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62章 368还没解决
    ,精彩小说免费!

    王妃掩着嘴笑望着沈魁星,那眼神似乎有些暧昧。沈魁星看着她那样的眼神,感觉自己好像变渺小,似乎成了她的宠物,生死由她来决定。沈魁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忽然那种渺小的感觉消失了,王妃将自己手伸到他的面前。

    沈魁星定了定神,微笑着轻握住王妃的手,带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去。

    当王妃从石头上走下来的时候,域蓝立即上前为王妃披上外衣。王妃裹紧了外衣,略为缩了缩脖子,“今天看起来还真是挺凉的,先回寝宫吧!”

    这话,让还在拍着裤子上的水珠的沈魁星大感不妙。他立即转身,陪着笑说道:“王妃,还是先在静雨阁里喝些暖茶吧!再命人生一堆火,等温暖一些了在回去才好。”

    王妃披上了披风走到沈魁星的身边,笑望着他,许久才说道:“这样也好,域蓝,按爱文魁星说的去做。”域蓝应了一声便快速的退下了。

    沈魁星这才松了口气。

    半夜,彩虹阁。某个封闭的房间内。

    “什么,你们竟然没找到?我费了那么大的劲和那个老女人谈天说地,说到最后快把自己都搭进去了,结果你们一无所获?”沈魁星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这真不是他所想要的结果。

    “我们也不希望这样啊!”郁小南摊开双手很无奈的说。

    乌狄娜将沈魁星拉回到座位上,“你安静点!我们这一趟把能找的地方。能翻的地方都看了,却没有任何有关宝印的东西。再说我们几个也没人见过那玩意。这样找起来的确有些难度。”

    沈魁星重重的靠在椅背上,显得有些颓。

    或许是这个消息太打击他了,又或许是他对于应付那个王妃实在是痛苦至极。郁小南猜测着看了他一眼。

    “哎!我看,我们也不要在顾虑那么多,先接近王妃身边的那个域蓝,不要控制她,只是从她那里得到一些消息,这样那个王妃不是就无法发觉了吗?”殷塔塔第一次发表了她的意见,“对吧。云焕。”说完她望向林珂云焕。

    林珂云焕点点头,“可以试试。”

    “方法倒是可以,不过,”沈魁星依然靠在椅背上。望着殷塔塔,“王妃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的人,今天我看到她动用了念力,虽然并不清楚她的级别到底有多高,不过肯定在我之上。十五十六色是至少的,想要动她身边的人,你们有把握吗?”

    “能有多难,只要那个域蓝离开王妃,我们就有机会了呀。”殷塔塔丝毫没有被沈魁星的难题所吓倒。

    郁小南也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拍手。“对了。王妃不是经常来看小王爷和公主学画画嘛!我们就趁机像个法子让域蓝单独离开一会儿。这时林珂云焕和殷塔塔也趁机说有事离开,这样不就没问题了。”

    沈魁星扬了扬眉毛没在说些什么。

    午后。铭诚小王爷和铭嫣相继来到了彩虹阁。

    “我说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和我一起来好不好?”铭嫣公主很不客气的说。

    铭诚小王爷手里拿着一个大本子,微笑着瞥了铭嫣一眼,“我说妹妹,每次都是哥哥让你,你就不能让哥哥一次吗?”

    “哼,我才不要。”铭嫣公主对铭诚小王爷做了一个鬼脸,提起长长的裙摆,飞快的跑向大厅。

    “爱文南音。”她一进门就喊了郁小南的假名。

    郁小南从另一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见公主立即行了一个礼,“参见铭嫣公主,铭诚小王爷。”

    “免礼!”公主笑着说,转了一圈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今天我们学什么?”铭嫣公主一边有节奏的拍着身边的桌子,一边高兴的问。

    沈魁星以及乌狄娜他们也在这时走了出来,一一行礼。

    “铭嫣公主,你似乎忘记带什么了哦!”郁小南微笑着提醒。

    “我忘记带什么了吗?”铭嫣不解,“哦,”忽然她想起了什么赶紧摸摸自己的头,“头饰我带了呀!”

    郁小南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这个公主是真不记得还是假不记得。

    铭诚走到铭嫣的身边,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可真笨!上次,南音说要我们回去画一些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你的画呢?”

    铭嫣立即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又变成一副忏悔的模样,像做错事的小孩,“南音,你不会怪我的对吧!”

    “铭嫣公主,你这样我可是不会教你新的东西哦。”郁小南有意吓唬吓唬她。

    铭嫣撅起嘴,跑到郁小南身边,拉着她的手臂,辩解道:“其实吧!我也不是没有画,只是??????没有带了。”她说着对郁小南眨了眨她的眼睛。

    郁小南可不吃她这套,刚张开嘴,就听到门外有人喊了一嗓子,“王妃驾到!”

    铭嫣一听到王妃驾到,立即变得规规矩矩的,完全和刚才是两个模样,如果是刚才那个铭嫣是个活泼可爱的女生,那么现在这一个就是端庄贤淑的女生。

    郁小南他们看到她如此快速的变换表情和仪态,并且很纯熟想来是经常干这种事。他们也在看了很多次之后习惯了她的快速变脸。

    王妃一进屋子就看的到大家对她恭敬的行礼,她笑了笑坐到房间里的首位,“大家不用拘礼了,都起来吧!”

    众人这才起身。

    王妃继续问:“铭嫣你刚刚在和爱文南音说什么呢?我看你挺高兴的嘛!”

    铭嫣听出王妃语气里的话外音,似乎有些责怪她没有顾忌形象。她微微一笑,很得体的说:“我刚刚在和南音说我很喜欢她的画,让她多教教我。”

    铭诚忍不住握拳掩嘴笑了笑。

    王妃望向铭诚,“铭诚,你笑什么呢?”

    铭嫣立即向他投射过去一股犀利的目光,目光之中还带着警告的意味。可铭诚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就说出口了,“母后,你也知道,铭嫣她就是个撒谎大王。”

    “铭诚!”铭嫣立即瞪了他一眼,不悦的喊出他的名字。

    王妃倒是饶有兴趣的望向铭嫣,“铭嫣,你说说看,你又说了什么慌?”

    “我没有说慌啊!”铭嫣解释。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哦,妹妹。”

    铭嫣看着铭诚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

    铭诚走到铭嫣身边,笑望着她,“铭嫣,你就和母后好好说吧,免得母后因为你说谎而再一次让你禁足。”

    铭嫣一听到禁足就怕了,这才老老实实的说,“其实,刚刚南音在问我是不是忘了拿画。哎呀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铭嫣公主又开始打马虎眼。

    “你忘了拿画?叫人去拿就是了。”王妃和蔼的说。

    公主眨了眨眼睛,讨好一般的走到王妃身边,“母后,何必那么麻烦呢,下次在看也可以嘛!”

    此时郁小南他们听到王妃说要派人去拿画,大家立刻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想着机会来了。

    王妃笑着拉过铭嫣的手,“你又不听话了吗?”

    铭嫣一听像蔫了的菜低下头去。

    王妃立即吩咐:“域蓝,你派人去拿公主的画。”

    域蓝赶紧应了一声,转身吩咐另一名宫女。

    郁小南眼见宫女就要动身,立即上前一步说道:“王妃,其实今天的内容需要用的一样东西,不知道王妃能否准许?”

    王妃换了一个姿势,依然优雅的望着郁小南,“需要什么?”

    “木言。”

    “那可是非常稀有的染料,你要拿来做什么?”王妃一手支着下颚,一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腿上。

    “只是一些技法的练习,不会使用太多。”

    王妃略为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域蓝,你就去库房跑一趟,将木言拿来。”

    “是。”域蓝领命离开了这里。

    这一切都和郁小南他们估计的一样。说是要用木言,其实,这只是个幌子。因为木言珍贵,王妃应该会让身边最信任的人去。郁小南他们是这样估计的,这会儿,乌狄娜又说有些不舒服,让林珂云焕和殷塔塔扶她进屋休息了。

    另一条路上,域蓝觉得头一阵钻心的疼,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小竹林里,殷塔塔抓住域蓝和林珂云焕。“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林珂云焕点点头,第三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域蓝。域蓝则是一脸的茫然,双眼毫无目标的望着前方。

    “王妃把宝印放在哪里?”林珂云焕问。

    “随身携带,挂在腰上。”

    殷塔塔听着这样的结果,重重的闭了一下眼睛,真恨不得狠狠的捶一拳。

    “王妃从来都不取下宝印吗?”林珂云焕皱着眉头问。

    “从不离身。”

    听到这个结果,林珂云焕也想捶一拳了。

    “宝印到底长什么样?”

    “一块玉牌,一面刻着宝字一面刻着印字。”

    殷塔塔很不能理解,“一块玉牌就能打开白宇之塔?这也太??????让人意外了。我还以为会是什么特别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呢。”

    “玉牌有灵性,想偷它的人很难偷到它。”域蓝平淡的说。

    “这要怎么办才好?”林珂云焕都犯愁了。

    “最重要的是要怎么才能拿到宝印?”殷塔塔也愁的眉头紧锁。

    忽然,域蓝开口了,“黑蛇党的人会送人来王妃这里,那个时候王妃会取下宝印。不过宝印仍然在她身边。”

    前半段倒是挺让人有希望的,后半段就让人想吐血了。殷塔塔和林珂云焕都有同样的感觉。

    但是域蓝的话还没说完,“昨天夜里,黑蛇党的人派来了联络员与王妃会面,估计又要有人被送进来的,只是西王在此,时间还会往后拖。”

    域蓝的这个消息,让林珂云焕和殷塔塔都感到意外。

    第二日,在大家讨论一番之后,林珂云焕借着去爱文家拿东西的机会,来到了月蓝夜灵。他畅通无阻的来到校长室,宽大的房间里一如从前。他走到另一侧,按下一个按钮,一个电梯出现在他面前。他从容的走了进去,随着电梯缓缓的下落,校长室里的墙壁上恢复如初。

    地下,校长室。林珂云焕先是快速的扫了扫整个房间,没有人在这个起居室里,不过更里面的工作室却发出了乒乒乓乓的声响。他径直走向工作室。看到校长正在一张大桌子旁捣鼓着什么。他走在校长的身边,连招呼都懒得打了。直接说道:“我们需要帮忙!”

    校长扭头看了林珂云焕一眼,他的鼻子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就知道你会回来。”校长说着笑了笑。

    林珂云焕转身走到校长的书桌旁,从上面的一个糖果盘里拿出一颗糖拨开之后丢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我看你都算计好了,是不是连我今天回来你也知道?”他边说边坐到椅子上,身子往后一靠,头枕在双手上。在这里他可以完全的放松,他可是在这里长大的呢。

    校长摘下眼镜走到自己的书桌旁。“我虽然一直都待在这里,可并不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珂云焕吃完了一颗糖,又拿了一颗,“你能知道最好。也剩的我在费口水。”林珂云焕说完之后,换了一个姿势,用手肘撑着书桌上,又向四周看了看,

    校长立即明白他的意思,拉出一个抽屉,摸着里面的按钮,突然房门的边缘多出一条光管,从光管中发射出一种特殊的能量体,将整个空间隔绝了。

    “你可以说了。”校长微笑的脸渐渐严肃起来。

    林珂云焕也不再松散。一脸严肃的望着校长。“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拿到打开白宇之塔的钥匙。不过。我们也得到消息,黑蛇党的人会送人到王妃这里来。若是他们送来的人,会是我们这边的,那么事情会对我们更有利。而且,只要我们拿到钥匙,就必须马上打开白宇之塔,岁月之痕也将被放入,通道就会被打开,这一切都会在同一时刻发生。在打开通道之后,我们怎么出皇宫也是个问题,而且暂时还没解决。”

    校长静静的听着,许久他才说道:“换掉黑蛇党的人,就包在我身上吧!他们虽然势力庞大,但也不是完全做不到。而且我也找到一些愿意站在我们这边的人。置于你们怎么出来,不如我给你个建议,你们暂时不要出去,就当做你们是个旁观者。”

    林珂云焕不明白的皱起眉头,略微想了想,也大约明白了些,“好,我回去和他们说说,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和森芊琇璇联系一下,到时候要是进攻什么的也好一起吧!”

    校长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和她联络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