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26章 332这个不可以
    ,精彩小说免费!

    林珂云焕也斜瞄着那本书,语气冰冷,内心里暗藏着一股仇恨。“正如你看到的。”

    郁小南为他感到惋惜和沉痛,一个种族被毁灭心中有恨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她还是有疑问,“我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历史,”她深表同情的说,“现在我明白了你第三只眼是如何而来的,那么你还是没有解释你和校长的关系呀?”

    “我说了吧,她很固执的,就应该你来说才对。”林珂云焕对校长抱怨一声。

    校长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说道:“好吧,这个就有我来说。当年摄魂族被屠杀的时候,我有在场。我刚好云游到那里,没想到那里却发生了战争,我也曾劝过西王,但是他根本不听我的。不过让我感到最痛心的是西王的做法,他竟然下令一个不留,包括襁褓中的婴儿。”校长说到这里眼神变的深邃了起来,仿佛有些深层的情感被他强压了下去。

    “西王,又是西王。”郁小南喃喃自语。

    校长点点头,“这个也不难猜。当时战场上一片混乱,我不愿看到生灵涂炭,希望能救一个是一个。当时正好碰上一个妇人,她已经咽气了,但是她怀里的孩子还在动,我便偷偷将他带了回来。”校长说着望向林珂云焕。

    “那个孩子就是我!”林珂云焕说着无奈的笑了笑。

    “后来我就把他当成我的孩子一直抚养着,不过在这个学校里知道这件事的人寥寥无几。云焕那第三只眼睛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否则会有杀身之祸,甚至学校都会被牵连。所以我让其他导师散布一些谣言,让大家渐渐远离他,我知道这样对他不公平,但是也只有如此才能安全的保护他。”校长略带歉意的望着对林珂云焕。

    “原来如此!”郁小南恍然大悟。不过转瞬间,郁小南又想到别的,忽然气愤的站了起来,指着林珂云焕呵斥道:“林珂云焕,搞了半天你才是跟校长最亲近的人,为什么你不跟我们说实话?”

    “是你不愿说实话的。我都问你们了,岁月之痕哪里来的,你们还跟我打马虎眼。你们如此,那我也如此咯!”林珂云焕说着重重的靠到椅背上,椅子发出了嘎吱的声音。

    郁小南真是快被气死了,“我不说,是因为我们身上同样也背负着不比你小的秘密。”

    “不就是来至另一个世界嘛!”林珂云焕很无所谓的说。

    郁小南有一瞬间的惊讶,不过在想到他和校长的关系之后,也就不觉得惊讶了。

    “算了,我不想在纠结这件事。现在几点了?”郁小南忽然问起时间。

    “快五点了,应该快天亮了。”林珂云焕扭头望向墙上的时钟说道。

    郁小南倒吸一口凉气,“天哪!要没有时间了。校长接下来我要说的都是最机密的,我想先确定你还是和东王一条战线的吗?”

    “当然。”校长看着郁小南毫不犹豫的说。

    “好。”郁小南挪了一下位置,身体朝前面坐了一点。“我们是奉东王之命来这里,准备推翻西王的统治,能让东王从新回到这里,让你们的世界恢复和平,当然最终目的也是让我们的世界和平。”郁小南一口气说完之后,紧张的望着校长。

    校长望着她许久才淡淡的说了一句,“东王他还在呀!”

    “是的,他很好。”郁小南快速的回答,她还在等待答案。

    校长将双手交叉握着,忽然笑意浓浓的说:“我等这一时刻已经等了许多年了。”

    “太好了。”郁小南终于松了口气。

    “你们的计划是如何的。”

    郁小南一五一十的开始讲解。

    蒋浩然皱了皱眉,缓缓的睁开眼睛,他觉得有些头晕,用手按住太阳穴坐了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有些声音从另一房间传了过来,那里有郁小南的声音和林珂云焕的声音,还有一个略微老成一些的声音。他忽然想起了林珂云焕的第三只眼睛和校长的突然出现。难道这里是校长的私人空间?他想着缓缓起身,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的疼痛和疲惫都消失了。除了还有点头晕之外一切都很好。他没想太多径直走向那个房间。

    “那么一切就拜托那么你们了。”校长说着站了起来走向郁小南的身边。

    郁小南也站了起来,“是我们要拜托校长你才对呢。”

    校长笑了笑没在说什么,又走向林珂云焕,语重心长的嘱咐道;“云焕,一路上你要小心些,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秘密,还有不要随意的使用你的能力,记住要控制自己的脾气。”校长像个父亲一样为林珂云焕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

    蒋浩然走到门口就听到这些话,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至少听出一点,那就是林珂云焕要走。

    蒋浩然的脚步声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郁小南扭过头看到他略带困惑的眼神赶紧上前解释,“浩然,我已经和校长说了我们的计划,校长说回全力配合我们,而且他也会帮我们找一些能站在我们这边的帮手,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林珂云焕要和我们一起走,因为他在这里已经暴露了,留下来会很危险。”郁小南自顾自的说了一大段,蒋浩然却还是有疑问。

    蒋浩然很冷静的看了看大家,“我不太明白。”

    “简单来说我就是异类,被别人发现就会召到杀身之祸。”林珂云焕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蒋浩然虽然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也能理解。

    “浩然,我们现在没时间了,已经六点了,我们和邓萧他们约好要离开这里的,我东西还没收拾呢!”

    校长率先走向另一边,对他们招了招手,“你们跟我来。”说着便快速的走进了刚才那间客厅。大家赶紧跟了过去。

    校长已经走到一张巨幅的画作旁边,按下一个按钮,巨幅画作向旁边滑动,露出一个类似电梯那么大的封闭空间。校长第一个走了进去,林珂云焕也赶紧跟上。

    郁小南和蒋浩然看了一眼,也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就跟电梯是一样的。校长按下一个按钮,电梯动了起来,校长这才继续说道:“你们几个现在离开也正好,我让副校长带你们出去,趁着那些人还没醒,你们赶快离开这个城市。说着又摘下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指递给林珂云焕,“拿着这个。就能随时联络到我。”

    林珂云焕郑重的点点头,将戒指戴在手上,原本不合适他的尺寸却在戴入几秒钟之后变得合适了。

    电梯匀速向上攀升着。

    沈魁星他们整装待发,个个表情严肃的坐在屋子里。殷塔塔还是待在专属于她的角落里,嚼着口香糖瞥了一眼窗外的景色。外面已经泛着白光,天空正在逐渐的转亮。

    邓萧焦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小南他们在搞什么呀,这么久还不来。”她抱怨了一句。“不行。我们在用项链联络他们一下吧!”邓萧说着走向乌狄娜。

    乌狄娜犹豫了片刻,正当她准备按下项链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是我们,快点开门!”郁小南一边敲门一遍喊着。

    邓萧高兴着跑过去开门,“你们可终于到了,我们都快急死了。”说着将他们引进屋子。跟着郁小南他们进来的还有一个陌生人,邓萧看到他纳闷的眨了眨眼睛。疑惑了起来。“这个人是??????”

    郁小南赶紧给大家介绍,“这位是我们在学校里认识的同学——林珂云焕。学校里发生了一些事,他要和我们一起走。”

    乌狄娜看到又有新成员加入,眉头就皱了起来。“小南你怎么没有事先说一声呢?”

    乌狄娜的话音刚落,角落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殷塔塔嘴里的泡泡吹爆了。

    大家都望向了过去。林珂云焕也不由的侧目,他看到殷塔塔独自一人站在角落里。一身黑色的装束,目光冷淡且平静,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孤独和叛逆的气息,一瞬间抓住了他的目光,他的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了下来。

    殷塔塔也发现了他的注视,迎上他的目光,嘴里依然嚼着口香糖,两个人似乎在比赛看谁先移开目光。

    郁小南的声音打断了林珂云焕的注目。“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没时间告诉你们,真的很抱歉。”郁小南说道。

    “算了,现在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得马上出发,争取在开城门之后马上离开。越快越好。”沈魁星站了出来,以一副领导者的姿态命令道。

    乌狄娜似乎有些不悦。但在这个关头她也不好说太多。

    天空渐渐转白,城门向内缓缓的打开。一队士兵分列大门两侧。手拿长枪,身姿挺拔的站在。

    沈魁星从不远处的一栋房子旁探出头,接着是乌狄娜、孙耀廷、邓萧。邓萧刚太要探出头,就被孙耀廷给按了回去。

    邓萧小声的抗议道:“孙耀廷你要干嘛?”

    孙耀廷赶紧过去,捂住她的嘴警告道:“你小声点。”

    沈魁星和乌狄娜查看了一番之后,转身面对大家。沈魁星一脸严肃的表情,甚至还有些为难,“情况不乐观。”

    一句话将大家所有的希望都打碎了,每个人都变得忧心匆匆。

    “城墙上有一个看不出能力的老者在守护着,我想墨导师他们一定是发现我们了。”沈魁星的表情因为自己的推测而显得凝重起来。

    这该怎么办,大家一时没了想法。每个人都低头沉思着。

    青延程飞独自一人探出头去,查看了一番,果然和沈魁星说的一样。忽然一阵铃铛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朝另一条宽大的马路望了过去。那里有一队人赶着马车朝大门的方向走来。马车很大,光是在前面驮货物的马就有六匹。马车上的帘子偶尔被风吹起一角,但仅仅是那一角,就足够他看清里面的东西了。

    青延程飞赶紧转过去,对大家说:“我们可以混进马戏团,和那些动物待在一起。”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他。郁小南和蒋浩然默契的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方案的可行性。

    沈魁星也在这时看到那赶着马车的队伍,那叮当作响的铃铛,在他眼前晃了过去。

    青延程飞指了指那个马车队伍,用眼神示意就是这个。

    “你有把握吗?”沈魁星问道。

    青延程飞点点头,他走到沈魁星的身边小声的说:“我可以和那些动物沟通,让他们掩护我们,我用这个方法逃过了很多次检查,相信我。”

    蒋浩然和郁小南也走上前。蒋浩然对沈魁星说,“这个方法虽然很冒险,不过,可以试试。”

    沈魁星在三思量之后还是同意了青延程飞的办法。不过要走上大路赶上那马车,他们就必须隐身,殷塔塔再一次成了他们的后盾,不过这一次殷塔塔要带着的可是十个人,还不算她自己,这样使用念力,大家都有些担心。

    空空的小路上,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殷塔塔,这一次这么多人,你可以吗?”说话的是邓萧,她的语气有些怀疑。

    殷塔塔吐掉了口香糖,说道:“现在,闭上你的嘴。”说着迈开步子,朝那前方不远处的车队快步的走过去。

    林珂云焕拉着蒋浩然的手,在来这里的路上蒋浩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们的同伴,对于殷塔塔他还特意说明了她的能力。待到此时他才知道那个一直占据在角落里,外表桀骜不驯的女生,原来是这么的特殊。不由的多看了她几眼。

    马车队伍的最前端,一个穿着简单的灰色夹克的男人笑吟吟的从马车上跳下来,赶紧拿着一个小布包,走向看守大门的队长。

    “徐队长,好久不见了呀!”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握住一个身穿军部制服男人的手,很顺便的将手里的小布袋塞进了那个男人的手里。

    那队长立即推开他的手,也将小布袋推了出去,“这个不可以。”

    那个笑吟吟的男人楞了一下,感到很奇怪,每次给他钱的时候,他都没拒绝过,怎么今天反倒清廉起来。他疑惑的一下,又堆起笑脸说到:“徐队长,你怎么这么客气了,这都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得收下。”那男人又将小布袋往徐队长的手里推。

    徐队长又推了出去,这一次,他靠近那男人小声的说:“今天有情况,上头派人来督查,你这一份心意还是留到下一次在给吧!”徐队长说着狡猾的笑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