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16章 322很抱歉
    ,精彩小说免费!

    “我看到有人送货过来,不过他们走的是另外一个门。”殷塔塔一边仔细张望着整个驿站,一边走着。她看上去在寻找那个入口。

    沈魁星也跟着一起寻找。两人从驿站的正面转到了后面。这边的路比前面的窄一些,而且几乎没人。他们两人躲在一栋建筑物的后面看着那扇门。那里只有门,没有人守卫。但是门看上去,做工精细,使用的金属也是很坚硬的,防御系数应该不低。

    “他们应该就是从这里进去,”殷塔塔望着那扇金属门小声的说。“我还看到里面有三个人,一女两男。有一个男的实力应该很强悍,我差点被他发现。还有三个男的看样子只是做一些文职的工作,另外,”她说到这里扭头望向沈魁星,“我还听到他们说有接派员,虽然不知道接派员会来几个,不过就我看到的两个运货的加上这里守卫的三个就有五个人了。”

    沈魁星认真的听着,心里对这个地方的防御和部署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我我们再去其他的地方看看地形。”沈魁星说。

    殷塔塔最后望了一眼那扇门然后离去。

    “小南,这些是你要的草药。”唐倪研星走进郁小南的选修课教室,将一个盒子递给她。

    郁小南接过盒子,一一核对了里面的东西,笑着说道:“谢谢!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唐倪研星看着郁小南的样子,露出略有些心疼的表情,“倒也不是很麻烦了,不过小南,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哦。整天熬夜炼药,你看看你的样子,憔悴了许多呢!女人不能太辛苦的,否则很快会被别人取代的。”唐倪研星很小声的警告她。“昨天的姐妹会你都没有来,我们昨天就在讨论这个话题呢。”

    郁小南刚想回答,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抱歉!我的男人不会因为我长的丑就抛弃我的,你放心吧!我有事要忙,先走了。”说完她便将唐倪研星甩在身后,快步的离开。

    唐倪研星无奈的摇摇头,“但愿你的男人与众不同吧!”

    冯一小糖刚走出教室就被人猛的差点摔倒,“喂!你走路不长眼睛的。”她很不爽的骂了一句。

    “对不起!”郁小南根本没在意她说了什么,道歉之后就快步离开了,也不管对方有没有事。

    “喂!”冯一小糖一看到是郁小南急匆匆的样子,就连道歉都做到那么没诚意,本想不发火,但是怒火却噌的蹿到头上,“你也太没礼貌了吧!有你这么道歉的吗!”

    “糖糖,你怎么发那么大的火。”冯一小糖的男朋友及时赶到。

    “有个人撞了我,连说句道歉都那么没诚意,心急火燎的,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冯一小糖忽然被自己说出的话给点醒了,想起了那天傍晚看到的情景。她立刻变了一张脸。“我有事,等会儿去餐厅找你。”说完她立即朝郁小南的方向跑去。

    郁小南喘着气跑到那堆树桩旁,“对不起,我来晚了。”她扶着树桩,继续喘息着,但是身体却感觉很不舒服,头脑有些晕晕的,眼前的景物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林珂云焕站了起来,“下次不要在迟到了,否则?????”他责备的话还没说完,郁小南已经朝他身边倒了过来。

    “喂,你怎么回事?”林珂云焕一手抱住她的腰,一手护着她的头,以免撞到树上。“喂!喂!”他连叫了几声,还摇了摇她的肩膀,但是她已经彻底昏了过去。

    林珂云焕皱起眉头,无奈的将她抱了起来,这个样子也不好送她去医疗中心,只好将她带往另一个地方。

    在他们走之后,冯一小糖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快速的跑开。

    林中的山洞里,蒋浩然运转着念力,将其集中在喉咙的地方,忽然一张口,一阵尖利的犹如指甲刮黑板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样的声音,让他头皮一阵发麻,但是这不是他要的结果。次音震练成之后,张嘴发出的声音,是一种温婉的哼唱之声,但在哼唱之中,却有一种连耳朵都听不到的声音,这些声音才是最具有杀伤力里,它会瞬间传到对方的大脑,让对方失去自主的控制力。

    蒋浩然从新调整呼吸,正要准备再试一次的时候,林珂云焕跑了进来。

    “蒋浩然,你快点过来看看。”林珂云焕抱着郁小南向里面喊了一声。

    蒋浩然看到这般场景赶紧跑了过去。

    林珂云焕将她放在平坦的地上,解释刚刚发生的事。“她刚到约定的地点就昏倒了,我也不方便带她去医疗中心,只好来找你。”

    蒋浩然皱紧眉头,先是摸了摸郁小南额头确认不是发烧之后,又拍了拍她的脸颊。“小南,醒醒!醒醒!”他紧张的喊着她的名字。

    郁小南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蒋浩然从纳盒里拿出一瓶风油精,给她在太阳穴涂了点,又放到她鼻子下面,让她闻一些味道,接着对林珂云焕说道:“帮她按一下太阳穴。”

    林珂云焕照做。

    “小南,醒醒!”蒋浩然再次呼唤她。

    郁小南觉得好清凉,好舒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睁眼她就看到蒋浩然担心的脸孔和周围的石壁。她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是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怎么了?”她坐了起来,很困惑的问。

    林珂云焕这才放松了些,“你真是会找麻烦,什么时候晕不好,偏要在那个时候晕。”

    “我晕倒了?”郁小南望向林珂云焕反问,我怎么会晕倒呢?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蒋浩然还是一脸担忧的看着郁小南,忽然脸色一变问道:“你有多少天没睡觉了?”

    “啊?”郁小南眨着眼睛望向蒋浩然,她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

    “这些天你总是送丹药过来,要不就是在这里炼药,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睡觉?”

    郁小南摸了摸脖子移开目光,“有啊!”

    “你撒谎!”蒋浩然马上否决了她的回答,“又摸脖子,又避开我的目光,你在心虚。”

    郁小南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你已经出师了嘛!把我会的都学走了。”

    “不要转移话题!”蒋浩然严厉的望着郁小南。

    郁小南望着他,最后只好妥协,“好吧,我是睡的很少,但是并不表示??????”

    “马上回去睡觉。”蒋浩然黑着脸拉起郁小南就把她往外面推。

    “浩然!”郁小南看到蒋浩然那表情心里有些害怕。她很少看到他生气,更何况还是生她的气,“我也是想帮你的呀!”

    “你帮的够多了,现在马上回去。”蒋浩然说着,望向林珂云焕,“麻烦你,帮我盯着她,要确认她回到宿舍。”

    “浩然!”郁小南又哀求了一声。

    蒋浩然依然黑着脸。“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遍。”

    郁小南看和蒋浩然,对方那坚决的模样让她只能沮丧的垂头离开。林珂云焕走之前看了蒋浩然一眼,偷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郁小南回到宿舍无奈的躺在床上,不久便进入了梦乡。在她睡的正舒服的时候脖子上的项链忽然传来一波震动。她打了一个激灵,像是寒夜里被冻醒的沉睡者,整个人缩了一下。她猛的抓住了项链。按了一下上面的宝石,一团像棉花一样的云朵跑了出来形成一堵墙,墙上浮现出一个画面。

    邓萧正在那里面喊着:“小南,你在吗?”

    郁小南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让自己打起精神。“我在。”她说完这句话忽然想起什么,向旁边室友的床望去,还好对方不在。她这才从新望向邓萧。

    “小南,你们这个周末能出来一趟吗?”邓萧问

    郁小南想了想,“这个我说不准,我得去看看。”

    对面棉花墙上的画面晃了几下,似乎有人拿走了邓萧手里的项链,“就算蒋浩然出不来。你最好能出来一趟。”乌狄娜出现在画面里。

    “发生什么事了?”郁小南有些担心。

    “放心,死不了人的事,你出来再谈吧!”乌狄娜严肃的说。

    郁小南点点头。

    邓萧又把项链抢了过去对准自己,“小南,大白天的你怎么还在睡觉?你的蒋浩然呢?”邓萧故意坏坏的笑着。

    郁小南没功夫和她开玩笑。“他在修炼,我快困死了。感觉才睡了几分钟。”

    “怎么了?蒋浩然不管你了?”邓萧疑惑的问。

    “正是因为他硬要管我,所以我才会在这里睡觉。算了,等我出去在和你们说吧!”

    “哦那好吧!”邓萧显得有些失望。郁小南已经关闭了项链的通讯功能再次躺到床上。

    周末的时候,郁小南一个人出了月蓝夜灵,和大家说了学校的里的事。

    “所以,我们又有麻烦了,但是又不能马上离开,好不容易有了校长的一点消息。”郁小南很郁闷的叙述完毕。

    “那个苍彦玉维真是个混蛋,三番四次的想害你,还好你没事。”邓萧很气愤的说,“不过你好像真的比以前白了些呢?你都做了什么啊?”邓萧凑近郁小南仔细的观察她的脸。

    郁小南一把推开她,“我不知道了,可能是那个血红绒珊在解毒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变化吧!”

    邓萧撅起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小南你真是走狗屎运,被人陷害还能因祸得福。”

    “好了,不要老说我了,你们叫我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啊?”郁小南将话题引到正道上。

    其他人立刻沉默。沈魁星轻咳了两声,打破了沉默,“我们找你出来是想让你帮忙选一些药丸。听说你对这个比较有研究。”

    “买药丸?”郁小南看到大家的表情,显得有些不对劲,脑袋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邓萧赶紧搂着郁小南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笑着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无意中得知了一个消息,黑金会所要拍卖兽语族人,而那人正是万药他们的恩人,所以大家要去营救。现在需要囤积一些力量。”邓萧一口气说完,然后看着郁小南,等待她的反应。

    郁小南皱了皱眉头,“黑金会所是什么地方?”

    “黑蛇党旗下的机构。”乌狄娜不咸不淡的说。

    “什么,你们??????”郁小南很震惊,但是她立刻看到了万药他们略显自责的表情,后面的话都咽了回去。

    “看样子,你们已经决定了!”郁小南按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说道,眼神望向了沈魁星。

    沈魁星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也不想在多做解释,只是沉默着点点头。

    郁小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们有多大的把握?”

    沈魁星伸出五根手指。

    “五成?只有一半的成功率?”这个时候,郁小南的心情又略显激动,语调也拔高了些。她还以为他们有十足的把握去做这件事,没想到会是这样。她叹了口气,不在说话。

    万药两人显得很不自在,他们也很过意不去。万药炎勋忽然开口,“这件事,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吧!各位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了,大恩不言谢!”他说着站了起来。

    沈魁星也站了起来,按住他的肩膀,“你在说什么话,我们不是商量好了吗!再说就你们两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光是人数上就不占优势你们这样去,只是去送死。”

    万药炎勋很感激的望着沈魁星,但是他最终还是很坚定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谢谢你们对我们这么好,我和果青感激不尽。但是这一趟救援,真的不应该再麻烦你们。“

    邓萧看着这个画面心里很也不舒服,她拉了拉郁小南的手臂,“小南,我们不是经常听到一句话,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嘛!我们总不能看着他们去跳火坑呀!”

    郁小南望向邓萧,心里似乎很挣扎,好一会儿她才开口,“算了,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她说着望向万药他二人,“你们不用太过意不去,我虽然觉得不妥,但是,事情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往前看。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抓紧时间做该做的事。”

    邓萧一听立刻抱住郁小南,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反对的。”

    郁小南被邓萧的笑声给传染了,也笑了起来。

    七个人走在大街上,正在前往一家知名的药店。

    万药果青悄悄走到郁小南的身边,鼓起勇气说道:“那个,很抱歉。我们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郁小南扭头望向她,结果刚看第一眼的时候很不适应的眨了眨眼睛。万药果青画了一个状,完全变了一个人,她差点没认出来。她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没什么,我也不是不想帮你们,只是有些事情,连我们都要退避三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