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31章 337还有别的什么人?
    ,精彩小说免费!

    在这十日里。郁小南向大家讲述了林珂云焕的故事,大家对他都报以同情。没多久就和他混熟了。

    这些日子里郁小南也琢磨过那个锦盒,不过她能想到的办法都无法打开这个盒子。即使问了所有人都没有人能打开。越是这样,越是让她好奇。

    一个并不算太大的城市里,郁小南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黑框眼镜,望向邓萧。邓萧带着男生的假发,一副男人的装扮,很自信的走着。郁小南笑了一下,这都是邓萧的杰作。其他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变装,例如沈魁星被粘上了胡子,乌狄娜被邓萧弄成一个很妩媚的女人,蒋浩然在脸上贴了一道伤疤,等等!虽然他们有些人并不喜欢邓萧的变装,但是也不得不佩服她的技术。

    一群人走在这个城市里,完全没有人认的出来,即使这个城市里也张贴了他们被通缉的海报。

    殷塔塔和林珂云焕是所有人当中最随意的两个,因为他们都没有被通缉,自然也不用变装。殷塔塔走在最前面,嘴里嚼着口香糖。忽然她看见前方不远处一个穿戴整齐的女人正抓着一个衣衫褴褛、头发凌乱的小女孩破口大骂。

    “你这个小偷,竟然敢偷我的东西。”那个女人说着从那个小女孩的手里抢过一只耳环。

    小女孩很委屈的看着她,解释着:“不是的,这是我捡到的,我没有偷。”

    她们两人的对话,吸引了周围人冷漠的目光,不少人围观着。

    郁小南看到殷塔塔停了下来,诧异的走上前,问道:“怎么了?”

    “看到一个很讨厌的人。”殷塔塔沉着脸说道,然后快步走向无人的地方。

    郁小南瞥了她一眼,接着被前方那个女人的尖利嗓门吸引了注意力。

    “你还敢狡辩,这个耳环明明就是我的,现在正少了一只,又在你手里,不是那你偷的还能是谁偷的?”那个女人拔高嗓门,手指指向那个小女孩的脸。

    “真的不是我偷的,我只是刚刚在地上捡到而已。”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被一群衣冠整齐的人大人围着,她既紧张又委屈的捏着自己的手,脚上的鞋子也是破了好几个洞,脚趾露在外面。眼睛怯生生的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冷漠,她觉得好害怕。

    “还敢狡辩,跟我去警营,看你还敢不敢不说实话。”那个女人说着一把拉过那个小女孩。

    突然一个小男孩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纸团,猛的甩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不知道那纸团了是什么,本想用手挡开,谁知道那团纸在空中展开,接着一坨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粪便出现,带着恶臭扑向那个女人。

    那女人防备不及,脸上、身子、手上都被粪便砸到,同时也松开了小女孩的手。这时,小男孩抓着小女孩就跑的不见人影了。而那个女人却在一坨粪便的关照下尖叫连连。

    郁小南他们也在人群中本想出手去救下那个女孩,却没想到发生了这一幕,几个人急忙捂着鼻子后退。邓萧更是笑的合不拢嘴,其他人也都觉得很好笑。

    郁小南正笑着,看着周围的同伴,却忽然发现殷塔塔不见了。“咦?殷塔塔呢?”

    大家这才发现少了人,而且是少了两个人,林珂云焕也不见了。

    至于殷塔塔去哪里了呢?当然她隐身了。隐身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那个叫嚣的女人身边,在她的身边的包里摸东西,不一会儿就掏出一把的蓝币,她笑着对那个还在尖叫着的女人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跑向小女孩离去的方向。

    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小男孩正在帮小女孩擦眼泪。“好了,别哭了。我已经替你报仇了。”他说话的语气却颇有些不客气,但他的手却很温柔的拭去小女孩脸上的泪珠。

    小女孩抽泣了两下,止住了泪,抬头望向小男孩。对方和她一样也是衣衫褴褛的模样,他们年龄相仿,两人几乎一样高,但小男孩的脸上却有着不合时宜的的坚毅和冷酷。

    “谢谢你。”小女孩感激的道谢。

    殷塔塔一直躲在一旁没有出现,一方面是不想打扰他们,一方面她也是借着这样的画面回忆自己的过去。曾经,她也是一个懦弱的小女孩;曾经她也被人欺负过,冤枉过:曾经,也有一个小男孩跑出来救了她。她轻轻笑了一下,显出身形,缓步走向那两个小孩。

    “你们好,我是??????”殷塔塔俯下身,很难得的露出笑脸对两个小孩说话,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犹豫了一下,又决定不再那么麻烦。文绉绉的话,她可说不来。“唉!反正我是来帮助你们的,这些蓝币拿好了。”说着将一打厚厚的蓝币塞进笑女孩的手里。

    两个小孩微微一愣,诧异的望着她,似乎搞不清楚状况。

    林珂云焕突然出现在殷塔塔的身后,很冷静的说:“你这样给他们钱,不但帮不到他们,反而会害了他们。要是别人知道两个原本就很穷的小孩,突然变的很有钱,其他的人会怎么想?”

    殷塔塔猛的转过身,愣愣的望着林珂云焕,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出现,更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你??????”她停顿了一下,很快的想到答案。这些小孩,在这里若是用了这些钱,一定会被怀疑是偷的,到时候指不定会被怎么样,这样可不是她想看到的画面。

    林珂云焕望着她,又继续说道:“我看到你很关心这个小女孩,就跟着他们来到这里。”

    殷塔塔看着林珂云焕,很诧异他回答了她内心的问题。

    林珂云焕没有理会殷塔塔的反应,掠过她走向那两个小孩。

    小男孩见到林珂云焕走近,不清楚他有什么意图,本能的挡在小女孩的面前,用他那带着敌意的眼神注视着林珂云焕,一只手牵住了小女孩的手,准备随时逃跑。

    林珂云焕看的出小男孩的意图,他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是坏人,只是想给你们一个建议。拿着这比钱,赶快离开这个城市,去其他的地方从新开始。”

    “这就是你的建议?”殷塔塔现在冷静了下来,恢复了以往的神情,望着林珂云焕问道。

    “是。”林珂云焕扭头回答。

    小男孩看出他们并没有敌意,有些意外的又问了一句:“你们真的把这些蓝币送给我们?”

    殷塔塔将目光转向小男孩,又露出笑脸,“当然,我说到做到。不过离开这个城市也是个好办法,你们也不要迟疑,还有不要让别人发现你们的蓝币。”她再一次嘱咐他们。

    小男孩一听,高兴的与小女孩对望一眼,两人眼中闪闪发亮,连忙点头道谢,然后迅速的跑走了。

    殷塔塔又望向林珂云焕,“虽然你的出现很意外。不过谢谢的你的建议。”她说完就向大路走去。

    林珂云焕也跟了上去,“没什么,只是希望他们能真正摆脱命运。”

    殷塔塔听完没有说话。

    两人沉默的走了一会儿,林珂云焕忽然问道:“你看到他们是不是觉得看到曾经的自己。”

    殷塔塔立即皱眉,很警惕的望着他,她可不记得自己有告诉过他什么关于过去的事。“关你什么事!”她很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林珂云焕笑了笑,“当然不关我的事了。我只是关心你的蓝币是从哪里来的?或许是那个嚣张的女人的吧!”他说完自顾自的走早到前面去了,刚好碰上过来找他们的郁小南。

    殷塔塔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小城市的插曲转眼即过,他们一行人又继续前往麒隐山。麒隐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山峦叠起的地方。其中一个高耸入云的大山便是麒隐山。

    两个飞行器缓缓的降落在半山腰的地方。麟达威率先出了飞行器,直奔一条通天楼梯的右侧小屋。

    转眼间他就出来了,“里面没人。我们上去看看。”他说着又跑向楼梯。众人随着他一路前往。这通天楼梯非常的长,几乎望不到头,大家才了几步又从新回到飞行器里。这种时候还是飞行器好呀!

    不一会儿,他们穿过云雾弥漫的地方,来到了山顶。一座宏伟的拱桥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对面是一座座高耸的石器建筑。眼前的景象和凌音那种精灵的栖息地完全不一样。这里壮阔、高大,巨大的尺寸让郁小南不由的赞叹。只是现在这些建筑大多都被毁坏,有些地方也坍塌了。曾经的辉煌不复存在。

    麟达威看到这般景象,心里很不是滋味。当初他离开家乡的时候还小,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繁荣,曾经的亲人还常常笑他太贪玩。他不愿相信这一切,快步的跑上拱桥。朝着那栋最宏伟的建筑跑过去。

    郁小南他们也赶紧跟上。

    麟达威不停的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朋友的名字。却没有人回应他。道路上还有不少的尸骨,他看的出这些都是他们麒麟一族的。他不敢相信。他的族人真的遭遇不测,但是,这里的一切却又让他无法辩驳。

    入夜之后,大家围坐在火堆旁,正殿的大厅太大,他们寻了一处相对小一些的地方,打算在这里过一夜明天在启程。麟达威已经不知道跑去哪里,大概是想一个人静一静吧!

    郁小南在火堆旁边坐了许久,一直不见麟达威回来,有些担心的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我想去看看麟达威,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她对蒋浩然说。

    蒋浩然点点头,“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告别了大家,走出了小厅,在高天顶的走廊里穿行。两人的脚步声在这个寂静的地方显得格外的响亮。他们找了许久,大部分的地方都走遍了也没有发现麟达威的踪迹,直到他们停在一处水池旁。

    麟达威正躺在那水池正中间的平台上望着天。那平台的四周没有任何的桥或者路。水池周围都是枯死的荷叶,这里以前应该是一片非常漂亮的荷花池。

    郁小南远远的看着麟达威独自一人躺在那平台上,显的有些落寞和孤独。她心里也感到难过,她也是失去亲人的人,她明白那种感受。

    “浩然,我们过去看看他吧!”

    蒋浩然也明白郁小南的心情,唤出了蓝光,两人便来到了麟达威的身边。

    麟达威早就感觉到他们的到来,一点都不意外。他缓缓的坐起身,望着那些枯萎的荷叶,略带伤感的说:“这个地方是我爸爸花费了许多的精力,为我妈妈建造的,以前我妈妈最喜欢这里,每次她带我来,都能看到金色的荷花。这种花在高山上是极难养活的,但是我爸妈却硬是将它养活在此,他们当时真的很爱这片荷花池。”他说着重重的叹了口气,曾经的美丽已经不在眼前。曾经的亲人也都不见了。

    郁小南也感到深深的难过,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她立刻换了一个话题,“你查看了这么久,结论是什么?你的族人??????”

    麟达威依然望着那些枯萎的荷叶,脸上显出失落的表情。“战争,这里一定发生过战争。但是族人是否全军覆没,这个我无法判断。”

    郁小南微微的点头,其实在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看到许多的尸骨,还有许多毁坏的建筑,就连正殿都有不同程度的破坏,她觉得麟达威的族人凶多吉少,只是这个想法太现实,她不打算让麟达威知道。“无法判断也是好事,说不定他们还活着。”郁小南口不对心的说,有的时候人生还真的很需要善意的谎言。她说着走到了平台的另一边,那里有一个突出来的地方,种了一些花,不过那些花都已经枯萎,只有野草还在茂盛的生长着。

    郁小南忽然感觉到身体上的纳盒在猛烈的摇晃,而她脚下的平台也跟着摇晃起来。蒋浩然和麟达威同时快速的站了起来,惊愕的看向四周。

    “难道这里还有别的什么人?”蒋浩然警惕的问麟达威。

    麟达威也警惕的摇摇头,“不可能,我刚刚查的很仔细。”

    郁小南赶紧拿起纳盒,想看看里面到底怎么回事。谁知一打开纳盒,放在里面的锦盒就急不可耐的飞掠而出。而她身边那个突起物里,也有什么的东西破土而出。

    蒋浩然和麟达威也发现了这一幕纷纷跑了过来。脚下的平台已经不再摇晃,但是在空中有两个盒子在缓缓的聚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