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69章 375孤星剑
    ,精彩小说免费!

    沈魁星快速的瞥了一眼郁小南。她在人群中跪着,呆呆的望着前方,那个样子好像一瞬间失去了活着的支柱,变得有些呆傻了。沈魁星咬咬牙,看到她那个模样,心里很不好受。“我们这里可是有三个预言之人,即使她失去都斗志了还有我们。”沈魁星警惕的防着西王,对方太厉害了,要杀他们或许真的很容易。但是有谁愿意死呢!

    西王略为惋惜的笑了一笑,“你以为我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几个人就算是预言之人又怎么样?你们的能力还比不上我的大统领,即使我不动手,你们也必死无疑。”

    “你没听说过蚂蚁也能杀死大象吗?”沈魁星一边不服输的说着,一边小心的往后退。

    “哈哈哈!蚂蚁能杀死大象?你是在说笑话吗?”西王忍不住的大笑了几声。

    “这个世界上永远存在着相生相克的定律,所以没有谁是永远强大的,你也一样。”沈魁星说着握紧了手里的刀,突然一个箭步冲向西王。

    沈魁星打出蛇花祭,刀如蛇影一般,眼前仿佛有千万条蛇,张着嘴,露出尖尖的毒牙。

    西王还是赤手空拳,只是他握紧了拳头,对着那万千条蛇的中央打了过去。万千条蛇突然被挡住,与西王的拳头只有两根手指的距离,就无法在近一步了。西王另一只手打在自己的拳头之上,明亮的火焰瞬间包裹住那些蛇,最后在火焰的炙烤之下,只剩下沈魁星的刀,刀尖直指西王的拳头。

    沈魁星无论用多大的力气,多少的念力都无法寸进。

    西王的猛的加大了力道,沈魁星就被震的倒飞出。

    乌狄娜接过掷出的双头刀,望向西王,却发现沈魁星被打飞出去。而西王也在同一时刻朝着沈魁星在一次发动进攻似乎想要了他的命。

    乌狄娜一急,骑上宠灵飞向沈魁星。沈魁星刚刚摔落到地上,突然西王的拳头又再一次来临。他完全没有做好准备。正要举刀横挡的时候,乌狄娜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将他拉上自己的马。黑马带着他们飞向天空。

    西王立即收拳,望向他们两人,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他的身边出现一只白虎。他立即骑上白虎冲上去追他们。

    下方,麟达威一脚踹开一名想要刺杀郁小南的士兵,焦急的望着她。“喂,你怎么了?你想死在这里吗?”

    郁小南无应答。

    又有人冲上来,麟达威再一次一脚踢开。“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要死了,我们的契约可就要提前结束了。”

    郁小南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呆呆的望着前方,视线模糊起来。

    而天空上正在逃跑的沈魁星,突然被西王一击重拳轰击。两个人同时摔落下马。当他们以为自己会摔个脑浆崩裂的时候。有人接住了他们。将他们安稳的放在地面上。而西王也停下了攻击,看着那人的眼睛越发的深不可测。

    “城主!”沈魁星仿佛看见黎明前的曙光,一脸期盼的望着救下自己的城主,也就是东王。

    乌狄娜受了那一拳五脏六腑感觉一片混乱,痛苦的感觉让她不想说话。“城主!”她只有简短的两个字。

    城主扶稳了他们,关切的看着了他们两人。说道:“辛苦你们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东王的话刚结束。小珍就带着大部队急吼吼的杀了过来,守城大统领紧跟着。

    黑压压的一片人从天空中落下,这个原本宽阔的地方,显得有些拥挤了。

    两方的人马又因此迅速的分开,分别以西王和东王为首而站立着。

    在东王这边,有小珍,月老,博雅夜灵和月蓝夜灵的校长,还有免职的前任大统领正林缘尚。和李舒易涵。当然还有段悦他们那些从另一世界来这里的人。他们每个人都表情严肃,就连小珍也是安静的很。而郁小南还是一个人跪在一旁,两眼无神的望着前方。

    而西王那边,有大统领。还有暗部的暗统领忽言续慕,以及众多的大将。一排排的人站在那里个个都是气度不凡,身上的盔甲也是被擦拭的闪闪发光。

    “好久不见,弟弟。”东王温和的一笑。

    西王眯了一下眼睛也对东王笑了笑。“好久不见了,哥哥。”

    两人微笑的打招呼,但是在他们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笑容都是假象。

    “当年的事,我可以原谅你,不过,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东王依然杉杉有礼的说。

    西王却大笑了两声。“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哥哥变得这么高尚了,以前那个心狠手辣的东王跑哪里去了。”

    东王依然微笑着。拍拍自己的胸口,“还在这里,只是现在我已经不需要他了。”

    西王很鄙视的看着他,“你竟然把他遗弃了?”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战争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若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也能和平解决。”东王不紧不慢的说。

    西王扭头望向他身边的大统领,对他说道:“你听到了吗?他想和平解决?”西王大笑了几声,最后收起笑容,面色冰冷的望向东王。“一个喜好和平的月蓝族人,我们这里不需要。你能活着,是你走运,不过你的运气也就到此为止了。”西王说着冲向东王,冲出去的时候他还对王妃说了一句话。“把那些预言之人解决了。”

    东王隐约听到西王的话,对小珍使了个眼色小珍立即带着几个人跑去保护他们。

    顷刻间这片干净、宽阔的广场上立刻飞沙走石。空中的最高层是东王和西王的对决,但是他们的动作太快速了。

    沈魁星捂着胸口,目光穿过众多的人群,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一会儿分开一会儿又向撞,而每一次的碰撞都带来巨大的破坏力。在他们身边至少百米之内无任何生物,就连空气都有些扭曲。

    在其他的地方是更多刀光剑影的攻击。沈魁星拉着乌狄娜往后退,他们在这些人的面前太过渺小了。

    在不远处,小王爷和宫月东豪以及公主跑了过来。

    公主看着这么大的场面开心的又蹦又跳。“哇,好精彩,比平时的演出都要精彩。”

    小王爷一把拉过公主的手,严厉的警告她,“现在可不是什么演出,这是战争,有人想要推翻父王的统治,你要是还有点孝心的就给我闭上嘴。”

    公主一听立即捂住了嘴,一脸惊恐的模样。就连她身边的宫女都吓的花容失色。

    宫月东豪一直看着远处空中的战斗,忽然他看到了自己的舅舅正和一个男人交手,他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的背影。虽然他并不是军队的人,但是今天让他碰上这样的事,他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小王爷,你还是带着公主找个完全的地方先躲起来,我要去帮我舅舅一把。”说着他跑向战场。

    在混乱的战场中,月老正和一个男人交手,那个男人极度的怨恨他。“你就是个叛徒,背叛了你的国家,背叛你的父亲。”

    “我这不是背叛,我们只是选择跟不同的人,走不同的路。”月老说着,拿起弩,一支闪光箭射出,挡下了对面那个男人的刀。

    那个男人愤怒的看着他,“你可知道你走之后,父亲是什么状况?他现在已经无法下床了。”

    月老的眼中多了些愧疚。突然宫月东豪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舅舅,我来帮你。”宫月东豪亮出了自己的剑指向月老。

    舅舅立即拉下了宫月东豪的手,“东豪!你怎么在这里?”

    “我和小王爷在闲聊,没想到皇宫里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我就赶来帮你了。”宫月东豪说完又警惕的望向月老。

    月老震惊的望着他,眼前的人让他心潮澎湃,他喃喃的说:“东豪?难道你是宫月东豪?”

    宫月东豪皱了一下眉头,“我是,你又是谁?”

    舅舅听到宫月东豪的问话,叹了口气,语气沉重的说:“他是你的爸爸!”

    宫月东豪像是瞬间被人砸了一下脑袋,晕乎乎的!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不,不可能。”

    “东王带着他的部队从另一个世界杀回来,你的爸爸回来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舅舅说着,突然他话锋一转,“不过,你不要忘了是谁害的你爷爷只能躺在床了的。”

    宫月东豪的心里乱了。他渴望父亲,渴望父爱,也想过要去见他一面。或者不用相认,他只想见一面就好。但是现在的这个局面是他从没想过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一面是对父亲的思念,一面是对他的怨恨。他内心的天枰摇摆不定。

    “东豪,让你和你的父亲交手,也不是什么易事,你还是先退下吧!这里有我。”舅舅说着将东豪往身后揽。

    月老一直望着他,眼眶有些湿润,当初他离开的时候,东豪还在沉睡期。他好想上去抱一抱东豪,但是时间照成的距离让他无法一步跨过。他只好用眼神温柔的注视着他。

    另一边,王妃站在凤凰的背上追着乌狄娜他们。她的双手之上凝结出一个冰球,猛的砸向他们两人,冰球一出,瞬间如雨点般的散开,化为一根根细如发丝的冰针,冲向目标。

    乌狄娜回头望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她的头皮都发麻了。“星,海洋保护。”她对沈魁星喊了一声。

    沈魁星没有多说话,直接握住了乌狄娜手,两人的念力相互融合,从他们的掌心处喷涌出澎湃的海水,一圈圈的将他们围在中间。冰针立即落入海洋般的保护层里。冰针的速度变慢了,但是它却没有停下。

    乌狄娜料到会是这个局面,瞬间向那些冰针的方向拍了一掌。泥土混合着水渐渐凝固。他们的眼前被类似混凝土的墙壁挡住了,两人以为挡下了这一击。却在他们松一口气的时候,数十枚冰针破墙而出。瞬间刺中他们的肩膀、腰部以及腿部。

    但是冰针还没有就这样结束,还有更多的冰针要破墙而出。两人的心里升起一种绝望的感觉。

    突然一股刚猛的力量打碎了保护墙壁,在里面的冰针也随着化为乌有。

    小珍跑到他们俩的面前,扶起他们,询问道:“你们怎么样?”

    乌狄娜捂着渗出血液的伤口,说:“还好,没有伤到要害。”

    小珍神情担忧的点点头,最后递给他们凝血丸。“你们小心点,王妃交给我们对付。”小珍说着冲向王妃。

    王妃眼见自己的攻击就快成功了却被突然出现的两人打断,心里颇为不悦。而对方之中的一个男人,率先冲了过来。

    王妃眯了一下眼睛,轻轻的拍了拍凤凰的背羽,突然凤凰喷出一口火焰,将那个人罩在其中。

    火焰没有持续多久,几秒钟之后那个男人毫发未伤的又再次出现。他手里拿着长枪,枪头是金色的。突然枪头分裂为四瓣,中间射出一条带着细链子的金色针。

    王妃眉头一皱,赶紧弯腰躲避。金针刺了一个空,接着又被收回。同时长枪已到。

    王妃被对方如此怪异的武器打乱了阵脚,一时没有机会出手。而那个男人的长枪却已迅雷之势不断的贴身攻击她。王妃赶紧拔出腰上的长剑,当当当的声音在她周围响起。

    那个男人突然大吼一声,一枪横扫,当的一声撞在王妃的剑上。这一击蓄力不小,王妃手里的剑都被震的发出嗡鸣声,她的手也随着剑抖起来,身形也被逼迫着后退好几步。

    正在这时,小珍突然冲到王妃身边,手里拿着一把短小的匕首。这把匕首很特殊,它不是金属质地,而是像贝壳一样的质地。通体乳白色,泛着七彩的光。这把匕首异常的锋利。小珍拿着它划过王妃的脸颊。虽然没有碰到王妃。但王妃的脸上却多了道伤口。血液渗了出来。

    王妃轻轻的摸了一下脸上的伤口,鲜红的血液,在她眼前放大。“你们这些混账东西,竟然敢划伤我的脸。”王妃语调拔高,气愤不已的说。接着使出了很久都未动用的招式——孤星剑。

    王妃剑法凌厉,并且有许多的星光在她周围闪耀。那些光点。小珍以为是剑尖,但是等她刺过去。却发现是虚空。

    小珍皱紧眉头,吞下了一颗药丸,突然她的速度暴涨。

    王妃的剑很快,那男人应付的有些吃力。但是小珍却突然快速的杀过来。她刺向王妃的喉咙,王妃差点来不及躲避,最后匕首划破了她胸口的皮肤。她白色的衣衫立即多了一抹红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