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63章 369过来帮忙
    ,精彩小说免费!

    林珂云焕一听知道是自己多虑了,便拍拍屁股站了起来,“那好,外面的事情就交个你们了,我也得赶快回去,免得被发现。”说完他离开了校长室。

    夜晚,西王在他议事殿的后殿里批阅着今日新送达的文件。刚打开一份文件忽然他平静的脸上立即变的凝重起来,接着拿着文件的手都不由的握紧了,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最后他将文件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愤然起身,步走到房间右侧的一副巨大的画着旁。

    在那张桌子上,摊开的文件上,赫然写着:南方边城,有疑似摄魂族人出现。另我方惨败!

    “摄魂族!你们不是已经死绝了吗?怎么可能!”西王望着前方的画作,眉头精锁。在他对面的是一副描写战争场面的画,而画中的一方溃不成军,另一方却是有着三只眼的摄魂族。这是他第一次领略到摄魂族人的厉害时命人画下的,但是他就发誓一定要斩草除根。

    西王就这样在画下看了许久,无人敢去打扰。

    第二天,郁小南他们就听说西王要今天要亲自带兵前往南方边城的事。

    郁小南他们跑到静雨阁上,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皇宫,也能看到西王带兵出发的壮观景象。大家一起跑到这里来,就是想瞅瞅,却没想到在这里发现了王妃。

    “参见王妃。”他们几人一起行礼。

    “起来吧!”王妃语气淡淡的,仅仅只是瞥了他们一眼。

    大家刚起身就看见王妃转身想要离去。

    “你们好好欣赏吧!”王妃微笑着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虽说王妃脸上有笑,但那笑容显得有些无奈,郁小南深深的瞥了她一眼。

    沈魁星也回头看了她一眼,颇为同情的说:“看来王妃还是很爱西王的吧!看到西王要离去还是免不了的伤感一番!”

    “你这么有空去关心她吗?”乌狄娜斜眼看着他,眼睛里带着不悦。

    沈魁星赶紧陪上笑脸,“别这么说!我的娜娜!我最关心的还是你。”

    殷塔塔一听,做了一个呕吐状。“拜托!别在我们面前说这么甜蜜的话。真恶心!”

    “不爱听你可以不听。”沈魁星嬉笑着说。

    殷塔塔送了他一个白眼。

    西王刚走,郁小南他们就看到许多的宫女忙碌着,他们赶紧拦下一名宫女。

    沈魁星问:“请问,你们这是在忙什么呢?”

    一名拿着彩带的宫女,看了看他们,说道:“锦绣殿要准备举办宴会了。这是西王走之后的惯例。”

    “谢谢!”沈魁星道过谢之后才放走这名宫女。

    宫女离开之后,沈魁星迅速的和大家对视一眼,郑重的说:“看来,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大家默默的点点头。

    两天之后。夜晚降落,整个皇宫里灯火通明。郁小南他们也应邀来到锦绣殿。

    这个锦绣殿非常宽敞,呈半圆形,一边是舞台,一边布置成观众席,看起来有点像是小剧院。只是这剧院里的看台上除了座椅之外还有方桌,两人共用一张都绰绰有余。

    郁小南看着自己身旁的深红色木桌,上面的漆光可鉴人。桌子上还摆放着各色精美的小点心,以及酒和果汁。光是这些吃的,每一桌都有十几道。郁小南拿起自己手边的一块桂花糕尝了一口,真是美味!她在心里感叹着。

    “今日请各位前来看表演,也希望大家都可以尽情的吃喝玩乐,不用拘礼。”王妃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对大家笑着说道。

    整个殿内除了王妃,以及郁小南他们这五个人之外,还有一些贵妇,当然清一色的以女人居多。即使有男人也都是这些贵妇的仆人,这些人只能站在一旁候着的。

    苍彦家的夫人,以及爱文家的夫人也在这里,只是他们都和郁小南有些距离。

    苍彦家的夫人赶紧接过王妃的话,“多谢王妃这么关照我们,早就听说皇宫里的表演特别精彩,今天终于能有机会欣赏一下了。”苍彦家的夫人一边说一边笑着,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王妃微微点头笑了笑,“也没什么,只是些寻常的表演,打发打发时间罢了。”王妃说完望向舞台中央,那里已经有人走了出来,一段悠扬的乐曲声响起,舞台上的人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苍彦家的夫人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但是王妃都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她。郁小南喝了口果汁,密切的注意着王妃的动态。他们今天的目标是把王妃灌醉。并且在那名所谓的黑蛇党送来的人,也就是被换掉的那个人做内应的基础上,拿到宝印。郁小南细细的梳理了一遍今天的计划,又喝了一口果汁。

    昨天,林珂云焕得到了校长的消息,换人的计划准备完毕。只等对方有所行动他们就能成功,并且换做内应的那个人他们都认识,确切的说是郁小南他们认识。

    今天晚上就将是拿到宝印打开白宇之塔的时候了,今天也将打开通道,东王会回到属于他的国家,一切都将回到正轨。郁小南这样想着,仿佛自己是等待审判的罪犯,终于等到了最终的审判日,不免心里有些忐忑。

    今天是太重要的日子,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常却又那么陌生。紧张和害怕统统挤满了郁小南的心。她干脆放下果汁拿起一个杯子,里面安静的躺着金色的液体,那液体有些稠,散发着酒的气味。这个是这里的最有名气的酒,度数也很高。

    郁小南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口干了小半杯。那液体一滑进她的喉咙里,就感到有一股无形的火瞬间从脚底烧到了头,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让她难受的眯起眼睛皱起眉头,立即又拿起果汁猛灌了一口。不习惯喝酒的人,喝不来这么烈的酒。她吐了吐舌头,摸着自己的喉咙,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舞台上各种表演还在继续。沈魁星带着郁小南和乌狄娜走到王妃的身边。

    “我们兄妹三人想敬王妃一杯,谢谢王妃这些日子以来对我们的关照。”沈魁星说着举起酒杯。郁小南和乌狄娜也跟着举起酒杯。

    王妃没有起身,只是拿起斟满酒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酒过之后她才开口,“你们也真是客气,小王爷和公主那么喜欢你们,这个我还没感谢你们呢!”

    域蓝在王妃身边很机灵的又斟满了酒杯。王妃拿起酒杯,这一次她起身了。对他们三人敬酒。

    域蓝对身边的另一名宫女使了一个眼神,那宫女赶紧给沈魁星他们一一斟满酒。

    酒杯举起,然后杯中的液体滑入各自的喉咙。一番敬酒之后他们三个回到座位上。

    苍彦家的夫人也开始起身给王妃敬酒,后面紧跟着更多的贵妇。郁小南望着王妃的时候,铭诚和铭嫣两人跑了过来,两人都拿着酒杯。

    “南音。我们得敬你一杯。多谢你这段时间的教导。”铭诚开朗的笑着,举着酒杯示意了一下。

    “这一次我和哥哥意见一致。”铭嫣笑颜逐开的举起酒杯。

    郁小南也赶紧客客气气的举起酒杯。“小王爷和公主,你们都太客气了,你们只要想学什么,都会有最好的导师来教授你们的,像我这样的一抓能有一大把。”她说着将杯子和他们的杯子轻轻的碰了一下。

    铭嫣豪迈的一口喝下一杯,接着说道:“你说的也不错,不过我还没见过有谁能用沙子画画,而且还画的那么有创意。等我练好了,就有机会可以露一手了。”铭嫣说着骄傲的扬了扬眉毛。眼神也望向别处,似乎在幻象着那个画面。

    “整天就知道炫耀。”铭诚故意说的特别重,铭嫣一听,气的跑去追他。两兄妹就这样跑掉了。

    郁小南见他们离开了,目光又落回到王妃的身上。沈魁星又跑去给王妃敬酒了,这已经好几轮了。郁小南观察着王妃,发现她一点醉意都没有,那个苍彦家的夫人都已经喝的脸通红了,正被她的仆人照顾着,显然是没有再敬酒的能力了。

    爱文家的夫人也是坐在一边,一手扶着额头,看不清她的面孔,不过估计也是不胜酒力了。其他还有些贵妇酒力还挺不错。这会儿又说又笑的。

    沈魁星敬完酒回来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放。扭头对郁小南和乌狄娜说:“王妃的酒量估计很好,我们这么多人敬酒她都是面不改色也毫不推辞。丝毫看不到她不胜酒力的一面。”

    乌狄娜和郁小南都点点头,这些她们也都看到了。沈魁星向郁小南使了个眼色,她立即从纳盒里拿出五颗药丸,分发给自己的同伴,大家吃下了那药丸。紧接着她又悄悄的拿出一颗药丸,那药丸炼制的并不是很精致,有些粗糙。她将握着药丸的手放下,尽量不去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若是王妃不能自动喝醉,那么他们就帮上一把。

    郁小南垂在一边的手,一点点的对那药丸施加压力。那药丸渐渐被压破,从她手指的缝隙渗出一丝淡淡的香气。药丸一点点的破裂,香气也一点点的弥漫到空气中,感觉像是女人的香水味。那味道高雅,清淡,没有人会在一个满是女人的房间里怀疑这样的香味。但那香味却无孔不入,钻进每个人的鼻孔里,皮肤里,渗透进血液里。

    就在这时,域蓝走到王妃的身边,附身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王妃冷漠的容颜略微展现出一些期待,她对域蓝吩咐了一句,域蓝就离开了。

    片刻之后,舞台上的舞者结束了舞蹈,对王妃鞠了一躬就退了下去。这时整个殿内的灯光渐渐暗了下去,只留下一盏聚光灯。

    一个带着黑色面具的男人穿着一身的黑色礼服,走到聚光灯下。缓缓的钢琴声响起,男人张开了嘴。念出了一段对白。

    “你知道吗?没有你的日子,我有多想你!”

    钢琴声轻轻柔柔的缓缓流淌而出。那男人的歌声响起。

    “分手那天

    我看着你走远

    所有承诺化成了句点

    仅仅只唱了三句话,王妃的精神就被吸引过去。

    独自守在空荡的房间

    爱与痛在我心里纠缠

    我们的爱走到了今天

    是不是我太自私了一点

    如果爱可以重来

    我会为你放弃一切

    想你的夜

    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

    不知道你心里还能否为我改变

    想你的夜

    求你让我再爱你一遍

    让爱再回到原点。”

    男人的歌声飘荡在空气里,而他的歌声在郁小南看来也就那样吧!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在王妃的脑海里,却对这首歌产生了共鸣。她望着那个男人,思绪飘回到了从前,记忆里快乐的痛苦的在此刻涌上心头。黑暗中两滴泪水划过她的脸颊,她轻轻的擦去了泪水,心情却在这首歌里起起伏伏。聚光灯下的那个男人,隔着一个面具望着她,而她也望着那个男人。

    一曲终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王妃摇晃着站了起来,轻轻的鼓起了掌。郁小南他们看到王妃那略显醉意的姿态有些担心。而周围的人全部都昏倒了,无一例外,就连王妃的宫女域蓝也靠在桌子旁边昏睡过去。

    王妃对周围的一切似乎没什么感觉,甚至可以说完全忽略了。她指着那个男人,眼睛缓慢的眨了眨,“你,”她笑了笑,“你唱的真好,想要什么赏赐都可以。”王妃说着笑容更甚,这样的她和平时那个端庄、优雅的她一点都不像。她脚步有些踉跄的朝着那个男人走去。

    郁小南他们都站了起来,朝王妃走去。郁小南心里有些不确定,这里的人,没有解药的,闻到醉潭草的香味统统都醉倒了,可王妃却还站着,只是脚步有些乱,这样的她是醉了吗?她自己问自己。

    乌狄娜也向郁小南抛出了一个“怎么会这样”的眼神。

    郁小南自己也不解,这个醉潭草能使人迷醉,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在这个时候使用最不易被察觉。当王妃这样,他们都有点头疼了。

    而舞台上的那个男人看到王妃走向他,也皱了一下眉头。

    王妃迈出了两步,头微低着,头发都跑到脸颊旁,她胡乱的拨开了自己的头发,望向那个男人最后对他一笑,接着闭上眼睛,身体倒了下去。

    那男人赶紧抱住她免得她摔倒在地。接着他喊了几声王妃,也摇了摇她的肩膀,但王妃没有一点反应。他这才抬起头对郁小南他们焦急的并且小声的喊道:“你们还楞在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