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03章 309没反应过来
    ,精彩小说免费!

    他忽然吁了口气,打架也是很消耗体力的。先前的那两个已经让他有些疲惫了,现在这里还有三个,疲惫的感觉更重了。不过那花坛里的东西他是必须为郁小南争取到的,因为,他们现在只有一个裂石胆,能进高级学院的只有一人,这可不行。

    “小南我去拦住那些人面猴。你去拿裂石胆。”蒋浩然说着向那些人面猴冲了过去。

    郁小南想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听他的话冲向花坛。

    那些人面猴见蒋浩然他们有了动作也纷纷冲过来,那高大的身躯至少都有蒋浩然身高的两倍。一米八左右的蒋浩然,在此刻面对那个野兽真是相形见拙了。

    蒋浩然面对那些大家伙也是一脸的平静,有了前两次的练习。他现在知道这些家伙的皮毛有多坚硬,手里的剑被一股厚重的念力覆盖上,狠狠的向那人面猴斩去。

    突然一声怒吼从另一个通道里传了出来。眼见蒋浩然的剑就要落在那阻拦他的人面猴的手臂上,这一剑落下去,铁定能让他伤的不轻。

    但是眨眼睛那人面猴退开了一步,神情复杂的望向那个突然冒出怒吼声音的方向,自己也跟着回应了一声。其他的人面猴也都停手了,纷纷望向那个通道。

    蒋浩然也收剑。退到安全距离之内,审视着这些人面猴的怪异的表现。

    郁小南此刻已经站在花坛里了,却因为大家突然停止不动,而让她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时,通道的那头又传来几声吼叫。之后那些人面猴怒视着蒋浩然,有好几秒钟。之后纷纷不甘心的退开,消失在黑暗的通道里。

    郁小南诧异的望着这一幕。又望向蒋浩然,“你都做了什么?”她问。

    蒋浩然也很纳闷,摊开手,耸耸肩,“我什么都没做啊!我的剑都没碰到它们。”

    “那它们怎么会这样?”郁小南大惑不解。

    蒋浩然自己也不清楚,不过他倒是对这个不是很关心,“不要管那么多了,你找到了吗?”他说着走向郁小南。

    郁小南这才想起还有正事,又接着在花坛里翻找着,忽然她拿着一块石头,高高的举了起来,“找到了。”

    蒋浩然看到郁小南站在花坛里,手拿着裂石胆,阳光从上面不知道多少米的地方投射下来,照在她的脸上、肩上,给她镀上一层银色的光芒。她仿佛是一个仙子站在飘渺的仙境,清灵、动人,如春水一般沁人心脾。眼前的人和物就像一幅画,好美!蒋浩然目不转睛的盯着郁小南看的有些出神。郁小南已经从那画里走了出来,拿着裂石胆在他面前晃。

    “喂!你发什么呆?”她问,丝毫发觉蒋浩然的异常。

    蒋浩然立即回过神,看到郁小南手里拿着胜利品,对她笑了笑,“没什么,我们走吧!”

    “恩!”

    移动迷宫的终点处,不少人已经聚集在这里,导师们正在登记大家的名字以及到达的时间,还有他们的念力等级。

    苍彦玉维在人群中张望着,并没有发现她想要找的人,这让她很满意。她转身看见宫月东豪从人群中走出来,左右观望着,似乎也在找人,不过没多久他就放弃了,转身走向休息区。她笑了一下,快步的跟了上去。

    “东豪哥哥,你在等人吗?”苍彦玉维笑吟吟的说。

    宫月东豪望向苍彦玉维客气的笑了一下,“没有。”

    哼!恐怕你是想找她吧!苍彦玉维心里揣测着。不过,她恐怕是没办法走到这里了,或者说没办法完好的走到这里,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是一脸的脓疮!苍彦玉维高兴的想着,拿起扇子轻轻的扇了扇,很自觉的坐在宫月东豪的身边。“这一次,我和东豪哥哥大概可以一起进入高级学院了。”

    宫月东豪笑了笑,没有回答。

    苍彦玉维并不介意他的沉默,反正也习惯了,她继续说:“不过,东豪哥哥,你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啊!新生考核的时候你隐藏的可不少。”

    宫月东豪依然笑着,“你不是也一样吗!能拿到裂石胆,最低也得有八九色,可是要成功进入高级学院却必须达到十色。”

    苍彦玉维在扇子后面笑了笑,“不管怎么说还是哥哥你厉害。对了,下个月是我的生日,哥哥你可要来捧场哦!”

    宫月东豪扭头望向苍彦玉维,忽然笑了笑。

    他的笑容让苍彦玉维感觉有些怪怪的,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宫月东豪让她好陌生。

    “玉维,如果做一件事无论你努力或者不努力都不会有结果,你觉得还有必要在继续吗?”宫月东豪问。

    苍彦玉维纳闷的看着宫月东豪,不明白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只是就这个问题做了简单的回答:“如果结果都一样,当然不需要再继续呀!”

    “很好,你也是个聪明人。不要做浪费时间的事。”说完他对她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起身走向另一边。留下一脸迷茫的她。

    导师那一边,已经登记了所有的人,不过在他们的名单上还有三个人没有出现。

    迪伦主任走了过来,“怎么样?学生们都回来了吗?”

    “还差三个人。”另一个导师拿着记录表看了一眼,有些担忧的说。

    “还差谁?”

    “林珂云焕、香郁小南、沐蒋浩然。”那人念完这三个人的名字抬起头望向迪伦主任。

    在旁边的胡子导师一听有郁小南的名字,担心的凑了过来,“会不会他们在里面遇上什么棘手的状况,要不派几名导师进去看看?”

    迪伦看看导师们,又看看迷宫的出口处,最后叹了口气,“胡子,你带三个人进去看看吧!”

    胡子导师接到命令,正召集人手的时候,林珂云焕从出口处悠闲的走了出来,在他后面还跟着蒋浩然和郁小南。

    学生里有人看见了他们,大喊了一声:“快看,头巾男和新生前三一起出来了。”

    “天啊!他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大家看到这样的组合立刻向出口处张望,人群里沸腾了起来。

    胡子导师定睛一看,是郁小南没错,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林珂云焕率先走向导师,问道:“我们来晚了?”

    负责登记的导师笑着说道:“是呀,都准备进去找你们了!”

    林珂云焕面对导师的时候表现的特别的温和,脸上也多了笑容。接着他很配合的做等级和测试,最后拿出了裂石胆。

    迪伦主任很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对他笑了笑。

    另一边的苍彦玉维在听见大家的喊声之后,立即跑过去查看,当郁小南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当郁小南毫发无损的站在不远处的时候,她惊讶的睁大双眼。

    郁小南的脸上不要说什么溃烂了,就是一点疤痕都没有。她皮肤甚至看起来比刚进学校的时候还要好,晶莹剔透宛若细腻的陶瓷,那眉眼更是笑的弯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苍彦玉维睁大了双眼,嘀咕了一声,迅速的扭头在人群中找到了钟林夏宫。

    钟林夏宫也是和她一样的惊讶。她气冲冲的快步走了过去,将钟林夏宫拉到一边,“你不是说成功了吗?”她压着嗓子说道,两只眼睛迸射出愤怒的光芒。

    钟林夏宫是又怕又纳闷,她也想找个人理论一番,但是在苍彦玉维的面前她不敢,“是,是啊,我亲眼看见的,这不可能呀?”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问题吧!”苍彦玉维说着步步逼近钟林夏宫,盛气凌人。“麻硫星这种毒药,沾染上就会渗透到皮肤里,让她的皮肤不停的溃烂,永无康复的一天。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好的不得了,甚至比以前还要好。你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苍彦玉维说着将钟林夏宫逼到了墙角。

    钟林夏宫战战兢兢的低着头,皱紧眉头,显出一副为难又害怕的神色,“我,我真的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毁掉她的容貌,”说着她忽然抬起头,“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真的不知道!”她极力为自己辩解,但说词却显得苍白无力。

    “你不知道?你??????”苍彦玉维扬起手掌,准备一巴掌拍下去,狠狠的发发泄心里的愤怒。忽然手臂被一个人抓住,她恼怒的望过去,想看看是谁在这个时候打扰她,却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宫月东豪。

    宫月东豪平静的望着苍彦玉维,甩开了她的手,“看来我听到了不该听到事,你给人的意外还真不小。”

    苍彦玉维现在哪里还敢发脾气,张着嘴极力的想要辩解,“不是这样的,东豪哥哥。你听我说。”

    苍彦玉维话还没说完,宫月东豪已经转身离开。她立刻追了过去,“东豪哥哥,事情并不是你听到的那样,是那个香郁小南她先要害我,我才会反击的。”

    宫月东豪停下来望着她,“她怎么害你了?据我所知,好像是你一直在为难她吧!你真的越来越让人难以理解了。”

    苍彦玉维快速的眨了眨眼睛。宫月东豪的话和他那恨不得立即远离她的表情深深的刺伤了她,她不再卑微的辩解,反而拔高了音量,“我难以理解?宫月东豪,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

    宫月东豪望着她许久,最后叹了口气,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我说了,没有结果不必努力。”

    苍彦玉维现在已经没有了愧疚,只有恼怒,“原来你刚刚对我说的那些话是这个意思,看来你心里有了别人,是吧?”

    宫月东豪失望的摇摇头。转身就走,面对苍彦玉维他已经不想在多说了。

    苍彦玉维立即抓住他的手,怒视着他,“宫月东豪,我告诉你,我和你不是没有结果,而是必须有个结果。”

    宫月东豪的眼神忽然变得冰冷起来,拉开了她抓住自己的手。“不是所有你想要的都能得到,你必须明白这个道理。”

    苍彦玉维恨不得歇斯底里的对着他怒吼,但是从小养出的教养,让她忍了下来,毕竟这里还有很多外人。她也不想出丑,只是咬着牙说:“我不明白。我也不需要明白,我只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这是不争的事实。”她说着眼神紧紧的盯着宫月东豪,那眼神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宫月东豪厌恶的皱起眉头,“我不会和你结婚的。”说完转身就走。

    “难道是因为香郁小南?她可是有男朋友的,你不要忘了这一点。”苍彦玉维不依不饶的拉住宫月东豪急忙说道。

    宫月东豪稍稍偏了一下头,并没有直视苍彦玉维,“你想太多了。”他丢下这一句话,狠狠的甩开她的手,就再也没有回过头。

    苍彦玉维紧咬着下嘴唇,接着用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神望向郁小南的方向。她正在导师那边和蒋浩然聊着天,笑容像花一样的灿烂。她心里的痛苦在郁小南笑容的刺痛下加剧。“伤害我的人,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

    郁小南在另一边正拿出了裂石胆交给导师,并且做了一个念力等级的测试,之后她顺利的成为了高级学院的学生。蒋浩然也一样,林珂云焕早已完成了这个程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学生们还在议论着,大家都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太意外了。因为大多数的贵族都是隐藏实力进入初级学院的,所以对于新生入学测试前三名,大家心里都知道,在这个选拔赛的时候一定会打破。可是这一届的新生前三却反着来,大家不免多议论了些。还有就是头巾男孩的出现,让大家不停的猜测他们三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又是怎么在一起的。

    蒋浩然忽然凑到郁小南的身边,“我刚刚看见钟林夏宫被苍彦玉维训斥了一顿,看来我们的猜想是正确的。”

    郁小南听他这么一说望向钟林夏宫的方向,发现她正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跟着苍彦玉维走向出口,而苍彦玉维似乎很不高兴,还在不停的训斥。

    忽然苍彦玉维发现郁小南正在看她,她停止了训斥,又摆出一望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但眼神里那浓重的恨意却表露无遗。

    郁小南知道她是幕后的黑手,看向她的眼神也自然不客气,况且她的诡计并没有得逞,这让她高兴的牵起嘴角,露出笑容。

    苍彦玉维更加的愤怒了,她立即转身离开这里。

    蒋浩然在郁小南身边叹了口气,“看了以后的日子也会有不少麻烦了!”

    郁小南有些诧异,没反应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