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77章 383结束也是新开始(3)
    ,精彩小说免费!

    “在帮兰嫂烧菜,说是要做你喜欢吃的酸菜鱼。”林诗音的重心放在了侬安的身上,圆滚滚的大眼睛一刻也没从侬安身上离开。

    “三嫂,你叫什么名字!”林诗音好奇的问道。

    “侬安。”侬安露出一抹温和的笑侬,她可以感觉到林诗音没有一点恶意。

    林诗音像是被这个名字惊讶到了,面露古怪的看向林惊:“三哥,你…”

    “诗音。”林惊叫了一声,像是提醒,又像是在警告。

    “你跑出来干什么。”林惊问道。

    林诗音很快被转移了注意力,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这不是听说你带三嫂回来了,提前溜过来看看,三哥,爷爷在书房等着你,你赶快过去吧。”

    “我知道了。”林惊淡淡的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你赶快过去啦!三嫂由我帮你照顾着。”林诗音见林惊不动,推了他一把,颇有些语重心长:“不要和爷爷顶嘴。”

    这个三哥,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执拗,他执意带侬安回来,也不知道老爷子会怎样发作。

    “嗯。”林惊应了一声,看向侬安的眼神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侬安心头一跳,又是这样的眼神,林惊他,到底是在隐藏着什么!

    林惊走后,轮椅被林诗音接手,轱辘碾过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也让不习惯和陌生人相处的侬安浑身不自在。

    林诗音察觉到了这一点,贴心的说着话分散侬安的注意力:“三嫂,你和我三哥是怎么认识的。

    “这一点很重要吗!”侬安反问,她没忘记林诗音刚才古怪的表现。

    林诗音嘻嘻的笑了一声:“现在看来,倒也不重要,以前三哥就说过会带你回林家,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

    “以前?”

    侬安敏感的抓住这个词语,好像有很多事情,她这个当事人并不知道。

    “是啊。”林诗音刚要说话,被一道讥讽的声音打断:“诗音,这样的人,也配被你称为三嫂吗!我们林家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进来的!”

    侬安抬头望去,看见说话的是一个五官美艳的年轻女子,身着大红色的长裙,红唇浓妆,艳丽无双,此刻,她眼里的嫉妒,使得这张美丽的侬颜少了几分颜色,多了几分刻薄,极易让人心生不喜。

    “二嫂,你怎么说话的。”林诗音不满的话语,让侬安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害怕侬安被叶晓的恶劣的言语影响了心情,语毕,林诗音就有些担忧的看着侬安,却见她红唇微勾,露出清浅的笑侬。

    林诗音瞬间被晃了心神,内心唯一的想法就是三嫂长的真是好看,怪不得三哥就算知道老爷子不同意,也要坚持把侬安给带回来。

    侬安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林诗音放在轮椅上的小手,安抚对方的情绪,为了这样的人,气坏身子,可真是太不划算了。

    见林诗音平静下来后,侬安慢吞吞的开口道:“阿猫阿狗什么的,确实是不配进林家的大门,只是,二嫂,我可是惊亲自承认名分,带过来的的,和某些人,是完全不一样。”

    无论身份地位怎样变化,她侬安从来都不是安静任人欺辱的存在!

    “就是,三嫂可是我三哥亲口承认的。”林诗音附和道,杏眼瞪得圆滚滚的,看向叶晓的眼神充满了厌恶:“二嫂,别的我不清楚,可你怎样嫁进我林家,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或者应该说,所有s市的上流人家,都知道叶晓是怎样嫁进林家的。

    当年的叶晓暗恋林惊,苦追不成,下药设计,却设计错了人,清白被毁在林家有名的花花大少林吉手上,以一种极为丢人的姿态嫁进了林家,成了上流社会众所周知的笑话!

    “你!”叶晓显然也是想到这一茬,气的精致的五官扭曲,呈现出一种丑陋的状态,她看像侬安的表情阴霾而恶毒。

    “侬安,你以为你比我强很多吗!你也别太得意了,你以为林惊是真的喜欢你,才带你回林家的吗!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_”

    “要不是因为什么!”低沉的嗓音,带着刻骨的寒冷。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林惊竟然去而复返。

    侬安垂下眼睫,漆黑的瞳孔略过一抹懊恼,林惊怎么这个时候过来,在稍微晚一点,她就能从叶晓的嘴里知道些有用的信息了。

    “没什么。”

    叶晓明显的害怕林惊,肩头瑟缩了一下,张扬的气场瞬间收敛的干干净净,不甘心的扔下这句话后,就急匆匆的跑了,好像是身后有什么吃人的妖怪一样。

    侬安皱眉沉思,不是传说叶晓喜欢林惊吗,怎么反倒是这幅避之不及的面孔。

    “三哥,我就知道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三嫂被欺负的。”林诗音很高兴见到去而复返的林惊,笑眼弯弯的说道。

    林惊没有反驳,而是揉了揉林诗音的头发,兄妹两个相处和推着侬安往里面走,可,侬安身上却泛起了一层冷意,在这里,她像是被人剥光了衣服一样,被人打量,评估一样。

    好像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林惊为什么要娶她,除了她自己!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美好。

    侬安被推到客厅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满当当的坐满了客厅,这也衬得侬安,林惊,林诗音三人有一种姗姗来迟的感觉。

    客厅内的气氛,安静而古怪,侬安敏感的察觉到所有人的眼神投射在她的身上,那眼神中有着毫无掩饰的幸灾乐祸。

    很明显,他们在看戏。

    而看戏的对象,就是她侬安!

    侬安心中一紧,放在膝盖上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握成拳头,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却紧紧的攥住了她的小手,热度仿佛可以从手心蔓延到心上。

    侬安诧异的扭头望去,却只能看到男人线条精致的侧颜,以及那紧抿的唇瓣,侬安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下,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细心的察觉到了她的紧张,并用这种方式安慰她。

    林惊,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林老爷子坐在正中间,见到他们这个亲密的行为后,脸阴沉的可以滴水,他重重用拐杖敲打了下地面,沉闷的声响回荡在客厅,像是给予所有人心里重重一击。

    “林惊,你是不是把我说的话全都当成耳旁风了!”

    “老爷子说的话,我哪里敢当成耳旁风,您让我带个孙媳妇回来,我这不是照做了吗!”林惊的声音有些吊儿郎当。

    “你知道我的意思,这样的女人,是不配嫁入我们林家!”暗红色的拐杖直直的指向侬安,带着高高在上的鄙夷。

    他,是一点都看不上侬安。

    林惊嗤笑了一声,上扬的唇角嘲讽意味满满:“这样的人不配,那什么样的人配,老爷子,名门千金,可是您自己下的要求!”

    说到这,他转头望像侬安,不紧不慢的说道:“侬安,正好符合!”

    在场所有的人,因为他大胆的言语倒吸了一口冷气,林惊是不想活了吗,竟然敢这样对老爷子说话,

    此时,林惊态度摆的太明显,你老爷子不是想要找个名门千金做孙媳妇吗,我就给你找了一个。

    气氛紧绷到极致,炮火味满满。侬安更是瞬间成了瞩目的焦点。

    林诗音担心的看了看林惊,又看了看满脸怒火的老头子,却不知道该怎么办,老爷子独断专行惯了,三哥明知道他的性子,怎么就不知道服个软!

    明明是一家人,非要闹成仇人才善罢甘休吗!

    老头子被他这不知所谓的话,气的胸口疼,脸都有些青紫,他不相信,这个混账是真的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欧阳,你真是生了个好儿子。”老爷子冷哼了一声,炮火对准了坐在下面的欧阳,也就是林惊的生母。

    “爸,您别生气,”欧阳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满眼失望的瞪像林惊:“林惊,你到底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别说是老爷子了,我也不接受她侬安做我的儿媳妇!”

    林惊是想她被众人戳脊梁骨吗,竟然找个残废!

    她本以为这次小儿子回来,是有了认错的心,还特意下厨做了他喜欢吃的饭菜,没想到,他还是这个老样子,一回来,就让她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

    真是个孽障,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生下来,而是一把掐死他!

    “话可别这么说,我只是如你们所愿的带了个媳妇回来。”林惊低头靠在侬安白嫩的脖子上,用一种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安安,既然这里不欢迎我们,我们离开便是,以免脏了他们的眼。”

    说着,他推着侬安的轮椅就要往外走。

    侬安低头配合,这样的场合,不需要她说话,她要摆好姿态就好。

    见林惊真的要走,老爷子怒不可遏,这个混账,眼里还有一点他的存在吗!

    “孽障!”

    伴随着这声怒喝,老爷子手里的茶盏朝林惊飞去,见状,侬安惊呼了一声,林惊却不躲不避,任凭茶盏砸中他的额头。

    骨瓷做的茶盏掉落在地上,瞬间在林惊的脚旁碎成了好几瓣。而他的额头上,鲜血不断的流淌,淹没了他的眉眼,看上去格外的恐怖。

    这样的场面是侬安第一次见到,她从未想过,老爷子竟然这样狠心的拿杯子去砸自己的亲孙子。而,林惊,这个智商似妖的家伙,竟然也傻乎乎的不躲!

    反应过来后,侬安难以保持平静,大吼道:“快叫医生啊!”

    老爷子却冷哼了一声:“大吼大叫,哪里是什么名门千金!”

    侬安震惊的看着老爷子,难以接受,都到这个地步了,老头子在乎的竟然只有林惊的忤逆。她扭头像林惊的生母_欧阳望去,只见在她的眼中,那遮挡不住的厌恶与庆幸。

    她在厌恶什么,又在庆幸什么,可想而知!

    侬安第一次为林惊感到心疼,攥紧了厚实的大手,侬安想,林惊是不是也为有这样的家人心寒。

    “别担心,”这时,林惊抹了一下脸,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指尖,看上去更加的恐怖,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冲侬安笑了笑:“死不了。”

    侬安说不出安慰的话,只是握着林惊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老爷子,人,我已经带给你看了,不满意也是您的事。”他扬唇微笑,带着股嗜血的气息:“我和安安,就不在这碍你的眼了。。”

    “林惊,你要是敢和这个女人结婚,就不要在踏进林家半步!”没想到他这么不知悔改,老爷子怒不可遏的冲林惊的背影吼道。

    闻言,在场所有的人精神一震,不能进林家,可就意味着林惊被老爷子厌弃了,这样一来,林惊的总裁之位,还能坐牢固吗!

    想到总裁这个令人眼热的职位,不少人的眼神中略过一抹贪婪。

    林惊的脚步停顿下来,见状,老爷子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他就知道林惊这样聪明的人,知道怎样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谁知,林惊顿了一下,又头也不回的推着侬安离去。

    “三哥。”林诗音着急的追上去,想要挽留林惊,害怕这对爷孙真的闹僵。

    “回来!”

    “从今往后,他不再是你三哥!”说完,老爷子又重重用拐杖敲了下地面。

    真是气死他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孽障!

    老爷子发令,林诗音自然不敢在继续追,她不甘心的跺了跺脚,扭头,却看到了叶晓幸灾乐祸的眼神。心里更是窝火。

    侬安被林惊推到轿车内,可林惊却没有第一时间发动车子,而是神色疲惫的依靠在椅子上,上扬的唇角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

    侬安咬了咬唇,犹豫开口:“你先去清理一下伤口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性没有修练到家,她没办法看着林惊脸上的伤口而无动于衷。

    “你是在担心我吗!”林惊歪头反问,眼梢上挑,眼神幽深,让人看不出来他真正的心思。

    侬安诚实的点点头,道:“是个正常人都看不下去。”而她侬安也只是个普通的正常人。

    闻言,林惊定定的看了她两眼,漆黑的眼珠看的侬安浑身不自在,就在侬安后悔自己刚才多嘴时,林惊却道:“你到是诚实。”

    随后,他用湿巾擦去脸上的血啧,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伤口也只是看着吓人,没什么大事。”

    老爷子下手还是有点分寸的。

    侬安咬紧唇瓣,扭头看向一旁,既然当事人都不在乎自己的伤口,她又何必操这个闲心。

    车内再次陷入安静之中。谁知,林惊却主动开口,打破了车厢内的安静:“刚才的事情,别放在心上。”

    侬安诧异的睁开眼,迷糊了半分钟后,才反应过来,这话,是对她说的。

    “我没放在心上。“侬安道,她垂眸看向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语气淡淡:“普通人家尚不能接受自己的亲人娶一个残疾,更何况是林家这样的名门望族。”

    所以,老爷子和他妈妈有那样的态度,侬安一点也不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