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90章 396为难他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死鬼,这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可事到如今,最终的决策权还在她的手里。无所怎么做,都会得罪其中一方,而其后果都不是她一个无名无分的妇道人家所能接受的。

    她眉头紧锁,在看去林惊,哪还有刚开始的随意自然,眼神中四处躲藏,生怕与林惊的眼神交汇,被发现出什么。

    最终,她还是选择相信打电话来的那位神秘男人,如果最后真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不用多想,她肯定是被无情放弃的棋子。

    但是,她手里也不是没有底牌,如果那人真的如此无情的话,那也得忍受她的怒火。想到这里,她心安了。在这世界上活了几十年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大不了鱼死网破。

    此时的中年妇女竟然有一种将士出征兮的感慨。

    林惊也注意到那中年妇女自从接了电话之后,样子有些古怪,和刚进来时见到的状态明显不同。顿时起了警惕之心。事情或许会向他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不过,那又怎样。

    “林先生,恐怕今天没办法给你登记了?”中年妇女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有些紧张的说到。

    “为什么?”听到这里,就是傻子也知道其中必定有什么古怪。只是。林惊并没有明说,他还在想刚才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不管是谁,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然也不会让眼前的这个中年妇女神态如此紧张,即使她掩饰的很好,可又怎能逃过林惊的眼睛。

    而且,有一点,他非常肯定,本来一切都顺顺利利办妥的事情,一个小小的登记员接了一个电话就准备拒绝他和侬安的登记,显然是有人专门‘叮嘱’过了。

    思前想后,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林惊马上有了头绪。

    听到这,侬安也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问道:“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林惊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严肃起来,眼神中带着一股寒气,中年妇女背后一凉,心想:果然是个麻烦,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秦如意心神有些慌乱:“两位不要激动,只是材料的审核需要一定的时间,要不你们先回去,受理审核结果出来之后,我马上通知你们?”

    如果能够打发他们走,那今天算是最好的结果。可她也不看看对方是谁,明知道里面有猫腻,怎么会就这样罢了。

    果不其然,林惊有些动怒,不是针对面前这个登记员,而是她背后的人?他想到很多可能性,但不管是谁在其中捣鬼,他都不会放过,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哼!”林惊冷哼一声,对待中年妇女也不再客气。

    然后开门见山的说到:“说吧,是谁让你故意为难我,说出来,我就当这事与你无关。否则,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过去。”

    “林先生误会了,真的是审核还没有结果,相关材料需要进一步的审查,还请多多见谅。”秦如意明知道躲不过这一劫,听到电话那边的嘱咐,她就明白今天不得不得罪这个人物了。

    但心中仍然不甘心的继续解释道。直到最后连她自己说话都没有底气。

    刚才没接电话之前,明明一切材料证明什么的额都没有问题,偏偏现在给他说有问题,糊弄鬼呢。

    侬安心中不恼也不怒,只不过气不过被人下绊子。身为富家千金小姐,看到现在这种情况,怎能还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不由得气出身出,看向中年妇女的眼神也是一阵厌烦。

    诗音在旁边瞪着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向秦如意,生气的质问道:“这位阿姨,我三哥三嫂就领个结婚证,干嘛不给他们办啊,是不是收了什么好处,故意刁难他们啊?”童言无忌,说起话来,可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看到那中年妇女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诗音紧接着又继续说道:“阿姨,你真的太让人生气了。我们林家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这次林惊并没有训斥他这个妹妹,他隐忍着没有发火,只是想确定背后的人。看到诗音一股脑的质问那中年妇女,也不做阻拦。

    只是旁边的侬安看到诗音气呼呼的样子,把她拉了过来。小孩子还是少掺和这些事的好。

    “你只是一个登记员而已,我不与你计较,你心里也清楚身份证件、包括证明什么的肯定都没有问题。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相信你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那我也不给你兜圈子。说出来背后的人,我放过你。不说的话,我也会让你尝尝我林惊的手段。”

    那中年妇直接愣在了那里。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使劲的撕扯着自己的裙边。林惊的手段她自然无法承受。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身为林氏集团的总裁最不缺的就是钱,如果因此记恨想要给她找点麻烦的话,真的是轻而易举。

    她终究是个女人,听到这里明显有些怕了。此时的脑子里不停着思索着对策,想要随便打发过去是可能的了。现在她最后悔的就是,今天没有请假不上班。否则也不会惹上这种麻烦。

    林惊霸气的威胁到,看着中年妇女的样子,效果很明显,他说的话分量还是摆在那的。既然事情已经这么明了,他也没必要再掩饰什么。

    侬安也明白此时定是背后有人发难,就领个结婚证而已,谁会如此的卖力阻拦。她想到了林家,自从林惊领她进了林家,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们的婚事。哪个人都想要在其中拦一棍子。

    想到这里,侬安不禁叹息道。心里又不觉得隐隐为林惊而担心。

    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先生,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好吗?”秦如意几乎带着祈求的语气。

    “不是我要为难你,而是你要为难于我。”林惊冷声说到,“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给办理结婚证,要么告诉我背后指示你为难我的那个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就是吧。”

    无论怎么选择都没有好下场啊。秦如意现在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是什么事啊。

    “林先生急着办理结婚证吗?您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只是个上班的小职员,上面说不通过,我也没有权利给您办理啊,你说是不是。”

    既然躲不过去,秦如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所有的责任都往上面推,相信找到最后也会把那个人牵扯进来,到时候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哦。”林惊眉头一挑,见中年妇女如此说话,这是铁了心的跟他做对了。

    见林惊如此的轻描淡写的回答,秦如意的心快要提到嗓子上去了。

    那中年妇女各种推脱,不愿意给林惊和侬安办理。侬安心知肚明,怕林惊一时兴起,再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拉了拉林惊的手腕。

    轻声说道:“要不算了把,改天再来就是。”

    林惊温柔的看着这个即将合法成为他妻子的女人,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回到:“放心吧,没事。今天我们就领证。我说到做到。”

    秦如意现在是彻底没了主意,索性坐在那里对林惊和侬安不再理会。

    “我时间有限,这算是你的选择吗?”林惊的声音不大,却让秦如意的心中波澜四起。

    “林惊。”侬安不再称呼他为林总,直接叫着他的名字。看着一脸为难之色的中年妇女,说到底这件事不是她能选择的。

    “你这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他呢。”和侬安说话,林惊宛如是换了一副面孔,眼神中尽带深情。

    看到林惊这时候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直接丢给他一个白眼,那意思像是在说懒得管你。

    林惊面带慈色的轻声安慰道:“放心,你什么都不用管。”

    而后又玩世不恭的伏在侬安的耳旁:“别忘了这可是协议中最重要的一项,什么都要听我的。”

    此时,在大厅中尽是甜言蜜语耐心等待的小情侣们终究也是失去了耐性,嘈杂声越来越大。在大厅中的工作人员也是面色难看,广播中的声音久久不见传来。

    “怎么这么久还没到我们啊,这都多长时间了。”

    “里面没人上班了吗,下一个就是我了,怎么还不喊号。

    “就是,现在的政府人员办事效率也太低了,这都多久了,一个还没弄完。”

    “不行就赶紧换人,磨磨唧唧的真是烦人。”

    在大厅工作的人员一脸黑线,这是说换就能换的吗,而且结婚登记室的人是谁,她可清楚得很。看着孩还在等待的小情侣指责声中不断传来,顿时有些急躁的看向里面婚姻登记室的方向。

    大厅中的工作人员等的有些着急,扛不住那些小情侣的各种职责抱怨声。面色艰难的走向结婚登记室。

    “秦主任······”

    那工作人员开口刚想询问情况,就只见到林惊站在那里,凌厉的眼神中带着寒意的看着那中年妇女,气场极大的压抑着空气。轮椅上坐着生的漂亮脸蛋的美女,在那安静的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气呼呼的鼓着小嘴,看向那坐在办公在对面的中年秦如意,眼神极为的不善。

    这?

    那个开门进来的工作人员像是突然闯入禁地一般,压抑的空气让她喘气都有些艰难。办公室内的气氛有些诡异,一时竟不知道开口要说什么,完全忘了门外那些小青女的职责抱怨声。

    现在的她只想不知不觉的轻轻关上门,就当从来没有进来过一般。可那迈进来双腿像是不听使唤的挪不动步子。

    办公室中的林惊、侬安还有坐在那忐忑不安的中年妇女秦如意此时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面对这个不速之客,眼神极为的怪异。

    “既然你这么为难,处理不了,我看还是叫你领导过来吧。”林惊没等那个开门进来工作人员继续开口,平静的说到。可这些话听在秦如意的耳朵里却是像是死刑面对刽子手突然接到大赦般的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带我去见你们的领导吧。”林惊对刚进来的工作人员说到,言语中不带任何色彩。

    “啊?这个······”

    那工作人员面色有些为难的看向秦如意,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这位大神难得要走,她怎么还会往自己身上揽烂摊子。索性直接转身背对着那进来的工作人员,直接无视。

    见得不到任何回应,那人只好客气的跟林惊说到:“先生,这边请。”

    林惊推着轮椅,看也不看那中年妇女。走到门口的时候平淡的说了一句:“我记住你了。”

    侬安见他还对那中年妇女拒绝给他们俩登记的事情耿耿于怀,不悦的拧了拧他的胳膊。

    林惊也不在意。有些事不做的话,只会惹来更大的乱子。只是这些他不会跟侬安说,毕竟她不一定能理解得了。

    听在秦如意的耳朵里,刚想要放下的心又被他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提到了嗓子边上,只觉得背后一凉。整个人的身体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诗音则气呼呼的对着她吐了吐舌头。

    出了结婚登记室的门,诗音追上林惊,用力向下拉着他的胳膊,林惊稍稍弯腰,侧着耳朵。

    “三哥,刚才我偷听到那个坏阿姨和别人讲电话了。”诗音看着走在前面的工作人员,有所防备的跟林惊小声的说到。

    “哦?你听到了什么。”林惊有兴趣的反问。

    其实不用诗音说,林惊通过那办公室内中年妇女接听电话之后的反应和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大体也能猜到其中的端倪。

    “具体说的什么我听的不太清楚,不过我看到那个阿姨接到电话之后很意外的样子。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隐隐约约的听到对方的声音好像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我们林家中的人?”林惊试着问道。

    “不是,像是在哪里见到过的一个叔叔。想不起来了。”诗音皱着小眉头,苦苦回想无果。

    “好了,我知道了。”林惊若有所思的在脑子里用排除法来确定嫌疑人物。

    知道他今天来民政局办理结婚证的人并不多,除了林家中人就是周菲了。这是他临时决定的事情,别人就算是有心为难,也不可能动作如此迅速。

    周菲已经被他伤的精神恍惚,就算想要报复,也不是现在,况且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关系,为了为难他就能动用上面的人为她出面。林惊不用想也知道这事绝对是上面的人交代下来的,不然谁还有这么大的权利和势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