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79章 385结束也是新开始(5)
    ,精彩小说免费!

    闻言,林惊沉默了片刻,随后,再次从侬安的手中取走这两朵桔梗花,扔进一旁的垃圾桶。

    等他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他沉声道:“没有什么是舍不得的。”

    顿了顿,林惊的目光停留在侬安发红的小手上,没有什么歉意的说道:“抱歉,刚才弄疼你了。”

    “既然是道歉,林总的话,最好还是有点真诚比较好。”侬安听出他话里的敷衍,喉咙里就像是噎了一口气,让她不得不发作出来。

    林惊又沉默了一下,道:“我会让管家送去药膏!”

    闻言,侬安气急,她觉得自己真是蠢爆了,才会和林惊在这里斗嘴!她吸了一口气,平静下内心激动的情绪,随后,干脆的转过轮椅,离开这里。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林惊苦笑了一声,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好像把侬安弄生气了。

    这边,侬安刚回到房间没多久,管家就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管子侬安所熟悉的药膏。

    见到药膏,侬安一下子被气笑了,冷声道:“他倒真是守信!”说送药就送药过来!

    话刚说完,侬安又被自己的怒火给惊讶到了,她,怎么会这么侬易生气。按照常理说,林惊做什么,完全和她没关系啊!

    心思杂乱成一团,侬安咬住下唇,心思烦乱的说道:“管家,你上次送我的药膏,我还有,就不要浪费新的了。”

    谁知,管家却并没有听她的话,而是固执己见的把药膏放侬安的手上。

    侬安不想要,刚要在推辞,管家却笑呵呵的开口道:“侬小姐,这是总裁给我的任务,你要是不收,我就是完不成任务,侬小姐可不想见到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还被总裁骂吧。”

    这话一出,侬安推辞的话,瞬间胎死腹中。

    算了,收下就收下,大不了待会管家一走,她就把这药膏扔了,免得看到后心烦。

    见侬安收下药膏,管家满意的笑了,随后,善意的提醒道:“侬小姐,你这么聪明,真的猜不到上次的药膏,是谁送的吗!”

    侬安一怔,而管家的话还在继续:“侬小姐,总裁也是个苦命的人。”

    接下来,管家还在说什么,侬安一律都听不到了,她的心神,全部都被桌子上,已经用了半截的药膏给吸引了。

    那是林惊让人送来的。怎么可能呢!侬安拒绝相信这件事,却又悲哀的发现,这件事好像是真的。

    林惊,他到底在想干什么,看似对自己无情,又处处关心。

    这晚,侬安辗转反侧一夜,始终都未能睡着,

    次日,当无精打采,顶着熊猫眼的侬安,被管家推着轮椅,去花园散心,见到满院子,姹紫嫣红的玫瑰时,错愕的瞪圆了眼睛。

    林惊竟然是玩真的,他竟然真的把所有的桔梗花都除去了,种上了玫瑰花,天知道,她说玫瑰,也只是随口一提。

    “喜欢吗!”林惊不知何时,悄然而至,出现在她的身后,说话声,吓了侬安一跳。见状,管家也识趣的离开。

    侬安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膛,没好气的说道:“喜欢。”

    早知道林惊是玩真的,她就挑贵的花种报给管家了,真是失误。

    林惊低头,一眼就可以看穿了侬安的小心思,心情莫名好了几分,甚至看着这满院子的玫瑰,也没有了最初的不适应。

    人,果然还是习惯性的动物。

    这时,侬安突然道:

    “就这样把桔梗花给挖了,你就没有一点心疼吗!”

    据管家说,那些桔梗花在这座别墅中生活了十几年,陪伴林惊度过很多美好的时光。

    闻言,林惊扭头,定定的看了她两秒,在那漆黑的眼珠看的侬安心里发毛时,他缓慢开口:“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林总这样聪明的人,不会不懂。”

    “林惊。”侬安第一次主动在两人相处时,叫出林惊的名字,她神色认真的说道:“昨晚,我一直都在想,你到底想用从我的身上得到什么,可惜,我脑子愚笨,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明白原因,我也不想和你这样一直兜圈子,所以,林惊,我可以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吗!”

    昨晚,她想的头晕脑胀,那两管子软膏也整整纠缠了她一晚,侬安怕自己在找不到答案,会崩溃下去,干脆破罐子破摔问了出来。

    因为,她,真的被这个男人给绕迷糊了,不明白他到底是怎样想的。她,甚至恐惧自己会在男人偶尔的柔情中沦陷。

    此时,林惊看的清楚,侬安的眉眼中是一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固执,他沉默了一小会道:“如果,我说我对你是没有恶意,你相信吗!”

    “我信!”侬安快速的回答道,毫不意外的看到男人惊讶的眉眼。确实,林惊自己都没想过,侬安会相信他的这句话。

    “既然如此,你知道这一点就好。”

    林惊不愿意在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把一张红色的请帖放在侬安的面前,在她困惑的眉眼中,解释道:“你哥今晚八点在金碧辉煌举办宴会,这是他派人送过来的请帖。”

    平淡的口吻,侬安却从中听出了他的不屑,也是,侬毅这样的小把戏,又怎么能瞒过他。

    视线落在红色的请贴上,侬安的唇角多了一抹苦笑,侬毅,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你会出席吗!”侬安听到自己用一种无比冷静的声音问道。

    “你想我出席吗!”林惊反问,他把这个请帖拿给侬安看,就是想知道她的意思。怕侬安不懂他的意思,林惊又补充道:“如果你想让我去的话,我会去。”

    刚刚晚上八点,金碧辉煌的大厅已经人声鼎沸,侬毅挽着徐红,高兴的游走在众多宾客当中,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些眼睛都长在天上的家伙,以前可都瞧不起他侬毅,甚至在侬家危险的时候,逃的比兔子还快,现在,不都像是个哈巴狗一样,跑过来巴结他。

    这就是有个有钱有权妹夫的好处!

    “侬总,听说令妹和那位在一起了,是真的吗!”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端着酒杯过来,试探性问道。

    他们这些人之所以过来,冲的可都是那位的名声。

    侬毅也相当清楚这一点,举杯和男子碰了碰酒杯,得意的说道:“当然是真的,若不是和我妹妹在一起了,他林惊怎么会对侬家进行投资,帮我们度过危机。”

    侬家起死回生,这件事确实是不少人知道的,得知这是林惊的手笔,中年男子就一点也不惊讶了,他爽朗大笑道:“那我就恭喜侬总了,只是,不知道那位什么时候过来。”

    这,才是中年男子过来的主要原因。

    侬毅脸上的笑侬一僵,对于这一点,他到真不知道确切的时间,只得含糊道:“晚会就到了。”

    只是,侬毅又等了一会,客厅内的大钟的时针都指向了九,侬安和林惊还是迟迟未到,大厅内,不免有了其他的小声议论,看向侬毅的眼神也都是疑问。

    对此,侬毅高兴的心沉了沉,小声像徐红询问道:“你没忘记给侬安送请帖吧。”

    “当然送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忘。”徐红小声回复道。

    不过,她没说的是,送请帖的时候,她连侬安的面都没见到,而那请帖是被一个自称是管家的人拿走了。

    “那这到时候了,怎么还没来。”侬毅小声嘀咕道,有些不满侬安的迟迟不到。那个臭丫头,就不知道她这样做,很侬易让他丢脸吗!

    等她来了,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数落一番。侬毅在心中想着。

    有的客人已经开始等的不耐烦了,有聪明的人,也渐渐明白里面的猫腻,干脆告辞走人,侬毅慌忙的拦着,一再保证:“林惊会过来。”

    扭头,脸色阴沉如水的对徐红吼道:“给侬安打电话!”

    这个臭丫头,是想看他这个哥哥丢脸不成!

    徐红懦懦的点头,慌乱的从小包里掏出手机,拨打侬安的电话。见此,一些人原本要离开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放在圆桌上的手机嗡嗡的振动,侬安安静的看着,任凭它响个不停。

    忽然,一只大掌从半空中伸出去,拿起在桌子上不停振动的手机,侬安无需回头,就已经猜测到来人是谁。

    “你不是去公司了吗。”怎么又拐回来了,还看到了她这么狼狈的一面。

    “公事处理完了,自然就回来了。”说着,林惊拉开侬安身旁的椅子上,伸展开大长腿,坐姿颇为不羁。

    他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响个不停的震动,让他的手掌都有些发麻:“你确定不去!”

    “不去。”侬安的答案一同最初,她清楚自己的哥哥是个怎样的货色,如果这次如了他的愿,那么,下次,下下次,更是难以想象。

    手机震动停止后,林惊划开手机屏幕一看,啧啧道:“这都二十几个未接电话了,侬安,你真是心冷。”

    看来,是看不到侬安像他求情的模样了。

    侬安一把从他的手中夺过手机,神色淡淡的说道:“我就是这么个心冷的女人,林总现在见识到了,也不晚。”

    林惊挑眉,这是又生气了。他该高兴吗,自从上午在花园的说话后,侬安就像是看穿了什么,说话也没有以往的顾忌。

    “叮铃铃。”

    这是,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而这电话,还是管家刚刚装上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总裁,侬毅夫妇过来摆放,指明要见侬安小姐。”管家无奈的话从听筒传来。大晚上的过来拜访,还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其用意,可想而知。

    闻言,林惊看着侬安,似笑非笑的问道:“要见吗!”

    “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侬安苦笑了道。有些事,纵使她想要逃避,也是避免不了,这一仗,迟早要打!

    林惊无奈的耸了耸肩,对管家道:“安排他们在客厅等候,我和侬安这就过去。”

    这边,徐红,侬毅夫妻两个,刚刚踏进客厅,就被别墅内的精美装横给吸引了眼球,像个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一样来回打量,就差没上手摸了。

    这些好东西,在侬家可是不多见。

    想到小姑子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在看看身旁男人不争气的模样,徐红嫉妒的眼珠子都红了,都是女人,凭什么她这么好命。

    以前,有公婆哄着,把她当做掌心宝对待,现在,她双腿残疾,变成了残废,还有林惊这样优秀的男人愿意要她。

    侬毅也生气,觉得侬安是一点都没想到他这个做哥哥的。

    管家把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心中道了一声可惜,侬小姐那样聪明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亲人。

    “侬安什么时候到!”侬毅满肚子的火气找不到发泄的地方,又见自己都在这做了一会了,侬安还没露面,不免恼了。

    管家见状,急忙上来宽慰到:“侬总再稍等片刻,我家少爷和夫人马上就下来了。”

    “哼,看来是入了豪门,有了靠山,连我这个哥哥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了。侬安到底还是不是侬家的人?”侬毅的声音很大,说的有些过分。

    管家在旁边听着瞬间有些面色难看,想要上前制止,左右权衡片刻又放弃了,他毕竟是个下人,有些话不是他能够随便说的,在富贵豪门人家做事更是说话要处处留心,他在林家呆了几十年,深知这些道理。

    徐红听着自己的男人在林家说话如此毫无顾忌,顿时有了底气,也在旁边冷嘲热讽,“哎,我就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人家现在飞黄腾达,哪里还会惦记旁人?”见侬毅怒气冲冲,紧接着又继续说道:“亲哥哥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不待见。我们侬家是不如以前了,有些人是离了鸡窝变凤凰,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啊!”

    管家实在听不下去,现如今侬安已经是林惊公开表明的未婚妻,那就是一只脚已经是林家的人,侬毅夫妇在林家对侬安如此的冷嘲热讽,这不是完全不把林家放在眼里吗?

    正要上前呵斥,让侬毅夫妇在大厅安静点的时候,抬头间看到楼上林惊推着侬安的轮椅站在那里,冷冷的看向侬毅夫妇,管家自觉地退了回去。

    侬安深知她这个哥哥的秉性,不予理会。对于哥哥和嫂子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以前在侬家有父母的宠爱,虽然暗地里因为徐红看不惯公婆如此的溺爱她,暗地里没少给她下绊子。侬安也仅仅看成是徐红对自己的嫉妒羡慕因而成恨,并没有放在心上。最起码明面上她这个嫂子很少敢如此对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