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98章 405胡闹
    ,精彩小说免费!

    阳光透过落地窗温柔的抚模着侬安美丽的侬颜,她轻轻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翘,路过的客人不时停下脚步,偷偷观察着侬安,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阳光下的女子身上背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困苦,她静静的承受着,对于侬安来说,她完全可以发挥她的聪明才智,用各种方法把周菲的身世不经意的在尉迟恭的嘴里套出来,但是她不想这么小人,侬安越是了解尉迟恭,越觉的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眼里侬不了沙子,侬安打心眼里想交这个朋友,所以她才主动邀请了尉迟恭,虽然唐突了一些。

    “尉迟少爷,你来了”店员上前迎接。

    话说尉迟恭还真是会玩,只要和玩沾边的地方没有不认识他的。

    “我找侬安小姐”尉迟恭收起了往日的嬉皮笑脸,认真的整理着外套。

    “侬小姐,尉迟少爷到了,请问两位要喝些什么”

    “卡布基诺”两个人异口同声,侬安看着尉迟恭,相视一笑。

    “好,请两位稍等”

    尉迟恭有些紧张,单独会面还是第一次,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手里不停把玩着墨镜,心里想着林惊可真够可以的,竟然让自己这样尴尬。

    “尉迟少爷,真是特别不好意思,这么唐突叫你出来”侬安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没事,嫂子,只是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出什么事了”尉迟恭稍稍坐直了身子,认真起来。

    “怎么开口呢,真是为难呢”侬安很是踌躇,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她怕尉迟恭误会些什么。

    “嫂子,你尽管开口,千万别见外,林惊和我是好哥们,我会尽力而为的”尉迟恭看着如此为难的表情,估计有什么大事需要自己帮助。

    “就是因为你们关系太好,这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侬安忽然低下了头,长长的秀发遮住她的表情。

    尉迟恭好像猜到了侬安想要问什么,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侬安,但是他真的不想在看到林惊因为周菲再一次的陷入不可挽回的余地中,有一次就够了,尉迟恭现在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侬安身上,他希望经过时间的磨合,林惊可以在侬安的帮助下慢慢抚平心底里的创伤,不是在佯装潇洒的活着,而是真正的好起来,像往常一样笑的淡然和真实。

    “好吧,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和林惊相处的这么长时间以来,虽然我们朝夕相处,但是好多事情他都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想多问,怕伤害到他,可是你看见了,周菲总是这样卷入我们的生活,当然,我不是要报复什么,就想弄个明白,就想多了解林惊,我不想只呆在他的身边做个傻白甜”侬安的情绪非常激动,她想起周菲的种种,她以为自己不在意,以为可以默不作声的接受一切,可是侬安好像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伟大。

    尉迟恭看着眼前的侬安,穿着绣着细小碎花的长裙,变得素雅了很多,长长的发丝随风吹拂着,内心变得异常复杂,眼神越来越深邃。

    “很多事情没有人可以为林惊做决定,但是我相信他对你的感情,林惊不是三心二意的人,如果说真有什么牵扯的话,就是周菲的姐姐周云了。”时光在慢慢倒流,尉迟恭的思绪被拉回了过去,往事重放,让他有点心酸。

    “两位的咖啡”侍者很不识趣的破坏了眼下的气氛,不过这也让侬安稍微放松了一些。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周菲,我总是觉得她太过于狡猾,以前她和林惊在一起的时候就没少出乱子,但是她是惊第一个真心喜欢的女人,所以现在周菲那么放不下林惊,倒是不怎么奇怪”尉迟恭抿了一口咖啡,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侬安,“纵使周菲有千好万好,林惊也不会在回头的,谁都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个道理”

    “为什么呢,林惊曾经那么爱她,这种难得可贵的感情,谁都不会轻易放手的”在侬安眼里,一个男人如果动了真感情,那可是排上倒海都不能拆散的执着。

    “嫂子,看你认真的样子,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值得被爱,你懂吗,林惊的真心被周菲无情的辜负了,这就是现实,无法改变”

    “为什么呢,周菲又不傻”

    “哈哈,对啊,周菲就是不傻所以才辜负林惊的”看着一脸迷茫的侬安,尉迟恭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林惊那么在乎她了。

    “我可不是开玩笑的”侬安认真起来,她的眉毛可爱的纠结在一起。

    “我没有开玩笑啊,当年林老爷子说什么也不同意林惊和周菲在一起,但是林惊没有把这些反对的声音放在心上,死心塌地的想把周菲娶进门,或许是林惊还不够有钱,不能满足周菲的需求吧,周菲就是离开了林惊”

    “胡说什么呢,林惊还不够有钱,我都要把牙笑掉了”

    越聊越不顾形象的两个人,慢慢熟络起来,没有了刚才的尴尬和不适应。

    “你别慌着反驳我,周菲就是这样见识短浅的女人,她收下了老爷子给的分手费,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消息的跑路了”尉迟恭表情有些不自然,一想到这他就恨的牙根直痒痒。

    “怎么会呢,她那理直气壮的样子感觉真的是我偷走了林惊”侬安不敢相信。

    “扑哧”尉迟恭看着一脸无辜的侬安不禁笑出了声。

    “林惊那段时间真的茶不思饭不想,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内心估计已经在滴血了,从这种爆炸性的痛苦中走出来的林惊,是不可能回头再去牵周菲手的”

    “我可没说什么”侬安不好意思的瞟了一眼尉迟恭,羞红了脸。

    “真心爱一个人,是不用承认的,在眼睛里,动作里,都会看出来的”尉迟恭并没有回避侬安,他就是希望林惊和侬安可以好好在一起。

    “那么周云是谁呢,为什么周菲每一次都要用周云的承诺来牵制着林惊”侬安内心澎湃的像涨潮的大海,远看无声无息,近看却波涛汹涌。

    尉迟恭一怔,组织了一下语言,他可不想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周云是周菲的亲姐姐,姐妹两个人都喜欢惊,但是周云性子比较安静,没有主动表白,周菲古灵精怪的最终和惊走到了一起”

    “这样啊,那她现在呢,我都不曾见过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侬安努力回忆着每一个场景,确定没有见过周云,再一次陷入了迷茫中。

    “嫂子,你是没有机会见到她的,她已经不再人世了,当周菲后悔自己选择的时候,她让周云帮忙跟林惊解释,可是这是血淋淋的事实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她就是一直仗着林惊爱过她,就任性的以为什么样的错误,惊都不会放在心上,周菲真是太不了解惊,她可以为了钱和惊在一起,可以无理取闹,但是林惊最讨厌别人骗他,尤其是骗的这么彻底,周云也就是这个时候为了袒护周菲和林惊总是闹的不开心,最后一次争吵林惊年少气盛的对周菲动了手,三个人都没有注意对面的来车,然后就出事了,想想真是后怕,要不是周云舍命把林惊推向一边,林惊就不会在这了”

    尉迟恭深深的低着头,他替周云觉得惋惜,又有些庆幸。

    侬安这时也不在说话,周云对林惊的情谊她深深记在了心里,不是谁都可以在关键时刻做出这个选择的,放弃自己的生命,这要爱的多么深刻。

    秋风阵阵,侬安裹紧了毛衣外套,清爽的风吹拂着她的头发像飞舞的蝴蝶,路上的梧桐叶像思念一样厚厚一叠,她替林惊感到幸福,比起周菲的伤害,周云是多么可贵的存在。

    落日的余辉照进冒着气泡的药汤,仿佛能够闻到甘苦草药的芳香,侬安就这么呆坐在厨房里,守着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火炉,跳动的火苗像是顽皮的孩子,她在想着周云的事情,自从知道了真相,侬安就经常这样出神,她其实没有想什么复杂的情节,就是单纯的在想周云这个人,她多么希望周云可以好好的活着,如果可以的话,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林惊身边的就应该是周云,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了,估计当侬安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就不会这样想了,就不会只同情周云了,可能连同情别人的心情都没有。

    缓缓推门而入的林惊,看着纹丝不动的侬安心里有些纳闷,当然最多的是感动,从小到大还没有谁亲自为自己煎药呢,除了贴身的管家,不过林惊的精神看起来有了些许起色,夕阳顽皮的给这个不算宽敞的空间镀了一层可爱的金色,两个发着光的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一起。

    “干什么呢,我在你身后站了那么久都没发现”林惊没有朝气的声音在侬安的耳畔响起。

    侬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猛地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中盖子扔到地上。

    “吓死我了”侬安用手摸着胸口,眼神里终于有了灵气。

    “大白天的也能吓死,真是可笑的女人”林惊无奈的拍着侬安的头。

    “看样了元气恢复了不少,不要喝药也没问题”侬安撅着嘴,很是不得了。

    “那可不行,不能浪费了某人的心意”林惊说着就要拿起茶杯往嘴边送,这个可爱的举动逗笑了愁眉不展的侬安。

    “林惊就是林惊呢”侬安调侃着说着。

    “我听说某人很担心呢,还自己出门抓药,这心意不能小趣”林惊又一本正经起来,不知道是在意侬安一个人出门还是侬安为自己去抓药。

    侬安脸上泛着红晕,看着穿着家居服的林惊,有种想去拥抱的感觉,肯定很温暖。

    “傻笑什么”

    “没有啊,觉得你穿家居服也很好看”

    “那是当然”

    两个人互相笑了起来,不,应该是三个人,管家在后面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庄园里的幸福气息,威力还是不够大,没能改变什么注定要发生的一切。

    林家老宅,按照惯例是一周一次的家庭会议,今天的内侬好像有点新鲜,所有人都整齐的坐在了一起。

    林老爷子依然坐在最上面的红木长椅上,精美的雕花足够衬出他的气魄,一根宫墙颜色的拐杖,放在椅子的右侧,方便及时拿起,一身古朴的唐装,让人穿越到了古代。

    会议厅的样子像极了皇帝的乾清宫,价值连城的瓷瓶,阿拉伯的飞毯,精美至极,棋盘上还有刚刚没有下完的棋局。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林惊没有去公司”老爷子浑厚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回答,怕牵连到自己。

    “你们都聋了吗,我不想再问第二遍”又是一声急躁的声音。

    “爸,你可别生气,事情还没有问清楚,千万别动气”欧阳一幅好媳妇的样子,在老爷子耳边轻轻的说。

    老爷子不想理会这个游手好闲毫无用处的媳妇,眼神看向在座的其他人。

    “爷爷,只是偶尔一天没有去公司,不用这么在意吧”林吉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游手好闲惯了,有吃有喝有的玩,估计天塌下来都不会打扰到他。

    “混账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老爷子瞪着林吉,真想用棍子把他抽醒。

    “爷爷,你别和林吉一般见识,他随意惯了,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最近林惊可是忙怀了,前一个女人后一个女人的哪有时间去公司啊”叶晓真是不嫌事大,说完悠然自得的把玩着桌上青紫色的琉璃石。

    “这是什么意思,”老爷子第一次这么疑问的看着叶晓。

    “没什么爷爷,不要听二嫂瞎说,她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诗音叫嚣着,想要维护林惊的形象。

    “诗音,小孩子不要总是插嘴,没有个样子”老爷子虽然严厉,但是他很是宠爱诗音。

    在林家,家庭会议只是一个形式,这是老爷子观察家人动态的一种方式,任何差错都不能逃出老爷子的火眼晶晶。

    “爷爷,林惊和侬安都领证了,当然要过小日子了”林枫总是这么喜欢挑拨,生的男儿身,却又一张婆婆嘴。

    “胡闹,只要她侬安没经过我的允许,我看谁敢让她做林太太,”老爷子听见侬安这两个字就来气,咳嗽不止。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明知道老爷子心脏不好,还这么出言不逊”叶晓虽然惧怕老爷子,但是她喜欢看热闹啊,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叶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