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02章 409到底是谁
    最快更新boss大人,心尖宠最新章节!

    在天水之间文艺气息十足,其实不然,侬安是活泼的,她羡慕穿着比基尼晒太阳的女郎,羡慕乘坐滑翔伞飞翔的刺激,她现在甚至羡慕可以在大海里畅游的孩子,她低头看着自己双腿,“你什么时候可以走路呢”口气胆小的像个孩子。

    当侬安抬起头的时候,眼前的景色消失了,没有了刺眼的阳光,也不见了蔚蓝的大海,更看不见奔跑的林惊,只有温柔懒懒的海风在耳畔呼啸,她在移动,但是自己的双手双脚没有使一丝力气,是根本就不能使出力气,有个粗糙的大手在捆绑着她,“林惊”侬安大声呼喊着,她害怕起来,这是绑架吗,心里像被无数的石头沉重的压着,喘不过气来,侬安的意识在慢慢消失,她想沉沉的睡去,不受思绪的控制,身体的力气在慢慢抽空,虔诚的心灵连一丝祈祷的力气都消失了。

    “不要伤害她,这小姑娘还有用呢”是个年轻的声音,语气透露着霸道和冷冽,在侬安睡着之前这是她听见的最后一句话,这个人的声音伴随着她沉沉睡去,在一片嘈杂中侬安失去了意识。

    “大哥哥,有个人让我把这个给你”一个乖巧的小男孩走到林惊面前,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璀璨的星空一样美丽,他很无辜,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会会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一个小小邮递员,不过好像还蛮好玩,茫然的眼神里透露出了笑意。

    林惊看着手里的蓝色信封,以为是侬安给他的惊喜,转念想想也算是个惊喜,只是没有那么美好就是了,“小朋友,是不是一个大姐姐让你给我的”林惊很有耐心,他很喜欢长得好看的孩子。

    “不是呢,是个大哥哥,他长得可帅了,像你一样帅”小男孩嘴甜的不得了,努力的踮起脚,像个小大人一样拍了拍林惊的肩膀,“那个大哥哥说了,看到这封信你会很高兴的,他让我给你加油,你们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林惊突然觉得有些怪异,猛地直起身,看向侬安的方向,可是侬安已经不在了,他环顾了一周,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凌乱的遮挡住林惊狭长的眼睛。

    “大哥哥,你们是在做游戏吗”小男孩依然笑盈盈的,期待着林惊的回答,想要和他一起玩这个看起来紧张刺激的游戏,因为他看见林惊的表情一会笑一会冰冷很是热闹。

    “谢谢你小朋友,大哥哥有重要的事情,不能跟你玩耍了”林惊安慰着小男孩,慌忙穿上脚边的鞋子。

    “大哥哥,你如果不跟我玩的话,就找不到侬安”小男孩是个复读机吗,还是机器人,他怎么做到智商卓越的。

    林惊停下慌张的动作,当他听到侬安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知道侬安再一次因为他牵扯进了困境中。他急促的撕开手里的信封,一张小小的纸条滑落出来,里面没有其他东西,纸条上也只是写了简简单单的一行字,“在玫瑰餐厅吃饭舒服吗”林惊知道这是个线索,是对方出的字谜。

    这一刻的林惊被彻底激怒了,侬安就在他的眼前被带走,他竟然毫无察觉,是有多无能,林惊开始怀疑自己,双手握紧的拳头,奋力的砸向车门。

    看见愤怒的林惊,小男孩被吓哭了,没有了刚才伶牙俐齿的模样,嘴里喊着“妈妈”,朝人多的方向跑去。

    清醒过来的侬安,被眼前的惊喜感动的有点想哭,这是谁的房间,她想起林惊,是林惊吗。她捂着嘴,真是不敢相信,满屋子的玫瑰花,洁白床单上的花瓣,放在玄关上的香薰蜡烛,窗边放着的酒杯,幸福有点来的太突然。侬安沉浸在完美的想象中。

    “看起来,林太太很是高兴啊,”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侬安觉得有意思紧张,努力摇着摇椅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你不用找了,我不在你的身边,玫瑰花喜欢吗,第一次见面真是照顾不周,不过这次要让你失望了,希望有缘再见”声音停止,原来是音频里放出来的声音,侬安好奇的摆弄着眼前的玫瑰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是谁呢,听声音一点也不熟悉,侬安在努力的回想,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她努力拨开无处不在的玫瑰花,想找到一些线索,她抬起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个人叫我林太太,他没有叫我侬安,说明他不是冲我来的,他是冲林惊来的”

    侬安对这个陌生生感到恐惧,他竟敢子林惊的眼皮子底下把自己带走,说明他很张狂,他针对性很强。浪漫的花房,像血红色的现场,让人觉得恐怖,侬安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讨厌这玫瑰花。

    玫瑰餐厅真的是面如其名,里面都是灿烂的玫瑰花,香味扑鼻,每张餐桌的花瓶里,摆放的都是玫瑰,粉色,蓝色,红色,白色,甚至还有名贵的黑色。这个餐厅装修的古朴高雅,但是今天的客人不是很多,吧台上的服务生看到慌张的林惊走了过来,“先生你点餐吗”

    “不用了”林惊环顾四周,没有看见他想找的人。

    “好吧,我想这把钥匙是你的”服务生在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拿出钥匙递给林惊。

    林惊拿过钥匙,抓起服务生的领子,眼神充满的愤怒像火焰一样喷涌出来,“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服务生感觉很是无辜,他紧张的解释着:“先生,请你冷静,我不知道谁给我的,他只是留了一张字条告诉我,把这把钥匙给一个不点餐的人,我也很是困惑,但是我认为我是在帮你”服务员一头的冷汗,本来以为做了一件好事,却没想到惹火上身了。

    林惊把服务生推到一边,语气恶狠狠的说“你知道什么,最好原原本本的给我说一遍,要不然”

    “好的先生,你不用怀疑,撒谎对我没有好处,但是我只能告诉你,这把钥匙是我们客房的,是哪一间的我不清楚,它没有吊牌,不过说来也奇怪,今天下午,钥匙上所有的吊牌都没有了,以至于现在都没有客人顺利入住,我感到很抱歉。”服务生耸了耸肩“那封信上还说,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林惊觉得这个人就是针对自己来了,显然他这个想法和侬安想到了一起。林惊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线索,他觉得不会有人无聊到恶作剧。

    “你愿意帮我一起找人吗”林惊对刚才的态度感到惭愧,语气有些缓和,他必须要找个帮手,要不然得找到什么时候。

    “好的,先生,乐意效劳。我很理解你的心情”服务生倒是通情达理,没有和林惊计较这些小事。

    “我们餐厅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餐厅,负责客人的饮食,二楼和三楼是客房,每间客房都有独特的设计,放置的玫瑰品种也不一样,还有就是来我们这的情侣比较多,所以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服务生自豪的介绍这餐厅的设施,感觉林惊不是来解救侬安的,而是来投资的,当他转过头,对上林惊面无表情的脸,有点尴尬,那股冷气场,让他明白了,现在自己很是可笑。

    林惊的内心比刚才平静了一些,起码现在他知道了侬安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他左思右想,感觉像是个恶作剧,可是谁会这么无聊呢,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只是为了开个玩笑吗。

    “先生这里就是我们的客房,你打算怎么做呢”服务生满脸愁侬,这么多的房间要猜到什么时候。

    “一个个的试”林惊拿着钥匙一个锁孔一个锁孔的尝试,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是正确的,不一会,林惊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着急着开着每一扇门,脑海了想着侬安,胡思乱想好像不是女生才有的专利,现在的林惊已经变成了以为想象力丰富的创造者,他没试一扇门,侬安各种凄惨的表象就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久久不能磨灭,林惊简直就要疯了,他第一次觉得住酒店是个这么累的事情。

    房间里的侬安,已经翻找的没力气了,她瞬间明白过来,对方又不傻,怎么会把重要的什么东西放在这样显眼的地方呢,肯定是在那个角落里,她把枕头里,冰箱里,花盆里,她甚至把土都倒了出来,依然一无所获,侬安冷静的思考着,突然她想到了林惊,现在不是找这个的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时候,林惊发现自己不见了肯定会很着急,她要想办法出去,自己是不是傻,怎么现在才想起来。侬安大声喊着“林惊,林惊,我在这里”“外面有人吗”没有任何声音,侬安把耳朵贴到门上,想努力的听一听走廊里的声音,但是什么也没有,“天哪,隔音效果这么好,这可怎么办”侬安着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她伸出手拍打着房门,猛烈的撞击声响彻了整个走廊。

    “先生,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服务生制止住准备开锁的林惊,“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林惊专注的听了几秒钟,没错,就是侬安,他能够听出侬安敲打门的方式,一下重一下轻,林惊观察的很仔细,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他寻着声音跑了起来,跑到走廊的尽头,声音停止了,侬安接着敲,林惊还没有找到你,不要放弃,声音再次响起。

    “在这里,在这里,”热情的服务生呼喊起来,兴奋的像重了大奖。

    林惊没有犹豫,以最快的速度用钥匙打开了锁,推开门的一瞬间,他看见了侬安美丽的脸庞,身后的玫瑰花含苞欲放,林惊上前紧紧抱住了侬安,他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他用温暖的怀抱,安慰着惊吓中的侬安。

    侬安没有惊讶,她坚信林惊,肯定会找到她,一定会,她轻轻的拍打着林惊宽阔的后背,她心疼这个日夜操劳的男人,她温柔的吻着林惊的脸颊,她能感觉到林惊一点点收紧的双臂,这双手臂是侬安最好的港湾。

    “那个,这个信封是在门缝里掉出来的”服务生拿着手里的信封,伸手递到侬安面前,眼神里很是抱歉“小姐,真是让你受惊了,太对不起了,是我们照顾不周”

    “不能怪你们,这是有故意在捣乱,我还是很清楚的”侬安语气很是细腻,她不想为难任何人,就是因为这样善良的脾气,总是让别人为难。

    “写了什么”林惊的愤怒依然在暴涨,他怎么可以忍受这种屈辱,竟敢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么让人发指的事情,现在林惊的内心有一颗随时可以引爆的炸弹,毁灭系数是百分之百。

    侬安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怕有什么暗器在里面,然而并没有,还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恭喜你闯关成功,下次再见”这显然是预谋好的,只是他们消息太灵通了,林惊只是昨天晚上刚说要来海边,今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看来这个人有备而来,他应该对林惊很熟悉。

    林惊思前想后,一点线索也没有,完全摸不着头脑,敌人在暗我在明,这是最小人的做法,林惊气的一拳打碎了墙上的玻璃,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是谁这么针对他。

    “林惊,你冷静一下,这里有那个人的录音,我放给你听,你听听这个声音熟悉吗,但是我觉得和林家人没有什么关系,这次明摆着是冲你来的,软禁我只是想让你担心”侬安打开音频,一条条频率线开始跳动起来,像是罪恶的笑脸。

    “看起来林太太很是高兴啊,看起来林太太很是高兴啊”林惊来来回回把这句话放了无数遍,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把这个音频暂停了。

    “我完全听不出来是谁,仔细想想,对方肯定没有这么大意,他既然不想让我知道他,就会有很多种办法隐藏自己,这个声音绝对不是他本人的,如果他对我很熟悉,我必然也会对他很熟悉,在暗处算计我,他就是为了避免让我认出他,”林惊的逻辑思维很厉害,或许对方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设计了这么一个复杂的局,让林惊手足无措,看来他的目的很明确。

    阳光明媚的周末就这样浪费了,阳光沙滩,侬安觉得真是可惜,不过也很庆幸,没有出什么大事。

    回家的路上,林惊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一直紧紧握着侬安的手,心里一直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倒地是谁。

    侬安一次次的遇险以来,林惊的神经开始变得异常敏感,对人更是越来越谨慎,庄园已经闭门不见客了,除了尉迟恭,其他无关人等想都别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