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27章 333真是命大
    ,精彩小说免费!

    那男人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问道:“这到底出了什么情况?严不严重啊?”

    徐队长赶紧指了指身边一个张贴告示的地方,那里张贴了几张肖像画。正是郁小南、蒋浩然、邓萧、孙耀廷和乌狄娜的头像。“就是这些人,我们要严密搜查来往的车辆,看看这些人是不是混在其中。”

    笑吟吟的男人刚想说什么,一个士兵从大路的另一边风风火火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打纸。那士兵跑到徐队长的身边恭敬的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字正腔圆的说:“报告队长,这里还有几张通缉犯的画像需要张贴。”

    “马上贴上。”徐队长手一挥命令道。于是告示栏上被贴的满满的,至少都有十几张画像了。就连徐队长看着都有些纳闷,不明白这些人到底犯了什么法。

    在一旁看着画像的那个笑吟吟的男人,此刻也是一脸的疑惑的盯着那些画像,“徐队长,这,这么多人都是通缉犯?这该不会是什么杀人组织吧?”

    徐队长自己都不知道这几个人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事,但他又碍于自己的面子就顺着那男人的话说道:“就是一个很恐怖的杀人组织,你们要小心了。”说完他转向身后那些排列整齐的士兵,“你们马上检查车队。”

    笑吟吟的男人一听要检查赶紧从那些画像前跑过来,很小声的对徐队长说道:“徐队长,这个,检查能不能免掉最后那一辆车呀!”

    徐队长摇摇头,小声的说:“今天我真没办法帮你!”说完他径直走向最后一辆车,并且还大声的命令道:“所有人给我仔细的搜查!”

    笑吟吟的男人瞬间脸就黑了,在徐队长的背后对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心里忍不住呵斥一番:你这个混蛋,老子平时给你的钱也不少,你说检查就检查,真有你的!哼!

    徐队长迈着大步子走到最后一辆马车旁。士兵们刚好打开了那个车厢,徐队长一看,里面挤满了高大的羊驼,个个伸着脑袋看着他们。

    徐队长看了一眼那些长相有点憨的羊驼,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几个进去查查。眼睛都放亮一点。”

    “是!”士兵们领命拿着长枪跨了进去。不过这些羊驼占据了大部分的位子,想要进去似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些士兵小心的从那些羊驼身边经过。一只羊驼忽然将头凑到一名士兵的耳边呼了一口气。那士兵吓的立刻往旁边退。

    匆匆赶过来的那个笑吟吟的男人,一直担忧的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的观察一下徐队长的神色,好几次想要开口,最后却又放弃了。他神情略有些焦虑的望着那些走进去的士兵。

    那些士兵继续往里面走,看到里面有堆积如山的狗尾巴草占据了不小的空间,一只羊驼正在吃那草。士兵们对望了一眼,握紧手里的长枪,向那草垛里刺进去。

    一根明晃晃的枪头猛的出现在郁小南的眼前。她吓的心脏快速的跳动着。心里在暗暗祈祷谁都不要被刺中。

    而在车外的那个笑吟吟的男人看到那些士兵在刺那草垛,神情也显得紧张起来。

    那些士兵不停的将长枪刺进草垛里,而那里正躲着十一个人。他们再多扎几下就要命中了。忽然一只羊驼在草垛旁边拉了一坨屎,接着又有一只羊驼在那附近拉屎,一只接一只。不算大的车厢里,立即被屎臭味给覆盖,就连站在门外的徐队长和在外面的士兵以及那个笑吟吟的男人都不由的捂住了口鼻。

    “你这些羊驼都是吃什么的,拉的这么臭。”徐队长赶紧往后退。

    在里面的士兵也被熏的受不了蜂拥着跑了出来。一名士兵恭敬的行礼。不敢捂住口鼻,屏住呼吸说道:“报告队长,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那士兵憋着气,等待队长发话。

    徐队长也受不了这味道了,还是捂着口鼻,厌恶的说道:“赶快放他们走。”

    那个笑吟吟的男人一见徐队长放行了,赶紧命令自己手下的人关上车厢门。连声道谢之后驶出了王城。

    车队渐渐的远去。在那最后一辆车厢里,邓萧猛的从草垛里跳出来,“受不了,我受不了拉。”她说着已经冲到车厢旁边的窗口处用力的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其他人也跟着从草垛里冲了出来,纷纷找窗口,沈魁星赶紧去把那车厢的门打开。一股清新的风吹了进来。真是太舒坦了。

    郁小南是最后一个冲出来的,不是她能忍,而是她在草垛里摸到了一个锦盒。

    一群人不顾还在奔驰着的车厢,纷纷跳下了车,青延程飞一一抚摸了一下那些羊驼,跟他们道别之后也跳下了车厢。

    当那个笑吟吟的男人觉得安全之后停下车队返回去查看最后那一辆车的时候,发现车门大开着,他瞬间楞了一下。赶紧跑进去,冲到草垛旁边在里面不停的翻找着,可是他却在也找不到他要找的东西。

    一片茂密的树林中,一条小溪蜿蜒的穿过其中,邓萧正捧着清澈的溪水扑在脸上。“呼!”她重重的吁了口气。身边的其他的人也都在小溪里洗着手。

    邓萧已经忍不住要抱怨了,“那些羊驼是想熏死我们是吧。还一拉就拉到我旁边。”

    大家一听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孙耀廷忍不住揶揄道:“你对那些羊驼比较有吸引力呗。”说着他也顺便也洗了洗脸。

    “去你的,你才对它有吸引力呢!”邓萧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郁小南笑着挽起袖子洗了洗手。“要不是那些羊驼的粪便,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出的来呢!”

    其他人也笑了起来,乌狄娜笑了笑,不一会儿又很正经的说:“对了你们看到他们在告示栏上面贴的画像了吗?”

    其他人都摇摇头。乌狄娜继续说:“我看到了,不过我觉得有点奇怪,除了了有你们几个之外还有小珍、段悦、以及其他的人。”她口里的他们指的是郁小南他们四个。“不过没有殷塔塔,没有万药他们。”

    大家纷纷聚到一起找了一个干净的地坐了下来。

    沈魁星说道;“这么说,墨导师他们也知道我们来了,却不能确定我们到底哪些人来了。”

    “我想是这样的。”乌狄娜说。

    “这应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孙耀廷说着向大家露出一个笑脸,这确实是个好消息。

    沈魁星想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如此,我觉得万药你们就不必在和我们同行了,这样对你们而言也安全些。”

    万药炎勋赶紧说道:“但是,你们也需要人手,万一那些人追来了,我们也能帮你们一把。”

    青延程飞也点头表示赞同。

    沈魁星笑了笑,“谢谢你们的好意,其实我希望你们和我们分头行动,即使没有追捕我们的敌人,我们也会和你们分开。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计划吗?”他说道最后望向了万药炎勋。

    万药炎勋忽然明白了过来,点点头,不在反对。

    “而且我觉得这件事不宜拖延的太久,你们最好马上就动身。”沈魁星说着望向万药炎勋,眼神里似乎有了离别的味道。

    “那好,我们就在此告别。”万药炎勋起身,带着万药果青对着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青延程飞也赶紧加入进来,深深的鞠躬。

    “你们别这样。”沈魁星他们赶紧将这三人扶起。

    “你们这样帮我们又为我们着想,我们一定铭记在心。”万药炎勋深深的望着沈魁星,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都在他脑海里回旋。

    沈魁星大方的一笑,“你对我最好的报答就是帮我完成计划。”

    “我一定会的。”万药炎勋说完将大家一个一个的看了一遍,最后说道:“再见。”

    沈魁星他们站在原地目送他们渐行渐远。乌狄娜凑到沈魁星的身边,问道:“你和那个万药有什么计划呀?”

    沈魁星故作神秘的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就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乌狄娜无奈的笑了笑,“你还学会卖关子了!”说着跟了上去。

    大家在这清凉的水上森林里走了几个小时,地上都是腐败的落叶和树枝,泥土松软很不好走,许多树根都长到小溪里去了,景色倒是很别致。大家抱着欣赏的态度边走边玩,倒也挺有乐趣。

    午后,大家走累了,找了一处干净地,稍作休息。

    疲惫和早起的因数让大家不一会儿都睡着了。

    忽然郁小南猛的惊醒,大喊一声:“不好,有追兵。”说着抓起自己的小毛毯快速的塞进纳盒里,然后就狂奔了起来。

    其他人也被她这一嗓子下了一跳。大多数人都跟着郁小南来跑,只有殷塔塔和林珂云焕抱着怀疑的态度,用念力查探了下。这一下他们真的相信了。后面至少有四五个追兵。为首的就是墨导师。

    郁小南跑在最前面。

    蒋浩然一边跑一边查看周围的环境,知道他们若是出了这个森林被瞄准的几率会更高,但若只是靠双脚又似乎太慢了。这个时候怎么能把宠灵忘记了呢!他扭头对郁小南说道:“用宠灵。”说着他已经唤出了自己的蓝光。

    “对对对!”郁小南连连称是,赶紧把麟达威给叫了出来。关键时刻还是有会飞的宠灵好。

    其他人也纷纷唤出宠灵。

    郁小南忍不住回头看查看了一眼,发现墨导师他们也骑着宠灵而来,而且已经隐约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了。这时墨导师的话,被放大了数倍传了过来。

    “郁小南,你们就不要跑了,我知道是你们!”墨导师的声音还是一如往常的那么温柔让人感觉很温暖,但是郁小南的心里却恨透了这个声音。

    水上森林的空间其实并不大,盘根交错的树干和树根都非常的多,这里俨然是热带雨林的特色。麟达威带着郁小南在交错的树干间穿行,但速度也并不算太快。而后面的墨导师他们已经出手了。

    几十个明艳的火球朝他们砸了过来。郁小南和蒋浩然纷纷拉出盾网,那火球打在上面发出一些声响就消失了。还有一些或火球在追赶其他的人的时候,被一些树枝挡住,消失掉了,所以能真正打到这些人的身边的只是寥寥无几。

    墨导师看到这般景象,微笑着说:“这里的树真是碍事。”说话间她的手已经在蓄积力量,一个带着火焰的风球在她的掌心形成。那火焰被风压缩在里面,看上去只有一点点的火苗,小的有些岌岌可危。不过当她把手里的压缩风球丢出去的时候一股让人害怕的气息瞬间荡漾开来。

    郁小南忍不住回头望过去,就连麟达威都放慢了脚步,回头瞥了一眼,其他人和她的反应竟然都是一样的。每个人在看见那个风球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的时候,都睁大了眼睛,整个队伍为了躲避那风球,迅速的被分成两边。风球在距离郁小南还有两三米的地方突然爆炸,强烈的飓风和猛烈的火势迅速的席卷所有的人。

    郁小南躲在盾网的后面,开启念力防御,然而墨导师的一记能量压缩球就将她撞的直往后退。其他人也纷纷被弹开。溪水和树枝被炸的满天飞,原本有些阴暗的树林,瞬间被开辟出一条道,阳光明媚的照耀进来。

    当风力消失,火势也消散之后,郁小南第一个从盾网的后面站了起来,墨导师却已经在她的眼前了。

    “你竟然还没死,真是命大。不愧是预言之人。”墨导师微笑着说,仿佛她还是她的学生一般,那笑容温和但又有一种很陌生的疏离感。

    郁小南可没把她当导师,而是把她当仇人。她还深深的记得父亲爆炸的那一瞬间,血肉横飞的场面,巨大的悲痛转化为愤怒,握成拳的手指关节逐渐发白。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当下海腾月和妖玉同时现身。“我今天一定不会让你活着离开。”郁小南目光阴寒的说。手里已经拿出了她的鞭子,冲向墨导师。

    海腾月和妖玉也很有默契的随着郁小南冲了过去。海腾月五指伸出,每根手指之上都冒着金光,隐约间能看到尖利的箭头浮现,似乎只要她一个念头就会飞出去。

    妖玉也快速的在手中凝结出一个水波一般的圆镜,一甩手掷向墨导师。

    墨导师嘲讽的一笑,“没想到你还能收服两个精灵,难得!即使这样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她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