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15章 321担心我?
    ,精彩小说免费!

    蒋浩然坐在她旁边的树桩上,默默的握住了她的手。郁小南向他望了过去。他对她微微一笑。

    “浩然,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郁小南望着他的笑脸很担忧的询问。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蒋浩然的话让郁小南很感动,可是感动归感动,担心仍然存在。“我昨晚听室友说苍彦玉维的哥哥虽然能力不是最强的,但是也在你之上呀!好像将近十一色了。而且他在同等级的人当中速度是最快的。”

    蒋浩然也知道这些,“你知道我在花海一阁得到了是什么吗?”

    郁小南不解他为什么忽然转移话题。

    “我得到一个念力技,还没来得急打开,不如我们一起看看。”他说着已经拿出纳盒。

    郁小南看着他将一个卷轴拿了出来,将其打开。卷轴上的第一行字写着:次声震。下面有一些解释。此技法是专门针对精神能力的一种攻击,可以使对方在短时间内失去自主的控制能力。接下来就是修炼的方法。

    郁小南看了解释,显得很失望,“还以为会是什么厉害的技能呢,没想到只是这样一个短时间的攻击法。等对方清醒过来不是一样没辙。”

    蒋浩然却不这么认为。“小南,我觉得这个很适合我。”他笑着说。

    “你们说话的声音能不能小点,老远就听见了,要是被别人发现你们就惨了!”林珂云焕不悦的走了过来,责备的说。

    蒋浩然将手里的卷轴从新收好,和郁小南站了起来。

    “怎么样?打听到什么了吗?”郁小南一见林珂云焕赶紧发问。

    “你们很幸运,校长就在附近。”林珂云焕说着走到他专属的那个树桩旁坐了下来。

    郁小南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兴奋起来。“真的?那他就在学校里喽!”她已经期待马上能见到校长了。

    “有这个可能,但不一定。”

    “啊!?”郁小南被林珂云焕的话给弄糊涂了。

    “他的意思是说。校长也有可能不在学校,但是至少在这个城市里。”蒋浩然在一旁解释。

    林珂云焕很欣赏的望了蒋浩然一眼,“就是这个意思。”

    郁小南很沮丧的从新回到树桩旁重重了坐了上去,“搞了半天还是找不到校长。”她默默的叹口气。其实她很希望马上见到校长,搞定他,这样他们就可以离开学校,也就不用和苍彦玉维的哥哥打了。但是现实让她很难过。

    “你们也不要太着急。我会继续帮你们打听。”林珂云焕真诚的许诺。

    郁小南勉为其难的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我想找个隐蔽点的地方,最好能有隔音的效果,有没有这样的地方?”蒋浩然问。

    “有,在往后面走一段路就有一个山洞。”林珂云焕竖起大拇指往自己的身后指了指。“你们要干嘛?”

    “练习念力技。”

    “哦,为了和苍彦玉枫决斗是吧!”林珂云焕露出一副完全明了的笑脸。

    蒋浩然没有回答。直接站了起来,“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好。”林珂云焕也立即起身转向自己的后方。

    郁小南赶紧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拿出粉血药灵。“浩然,把这个吃了。”她将一个装着粉红色药丸的瓶子递到蒋浩然的面前。

    “这有什么好处?”蒋浩然接过瓶子看了看里面的药丸,问道。

    “增强你的身体抗压性,保护你的身体,提升体能的攻击力。”郁小南很熟练的解释。

    走在前面的林珂云焕扭过头问了一句,“看不出来。你对药丸的知识了解的还挺通透嘛!”

    “我以前可是有一个专属的炼药团哦!”郁小南很自豪的说。

    黄昏时分,天空一片灰紫色。森林里没有灯光显得有些灰暗。

    一个女生正和她的男朋友从湖边向校园的方向走去,两人有说有笑。忽然,那个女生停了下来,望着远处两个身影。感觉很眼熟。她定睛一看,好像是郁小南和头巾男。她立刻拉着她的男友躲在一颗大树的后面远远的观察着。不过距离有些远。现在的光线又太暗了,她不敢肯定。

    “怎么了。糖糖?”冯一小糖的男朋友诧异的问了一句。

    “嘘,小声点!”冯一小糖立即捂住了男朋友的嘴,当她再一次望向郁小南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不在了,她小心的跑过去却什么都没找到。

    “要不要告诉玉维呢?”冯一小糖嘟着嘴,自言自语的说。“哎!还是算了,刚刚都没看清楚,若是弄错了,岂不是我吃亏。”她分析完之后,拉着男朋友快速的离开了。

    次日入夜,图滋小镇安静的很。这里人口不多,大多的人都是在这里经营畜牧业。所以这里的草场丰美,土地肥沃。即便这里人少,但这里什么都不缺,该有的警卫和医师都有。还有一个黑金会所的驿站,那里的美食是出了名的。

    沈魁星和殷塔塔,点了几个简单的小菜一边吃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餐厅从大堂进入,占了整个驿站的大半空间。而大堂的另一边还有一道门,挂着闲人免进的牌子。

    “塔塔,你想办法隐身到另一边去看看。”沈魁星一边吃饭一边说。

    殷塔塔放下筷子准备起身。沈魁星突然抓住她的手,严肃的望向她,“不要忘了我们之前谈过的事。”

    “知道了。”殷塔塔厌烦的回了一句。沈魁星这才松开手。殷塔塔头也不回的走向洗手间,嘴里还嘀咕了几句,“不就是要了解这里的人员部署嘛!真麻烦!”

    不一会儿,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但却没有一个人从里面出来。

    殷塔塔隐身之后大摇大摆从人群中走过,朝那个挂着闲人免进牌子的门走去。走到跟前时,她不屑的笑了一下,轻轻的用手指一弹,那块牌子便歪向一边。她笑着走进门里。

    一个服务员走过那块牌子是,看到它歪着很不悦的说道:“谁干的好事!这么没有公德心。”说着又把牌子扶正之后才离去。

    殷塔塔穿过挂着壁灯的长长走廊,来到一个院子里。这里好像是类似天井一样的小院子,里面都是大块石砖垒砌的房子,高度仍然不超过三层。小院的四个角分别摆放了四盆茶花,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植物。另外三面的建筑是紧密相连的,但每一边的一楼处都有一扇门,此刻所有的门都关着。

    殷塔塔正在考虑先去查看哪一边的时候,忽然正对面的那扇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壮汉,手拿长枪。在他身后跟着几个衣衫褴褛的青年男女,这些人都用铁链锁着手脚,神情木然。

    那个壮汉一进来就用长枪撞击石板地面,接着大喊两声,“今天谁接货?快点出来点货。”

    壮汉的声音未落,殷塔塔右侧的大门快速的打开,一个年轻的男子笑着迎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和他相仿的男子,那些男子手里都拿着记录簿。

    “元青大哥你们比预计的要到的早呀!这一趟可顺利?”那个笑脸相迎的男子立刻热情的引领壮汉往屋里走。他身边的那两个男子默默的走到那几个带着手铐和脚镣的男女身边,还于壮汉同行的其他人核对货品。

    殷塔塔一直在观察他们,她注意到那个壮汉进来的路,默默的记着,接着又悄悄的跟着壮汉他们走进休息室大厅。

    “这一趟,真他妈的不顺利!”壮汉喝了口水才开始抱怨,“路上遇到大雨,不好用飞行器,只好找个地方躲雨。哪里知道,一道闪电劈下来,差点把货物给劈死,险些丢了货。”

    “还有这种事?”笑脸男,赶紧变换了脸部表情,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所以下雨天就不要安排运货嘛,总部那些人都是干什么的?”元青很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对于这件事他可是非常生气的,差点都损失一笔不小的数目能不生气么!

    “哎,你也知道,总部那里都是以女人据多,女人能有什么能耐,除了比美之外,啥也不会。”笑脸男又为元青添了些水果,“来,元青大哥,吃些果消消气,等明天接派员来了,你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去城里好好玩玩了。笑脸男说着露出一抹别样的笑容。

    元青却没有笑,反而跳了起来,“什么?我准时到了,接派员竟然还没到?他奶奶的!他们都是吃什么的?”他很气愤的又拍了一下桌子。水杯和水果也跟着跳了一下。

    笑脸男瞥了一眼那跳起来的水果,自己也被惊的差点跟着跳起来。他赶紧堆上笑脸劝说道:“听说是原定的接派员有事,临时又找不到人代替,这才推迟了到达的时间。”

    “就他有事,难道我就没事!”元青怒斥一声,气愤的摔门而出。

    殷塔塔看着元青朝自己走来,赶紧让开一条道。

    “元青大哥你不要那么激动嘛!接派员明天一定会到的。”笑脸男也跟了出去。那两人消失在殷塔塔来时的那条走廊里。

    殷塔塔很好笑的看着他们离开,接着在大厅了转了一圈,走上大厅旁边的楼梯。一口气走到三楼,上面都是房间。她初略的用念力探了一下,基本上没人,又下到二楼。

    走廊里很安静,但有几个房间是亮着灯的。她偷偷窥探房间里的主人。有一个女人正在摆弄着她的衣服,孤芳自赏。她窃笑了一下,又走到下一间。里面是个男人正在灯下读书,装模作样!殷塔塔想着,又走向下一间。这一间里有一个略显老成的男人,正盘腿坐在椅子上。殷塔塔觉得他很无趣,念力刚收回就听到一声怒喝:“是谁?竟敢擅闯本地。”接着“砰”的一声,那个老成的男人推门而出,直逼殷塔塔而来。

    殷塔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心慌的赶紧退到墙边上,一动不动。这样的情况让她紧张的手心冒汗,她想起刚来这里的时候和郁小南去刺杀墨导师的情景。当时的她根本顶不住受伤的墨导师的念力攻击,要不是有郁小南撑着,她肯定受伤,还指不定伤成什么样子呢。此刻她又想起当时的情景。那时的后怕感觉涌了上来,若是现在她被发现,估计难逃一死。她有些后悔怎么没把沈魁星给拉上来。

    在那个老成的男人忽然喊出一声之后,其他房间的人也跑了出来,惊诧的望着他。

    “怎么回事?”那个女人问。

    老成的男人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一直盯着殷塔塔所在的方向,皱紧眉头。

    殷塔塔的脑海里忽然响起月老的话。“你的念力等级还不算高,若是将念力分散。你的隐身能力就会降低。不过只要你专注于隐力的话,以你现在的水平就算是十二色以下的人都无法发现你。”

    专注!对,我需要专注!殷塔塔渐渐平复心情,心跳在减速。

    在其他两人看来殷塔塔所在的方向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胡老,到底你到底在看什么?”那个女人走到胡老的身边,很诧异的的询问。

    胡老依然没有移开目光。语气严肃的说:“这里有人,不过,我现在也不是很确定了。”

    那个女人一听翻了一个白眼,“摆脱!你不要在大晚上吓人好不好,被你这么一吼,我的项链都掉在地上了!”她说完转身回房。

    另一个男人拍拍胡老的肩。什么都没说,也转身回房了。

    胡老在看了许久之后再也感觉不到异样的气息,也只好转身回房。

    殷塔塔这才松口气,但她刚一放松,胡老又从门里探出头,一副严肃的样子望着隐身的她。

    她立即又绷紧了神经直到胡老彻彻底底的关上门,才悄悄离去。这老狐狸!殷塔塔离开的时候望着胡老的方向瞪了一眼,心里骂了一句。

    在餐桌上的沈魁星等了许久。桌上的菜都快要出完了,殷塔塔还没回来。他开始有些着急了,扭头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凝视几秒之后,没有发现殷塔塔,他皱着眉头又转过来。心里正在担心和后悔。

    “你在担心我?”殷塔塔忽然冒出声音。

    沈魁星这才发现她已经回到座位上并且在吃东西了。“我当然担心你了,去了那么久。碰上什么事了吗?”他小声的问。

    殷塔塔拿起汤碗一扬脖,将整碗汤一口气喝光了。“我吃饱了,我们出去走走。”说完便自顾自的离开了。

    沈魁星立即结账,也跟了出去。两人围着黑金会所的驿站走着。沈魁星见离开的够远了才继续追问:“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