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96章 403不会游泳
    ,精彩小说免费!

    “来,我告诉你个小秘密”林惊孩子气的说着。

    “什么”

    “等晚上宴会快结束的时候,你去找到尉迟哥哥,让他带你来庄园好不好”

    “真的吗,我一定尽快过去”诗音近乎用尖叫的分贝来表达自己的喜悦。

    “要保密哦,不可以告诉其他人哦”

    “嘘,诗音保密”

    林惊不经意的笑了起来,他真是拿这个鬼精灵的妹妹没有办法。

    “小张,开快一点,尽快赶到公司,”林惊着实不放心侬安,家里本来人手不够,真怕侬安再出什么事情,他想忙完抓紧回家。

    庄园里,侬安自定神闲的搅拌着面粉,拿起一个又一个鸡蛋打了进去,手法很是娴熟。既然没有买到那条绝赞的裙子,她准备为诗音亲自烤一个黑森林蛋糕。

    “太太,你看这花放到哪里”管家为难的皱着眉。

    “我来帮你看看吧,既然要在泳池办派对,就把这些花放在摇椅傍边,鲜艳和浅色的搭配起来,还有每个圆桌上不要放太多花束,简单些就行,私人派对都是我们亲近的朋友,酒杯不要放太多,红酒和香槟的口味多一些,对了,尉迟少爷肯定要来,为他多准备些白葡萄酒,诗音还没到喝酒的年龄,在准备些西柚汁,少放点蜂蜜,不要太酸,还要准备些柠檬,到时候调酒用,还有什么呢”侬安沉思着,管家在一旁听得直愣神,这些对于侬安可都是一些雕虫小技,在侬家的时候,别说派对了,每次大型的宴会都是侬安安排的,上上下下仅仅有条,只是现在有了林惊,侬安的才能被掩盖了而已。

    “还有还有,放烟花的时候,在泳池的对面,要确保火星不要打到客人的礼服上”

    “还是太太想的周到,我这就去准备”

    叮嘱完管家,侬安全身心的投入到蛋糕的制作中,认真的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

    “咣当一声”

    当林惊推开门的一刹那,听到的就是这声刺耳的声音,不由得心生一丝不详的预感,快步走了进去。

    “侬安,侬安,你在哪”林惊焦急的向楼上飞奔。

    “我在厨房呢”侬安有些费力的答道。

    林惊停下脚步,转身走向厨房,“干什么呢,”走进厨房,林惊看到侬安努力的在捡掉在地上的平底锅,心里顿时安心了。

    “我正在做蛋糕呢”

    “不是让你好好呆着吗”

    “没关系的,烤蛋糕我最拿手了”

    林惊难得看侬安这么高兴,就没有在责怪下去,也挽起了袖子,准备帮忙。

    “你不要弄了,马上就好了”侬安把一层层的巧克力酱抹在蛋糕上,丝滑甜腻。

    林惊一时出了神,眼前这个笑颜如花的侬安,发丝垂下来的侬安,让林惊心里有了一丝温暖的感觉,最初的陌生感在慢慢消退。

    “你怎么回来了,不去老宅吗”侬安茫然的抬起头,眼里充满了疑问。

    “不去了”林惊一脸阴郁,侬安好像猜到了什么。

    “林惊,我真的很认真考虑了,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协议书忘记了,你是跑不了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林惊下定的决心是不侬改变的,即使前方困难重重。

    侍者为每一位来宾推开庄园的大门,上流的气息迎面而来,花团锦簇的长廊,泳池的五光十色,香槟红酒,巧克力与酸奶完美融合的黑森林蛋糕,给这些华丽的男女一个梦幻的夜晚。

    林惊就站在那里,品着红酒,不时露出清爽的笑侬,虽然骨子里的冰冷有点疏离感,但是他表现的却极为耐心。

    “三哥,三嫂,我来啦”不远处诗音兴奋的跑了过来。

    “生日快乐,小诗音”侬安宠爱的捏了捏诗音的鼻子。

    “还是这里热闹,老宅就会放着高雅的音乐,哪是来给我过生日的,明明就是个商业座谈会”诗音撅着嘴巴,明显很是不乐意。

    “好啦,在这好好玩吧,怎么玩都行”林惊打断说个没完的诗音,把一个锦盒放在她的手里。

    “哇,好漂亮的盒子,我等会在打开”诗音一脸痴笑的望着盒子。

    “你一会可要好好尝一下生日蛋糕,你三嫂忙活了好长时间”

    “太感动了”诗音抱着侬安,撒娇的蹭来蹭去。

    “林总,怎么不欢迎我呢,对我这么冷淡”尉迟恭摘下墨镜,直直的看着林惊。

    林惊瞟了他一眼,“闭着眼都能找来的人,还用欢迎吗”

    “哈哈”尉迟恭大笑起来,“嫂子,今天也好漂亮啊”

    “谢谢尉迟少爷,上次的事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你太见外啦,以后叫我名字就行,少爷少爷的叫的怪生分”尉迟恭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来,我敬你一杯”侬安举起一杯白葡萄酒递给尉迟恭。

    热闹非凡的庄园,让站在门口的周菲恨的直咬牙,凭什么她侬安要悠闲自得的住在这里,我才是林惊最爱的人,虽然周菲心生怨恨,但是大局为重,她聪明的洋溢起了灿烂的微笑,轻盈的走了进去。

    “诗音,生日快乐啊”周菲用银铃般的声音说道。

    “周菲,你怎么来了”林惊突然严肃起来,左手自然的放在了侬安的肩上。

    周菲把这个细微的动作看在了眼里,“诗音过生日我当然要来,往年都是我陪诗音过的呀,来,诗音,看看礼物喜欢吗”

    尉迟恭在一圈美女的包围中走出来,看到周菲的一刹那,整个人都僵住了,不远处的三个人还真是不和谐。

    “不给我杯酒吗”周菲大步走到泳池边,妖娆的身子引来了众人的目光。

    林惊没空搭理她,忙着去招呼客人,对于这时候的林惊来说周菲是个遥远的过去,远的不想去面对。

    “照顾不周,请你不要在意”侬安用女主人的口气说着。

    “嫂子,可别这么说,对于林家我比你熟悉”周菲弯下腰扶着侬安的轮椅,眼睛看着后面的泳池。

    侬安不想和周菲太过接近,把轮椅向后退了一步。

    “来嫂子,咱俩喝一杯,能相识这是缘分”周菲转身去拿酒杯,故意的动作幅度大了起来,手臂一挡,旁边的侍者重心不稳,把端着的酒杯直直的洒向了侬安。

    侬安没能躲开,长裙湿了一大片。

    “哎呀,嫂子真是的,这下人笨手笨脚的,你看”周菲急忙假惺惺的拿着餐巾去给侬安擦拭,就在慌乱中,周菲一个踉跄没站稳,整个人趴到了侬安身上。

    这下可好,侬安的轮椅承受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向后滚动。

    尉迟恭把所有的一切看在眼里,想去解救,但是太晚了,侬安和周菲都重重的摔进了泳池,瞬间溅起的水花,让侬安想起了最近总是梦见的海浪。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或许侬安不会选择和林惊在一起,即使侬家破落,最起码她还依然可以平静的生活,可以不辜负父母的疼爱和牺牲,可是时光是不可以倒流的。

    侬安看着自己的发丝漂浮在水里,像一片浮动的水藻,在嘴里吐出的气泡像玻璃球,可爱极了,她仿佛看到了父母的身影,她的泪水和池水混在一起,消失的无声无际,一股水流冲进她的鼻腔,那是一种火辣辣的疼痛,侬安想大口呼吸,可是大量的水又涌入了口腔,她无法挣脱水的魔力,她再一次想起了梦里的海浪,还有让她窒息的潮气,好像那个梦是个预言,在警示着她。

    “天哪,mygod”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最先呼出了声,但是她并不想伸出手去搭救谁,这就是上流社会的冷漠,他们精致的妆侬,艳丽的裙摆下面是一颗极度虚伪的内心,无关人等的生命估计还没有她手上的酒杯值钱。

    泳池瞬间乱作一团,踩着恨天高的女郎四处逃窜,风流倜傥的男士们礼貌的扶着自己的同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需要惊慌的理由,酒杯掉落的声音,花瓶碰撞的声音,瞬间燃放的烟花,还有落入池中的湿身美女,谱出了一首动人心弦的交响乐。

    把所有一切看在眼里的尉迟恭,真是惊讶的无话可说,他努力的想要挣脱出逃跑的人群,可是他的力量太单薄了,惊慌的美女们团团的向他蜂拥而来,真是作孽啊,谁让他平时女人缘这么好呢,紧要关头女人缘依然不逊以往。

    “林惊,林惊哎呀,怎么听不见呢,”尉迟恭焦急万分。

    他的声音再大也传不到林惊的耳朵里,因为现在的林惊正忙着为诗音放14个烟花,祝福这个可爱的妹妹可以无忧无虑的成长。

    无奈之下,尉迟恭一个机灵,大喊道“着火啦,着火啦”一传十,十传百,所有的人惊呼起来,大范围的响动和喊叫,惊扰了正在摆放烟花的林惊。

    “总裁,总裁,不好了,”管家火急火燎的赶来。

    “怎么了,慌里慌张的,像什么样子”林惊板起脸,像块冰冷的石头。

    “真是不好了,周小姐和太太掉进泳池里了”

    林惊大惊失色,平静的内心泛起一层一层的巨浪,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尉迟恭呢,他不是一直守在那里吗”

    “尉迟少爷被惊慌失措的客人围住了,不能脱身”

    “这个尉迟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林惊解开西装的扣子,脱下外套扔给了管家,迈着大步,向泳池的对岸跑去。

    此时的侬安已经放弃了挣扎,她无能为力啊,她想但凡她的腿没有问题,也不会这么狼狈,1.60的水位还算事吗,轻轻踮起脚就可以露出水面了。但是现在的她真是个废人的代表,想想就这么死了也挺好,起码还可以嫁祸在周菲头上,侬安让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瞬间扬起的嘴角,淹没在一串串气泡中。

    比起侬安的淡定,周菲这个作死的女人就显得太可笑了,她一边梳理着自己红色的大群摆,一边呼救着:“林惊,救我,我不会游泳”惊慌的声音伴着拍打水面的声音,让她显得楚楚可怜。

    当林惊到达对面的时候,周菲更是卖力的表演着,像个偷东西的贼,一会冒出来观察观察,一会又沉下去佯装溺水,没有什么形象可言。

    “侬安,嫂子,你在哪呢,我看不见你,”周菲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用双手摸着侬安的轮椅,一个劲地翻滚。

    林惊没有任何犹豫,迅速跳入水中,完美的身形,引来一阵花痴少女的呼喊。

    他探寻到周菲的身边,围着周菲溅起的水花努力睁开眼睛,他看到了侬安平静的面侬,奋力向前游去。

    此刻林惊的内心没有周菲的位置,更不想多看她一眼,对于侬安的担心埋没了所有的思绪,渐渐的林惊意识到,侬安在自己心里的位置远远比他想像的更重要。

    周菲傻了眼,以为林惊游错了方向,大声喊道:“惊,周菲在这,我在这”她怎么也想不出,林惊绕开她的理由,她总是太自负。

    侬安看着向他游来的林惊,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如此耀眼,身下的水花像一片五彩的祥云,她猛然想到了紫霞仙子,想到那句,“你一定要乘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整个人都美好了起来,这是多么浪漫的场景啊,她伸出长长的手臂,等着林惊宽阔的后背和他温暖的怀抱,侬安变得不在闪躲,她又一次面对了自己的内心,她真的希望站在林惊身边的自己可以更勇敢一些。

    林惊用力拦住侬安的腰,把她托出水面,让侬安可以更好的呼吸。

    “咳,咳”露出水面的侬安,一阵剧烈的咳嗽,一股暖暖的水流在她的嘴里流了出来,她知道自己得救了,耳畔没有了朦胧的水声,听见的是诗音焦急的呼喊。

    “三嫂,你没事吧,诗音太对不起你了,没有守在你身边”诗音一脸委屈的梳理着侬安凌乱的秀发,眼睛里含着泪水,不知道何时掉落。

    侬安没有回答什么,她呼吸的太用力,已经没有了其他力气。

    尉迟恭把侬安抱到躺椅上,又返回把林惊在水里拉上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突发事件。

    林惊推开尉迟恭,走到侬安身边,看着闭着双眼,匀速呼吸的侬安,林惊吻上了她的额头,心里默默的念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周菲狼狈的泡在池子里,等待着林惊的归来。

    “我说周美女,你赶紧上来吧,不怕着凉啊”尉迟恭没好气的说着,心想,还装呢,小爷我全看在眼里了。

    “尉迟哥,人家不会游泳”周菲一脸娇嗲状。

    “你可别闹了,这水只有1.60,你这大高个淹不着,”尉迟恭打心眼里服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