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399章 406开个价吧
    ,精彩小说免费!

    “你们就会落井下石,我给三哥打电话,我要看看三哥不去公司的真正原因,”诗音愤怒的小脸,鼓着像个小皮球。

    “不用了,诗音,我要亲自去问一问”老爷子严肃的站起身,气场强大的穿透力波及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所有人都摒住呼吸,安静的连风声都静止了。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叶晓心里暗喜着,我得找人分享一下。

    其实想想,叶晓这类人是多么的悲哀,不仅在夹缝中生长,还不知道好好努力,本来就那点精力,全都用在算计人上了。

    “周菲,我给你说,这下可有侬安的好戏看了,我们家老爷子说是要去拜访她,真是好笑”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让叶晓兴奋的不能自己,什么林家太太的端庄身份都烟消云散了,有的只是市井小女人刻薄的嘴脸。

    老爷子的书房里,摆着一张全家福,奇怪的是在全家福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相框,相框的材质很是常见和普通,颜色已经脱落,很是有年头了,和全家福的相框比起来真是没有什么可比性,不过凑近仔细端详,小小的相框一尘不染,上面刻着一行娟秀的字“但愿无事常相见”,这应该是照片上女人的字迹,显然她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子,但是没人知道她的身份,也没人去注意过这个女子的存在。

    “老王,你说我应该在哪里见侬安”老爷子深思熟虑着,一时拿不定注意,想要参考一下老管家的看法。

    “老爷,跟随你这么多年,没见你这么犹豫过”老管家很是纳闷,这个侬安有什么来头,可以让老爷绞尽脑汁。

    “每个人都有难以启齿的事,比起这个,我真的无法接受侬安做林惊的妻子,我林家和侬家是不可能有什么瓜葛的,林惊太偏执,这样的性格接管公司是很有挑战性的,我怎么能够放心”老爷子满脸愁侬,林家家大业大,这个担子不是谁都可以承担起来的,眼下只有林惊是合适的人选,林枫和林吉大不争气,老爷子白手起家建立起来的辉煌是他最放心不下的珍宝。

    “去想办法把侬安约出来,不能让林惊知道”老爷子就是这样独断,侬不得一个不字。

    一场秋雨一场寒,坐在院子里的林惊和侬安,面前温着一壶热茶,被雨淋过的草地变得清透,大地散发着悠然的芬芳,这样的静谧时光对于林惊来说真的是难能可贵。

    侬安摆弄着盖在腿上的毯子,潮气让她的双腿有些难受,不时的用力捶打着。

    “干嘛对自己这么狠”林惊看不下去了,把侬安的轮椅转过来,面对面坐着。

    侬安显得有些不自在,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

    林惊轻柔的抬起侬安的腿,搭在自己的腿上,这个暧昧的动作让侬安紧张的无法呼吸。

    “这么紧张干什么,为自己的太太捏捏腿,又不是吃了你”林惊看着侬安的小红脸,着实想去亲一口。

    “哪有,我只是觉得太热了”侬安把头埋的更低了。

    林惊看着这双修长的腿,心里说不出的心疼和愧疚,他多么希望自己拥有魔法,那样就可以让侬安重新站起来,这种不切实际的白日梦还是不要想了,如果那么轻松,世上的人就不会有那么多烦恼了。

    “林惊,你不用这样,还没有那么难受,你也刚退烧,还是要好好休息”说着就要把腿放下来。

    “你那么努力照顾生病的我,我当然也要照顾你”林惊头也不抬的按着,修长的手指像淘气的孩子,在侬安的腿上轻轻跳动。

    “总裁,老宅来电话了,说明天晚上请你回家吃饭,老爷子亲口嘱咐家宴就不劳烦太太参加了”

    “我知道了”

    面无表情的林惊看着落寞的侬安,这个他想照顾一辈子的女人,想把所有美好都给她的女人,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受到伤害,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林家人的反对,他能做的只有处处袒护她,原本以为这是侬安最好的归宿,却没想到却把她带入了一个没有尽头的征程,林惊心里很清楚,老爷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侬安。不仅不会接受,在林家的利益面前,老爷子会不顾一切的牺牲掉侬安,想到这里林惊心头一紧,紧紧握住侬安纤细的手。

    家宴是林家重要的聚餐,每一位林家的后人不管身在何处,都会错开日程来到林家老宅,这座古朴的大宅就像他们坚定的堡垒,静静的守护着林家的每一位子女,可以使他们自由的翱翔在世界各地。

    每次家宴的日期定在中秋节,借着团圆的气氛,林家上上下下热闹非凡,太太们换上量身定做的旗袍,优雅的像个仙子,一丝不苟盘起的秀发配上圆润的珍珠或者是玉石,精致俊美,让人无可挑剔。

    这样重要的日子,下人们忙里忙外,穿梭不息的身影就像个杂技演员一样身体灵活。除了照顾各位主子的起居,他们还要布置老宅,一条条红色的锦缎挂在门口和窗前,样子饱满,香气迷人的鲜花摆放的井井有条,一碟碟可爱的点心放在池塘边的石桌上,供晚上赏月食用。

    林家老宅是按照传统的中式风格建造的,园林风景是最棒的,若隐若现的楼阁和青翠的树木遥相呼应,依山傍水,使整个院子有了些许灵气。

    虽然侬安被林惊带回过老宅,但是侬安脑海里的老宅像林老爷子的脾气一样暴躁,完全没敢仔细观赏,那种庄严的气息总是压的侬安透不过来气,所以反复想想,不去家宴或许让侬安更自在。

    “我走了,一结束我就回来”林惊内心很是抱歉,虽然现在自己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公司的一切事物都要经过自己的签字才可以提上日程,但是公司的生杀大权依然掌握在老爷子的手里,他的一句话就可以让林惊在这个位子上下来,他不想闹的不可开交,这样僵持的局面对侬安一点好处都没有,他怕老爷子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对侬安动手,就像那时候对周菲一样,林惊这次想换一下战术,他想用缓兵之计把老爷的情绪稳住,在慢慢的让他接受侬安。

    “好,我等你回来”侬安心里很清楚林惊的处境,现在公司里也不是一帆风顺,她不能在给林惊添乱,在关键时刻能够给林惊最大帮助的就是老爷子,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林惊陷入绝境。

    因为一张协议住在一起并且结婚的两个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了解对方,在意对方,这好像是谁也不可避免的,就算冷漠的林惊也是一样的。

    林惊走后,偌大的庄园显得异常安静,侬安想象着老宅里热闹的场景,嘴上虽然不说,心里肯定是有一丝失落的。

    “侬安小姐在吗”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站在庄园门前,手上带着纯白的手套,动作优雅完整,看起来不像是一般的司机。

    “请问你找我们家太太有什么事情吗”管家前去询问,心里很是纳闷。

    “请侬安小姐上车”司机没有理会管家的询问,自顾自得说着,眼睛里在寻找侬安的身影。

    “管家,是什么人”侬安好奇的摇着轮椅走了出来。

    “请侬安小姐上车,有位先生想要见你”司机再一次重复着,不由任何可以打探的消息,就是一直明确来此的目的。

    “我可以先知道是谁吗”侬安有些害怕,在脑子里把认识的人都想了一个遍,依然对不上合适的人选。

    “等太太到了,自然就知道了,请太太上车“司机再一次的催促着,语气听不出来任何感受,但是透露着坚定。

    侬安心想,这根本就不是来邀请的,分明是来下通知的,谁会这样无聊,这么有时间和自己较劲,看来是非去不可了,输什么也不能输气场。

    “管家,把我外套拿来”侬安语气里透着笃定,不侬些许反驳,眼神充满了勇气,好像要去参加一场生死搏斗的战役。

    “太太,要格外小心”管家十分担忧,想要悄悄的去给林惊打电话。

    “希望管家不要多嘴,侬安小姐的安全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只要一切风平浪静,林太太自然会安全到家”司机用威胁的口气说着,眼睛里微微闪过的寒光,让管家不寒而栗。

    “我跟你走,不要为难任何人”侬安挡在管家面前,挺直的后背冒着阵阵冷汗。

    侬安心里也没有底,她不知道对方是何人,为什么要来找她,一百个坏念头在侬安的脑海里悄悄的滋生着,后果不堪设想的画面让侬安不禁打了个寒颤,她虽然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了,但是这样不可抗拒的力量还是让侬安心生恐惧。

    车子走过一条又一条的弯路来到山脚下,侬安以为马上就要到了,不停揉搓的手停了下来,可是车子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缓慢的调转车头准备向山上驶去。

    这是什么情况,这人到底是谁,做事也未免太绝了吧,一条后路都不留,这是要去悬崖峭壁上见面吗,想想也对,毁尸灭迹比较方便,对于她这个残疾人,只要轻轻往下一推,轮子就会自觉的滚下去,这样就可以造成自杀身亡的假象,难道是周菲雇来的杀手,为了解决自己的心头大患,想想也不对,周菲虽然嚣张但是还不至于出此下策,侬安的理智渐渐变成了废墟,脑子里的场景比美国大片都精彩。

    就在侬安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座精致的小木屋前面,侬安上下打量着这个在繁华都市里并不常见的木屋,不禁有些惊讶,经受着风吹日晒的木屋看起来没有破损的痕迹,红色的屋顶和鹅黄色的墙身好像是刚刚粉刷过的样子,门和窗户上有着精美的雕花,看起来有些熟悉,侬安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小屋的前面是一片湖光山色,让人心旷神怡,而后面是一大片红色的枫树林,这个时候正是枫树落叶的季节,像手掌一样大的叶子悠然自得的随风飘落,不过侬安回头看了看载她来的私家车,真是豪华的不搭调。

    “侬小姐请进,老爷已经恭候多时了”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出现在侬安面前,没有等到侬安回答,就推着她进了小屋,这个举动让侬安有点不自在,感觉自己被强迫一样,其实就是强迫,侬安自己怎么会来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会被图谋不轨的人利用的。

    进了小屋,调皮的窗帘挡住了她的视线,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一位老人坐在摇椅上,因为背着光,侬安看不见他的样子,但是旁边的拐杖侬安可是认得,这是林老爷子,侬安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不应该啊,今天是家宴,老爷子不可能在这,不可能,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会来这里见她呢,一串串的问号在侬安的脑子了盘旋着。

    “又见面了,侬安”老爷子转过头,不在去欣赏景色,眼神落在侬安身上,心里想着还真是长得有些相似。

    “你好”侬安颤颤巍巍,大气不敢出,她生怕自己哪个不得体的举动就让老爷子雷霆大发,这可比杀了她还恐怖。

    两个人沉默了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小屋里只能听见挂在窗口的风铃声,老爷子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侬安,像是见到了曾经的故人。

    “请问”侬安刚说出这两个字就有些后悔,手抖的厉害,她不是没见过老爷子,就是因为见过,想起朝林惊扔来的那个茶杯,侬安就心生畏惧,这不是她能够对抗的人。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在这里,你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但是你怕我,你不敢问”老爷子自顾自的说着,侬安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懂,就是因为太懂她,才不会让林惊娶她。

    “我做错了什么吗,”侬安诺诺的问着。

    “当初我给了周菲一张支票,她离开了林惊,今天我也给你一张支票,开个价吧,不用客气”

    有钱就是财大气粗,什么事情遇上钱那就不是事了,老爷子从年轻到现在就一直坚信这个道理,从来都没有质疑过,当然这么多年来,事实也证明了钱就是好用,起码他成功赶走了周菲。

    “我不懂你的意思”侬安好像被老爷子吓傻了,智商完全没有上线,瞪着大大的眼睛像个白痴。

    “1个亿,怎么样,离开林惊”老爷子显然失去了兴趣,眼神落在梵高的那幅午夜咖啡馆上,他心里很笃定,他认为这个价钱已经足够可以弥补侬安一切的创伤了,老爷子把侬安看成了和周菲一样好打发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