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11章 317别那么生气
    ,精彩小说免费!

    蒋浩然怪异的看着她,虽然他听懂了她在说什么。但是还是忍不住被她发出的声音给逗乐了。

    郁小南知道他是在笑自己,不悦的瞥了他一眼。

    林珂云焕倒是没有笑意,他望着他们两人,清了清嗓子。“我这次找你们来,是想问那么一个问题。”他一上来就切入主题。

    郁小南和蒋浩然也收起玩心,严肃的对待。

    “到底有什么问题,需要你做的怎么隐蔽?”郁小南问。

    林珂云焕直接坐到树桩上,缓缓的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你们好,毕竟,学校里有不成文的规定,不要靠近我,这一点你们应该也知道。”

    郁小南这才意识到这个家伙是在为他们着想。

    “再有,就是我要问的问题。”

    蒋浩然看着林珂云焕心里总是把他和问号牵扯在一起,也许他就是有太多的秘密吧!“你想问什么快问吧!”

    林珂云焕深吸了一口气,“昨天我看到的那块石头,你们到底从哪里得来?”

    郁小南的脑子时间被敲响警钟,这是她绝对不想回答的问题。可是她人已经在这里了,她又不能一走了之,那样反而更加的明显。于是她继续搬出她的那个谎言,“我已经说过了,是我捡到的,你不相信?”郁小南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是白问的,他若相信便不会再问,但是现在他问的好严肃,难道他知道什么?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郁小南的心就提了起来。

    一旁的蒋浩然虽然面不改色,但内心也掀起了浪花。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林珂云焕到底了解到什么?

    林珂云焕对于郁小南继续说的谎话没有一点反应,说白一点,他就是不相信。

    “只是一个快石头,你为何那么感兴趣?”蒋浩然很冷静的问道。

    林珂云焕将目光移向蒋浩然,“真的只是一块石头那么简单吗?如果是这样,她为什么那么紧张那块石头。”他说着瞥了郁小南一眼。

    “我哪有?”郁小南为自己辩解。她不明白她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才让他看出破绽了呢?

    “别狡辩了,你一直故作轻松,但是当你拿到那块石头的时候,才真正表现出了放松的样子,那一刻的表情最真实,骗不了我。”

    郁小南一听略有些懊恼的低下头,大拇指开始无意识的搓着掌心。她被看穿了,这该怎么办?

    在她心慌的时候,蒋浩然身体微微前倾,眼神坚定的望着林珂云焕,“就是因为她那个表情你就断定这石头不寻常?你也太片面了吧!那其实是我送给她的订婚礼物,所以她很宝贝,事情就是这样。”说完他一把拉起郁小南,“我们该走了。”他说着转身就要走。

    订、订、订婚礼物?郁小南整个人都傻眼了,她迅速的眨了眨眼睛,很意外!但心里除了意外好像还有点别的东西在蠢蠢欲动。她跟着蒋浩然起身,正要离去。

    忽然林珂云焕按住了他们两人的肩膀。这一次他不在平静而是有些愤然,“你们两个难道还不知道自己有多危险吗?”

    蒋浩然偏过头,正好拥有眼角的余光看见林珂云焕,“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林珂云焕赶紧补上一句,“拿着岁月之痕,还装作若无其事,你真当西王的手下是吃软饭?”

    蒋浩然不做痕迹的皱了皱眉,显然在听到的那一刻也是被震慑到了。

    郁小南则是身体僵硬,不敢回头,就连她的背影都显得很震惊。她匆匆的瞥了蒋浩然一眼,内心好挣扎。这个他们要当做生命来守护的秘密,就这样被别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而林珂云焕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诸多问题她好像一次问个痛快,可是这些问题一旦问出口,有些事就相当于是默认了。这让她好为难。

    蒋浩然虽然也是吃惊不小,但他很快收拾好心情,向郁小南坚定的看了一眼,告诉她不要担心!然后依就摆出自己一贯对外的冰面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冷冷的丢下一句,接着拽开林珂云焕的手仍然要走。

    林珂云焕见他们还是执意要走,有些着急,他只好孤注一掷,“你们一旦离开就别想见到校长。”

    这句话倒是其到效果,郁小南忍不住的先转过身,“你果然和校长有关系。他在哪里?”

    林珂云焕的没有马上回答,反而从新走到树桩旁,坐了下来,“想知道就跟我好好解释一下你们手里的岁月之痕。”

    蒋浩然面对着林珂云焕,内心里涌起一股热潮。这一刻仿佛变成了一场不需要动手的战斗,而大家的武器就是智慧。谁能让对方先说出秘密谁就胜利。蒋浩然的内心里其实也渴望胜利的。

    郁小南已经六神无主了,她咬着嘴唇为难的看着蒋浩然。

    蒋浩然那随意惯了个性似乎不见了,他径直走到林珂云焕的对面,“想了解那块石头的事情,先跟我们解释一下校长的事。”

    林珂云焕料到蒋浩然不会那么容易说出来,他也做好了准备,“好,我可以告诉你。”他说话的时候,蒋浩然和郁小南也效仿他坐在树桩上仔细的聆听。

    “大家之所以对校长的事闭口不提,就是因为西王的暗中控制。许多贵族在暗地里控制整个学校,而他们的小孩在这里即使闯了什么大祸也不会受罚,这个就连校长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导师们也只能尽量顺着那些贵族。不过这些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西王想要校长无条件的做他军队的后盾。这是校长不能认同的。但是,学校想要继续办下去,绝对不能得罪西王,毕竟这里他才是统治者,所以校长就开始云游,大多数的时间都不在学校里。无论导师还是主任或者副校长都决口不提校长的去处,现在几乎没有学生见过他,就连导师都很少有人见过他了。事情就是这样。轮到你们了!”

    “说白一点,大家之所以不谈论校长其实是为了保护他?我可以这样理解吗?”郁小南问。

    “可以。”

    “这么说,只要校长一出现他就会有麻烦?”郁小南继续追问。

    “是的,该谈你们的事了。”林珂云焕已经等不及了。

    “那现在校长在不在学校?”蒋浩然忽然问道。

    林珂云焕顿了顿,对于蒋浩然他们避而不答显得不悦,“我怎么知道?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该你们给我解释了。”

    蒋浩然觉得这个问题林珂云焕不会不知道,他有个冒险的想法,“你知道的。你和他关系匪浅,说不定你还是他的学生,他又岂会不告诉你。”

    林珂云焕嘲讽的笑了笑,“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和大多数的学生一样,见都没见过他。”他说着摸了摸鼻子。接着又摸了摸头发。

    郁小南立刻从他的肢体语言上读到了暗示,“林珂云焕,你在说谎!”她斩钉截铁的说。

    林珂云焕的身体有一个微小的向后退的动作,这一点再次证明郁小南说中了。“我没有。”他矢口否认。

    郁小南叹了口气,看来不说出证据他还会狡辩,“你就是在说谎,你刚刚摸鼻子的动作就是说谎的表现,你的身体出卖了你。你一定见过校长。而且关系匪浅。”

    林珂云焕楞了一秒钟,但他很快就笑着低下头,而且还摇了摇头,似乎在否定郁小南说的话。忽然他身体前倾,抬起头,“你们那么想见校长是不是和那岁月之痕有关?”

    这一句问话,忽然将郁小南和蒋浩然心里原本有的胜利感一扫而空。蒋浩然感到有些棘手。这个家伙已经找对门路了,只是他们还不能承认,谁知道他是敌是友呢?

    郁小南低下头,望着泥土上那零星的从树叶缝隙间洒落下来的月光,心里猜测着,也许他真的知道些什么吧!

    蒋浩然和郁小南被他那句话一下子给镇住了。没有立刻反应过来。林珂云焕也在这个时候猜到了大概。

    “我早就听说岁月之痕不见了,但是没有人知道那东西在哪里。西王对这件事也是隐藏的很好。不过多年之后,这个消息还是传到满城风雨。我还听说,岁月之痕说不定已经在异世界里了。”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凝重的望着蒋浩然和郁小南,“说不定你们就是异世界的人。否者,凭你们的背景,是绝对不可能有你们现在这样的成绩。如果你们是异世界的人。那么你们来我们的世界为的是什么?找校长又为了什么?”林珂云焕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蒋浩然知道他们已经没办法在含糊过去,但是他还是不想承认,“想要我们的实话,你也必须拿出你的实话。”

    林珂云焕望着蒋浩然,感觉很头疼。虽然他已经猜到大概,但是对方就是不松口。欠缺那句肯定的答复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大家都说笑里藏刀的人很恐怖,有时候闷声不响的人也一样让人头疼。“我已经把真话都说了。你们还要我说什么?”

    “校长在哪里?”蒋浩然追问。

    林珂云焕重重的叹了口气,又换了一个和善一些的态度,“你们找校长到底为了什么?说说理由,或许我能帮你们去打听一下。”

    “理由,现在还不能说。”蒋浩然一口回绝。

    “那我也帮不上忙了。”林珂云焕很可惜的说。

    郁小南忽然插了一句,“林珂云焕,其实你知道校长在哪里的对吧!你为什么不能为我们引荐一下呢?我们又不是那些贵族或者坏人,不会为难校长的。”

    “既然不会为难为什么不说理由。”

    郁小南最终无奈的说道:“那是因为我们有秘密,就像你说的,我们的背景和现在的成绩的确让人意外,这是我们其中之一的秘密。找校长就是另外一个秘密。既然是秘密,当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你应该明白吧!”

    林珂云焕没有在反驳,反而陷入沉思。他的内心其实也很挣扎,这一点郁小南也看的出。“你们真的不会为难校长?”林珂云焕忽然问道。

    “当然不会,说不定校长还会很乐意见到我们。”郁小南微笑着说,她已经感觉到林珂云焕渐渐放松了他的防备。

    “云焕,正如小南所说,我们就是有秘密的人,你也就不要在多问了,总之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蒋浩然补充了一句。

    “既然是朋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的秘密?”

    “我说过了,真话要用真话来换!”

    林珂云焕看着蒋浩然他们,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他只是来来回回的在树桩之间走着,远处传来了人群高亢的欢呼声,似乎水上竞技场的比赛进入高潮了。林珂云焕向湖面的方向望去,湖中间有一片明亮的地方,他的心在凝视中渐渐平复下来。他从新走到蒋浩然的身边,“想从你们嘴里撬点东西出来还真难!”他顿了顿又坐回到树桩上,“不过我会努力帮你们打听校长的下落,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后悔这个决定。”

    郁小南一听,脸上立刻露出幸喜的神色,蒋浩然却还是一脸的平静。

    “你一定不会后悔的。”郁小南笑着说。

    在一个华丽的公共休息室的包厢里,苍彦玉维情绪激动的对身旁的一个男生说道:“哥哥,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那个香郁小南太嚣张了,不但抢走我的东豪哥哥,还??????”她张着嘴,没有说出心里的话,似乎有难言之隐。

    “还怎么样啊?”苍彦玉维的哥哥——苍彦玉枫一脸关切的望着他的妹妹。

    “就??????”苍彦玉维犹豫了一下,她可不想说出自己设计让郁小南中毒,结果却反让她变得更好的事情,这会让自己显得很没品,又很无能。“反正她常常抢走我的东西,新生入学的时候抢走我进如地灵塔第二层的机会,现在又抢走东豪哥哥。她既不是贵族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只是长的漂亮一点而已,她凭什么啊!”苍彦玉维很不服气的说,手里的扇子在她的愤怒之下被甩了出去,金属的扇子在撞击地面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苍彦玉枫看着他妹妹过激的反应,眼珠转了转,笑着说道:“好妹妹,别那么生气!你看你,皱着眉头的样子就像个苦瓜一样,要是被那个东豪看见了不是更嫌弃你。”

    “反正我已经被他嫌弃了,那个香郁小南那么好看,他当然愿意喜欢她了。”苍彦玉维怄气的说,忽然又觉得这么说太贬低了自己,于是又补上一句,“其实她只比我漂亮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而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