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76章 382结束也是新开始(2)
    ,精彩小说免费!

    “我累了,想回房休息了。”侬安出声打断徐红还要往下说的话,控制着轮椅,像自己的房间行驶,神情再次恢复到刚才的冷淡。

    “安安是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徐红笑眯眯的点点头,转而对一旁的侬毅道:“老公,安安能嫁给林惊,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咱们要不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当然要!”

    “我以后可就是林惊的小舅子了!我看以后,s市还有谁敢得罪我!”

    关上房门,阻隔掉客厅内兴高采烈的说笑声,侬安挺直的脊背瘫软在轮椅上,一直伪装的坚强瞬间崩塌,晶莹的泪珠从她眼角滑落,一颗又一颗,哭泣无声。

    她,怎么会忘记自己的父母是怎样死的呢!

    那,疼她入如珠如宝的父母,希望她可以一世安康,永远开心的父母,是因为她的任性,才发生车祸,早早的撒手人间。

    她,是侬家的罪人!

    而嫁给林惊,保住侬家,是她唯一可以赎罪的行为!

    这样一想,侬安打起精神,开始收拾行李,就在她刚刚把行李收拾好时,徐红推门而入,看着侬安的表情是羡慕中夹杂嫉妒。

    “林家来人了。”

    “安安,你怎么没告诉我们,林惊会派司机过来接你。”

    “你现在不也是知道了。”侬安淡淡的说道,像是没听出来徐红话里的抱怨。

    徐红一噎,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这不是想提前知道,多做些准备吗!”

    侬安唇角微弯,似笑非笑的看了徐红一眼,是真的想要多做些准备,还是想要趁此机会讨好林家,她们彼此心知肚明。

    懒得拆穿徐红的小心思,侬安指了指收拾好,放在墙角的银白色行李箱:“帮我把行李拎出去。”

    客厅内,侬毅坐在沙发上,却没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反倒是畏手畏脚,格外的拘谨,坐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个穿黑色风衣,五官平凡的中年男子。

    侬毅挖空心思,努力想吸引对方的兴趣,却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行为,在对方的眼中和跳梁小丑一样滑稽可笑。

    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要和这样的货色结亲!

    轮椅滑动的声音,惊动了黑衣男子,他站起来,走到侬安面前,恭敬的说道:“侬小姐,我是林宇。”

    说也可笑,直到现在,侬毅才知道,他努力说话半天的对象叫林宇。

    侬安清楚林宇过来的目的,直接指了指身后,徐红手里的行李箱,道:“麻烦你帮我把行李运到车上。”

    林宇恭敬的点头,从徐红的手中接过行李箱,眼里飞快的略过一抹沉思,这个侬安对他这么客气,是因为清楚自己的地位,还是因为…

    “哪能让您拎呢!”侬毅一把从林宇手中抢过行李箱,笑侬讨好:“我来就行。”

    他可是听说林宇是林惊的红人,讨好了林宇,就相当于讨好了林惊,侬毅心中的算盘打的精光响,脸上笑侬不断。

    林宇对于侬毅的行为没有一丝意外,行李箱转手交给侬毅后,他主动推着侬安的轮椅,往外走。侬毅慌忙跟上,像个小跟班儿。

    侬安冷眼看着侬毅这一系列的讨好行为,唇角嘲讽的弯起,这个林宇,看着说话对她恭敬,眼神中却没有半点尊敬,反倒是探究意味极浓。

    而她这个哥哥,竟然还白日做梦的以为,林宇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未来的总裁夫人看待,想要巴结讨好!

    冷不丁,侬安耳畔又响起那人冰冷的声音:“这样的你,这样的侬家,有什么值得我算计的。”

    林惊,既然我身上没有值得你算计的东西,你又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条件!我侬安不相信你林惊会做赔本的买卖!

    在侬安沉思中,车子缓慢的行驶着,林惊的别墅位于s市的西区,而侬家正好相反,几乎是横跨了大半个s市,轿车才行驶到目的地。

    在林宇的帮助下下了车,侬安攥紧了轮椅的扶手,静静的打量着面前事古色生香的别墅,这里就是林惊的大本营,也可能是她以后生活的地方。

    温文尔雅的中年管家早就在大门口守候着,有着些许皱纹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侬,却又没有让侬安觉得碍眼的同情。

    “侬小姐,总裁在客厅等着您!”管家笑眯眯的推着行李箱道,林宇把侬安的行李箱交给他后,就开车离开了这里。

    似乎是看出了侬安的紧张与不自在,管家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总裁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好人。”

    “谢谢。”

    侬安感激的看了管家一眼,唇角却多了一抹苦笑,林惊是不是豆腐心她不知道,刀子嘴,她到是已经见领教过了。

    滚动着轮椅,侬安的心情不免沉重了几分。对于林惊,她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

    在侬安忐忑不已中,她和管家到达了客厅。管家把行李箱放到客厅一角后,恭敬的对林惊道:“总裁,侬小姐过来了。”

    侬安打量着面前林惊,和上午见面时一身正装不同,此时他身着浅灰色的休闲装,随意的歪在沙发上,精瘦有力的双腿叠加在一起。浑身呈现出一股放松的状态。

    此刻,他手里拿着一份杂志,正在翻阅,看上去格外的赏心悦目。

    听到管家的提醒,他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没有放下手中的杂志,甚至连瞧侬安一眼都没有,而是继续看报。

    侬安秀眉微皱,摸不准林惊这个行为是有意还是无意。

    管家不在多嘴,静静的在一旁等候,二十分钟后,林惊把手里的杂志翻阅一遍后,这才抬起眼帘,瞅了侬安一眼,像是刚刚想起她还在这里等待一样。

    “一楼随意安排一个房间。”林惊漫不经心的吩咐道。

    “好的。”

    管家领命下去后,客厅顿时只剩下侬安和林惊两人,侬安说不清楚内心的想法,只觉得在林惊那双不含有任何感情的眼睛注视下,格外的紧张,身子不由自主的紧绷成一条直线。

    坐在沙发上,林惊轻而易举的看到侬安放在膝盖上的手,再次握成了小拳头,不屑的嗤笑了一声。

    不在需要任何的言语,侬安已经从林惊的笑侬中狼狈万分,她深吸了一口气,握成拳头的手,缓慢的松开。

    突然,男人站了起来,侬安的视线不免跟着他移动,见男人站起来,又半蹲在她身旁,露出毛茸茸的头发,

    就在侬安纳闷林惊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他冷不丁重重的敲了敲侬安的双腿两下,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询问:“真的没知觉了吗!”

    淡淡的语气,说不出的欠扁意味。

    自从不良于行后,侬安就格外避讳和别人的身体接触,可,林惊这个动作太过于突然,以至于她完全就没想到防备。

    因而,在林惊问话的时候,轮椅瞬间后退了两步,与此同时,侬安的身子后仰,像是一个被拉伸到极限的弓。

    她瞪着林惊,水润的大眼睛中,愤怒的火苗在跳跃:“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林总,这么喜欢揭人伤疤。”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不允许他人碰触,对于侬安来说,残疾的双腿,就是她的逆鳞!所以,纵使侬安在怎样淡然,收敛脾气,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火气。

    林惊诧异的看着她,没想道从始至终都面色淡然的侬安。竟然有着这样充满生气的一面,就像是炸毛的小猫一样,挥舞着肉爪子,捍卫者自己的领土。

    但,那又怎样,只要进了他林家的大门,就算是野猫,也要拔了爪子!

    林惊毫无愧疚的站起来,说出的话字字戳心:“花这么大代价娶妻,我总要知道是真残,还是假残!”

    “你!”

    瞳孔倏地一下放大,侬安没想到刚进林家,就遭遇了这样的羞辱,下唇被狠狠的咬住,铁锈般斑驳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强行换回了侬安的理智。

    侬家还没有得到帮助,她,不能和林惊翻脸!

    “那林总鉴定的结果呢!”深吸一口气,她冷声反问。

    “是个真残废。”看着这双笔直修长的美腿,林惊难得的升起了一股惋惜。

    对于美人而言,纵使侬颜再美,失去了双腿,就像是玉有了无法弥补的瑕疵一样。要知道,以前的侬安,可是s市出了名的美人。

    “既然已经知道,还请林总以后记清楚。”侬安皮笑肉不笑的回复道。

    对此,林惊冷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总裁,侬小姐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这时,管家从一个房间冒了出来,出现在客厅中。

    闻言,林惊皱眉打量了侬安几眼后,道:“带她收拾一下。”说完,他嫌弃的瞥了一眼侬安,又补充道:“可以见人。”

    侬安:“…”

    她,这样怎么不可以见人了!

    管家波澜不惊的眸子闪过一抹惊讶:“总裁是要带侬小姐回老宅吗!”

    “老头子心心念念想要个孙媳妇,这有了人选,我怎么能不带给他看看。”薄唇上扬,林惊的笑侬肆意而危险。

    这是见面后,林惊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侬安却没有丝毫的庆幸,只觉得身上发凉,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密密麻麻爬出来。

    林惊下达的命令,管家高度执行,因此,纵使侬安多么不情愿,也必须配合,像个洋娃娃一样被人摆弄。

    等造型师,设计师在她身上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见到镜子中身着华美衣裙,贵气逼人的美艳女子,侬安才算是知道了林惊口中可以见人是什么样的标准。

    不屑的撇撇唇,有谁会在没事的情况下,如此盛装打扮!

    林惊是怎样想的,竟然要带她回老宅,要知道,在这些所谓的豪门贵族中,带女人回老宅,就相当于承认了她的地位,给予名分。

    她和林惊不过是签了一份结婚协议,怎么会有这样重视的待遇!

    林宇,真是个奇怪的人。

    “侬小姐。”管家的出声,打断了侬安的思考,他把一管子白色软膏递给侬安,道:“这个药膏可以褪除侬小姐腿上的淤青。”

    侬安一怔,没想到管家这么心细,连她腿上的淤青都注意到了,并贴心的送上软膏。而林惊这个罪魁祸首却没有一点表示。

    所以,重视什么的,完全就是错觉!

    在侬安发呆的过程中。管家温和的笑了,把软膏塞在侬安的手中,慈爱道:“女孩子身上,可不能有任何的瑕疵。”

    “谢谢。”侬安也不是什么不识好歹的人,握住软膏,俏脸露出一个温和的笑侬。

    见侬安收下软膏,管家松了一口气,随后,像是想到什么,眉头又皱巴巴的皱在一起,像是有什么话想对侬安说。

    可,侬安等了半天,管家却只说了句似是而非的话:“待会去老宅,还请侬小姐尽量多担待点。”

    侬安听的一头雾水,多担待点,什么意思,难道老宅还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存在。

    管家却不愿意多说了,这句话说过后,就推着侬安出去,林惊早在外面等候多时,眉眼有些不耐烦,修长的手指敲打着车窗,催促意味浓厚。

    见侬安出来,他的眼中划过一抹惊艳,侬安果然不愧是以前有名的美人,漂亮的小脸稍作打扮,就美艳不可方物。就像是一株完全盛放的玫瑰。一举一动就能魅惑人心。

    林惊很快回神,嗓音淡淡的提醒:“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侬安点头,低头把玩着嫩白的小手,结婚协议上写的清楚,在外人面前,她要扮演好林惊妻子的角色,不能给他添麻烦。

    开车过去的路上,林惊时不时的拉下领带,心事重重,好像是十分抗拒回去,又不得不回去一样。

    再一想到管家欲言又止的话,侬安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只是她掩饰的很好,在加上林惊有心事,以至于到达目的了,林惊都没有察觉到。

    下车后,林惊一只手推着侬安的轮椅,一只手亲密的搭在侬安的肩上,这样亲密的行为,侬安第一反应就是要避开,可一想到自己的职责,又只得硬生生的配合。

    “别僵硬的像死尸!”林惊低头小声警告道,因为心情烦躁,他语气格外的不好。

    温热的气体喷洒在脖颈这样敏感的地方,侬安更不适应了,身子僵硬的像块石头,可,在外人看来,两人却是格外的亲昵,恩爱。

    老宅很大,林惊推着侬安走了五分钟左右,才走到了庭院内部,这时,一个大约十五六左右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看着侬安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好奇,“三哥,这位就是三嫂吧。”

    兰嫂刚才说三哥会带女朋友回来,她还有点不相信呢!

    “嗯。”见到小姑娘,林惊眼睛柔和了几分:“诗音,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