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23章 329太可怜了!
    ,精彩小说免费!

    忽然另一个人物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墨导师!她的眼睛瞬间睁大,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沈魏宁被杀的那一幕轰然出现在她的眼前,墨导师狰狞的脸孔和那高举的匕首,放大数倍。她握紧了双拳,发出了捏动关节的声音。

    一个男人拿着一本书,啪的一声。打中了沈魁星的头。沈魁星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飞了出去。墨导师捡起掉在地上的匕首,缓慢又自信的走向他。“你若是再反抗,我可不会客气了。”

    万药炎勋刚站起来就被殷塔塔抓住,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过他的消失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因为拦截他的那个肥脸男正在拼命的那头撞树。痒似乎比痛来的更让他受不了。

    殷塔塔抓住万药炎勋的手,快速的说:“把重力丸给我。”

    万药炎勋知道事态紧急,什么都不问就拿了出来。

    沈魁星翻个身,双手勉强支撑在地上,他轻轻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些,然后努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墨导师无奈的摇摇头,将手里的匕首反握着。“真是不听话!”她说着快步走向沈魁星,还有两米的距离,她已经摆好姿势准备给他重重的一击。

    忽然什么东西弹在她脖子上,她完全没有防御,甚至是在那东西碰到自己的时候才有所感觉。她心里一震。这里还有什么高人没有露脸?在她疑惑的时候重力丸已经在她身上发生了反应。那东西快速的包裹了她的脖子,她的胸、头。她上半身。忽然加重的身体让她失去平衡整个人往前倒下去。

    “糟糕!”那个拿着书的男人立即发现不好,赶紧跑过去。“不要让那个东西封住你的鼻子。”他警告着。赶紧施以援手。

    殷塔塔在这时已经将沈魁星带入她的飞行器里,她深深的看了墨导师一眼,最后重重的闭上眼睛,赶紧跑去救邓萧和万药炎勋。

    墨导师一开始还在抵抗着,但是当她发现沈魁星消失,接着邓萧也消失,万药炎勋也消失,她的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她陷入思考之中,只有身旁的那个男人还在帮她抵抗着重力丸的侵蚀。

    狭小的房间里挤满人。邓萧正坐在沙发上,手臂和腿上缠着纱布,她疲惫的靠在孙耀廷的怀里,神情有些担忧。

    万药果青一脸愧疚的坐在他们旁边,不发一言。

    沈魁星坐在椅子上,弯着腰,一手撑着额头。没人看到他的表情。乌狄娜坐在他旁边,靠在椅背上,闭着双目。殷塔塔还是一贯远离他们靠在角落里,默默的盯着地板发呆。

    屋里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大家虽然都回到家,受了些小伤,人也救了出来,但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很沉重。

    少顷,万药炎勋扶着青延程飞走了出来。两人一进来就感受到这房间里的气氛。

    青延程飞向万药炎勋瞥了一眼,松开了他的手。“感谢各位的救命之恩,虽然我与大家并不相识,但你们却这么不遗余力的帮我,我青延程飞必将铭记在心。现在我已经没事,也不想麻烦各位,我会马上离开。”他说着已经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程飞!”万药炎勋想阻拦却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这个立场,后面的话也只能咽了下去。

    万药果青也只站了起来,跑过去,眼神带着深深的不舍和歉意。

    青延程飞回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对他们微微一笑。他知道他们的心情,他能理解,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必须离开。

    沈魁星叹了口气站了起来,“你一个缺乏营养和体力的人能去哪里?”他望着青延程飞刚毅的脸庞说道。

    “天下这么大,总有我能去的地方。”青延程飞淡淡一笑,对于沈魁星他们,他是发自肺腑的感激。

    沈魁星再一次叹气,“好吧,我也不想管那么多了,不过你要走,等明天在说吧!说不定我们也要离开了。”

    这一句话,让青延程飞和万药两人都感觉有些奇怪,但他们很快就联想到可能是刚才的营救给他们带来了麻烦,因此这三个人感到更加的愧疚。

    沈魁星摆摆手,又回到自己座位上,“你们先坐下吧!我们还有事情要谈。”

    青延程飞看着沈魁星疲惫的脸,也不好在说走的话,于是和万药两人坐了下来。

    沈魁星望向邓萧询问道:“你确定你没看错?”

    邓萧认真的点点头,“没错,一定就是墨导师,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我。”

    “不用怀疑了,我刚刚都想直接把她干掉。”殷塔塔忽然插了一句,最后叹了口气。“要不是为了救你们我真的会这么做。”

    沈魁星瞥了殷塔塔一眼,心里觉得很乱,他把手插进头发里,就此沉默。

    乌狄娜在这时睁开眼睛,幽幽的说:“除了墨导师,还有一个费列罗,那个家伙,似乎认出了我,不过我也不敢肯定。”

    沈魁星皱着眉望着乌狄娜,坏消息总是一个接一个的来。

    “我们怎么都没料到,来营救的人会是他们。若是他们认出我们,会不会到处找我们?或者通缉?”孙耀廷说了一个很恐怖的假设情况。

    “不是吧!那我们岂不是要马上离开。”邓萧坐直了身子说道。

    青延程飞从他们来来回回的谈话多少得到了一些信息,他猜测,沈魁星他们是碰上熟悉的敌人了。

    “这里我们恐怕是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乌狄娜望向沈魁星等待他做决定。

    沈魁星向所有人扫了一眼,缓缓的点头,“不管他们有没有认出我们,我们都冒不起这个险,通知小南他们,我们明天出发。”

    所有人马上行动了起来。

    沈魁星走向万药他们,“你们也和我们一起走吧!反正这里对你们而言也是个危险地带。”

    万药两人点点头。青延程飞爽快的答道:“好,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沈魁星对他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就走开了。

    月蓝夜灵里,郁小南正坐在蒋浩然的床边。蒋浩然还在睡着,忽然脖子上的项链猛的震动起来,她吓了一跳,赶紧起身关上房门,整个屋子立刻安静下来。她这才放下的按下项链上的宝石,一团棉花云出现在她前方,邓萧焦急的脸庞显现出来。

    “小南,发生了紧急的情况,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城市。”

    “怎么回事?”郁小南诧异的望着棉花云里的影像,很焦急的问。

    “哎呀!就是,”邓萧用几个无关紧要的词拖延了一下,将思绪整理一番才继续说,“就是我们营救那个人的时候碰上墨导师了。”

    墨导师三个字像炸弹一样在郁小南心里炸开了花。她想起墨导师狰狞的脸,想起她那狠辣的手段,沈魏宁以及爸爸的身影在她眼前快速的闪过。她心里的担心更甚了。“那你们有没有事?”

    邓萧摇摇头,“没什么大碍。不过我们都蒙着面,我也不确定墨导师有没有认出我们,所以沈魁星说让我们明天一早出发离开这个城市。你和蒋浩然好好准备一下。”

    郁小南听到这里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她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蒋浩然,有些犹豫,“这么快呀!”她不假思索的冒出一句。

    邓萧没有听出郁小南犹豫的心情,“这还快呀,我都巴不得马上走。”

    “可是,浩然他??????”她正说着,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她扭头望去,发现蒋浩然微微睁着眼睛看着她。

    “我没事。”蒋浩然气若游丝的说了三个字。

    邓萧在另一边焦急的问:“蒋浩然怎么了?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郁小南暂时没有理会邓萧的询问只是看着有些虚弱的蒋浩然,“你真的没事?”

    “我只是有些累,睡一觉,明天一早就会没事的,答应她吧!”蒋浩然说着勉力挤出一丝微笑。

    郁小南看着蒋浩然似乎很挣扎。她心里明白,若是不走,他们更有危险。棉花云上传来邓萧一遍又一遍的焦急询问。

    “小南,你不要不说话,想把我急死呀!”

    郁小南扭过头,望向邓萧,“浩然刚刚和苍彦玉枫比完一场。现在有点累,就是这样。你们也不用担心,我和他会准时出现的。”

    邓萧看着郁小南有些不太相信,“这样啊!他真的没事?”

    郁小南笑着摇摇头,“好了,我还要回去收拾东西,先挂了。”说完她按下宝石,棉花云又回到项链里。她转身望向蒋浩然。他已经闭上眼睛似乎又睡着了。她很心疼的望着他的脸,喃喃自语:“什么没事,医师都说了受了内伤,需要休息,你还逞能,哎!”她重重的叹了了口气。她虽然担心蒋浩然的伤,但是她也明白大家的现在。眼下是非走不可了。

    过了好一会儿,郁小南都一直在思量要怎么让蒋浩然安全的走,忽然门口塞进来一张字条。

    她纳闷的起身,走过去,捡起来。“半个小时后老地方见,林珂云焕。”她看着字条上的名字才想起她和蒋浩然来这里是要找寻校长的下落的。但到现这个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们却被迫要走了。不过林珂云焕此刻要见她会不会是有消息了呢?她忽然笑了一下,若是能在走之前把一切都解决岂不是更好。她马上跑到蒋浩然身边,快速的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浩然,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剩下的事都交给我。”说完她转身离开病房。

    森林某处,一个扎满树桩的地方。郁小南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不知道他说的老地方是不是这里。”她自言自语。

    不一会儿。黑暗中有个身影朝她走过来。

    林珂云焕掀开连帽衫的帽子,问道:“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

    一句话让郁小南如坠入云里雾里,“你好奇怪,明明是你说要找我的呀!”

    这下林珂云焕楞住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我没有说要找你呀?”林珂云焕很不解的问。

    “可是。你不是给了我字条。”郁小南说着从兜里拿出那张纸条。

    林珂云焕也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张字条,两人将在字条放在一起。上面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署名却分别是他们两人。

    郁小南震惊的看着这两张字条。呆若木鸡。她可不记得自己有写过什么字条给林珂云焕。

    “不好,我们被算计了。”林珂云焕说着抓起那两张字条,“赶快离开这里。”他抓住还没想清楚的郁小南转身往会走。

    两人刚走出两步,突然出现许多手电筒的光,聚集在她们两人的身上。

    “郁小南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偷与头巾男约会,我都替沐蒋浩然不值。”苍彦玉维厉声喝道。

    郁小南用手挡着那些聚焦在她眼前的灯光,眯着眼睛从手指的缝隙间望了过去。她看到一个女人的剪影从灯光处走了过来,接着是更多的人。虽然看不清那个身影,不过听着那人的声音,她已经猜到来者何人了。“苍彦玉维!”她喃喃自语的说。

    苍彦玉维走到郁小南的身边,抓住了她的手,很阴险的一笑,“香郁小南,你不但违背学校不成文的规定,而且还背着你的男朋友在这与别的男生偷偷私会,你真是不知羞耻。”苍彦玉维理直气壮的说,周围围观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郁小南的眼睛渐渐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之后,才发现周围被许多的人围着,男男女女的好多人。有些人还在一旁用不小的声音议论着,那些不和谐的声音统统传进郁小南的耳朵里。

    “喂!这是什么状况呀!刚刚沐蒋浩然不是还为了她和苍彦玉枫拼的进医疗中心了吗!这才多久呀,她怎么就和别的男生在这里约会。”

    “真是为沐蒋浩然不值呀,怎么会和这样的女生在一起,真是太可怜了!”

    “就是,我都提他抱不平了,再说,她和谁约会不好还要和这个头巾男,谁不知道学校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是不能接近这个家伙的吗?”

    “我看她是胆子大,不信邪,要自己去试一试!等到她到大霉的时候哭都来不及。”

    周围的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苍彦玉维对于这些声音很是喜欢,每一句话都让她的心里感到痛快。几个小时前由于他的哥哥失败所带来的气恼和不甘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一些抚慰。不过这一切还是拜冯一小糖所赐,要不是她几天前给她通风报信,她又怎么会知道郁小南和头巾还有一腿,正好借这个机会把他们统统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