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60章 366蹙眉思考
    ,精彩小说免费!

    “等等。”铭嫣公主也快速的站了出来,“我也对她感兴趣,让她先教我。”

    王妃走到他们两人的中间,拉过两人的手,温和的说:“你们两个也别争,不如让他们三个人的都留下,让他们慢慢教你们。”

    王妃的一句话倒是成全了郁小南他们三人的愿望。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的。当下郁小南他们也彼此对望了一眼,似乎大家也有这个想法。

    王妃也在这时望向郁小南他们,问道:“怎么样?你们愿意留下来吗?”

    沈魁星代表了他们三个人微微弯腰,说道:“当然愿意,我们能有机会教授小王爷和公主,也是我们的荣幸。”

    “这样不就圆满了。”王妃说着拍拍公主和小王爷的手。他们两人也笑着望向大家,很同意这样的结果。

    “哦对了,听说宫月家和苍彦家要联姻了,可是你们两位?”王妃突然岔开话题望向宫月东豪和苍彦玉维。

    他们两人赶紧站了出来,恭敬的回答:“是的。”

    郁小南和林珂云焕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可是和这两人相处过的,也知道宫月东豪其实一点都不喜欢苍彦玉维,怎么几个月不见,他们就要结婚了?两人纳闷的望着苍彦玉维和宫月东豪。

    郁小南甚至有些同情的望他。她虽然不喜欢苍彦玉维,但是对于宫月东豪她还是把他当朋友看待的,而朋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却不知道。她心里有些好奇,在他们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久没有这样的喜事了,你们定下具体的日子了吗?”王妃又接着问。

    “就在下个月初。”苍彦玉维说着瞄了一下郁小南。

    郁小南在猜测他们走之后的各种可能,脸上不免有些愁云。苍彦玉维见了,心里冒出一个声音:她那个表情,难道对东豪哥哥也是有想法的?她又瞥了宫月东豪一眼,他没有在看任何人只是盯着地板。

    “也快了,你们的婚礼因该也会很热闹吧!”王妃若有所思的说。

    “西王和王妃也是爷爷极力想邀请的。”宫月东豪说。

    王妃笑了笑向阁外走去,“看来得等西王的答复了。”她说着走出了静雨阁。

    大家也跟了出去。

    不久,爱文秋铭也赶到这里,准备接奕甄妮亚回去。王妃也命人带郁小南他们住在皇宫里,但是他们三人说要收拾一下行李明天在来。于是王妃命人给了他们通关卡,之后他们就跟着爱文秋铭回去了。

    另一边的苍彦玉维也和母亲一起回去了,当然宫月东豪也一起离去。

    走到半路,苍彦玉维支开了她的母亲。说要和宫月东豪在皇宫的花园里转转。

    在一处长满蓝羊茅的砾石小路上,两边都是被花匠精心打理过的蓝色草,分外的美丽。

    苍彦玉维却完全没有这个心思去欣赏这些。她看向周围,这个小花园里没有一个人,除了他们俩。她转身面对着宫月东豪,一脸严肃的望着他的脸。

    宫月东豪见她表情如此奇怪。疑惑的望着她,“你怎么了?”

    “宫月东豪。一个香郁小南已经让你神魂颠倒了,现在是怎么样,再来一个爱文南音,你又沦陷了?”

    宫月东豪很不喜欢苍彦玉维说话的方式和语气,他板起了脸,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哼!”苍彦玉维冷哼了一声,“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

    宫月东豪看着她,心里有一大堆想说的话,但最终他选择了沉默。他避开苍彦玉维的目光望向了前方地面上那蓝蓝的草。

    苍彦玉维见他没有反驳更加觉得自己的担忧是正确的。“怎么了?你难道连为自己辩解都不需要吗?”

    宫月东豪还是沉默的望着远处的草,他深知与她争论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所以干脆闭上嘴,让她说个够好了。

    苍彦玉维看到他的沉默显得更加生气了。愤怒壮大了她的胆子,一些平时只在脑海里出现但却不敢说出来的话,此时也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要不是因为我一直在帮着你说话,要不是因为我喜欢你,你一个宫月北寒的儿子,能得到现在的待遇吗?恐怕你早就被爷爷扫地出门了吧!”

    这句话里的某些字像是导火线一般,瞬间点燃了宫月东豪的怒火。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男生,忽然睁大眼睛望着苍彦玉维,用他从来没有过的凶狠眼神。“不许你这样说我的父亲。”

    苍彦玉维第一次看到他那样的眼神,仿佛有股推力迫使她后退了一步。她有些害怕这个突然之间变成狮子的宫月东豪。她心里那些泄恨的话。一股脑都被抛到后脑勺了。她第一次在宫月东豪的面前哑口无言,准确的说是忘记该说些什么。

    宫月东豪也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赶紧闭上眼睛,调整好心态。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和平时一样。“你最好记住,我和你的婚姻只是一张证书,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的爷爷,希望能达成他最后的心愿,经此而已。”说完他绕开挡在面前的苍彦玉维头也不回的离去。

    苍彦玉维在他走了之后才稍稍回过神,这才觉得自己很吃亏,又对着他离去的方向数落了几句,这才怏怏而去。

    在他们离去之后殷塔塔和郁小南在不远处显出身形,殷塔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是郁小南却有些困惑。

    当晚,沈魁星缓缓的关上他的房门,在他关门之前还特地查看了一番,经过今天爱文丽丝的突然刁难,他们对于开会讨论之前的防备工作也做的充足了些。

    “那个苍彦玉维的小跟班没有来吧!”殷塔塔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问。

    沈魁星回到乌狄娜的身边,说道:“没有,我在外面安放一个黑豆,专门用来查探是否有人经过,很准的。当然这些都是跟森芊琇璇学的。”他说着笑了笑。

    “好了,我们还是赶紧切入正题。”郁小南颇有一吐为快的心情,想赶快找个人说说。

    “好,说说你后来跟踪苍彦玉维都发现了什么?”林珂云焕问。

    郁小南回忆了一下,“我发现宫月东豪和苍彦玉维是假结婚,宫月东豪为的是他的爷爷,不过苍彦玉维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我还没想明白。她说要不是她,宫月东豪早就被他的爷爷赶出去了。对了,她还说了一个人的名字,我觉得有点耳熟,叫宫月北寒。我总觉的在哪里听过,或者别的什么。”郁小南微微蹙眉思考着。

    所有人都陷入思考之中,只有殷塔塔不咸不淡的说:“我不觉得很熟啊!完全没听过。”

    林珂云焕也跟着点点头。

    乌狄娜和沈魁星却都陷入沉思。

    “我也觉得有些熟悉,宫月北寒??????”乌狄娜说着微微抬起头,望向天花板。忽然她看到天花板浮现出月老的模样,这一个灵感像电光火石一般瞬间让她明白过来。“对,是月老。你们还记得城主以前是怎么介绍月老的吗?”她突然很兴奋的说。

    郁小南也好像想到了什么,“哦,对了月老的名字叫月北寒,他为了适应我们那里的名字,就去掉了一个字,所以说月北寒其实应该叫做宫月北寒,而宫月东豪就是月老的儿子!”郁小南激动的双手合实,为自己找到问题的症结而高兴。

    沈魁星也很赞同这个推理,点头说道:“很有可能。不过,我们认识月老这么多年没听说他有个儿子呀?”

    沈魁星的疑惑,让郁小南和乌狄娜再一次陷入沉思之中。不过郁小南很快就找到了她要的答案,于是大胆的说:“不,他一定是月老的儿子。”

    其他人都望向郁小南,殷塔塔好奇的问:“你怎么那么肯定?”

    “因为我见过他父亲留给他的遗物,那是一个五彩同心结。这种东西不正是月老特有的嘛!”郁小南说完望向大家等待大家想明白。

    乌狄娜点点头,“若他真有同心结那么倒是不用怀疑了。”

    “只是,”郁小南又开始犯愁了,刚解决了一个问题接踵而来的又是更麻烦的问题,“我听到苍彦玉维说若不是她的缘故,宫月东豪可能会被他爷爷赶出家门。这一点很奇怪。按理说,他失去了父亲,他的爷爷应该会更痛他才对吧!”

    乌狄娜却轻笑了一下,“小南,在这个世界一切都不能按照我们那里的常识来判断。”

    郁小南不解的望向乌狄娜,“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说,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是一定和我们想的不太一样吧!”

    “可是他是月老的儿子呢,而且我和他好歹也是同学一场,看他这样觉得挺可怜的。”郁小南说。

    “你现在还有那个功夫去管他?先搞定你自己吧!”殷塔塔忽然插了一句。

    “这一次我很赞同殷塔塔的话。小南,现在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能耽误。再说爱文秋铭不是才报告过嘛,远方靠海的城市——南雨那边,已经有人发起暴动了,但是西王却没有亲自上阵,他只是派出了两名军使,带走了两千的兵。西王根本没有把这样的暴动放在眼里,他不走,我们如何接近王妃?”

    郁小南知道乌狄娜说的都是紧要的问题,对于宫月东豪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而且也有许多的消息她都没有掌握全,现阶段似乎也做不了什么。她只能默默地叹了口气。

    “喂,你们想到怎么弄到白宇之塔的钥匙了吗?”殷塔塔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也是我想和大家讨论的,首先,我们得先熟悉地形。其次,是要了解钥匙到底在谁的手上。”沈魁星望着大家说。

    殷塔塔抓了抓头发,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问道:“熟悉地形这个应该很好办,只是了解钥匙在哪里就有难度了吧!”

    “所以我希望林珂云焕能帮忙。”沈魁星说着望向林珂云焕。

    林珂云焕坐直了些,回答道:“没问题,有什么需要的你们尽管说。”

    沈魁星说道:“我需要你控制西王和王妃身边最贴身的宫女和内务总管。”

    林珂云焕听着,心里觉得有点悬,西王是什么等级的人啊!王妃肯定也很厉害吧!控制他们身边的人,那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嘛!其他人听着也觉得有些难。

    “这个,”林珂云焕有些迟疑,“说真话,我有些担心。”他毫不避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沈魁星也很喜欢他这一点,“我明白你的顾虑,万一被西王或者王妃看穿了,我们都会有危险的是吧!”

    林珂云焕点点头。

    “那么我们可以从其他的宫女和内务管家入手,从最容易下手的人开始,在一个个的深入,我想,这样我们可以得到许多我们需要的信息。”

    林珂云焕想了想说道:“这倒是可是尝试一下。”

    “那就这么说定了。”

    林珂云焕笑着点点头。

    夜幕中的皇宫里,王妃束紧了身上的披风,走在高天顶的走廊里。走廊里回荡着清脆的脚步声,井然有序。一侧的墙壁雕刻着装饰性的浮雕图案,图案上面亮着黄色的灯,五米一个,将这长长的走廊照的有些暖意。另一侧是排列整齐的石柱,洁白无瑕。

    十几个宫女跟在王妃的身后,略低着头,其中一人穿着与其他人不一样,正是王妃的贴身宫女——域蓝。

    王妃扭头瞥了一眼域蓝,问道:“金梅汁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另外还准备了王妃您最喜欢的玫瑰熏香。”域蓝立即回答。

    王妃笑着点点头。“刚才外面那一阵小雨,下的真是让人不舒服。”

    域蓝也笑着附和道,“是呀,这种时候泡个澡是最好的,还能安眠。”

    王妃喜欢域蓝做事细心又谨慎,她笑着夸奖了几句。一转弯走到一个透着灯光的房间前。此时,屋子里的人已经将房门打开。恭敬的站到大门的两侧,略低着头,恭敬的行礼。这里就是王妃的寝宫——百花阁。

    王妃走进大门,里面还有有一个更大的花园,出现在她眼前,鲜花们都争奇斗艳的竞相开放着。但是王妃却看都没看一眼,她绕过百花园,来到百花阁的正厅。一屋子的宫女和管事恭敬的行礼。其中有一个人,王妃一眼看去。就知道他不属于这里。那人正是西王身边的乌林总管。

    乌林总管刚张开嘴,还没来及说话,王妃的声音就先一步传出。“乌林总管,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