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05章 311太危险
    ,精彩小说免费!

    “魁星,这里我们比你更熟悉,放心吧!我们只是去看看情况,不会做什么傻事的。”万药炎勋对他微笑着说。万药果青也转过身向他点点头。

    沈魁星望着他们,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了,只好答应他们,不过他要跟着他们一起进去。

    华丽的玻璃镶嵌铁艺花的双开门被打开,有人为他们开了门。沈魁星看到那门上的铁艺花是由数不清的蛇形缠绕在柱子上组成的,每条蛇都栩栩如生,而那铁艺被黑色的涂料覆盖,那些蛇看着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沈魁星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欣赏那个华丽的大门,因为,为他们开门的人已经恭敬的微微弯腰行礼,对他们说话了,“欢迎光临,几位可有预约?”开门的是会所的员工,说起话来杉杉有礼,不愧是高级的会所,连开门的都穿戴整齐,礼貌有加。

    沈魁星看到他那恭敬的模样心里有种不适应的感觉,他可不是什么贵族,平时也随意惯了,这种地方几乎就没来过。

    万药炎勋倒是镇定的很,面不改色的说道:“没有预约,我们想看看近期有什么拍卖会。”

    那人立刻礼貌的笑了笑,手臂一挥,指向右边摆放着许多沙发的接待区,那里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来这里的客人。“这边请吧!”

    大家随着那人走向接待区。这时,一个身穿白色上衣搭配黑色直身裙的女人笑着迎了上来。“几位是第一次来吗?”她礼貌的问。

    “是的!我们刚从外地来这里,听说你们的拍卖会能让我找到满意的东西,我想看看拍卖目录。”万药炎勋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连在他身旁的沈魁星都有总错觉,以为他是贵族呢!

    那个女人很快的将万药炎勋以及他身后的人都扫视了一遍。看样子也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她立刻将他们引入一组空着的沙发,“几位先坐一下,我马上去拿资料。”说完点了一下头,便转身走向大门正对面的柜台处。

    沈魁星见那女人离开,立刻凑到万药炎勋的身边,压着嗓子说:“喂!你好像瞬间变了个人,还真够大气的嘛!”

    万药炎勋不苟言笑的说:“在这里一定要当自己是贵族,他们才会认真对待你。否则,只会遭到白眼。”

    沈魁星表示理解的点点头。

    他们俩刚说完,那个女人就转身朝他们走了过来,手里拿了一些资料。

    “不好意思,让几位久等了,这是我们近期即将举办的拍卖会。”那女人笑着说,接着把手里的资料调转过来。放在万药炎勋的面前。“近期我们有十场拍卖会,白天和晚上都有,拍品也是相当的多。整个城市的拍卖会,只有我们是做的最好的,东西也是最独特的。”那个女人在万药炎勋看资料的时候还不停的解说着。

    万药炎勋拿起资料就没有在看她了,只是关注着手里的资料。万药果青和沈魁星都好奇的凑了过去。那上面从最近五天到最近一个月的都有,可是就没有一个拍品是标注兽语族的。他略有些失望的将手里的资料分给他身边好奇的两个人,自己则望向那个女人,问道:“就这些了?”

    “这里没有您感兴趣的吗?”那个女人依然礼貌的笑着问道。

    “没有,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万药炎勋板着脸说。

    那个女人立即建议道:“那么你可以申请成为我们的会员,这样就能参加我们的会员拍卖会,那上面的拍品,比这些更丰富。更有价值。”

    万药炎勋靠进沙发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略一沉吟,“那么,你的意识是说。你们还有其他的拍卖会?”

    “是的,不过那个拍卖会想要加入就得先成为我们的会员。”那女人继续笑着说。眼神一直望着万药炎勋,等待他的回答。

    “怎样成为会员?”沈魁星突然问道。

    “入会费一万蓝币。”

    那个女人说的很轻松。但沈魁星听的肝都疼,他们是绝对拿不出这笔钱的,他露出了这怎么可能的神情。

    万药果青担忧的看向万药炎勋。

    万药炎勋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这些都被那个女人观察到了,她的脸上有一丝鄙视的神情一闪而过。

    沈魁星见万药炎勋没什么反应轻轻的用手肘推了他一下,万药炎勋瞥了他一眼,站了起来,“今天没什么收获,我们改天再来吧!”

    那个女人也站了起来,动作还是礼貌的,但说话却有些变味,“那好,等你们有钱再来,也不迟。”

    沈魁星放下手里的资料,正要走,听到这句话,猛的转过头一脸不悦的望向那个女人。

    万药果青看到沈魁星这样,立即拉了一个他的袖子,轻微的摇了一下头,接着赶紧跟上万药炎勋。

    沈魁星从小就最讨厌这种人,即使对方是女人他也恨不得骂她一个狗血淋头。

    那个女人一点都不介意沈魁星这样的注视,对他笑了笑,之后转身离开。

    暗部的报名结束之后,沈魁星他们回到住处,聚拢在桌子旁。他看着万药炎勋,问道:“炎勋,你现在该跟我们好好说说你的那个朋友了吧!”

    万药炎勋陷入回忆里。在他们逃出西王的魔掌之后,就四处流浪,但是他们远离家乡,赖以生存的手段就是草药,但在外面想要找到草药就必须进入深山之中。有一次他和果青两个人去找草药想换钱,结果在大山之中碰到猛兽。那是一种性情残暴的羚虎,体型很庞大,头上还长了角。最重要的是它们数量很多,炎勋和果青被包围了。他们两人本身念力的修为就不高,因为他们不需要靠这个来生活,所以只有六色而已,可那些羚虎却有着相当于人类七色的能里,更可况还是这么多只。

    当他们两人以为自己都会死掉的时候,有人从羚虎中间走了出来,那个就是兽语族人——青延程飞。

    青延程飞是个长得消瘦的男人,他皮肤很白,样貌很清秀,乍一看会被他这个清秀的外表所欺骗。

    万药两人这么都想不到这么一个男人这么可以让那些猛兽后退,后来认识了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强壮、果断又狠厉的角色,身子还有不少的疤痕,这大概是因为经常和野兽混在一起的缘故吧!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救了他们俩,还帮他们采摘草药,并且吩咐那些羚虎以后都不许伤害他们。

    炎勋和果青在那城市的那端时间里,也是因为他而好过了许多,后来那个青延程飞还帮助万药二人降伏了宠灵。直到有一天青延程飞接到了一封家书,就火速离开了,最后炎勋和果青没有逗留多长时间也辗转离开了那里。

    “事情就是这样的。”万药炎勋说道。

    “照你这么说,兽语族人不止他一个,应该还有许多人吧!”沈魁星问。

    万药炎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那么黑金会所要拍卖的那人是不是你的朋友就不一定了。”沈魁星说。

    “可是也有可能是他呀!”万药炎勋握紧双拳很激动的说。

    万药果青将大家一一看了过来,她能够觉察到大家并没有想要趟这摊浑水的意愿,“我知道,我们的命是你们救的,应该报答你们。可是,青延程飞也是我们的恩人,这件事我们不能不管。”

    “这件事不用劳烦几位,我们两个去就可以了,所以也请你们不要再阻拦我们。”万药炎勋忽然坚定的说。

    沈魁星看到他如此,立刻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道:“你不要心急,我们这不是商量着嘛!在说了,让你们两个去救人,我怕人还没救出来,妆先掉了。”

    “唉,你在诋毁我的杰作吗?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邓萧一听矛头指向自己立刻来了精神,反驳道。

    “怎么不可能呢?他们脸上,和身上都被你做的那个假皮肤覆盖着,要是万一发生打斗,掉下来了这么办?”沈魁星不依不饶的回击邓萧。

    “你真是个外行。”邓萧不服气的嚷道,“你以为那些电影里的魔鬼了野兽什么的就不打架了?你何时看到他们打着打着假皮肤就掉了?”邓萧极力为自己辩护。

    沈魁星还真没看见过,他避开这个问题说道:“反正有危险。”

    “我看你是太小看我的化妆技术了吧!”邓萧说着站了起来,那架势绝对有打一架的气势。

    孙耀廷皱着眉头将邓萧拉下来,“好了,你们两个别再争论这个问题了,这根本不是重点嘛。”

    乌狄娜也一脸严肃的望向万药炎勋,“报恩这样的事,我是觉得支持的。不过,应该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去帮,我们不可能为了帮一个人而毁掉一个团队。不能因小失大,你能理解我们吧!”

    万药炎勋听到这话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明白。”他的语气有些无力。

    沈魁星看到他这样也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他打气精神拍手说道,“不如这样,我们想办法进去打探一下消息,如果是你的恩人,我们一定想办法救,如不是,我们就要又多远躲多远。”

    万药炎勋感激的看向沈魁星,“谢谢,不过,我想进去打探的事,还是由我和果青比较合适。”

    沈魁星望向他,抛给他一个为什么的眼神。

    万药炎勋自然明白沈魁星的疑惑,又继续说道:“其实我和果青在离开那个城市之后曾经也被黑金会所的人抓过一次。不过和我们一起被抓的人当中有个人很特殊,晚上的时候,就有人来救他,我们也是在那时顺道被放了出来,这才得以逃生。”

    “你们的生活还真是坎坷!”殷塔塔冷不丁的从另一个角落里发出了一句话。大家齐刷刷的看向她,因为她的语气并不像她的话那般感慨,似乎有些笑意。

    她感觉到大家审视自己的目光,无所谓的起身,走向洗手间。

    大家这才从新回到刚刚的话题上。

    “你说你被他们抓过,是在什么地方?”沈魁星问。

    万药炎勋思考了一会儿,答道:“那个地方离这里还很远,当时我们也没有被他们抓住太久,不过多少也知道一些他们的信息。”说到这里他露出凝重的神色。

    大家都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们当时是被一个非常强大的组织抓去的,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这个组织?”万药炎勋问道。

    沈魁星的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们其实是黑蛇党。”

    万药炎勋的话结束之后,是久久的沉默,就连平时话最多的邓萧也一言不发。

    万药炎勋和万药果青对视了一眼。他们已经猜到大家的心里了。

    “其实这件事,是我们自己的事,和各位都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还是由我和果青两个人去就好了,你们也不要插手。”万药炎勋是真的不想拖累他们。

    沈魁星深吸了一口气,坐直了身子,回想起当时进入黑金会所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大门,忽然他明白了。“黑金会所就是黑蛇党旗下的机构吧!”

    万药炎勋点点。

    这下连原本同意帮忙的乌狄娜都犯愁了。黑蛇党可是方导师嘱咐过一定要避开的地方,可是现在他们是那危险就要往哪里撞,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们怎么打算?”孙耀廷忽然问道。

    “我们需要弄到那张只有会员才能参加的拍卖会目录,然后确认是否是青延程飞。”

    “如何确认是不是青延程飞呢?不是说一个月之后才开始拍卖吗?”孙耀廷继续问。

    万药炎勋似乎也没想到,忽然语塞答不上来。

    “或者,我们可以先确认一个月后的拍卖品什么时候到?到了又存放在哪里?”沈魁星思考了一番说道。

    乌狄娜听到后,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

    “想要知道这些内容恐怕得混进去吧!”孙耀廷说。

    大家听到这句话都望向他。谁都知道想要混进去。拿出那些消息一定会很困难,甚至还有危险。

    乌狄娜一直看着沈魁星,就在他准备张嘴说话的时候,她却抢先一步说道:“星,我们单独谈谈。”说着她已经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沈魁星诧异的望了她一眼。接着对大家抱歉的笑了笑,“你们先休息一下,我一会儿回来。”

    沈魁星和乌狄娜两个人在这个老旧的小区里慢慢的走着。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沈魁星边走边问。

    乌狄娜深吸了口气,“这次的事,我觉得不妥,太危险。我们不应该参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