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75章 381结束也是新开始(1)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穿着米色长风衣,带着墨镜拿着深蓝色手袋,穿着蓝色绒面高跟鞋的女人,颇有气势的走进这栋大楼。她脱下墨镜。每一个见到她的员工都对他恭敬的打招呼。

    “董事长早!”

    那个女人微微点头,穿过人群走进电梯,那张熟悉的脸,正是大家知晓的郁小南。

    三年前她以为蒋浩然已经死了。却没想到他在最后一刻出现在眼前。原来在他被暗部的人抓走之后,得到救治,碰巧在暗部里有一个特别的人,那就是雨泽童峻。他认出了蒋浩然,冒死偷偷救他出来,这才免于劫难。

    不过当时的郁小南已经决定随着蒋浩然死去了,却没想到那个预言大师竟然用她的血救回了自己。她和蒋浩然才有机会能够在一起。

    说到雨泽童峻,他在战争结束之后离开了军部,跟着郁小南他们一起回到人类的世界。从此开始游历整个世界,就是为了要找到爸爸项链上的家。

    而殷塔塔。却选择留在月蓝国。她的理由很简单,喜欢那里。不过郁小南知道她是口不对心。明明在意的是林珂云焕却顾左右而言他。

    月老就比较惨了,即使战争胜利了,宫月东豪也没有接受他。于是他选择留在月蓝国,一方面希望培养父子之间的感情,二来也能辅佐东王。

    东王当然顺利的夺回政权,再一次开始和平的统治。

    段悦和一些从人类世界来到这里帮着东王打天下的人,有一部人也选择留在月蓝国,他们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也想在这里游历一番。

    段悦却不喜欢这里她和郁小南他们一起回到属于他们的国家。之后,段悦就开始振兴自己的家族,忙的不亦乐乎,失去姐姐的痛苦也渐渐的远离了她。

    郁小南他们四个人,从新回到学校,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最后一年的学业。毕业之后继承父亲的报业公司,又用一年的时间整改,一年的时间创新。现在,她的公司旗下有两份报纸,三份杂志。娱乐、政治、经济都是他们报纸和杂志的话题。

    郁小南走进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马上就有一名女助手拿着资料走了进来。

    “董事长,这是经理给你的资料。”

    “放在那里就好。”郁小南说着脱下风衣拿起自己公司的报纸,看了起来。

    她翻了好几页,忽然停在一个版面上,脸上露出了笑容。那这个版面是娱乐版,大标题是:双生姐妹花的绝世之舞在皇家剧院上演。下面附有一张照片,是一副海报,海报上的人物正是神雨和神露两姐妹,一个清雅高贵,一个神秘妩媚。郁小南忽然有想起自己刚入学时,见到她们姐妹时的情景,感觉那些回忆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一样。她缅怀着过去,放下报纸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时至傍晚,有人敲响了郁小南办公室的门。

    “请进!”

    蒋浩然推门而入。“老婆大人,可以下班了吗?”他笑着走了进来。

    郁小南抬起头,对他露出幸福的笑容。补充一下,他们在一年前终于喜结连理,两人住在蒋浩然的家。

    “好了,马上走。”

    山顶别墅。宽大的餐厅里,笑声不断。

    “我骗她说我是穷光蛋,她吓的掉头就跑,你们没看到她那个样子真是太好笑了。”蒋浩宇在餐桌前滔滔不绝。

    “你也不要老是骗别人,那些女孩子其实都挺好的。”妮斯略带责备的叮咛着。

    “妈,那些女人有哪一个不是看上我的钱。我才不要找那样的女人,要找也要找一个像嫂子这样的才好。是吧!哥”蒋浩宇说着用脚踢了一下坐在他对面的蒋浩然。

    “我看你没那服气!”蒋浩然放下手里的筷子,半开玩笑的说。

    “妈,你看,哪有哥哥诅咒弟弟的。”蒋浩宇故意向妮斯撒娇。

    妮斯笑着拍拍蒋浩宇的头,“傻孩子,哥哥是跟你开玩笑的。”

    郁小南在一边看着,偷偷的笑着。

    蒋瑞德看着大家,内心感到无比的幸福。

    第二天宽大的卧房里,一条红色的特殊的项链挂在床头的墙上,突然项链震动了起来。

    蒋浩然从被子里钻出来,拿下项链按了一下上面的按钮。邓萧的脸立即浮现在他的眼前。连同她兴奋的声音一同传来。

    “蒋浩然,你快点叫醒小南,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邓萧说的眉飞色舞。

    郁小南也不太情愿的从被子钻了出来,睡眼惺忪的望着邓萧。“你又怎么了?”

    “告诉你们哦,我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地洞,那里面好像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你们快点来了,我们一起再去冒险。”

    蒋浩然和郁小南互相对望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郁小南对邓萧说:“你把地址告诉我们,我尽快赶过去。”

    “好。”

    属于他们的冒险再一次开始。

    =====结束也是新开始,第二部故事=====

    弯弯的柳叶眉,水润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嫩红的唇瓣组合成一张精致如画的漂亮脸蛋,可就是拥有这样漂亮脸蛋的年轻女人,却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

    周围人惊艳的眼神,不免多了一抹同情。

    侬安端坐在轮椅上上,面前的圆桌上摆放着一杯白开水,她像是没有察觉到周围人同情的眼神。浓密的睫毛下,漆黑的眼珠下平波无痕。唯独那放在膝盖上,紧紧的揪着衣服的嫩白小手,泄露了她真正的情绪。

    她在等人,那个被称为s市商界帝王,却愿意在侬家危难时刻伸手帮助的人_林惊!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有人过来,侬安抬头像墙壁上的挂钟看去,七点五十八分。

    距离约好的八点,还差两分钟。

    想到侬家如今的惨状,和从未见过面的林惊,侬安不由的咬住下唇,有些心慌意乱。

    心思烦乱间,侬安错过那椅子被拉动时轻微的声音,直到传来一把清朗的嗓音。

    “侬小姐?”

    低沉的嗓音,宛如大提琴轻轻划过,格外的好听。

    侬安下意识的看了下腕表,八点整,一分不差一分不少,和传言中的准时,格外的符合。

    抬头,在看到男人五官时,侬安的眼中不免略过一抹惊艳,虽说早就知道商英侬貌出色,却没想到男人俊朗的侬貌,比起所谓的娱乐圈明星,也不遑多让。

    这样有才有貌的天之骄子,天生就应该活在世人的眼光中,被人瞻仰!

    只是,这样的人,怎么会答应帮侬家一把。

    他,又会提出怎样的要求!

    飞快的垂下眼睫,遮住了所有的心思,于此同时,侬安唇角轻轻上扬,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温婉笑侬:“林总。”

    不管怎样,赢得商英的好感,帮助侬家度过危机,才是她最应该做的。

    林惊点点头,精致的下颌紧绷,乌黑的眼珠黑宛如黑曜石一般灼灼生辉,让人不敢多看。此刻,他静静的看着侬安,眼睛里没有半点感情色彩,像是在评价一个代估的货物一样。

    侬安被看的不舒服,可一想到侬家,却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片刻后,男人终于移开了眼睛,从身边的公文包掏出一份薄薄的文件以及一只黑色的水笔。他把东西摆放整齐后,推到侬安面前,形状优美的薄唇,简洁的吐出这两个字:“签字!”

    侬安被男人这一连串的动作,弄得困惑不已,她疑惑的翻开面前的文件,却在看到上面的结婚协议四个大字时,震惊的瞪圆了眼睛。

    什么鬼!林惊怎么会拿这样的文件给自己!

    见侬安犹豫不决,林惊按耐住内心的不耐烦,修长的手指敲打在桌子上,带着一丝催促的意味:“想保住侬家,就签字!”

    闻言,侬安下意识的咬紧了红唇,遏制住内心复杂的情绪,认认真真的把手中的结婚协议给看了一遍。

    完毕后,她疑惑的看向林惊,平静的问道:“为什么!”

    商人无利不起早,林惊年纪轻轻,却早就是商界中的楚鞘,可,眼下,拜访在她面前的这份结婚协议,无论是对侬家,还是对她,都百利无一害,却偏偏对林惊自己,却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若不是拿这份合同给她的是林惊,她真的会以为这是对方和她开的一场玩笑!

    见状,林惊的眼里飞快的略过一抹赞赏,不愧是他挑中的人,没有被羞辱的恼怒,也没有被利益打动后的迫不及待,而是认真思考后,冷静的质问。

    “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对于聪明的人,林惊愿意多说一句。

    一头雾水的话,弄得侬安困惑不已,然而,不等侬安再问,林惊却站了起来,185的修长身材,将坐在轮椅上,身子娇小的侬安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领土被侵犯,侬安身子紧绷,脊背挺的直直的,攥着衣摆的小手发白,红唇抿成一条直线,她不服输的看向男人,努力让自己在男人的气势下显得渺小。

    谁知,林惊却在这时轻轻的笑了起来,薄唇上扬,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嘲讽:”侬安,这样的你,这样的侬家,有什么是值得我算计的。”

    清冷的嗓音,满满的轻蔑。

    侬安一怔,身子僵硬在轮椅上,上扬的唇瓣上多了一抹苦笑。

    是啊,这样的她,这样的侬家,真的是没什么值得林惊算计的!

    更何况,无论林惊是出于哪一种原因,为了侬家,这份结婚协议她都必须签下去,况且,作为一个家族即将没落的残疾千金,还能够嫁给s市赫赫有名的黄金单身汉,她,也该知足了。

    任命的垂下眼睫,挺直的脊背,在这一刻也弯了下去,侬安不再有任何的挣扎,安静的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重新递给男人。

    林惊很满意侬安的识时务,薄唇流露出一个清浅的笑侬,他把文件收好,装入带来的公文包后,道:“收拾你的行李,下午三点,司机接你去林家。”

    这么赶,侬安皱眉,有些措手不及。

    “可以晚点吗!”她请求道,不愿意这么早踏入侬家,这么早去面对这个危险的男人。

    “是想多点时间嘱咐你的败家哥哥吗!”男人一眼看穿了侬安的打算,说出的话狠厉无情:“侬安,你要认清楚自己的地位!”

    敢和他提要求,是他刚才的表现太过于温和了吗!

    “午饭前,我要见到你。”林惊轻易的改变了刚才的决定,想给侬安一点教训。

    侬安一怔,随即点点头,她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是不允许旁人有一点点忤逆他的意思。

    …

    刚回到侬家,侬安尚来不及为自己倒杯水,就早已等候多时的侬毅咄咄逼问:“安安,林惊答应帮侬家了吗!”

    侬安静静的看着他,只见侬毅俊雅的五官全是担忧,讽刺的是,他担心的却不是自己这个妹妹,而是侬家的是否能恢复到以前的辉煌。

    “安安,你哑巴了不成,说话啊,林惊他答应没!”徐红见小姑子闷不吭声,不免着急起来。

    若是这侬家真的败了,那她以后还怎么过上富太太的生活。

    “安安,你别急你哥我了,快点说,他有没有答应,咱们侬家的希望,可都放在他身上了。”侬毅焦急的问道,眉头皱在一起。

    他虽是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子弟,却也知道,若是侬家没了,他侬毅就什么都不是!

    “他愿意帮助侬家,但,有个条件。”侬安盯着侬毅的眼睛道。

    她故意隐瞒自己已经答应的事实,想看看,在这个哥哥心中,可有一点是自己的存在。

    侬安刚听到了前半句,就乐的不可开支,他搓着手,激动的在侬安面前来回走动:“愿意就好,愿意就好,侬家这次是真的有救了,有救了!”

    只要侬家不倒,他就能继续当自己的富家大少爷!继续挥金如土!

    “我就说,咱们侬家都是这么多年的豪门望族了,不可能轻易的被这点小风小浪给击倒,只要林惊愿意帮咱们一把,侬家就能挺过去。”

    徐红也松了一口气,喜上眉梢,这对夫妻难得的想法一致一次。

    “哥,他有条件!”侬安看了一眼这对激动的喜行见色的小夫妻,神色淡淡的提醒道。

    “人家愿意帮咱们,有条件,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侬毅不以为是的挥了挥手,想晚会去哪里玩一把,去去最近几天的晦气。

    徐红从激动中清醒过来,她比侬毅又稍微精明了一点,看出了侬安的不正常,眼珠一转,掐了一把侬毅腰间的软肉,给他提个醒。

    侬毅一个没防备,当场尖叫一声,没察觉到徐红的好意,骂骂咧咧道:“臭婆娘,你掐我干嘛!”

    徐红恨铁不成钢的用手背又撞了他一下,使个眼色给侬毅,这个蠢货,就不知道用眼睛看吗!

    侬毅到底没笨到家,在徐红接二连三的示意下,终于发现了侬安面上毫无喜色,他讪讪的摸了摸头,脸上的笑侬收敛了几分,难得的精明了一次:“安安,林惊他,提了什么样的要求。”

    这对小夫妻的互动,侬安全部都看在眼里,麻木的心,格外的累,为了这样的家人,这样扶不起的哥哥,她答应林惊的要求,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吗!

    可,为了侬家,她又别无选择!

    疲惫的垂下眼帘,侬安道:“我和他结婚,他答应帮侬家一把。”

    “这是好事啊!”侬毅一听,当即乐了:“安安,你嫁给林惊后,我们侬家和林家就是姻亲关系,他更不可能对侬家坐视不管,说不定,到时候咱们侬家还能更加壮大,让在底下的爸妈也高兴一次。”

    侬毅说到激动处,高兴的眼尾都红了,徐红也高兴,可,看向侬安的轮椅上的双腿时,又闪过了一抹嫉妒。

    侬安不过是个残废,凭什么还能嫁给林惊这样优秀的男人!

    “如果我拒绝了呢!”侬安冷静的打断侬毅的幻想,冷声反问道。

    她想知道,如果在咖啡厅,她真的是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事,她这个哥哥会怎样。

    侬毅先是一愣,随即暴怒:“侬安,你不许给我耍小性子,我告诉你,侬家要是因为你,导致灭亡,我看你怎么对得起咱爸妈!你别忘了,他们是怎么死的!”

    第二章:侬安,你必须嫁!

    偌大的客厅,随着侬毅最后一句怒吼,侬安一直冷静的表情也出现了波动。握住轮椅的小手骨节发白。

    死一般的沉寂,包围着在场的所有人。

    侬毅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表情讪讪的,又带着一点气愤。脖子扭向一旁,觉得侬安太不识好歹了!

    林惊是什么人,愿意娶她,简直是他们侬家烧了高香!

    “侬安,为了爸妈,你必须嫁!”生硬的语气,是不允许拒绝的口吻。也让气氛更加紧绷。

    侬安低垂着眼睫,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细白的手指放在轮椅两边,她低声道:“我答应了。”

    是她高估了自己,以为侬毅会念一点点兄妹之情,为她考虑一丝一毫,这样愚蠢的试探,她以后再也不会做了。

    啥!答应了!

    侬毅脸上的表情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由阴转晴,他兴奋的拍了一下侬安瘦弱的肩头,完全忘记了刚才的愤怒。

    “这样才对,这才是我侬毅的好妹妹!”

    “安安,恭喜啊!你以后可就是林太太了。”徐红也高兴起来,侬安能嫁给林惊,那,侬家的富贵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