘气,直到孩子稳稳的落在她的手臂里,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古月修崖已经解决了那个黑衣人。

    他立即朝森芊琇璇奔了过来。森芊琇璇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自己也准备跑向后门的方向。忽然那个躺在地上的尸体,突然动了一下,猛的丢了一个东西出来。黑夜里,大家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它迅速分成三个,五个,之后。一股火苗从那东西里喷了出来,他们才知道,那是大家惯用的焰火珠子。这种珠子产生的火苗极难扑灭,基本上它会把接触到的所有东西都烧成灰烬。一旦沾染到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火苗在短短几秒钟就烧进屋子里,并且还在向四周扩散。那具躺在地上的尸体也被大火吞噬进去。风带着火苗和热浪朝森芊琇璇以及古月修崖袭来。两人抱头跑向后门。

    刚走出后门,就看见三个人正在和黑衣人搏斗。那些人都是古月修崖的手下,森芊琇璇一眼就认了出来。

    古月修崖向那打斗着的人瞥了一眼。立刻掏出纳盒,从里面拿出了几样东西。分别是人皮面具,以及一张伪造的身份卡和一个准备好的纳盒。他抓紧时间说:“这些你拿着。”

    森芊琇璇看到人皮面具,惊讶的望向古月修崖,“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古月修崖没有回答,但森芊琇璇立刻想到了答案:“难道你早就为我在准备好这些东西?你知道我迟早会有这一天?”

    古月修崖点点,“我也希望这些东西都用不上,但是世事难料。”

    森芊琇璇咬着嘴唇痛苦的看着古月修崖,过往的一切像放电影一般的浮现。他们第一次在百连山相遇,为了争夺一块好看的石头大打出手。那时的古月修崖坏的让她看见就讨厌,却没有想到某一天他会对自己表白,而那时她的心已经另有所属。他却一点都不生气,只是很失落。多年之后,当她结完婚,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变得沉稳,大气,不在像以前那样莽撞又不懂事。她们再次坐在一起,回忆过去。他成了她这辈子永远的好朋友。

    可是直到此刻,她才明白,他的心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这些事,她的老公都没有想到,也许想到了也不想为她这么做。那个男人不会为了她放弃一起,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一定做的到。可是她发现的太晚,没办法留在他身边。她纠结着,痛苦着,直到古月修崖摇晃她的肩膀她才回过神。

    “琇璇,现在是发呆的时候吗?你必须赶快走,”说着他快速的抱了抱她,在她耳边压着嗓子说了一句。接着他飞快的抢过她手里的婴儿,冲向那些黑衣人。

    森芊琇璇本能的伸出手,想要追上去,但古月修崖的话却猛的在耳边响起。“快走,快走!我宁愿永远都不要看到你,也不愿看到你的尸体。”

    森芊琇璇流下了热泪,她最后向那个奋不顾身的背影望了一眼,接着冲进黑暗里。

    “这么说,她真的没有死。”沈魁星高兴的合不拢嘴。森芊琇璇可是城主点名了的重要人物,这个惊天的消息让他和乌狄娜都很兴奋。

    古月修崖平静的应了一声,接着拿起木制茶几上的水杯和水壶,给自己到了杯水,期间还转向沈魁星他们,问道:“你们要来一杯吗?”

    “不必客气了,我们比较关心故事后面的情节。”乌狄娜抢在沈魁星之前说道。

    沈魁星张着的嘴,原来的话,立刻咽了回去,接着又开口笑着说道:“娜娜,先让领主休息一下,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再说了,我还真有点渴。”沈魁星厚着脸皮说道。

    古月修崖笑了笑,默默的为他们两个倒上水。

    乌狄娜对于沈魁星的无赖表现翻了个白眼。

    古月修崖一口气灌下两杯水才停了下来。刚刚,他的确费了不少的口水,陷入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中他也颇为费神。

    沈魁星见他迟迟未开口,只是盯着杯子看,不忍打扰他,却又被乌狄娜瞪着,无奈只好开口,“古月领主?你,还好吗?”

    古月修崖抬起头,笑了笑,“我没好事。”

    “那后来怎么样?森芊琇璇她成功的逃出来了吗?”

    “当然,我当初在去琇璇家的路上就想好,那个时候就打算放把火把里面都烧里,再找两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孩子,丢进火里。所以她们成了森芊琇璇的代替品。”古月修崖缓缓的说。

    “西王没有怀疑吗?”乌狄娜问道。

    “西王也怀疑过一断时间,但是没有查到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当天去抓琇璇的黑衣人大多都被我的人以及森芊家里的人杀了。”

    “那他的家人呢?我们都没看见啊?”沈魁星问。

    “她的家人根本逃不掉,我也救不了,更可况我手里还有她的孩子,根本不能和他们扯上关系。所以??????”他说到最后两个字显得很疲惫,手臂不自觉的抬起,又摸了摸短短的头发,“他们其实都暗地里被抓,然后秘密处决。”

    沈魁星和乌狄娜两个人都愣住了,这个消息来的也很突然,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那森芊琇璇知道吗?”

    “她若是知道,早就杀回来了。政府也不想把森芊家族毁灭的消息公之于众,那样会让政府的形象直线下滑。所以才有森芊琇璇被烧死,政府为查出她的死因带有她的家人的说法。”

    沈魁星的心也沉甸甸的,不太好受,他甚至已经在想象他们找到森芊琇璇将这里发生的所有事告诉她时,她会是什么表情。哦!太痛苦了。他皱着眉头不愿在多想,“对于她的遭遇我们深表同情,不过我们最需的是她在哪里?”

    古月修崖沾着水在桌子上写下几个字。

    第二天上午,天阴阴的,没有什么太阳。这一天却是蒋浩然和郁小南得以出校的日子。他们早就和乌狄娜他们打过招呼。先是在他们的出租屋里见过万药果青他们,听了他们的故事。郁小南为他们的事感到难过,当然也看到邓萧在努力的帮他们制作假脸的工具,此时都已经完成。

    邓萧还兴致勃勃的现场示范了一遍。大家惊呼邓萧的厉害,因为那两个人已经完全的改头换面,即使出门就没人能认出他们了。

    入夜之后,沈魁星却和乌狄娜带着郁小南和蒋浩然跑到一家小酒馆,坐在昏暗的角落里,听着弥漫在空气里的慵懒音乐。看着周围的人嘻嘻哈哈的闲聊或者游戏,不时的响起交杯换盏的声音,和那些男女的说话声。

    他们四人坐在u行沙发里,服务生不久就端了四杯色彩不一的酒。郁小南拿起她点的彩虹,尝了一口,很满意的点点头。接着放下杯子,问道:“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沈魁星也放下酒杯,再一次谨慎又装着平静的向四周瞟了一眼,这里的人都在个忙个的。忙着喝酒的,忙着勾引男人或者女人的。没人注意他们。

    沈魁星将握着的一只手伸到郁小南和蒋浩然的身边,“这个还是你们拿着的好。”

    郁小南看了看沈魁星的手,又望向蒋浩然。蒋浩然用眼神示意她拿着。郁小南只好伸出手,不过她还是很困惑,“什么东西非给我们拿着呢?”

    在她问话的时候,沈魁星手里的东西已经落在郁小南的手里。郁小南一看惊讶的立刻握紧了那样的东西。在她手里的可是岁月之痕,那颗小小的奇石,正安稳的躺在黄金包裹的罗盘里。蒋浩然也看清的那个东西,不动声色的望着沈魁星。

    郁小南更是焦急了,伸出手要将手里的东西还给他。“这个,是你们一直拿着的,就应该一直拿下去啊。给我们做什么?”

    乌狄娜坐在郁小南的身边,将她的手推了回去,“我们给你们,当然是觉得它在我们身上不安全了。”

    郁小南不解,蒋浩然静静的看着他们。

    “怎么会不安全呢?”郁小南问。

    乌狄娜也向周围瞄了一眼,没人靠近他们,这才说道:“我们一直在外面跑,有些地方免不得的会被搜查。你明白了吗?”

    郁小南这才理解的点点,她望着手里冰凉的石头,感觉却像拿着烫手的山芋,真想赶快丢开,可是她却无法这么做,只好将这个石头收好。

    “你们这段时间在外面打听的怎么样?”蒋浩然话锋一转问道。

    “对呀,那些人都找到了吗?”郁小南也趁机问了一句。

    沈魁星重重的点点头。“我们也正要和你们说这个事。雨泽童峻那边算是搞定了,只等下一步让他进入暗部。”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小了许多,还好大家都勉强听到了。“后来我们又去找了森芊琇璇,她的事情就比较波折了。”

    “说来听听。”蒋浩然简短的说。

    沈魁星立刻简要的把这几天到森芊琇璇的地方,以及后来找古月修崖的事都说了一遍。

    “恐怕我们要去一趟那个地方。”沈魁星说。

    郁小南和蒋浩然都赞同的点点,“去是自然要去的。不过那个地方有多远?”

    “我们还没来得及研究,这些消息也是在昨天才得知的。”沈魁星回答。

    “学校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乌狄娜问。

    郁小南很愧疚的摇摇头,“校长就好像是个炸弹,谁都不愿提。我们一时也弄不清楚他在还是不在。过几天学校就有一次选拔,合格的人将又机会进入高级学院,我和浩然在考虑这会不会是个机会。”

    乌狄娜握住了郁小南的手,“你们也要多小心,我看这个世界的人都变态的很。惹到谁都会是个麻烦。”

    “你说这话晚了点,我们已经惹上麻烦了。”蒋浩然淡定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