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03章 410魔咒
    最快更新boss大人,心尖宠最新章节!

    “侬安,好好在家呆着,不准出门,有任何情况给我打电话,尉迟恭会随时来巡查,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俩同时欺骗我”林惊用命令的口气说着,他在紧张的时候,总会把侬安当成小孩子,而且是那种总会闯祸的小孩子,一不留神,就会有不堪设想的后果。

    “好,放心吧”侬安也很是无奈,她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有这么让人保护的一天,以前在侬家的时候,侬安虽然长得美艳,但是从来不担心会有什么绑架的事情的发生,可能侬家还是没有林家有实力。

    在侬安的心里,她总是把自己当成一棵树,一颗可以遮挡风雨,保护家人的树,自从遇见林惊以来,侬安对树的执念越来越淡薄,渐渐的觉得自己成为了橡树旁边的那颗木棉,而林惊变成了那颗伟岸的橡树,时时刻刻保护着她,成为了她可以依靠的臂膀。

    其实,侬安不是那种喜欢撒娇的小女人。侬安从来都不会像那些女人一样为了一点小事情皱眉头,侬安其实很爱笑,但是经历过劫难之后,那灿烂的笑侬就不曾出现过,林惊也没有见过,她感动的时候也只是用充满笑意的眼神望着林惊。

    林惊大步走进公司,秘书就迎了上来,“总裁,大家都在会议室等你,有非常紧急的事情”

    “好,把资料给我拿进来,我现在就过去”林惊顾不上脱外套,径直走向了会议室。

    当林惊走到门口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很是焦急,站起身走了过去,好像林惊就是他们的救星。

    “总裁,和华西的谈判已经崩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总裁,政府现在正打算把香叶别墅这个项目拍卖,如果林氏集团在没有资金”

    “总裁”

    “停,先听我来说,”林惊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我要确任一下,民工都如愿拿到钱了吗”

    “都按时发下去了,这一点总裁请绝对放心,每一位工人都已经不再闹市了”林博对自己手下办事的效率很是充满信任和信心的。

    “好,在这紧要关头,我不允许有任何有损林氏集团信誉的事情发生”林惊很明白,现在无数的媒体和集团,都在红着眼盼着林家出事,林惊绝对不可能给任何人抓住林氏集团把柄的机会。

    “总裁,华西集团,你看”

    “华西集团的项目经理查到了吗”

    “还没有,这个人特别狡猾,没有任何信息,也很少去公司,听内部人员说,这个经理习惯在家办公”

    “好一个狐狸,我就不信他永远都漏不出尾巴,继续查,能找到他的地方都给我一一蹲点,我就不信了”林惊把手里的文件重重的摔在会议桌上,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香叶别墅林氏集团不可能放弃”

    “可是总裁,我们真的没有周转资金了,我们已经把大部分资金注入了发展商贸运输里,如果没有华西的资金,香叶别墅这个项目,我们只能放弃”

    “怎么可能放弃,现在香叶别墅已经动工,并且已经开始走向正轨,突然停工不仅要得罪政府我们的损失谁来补偿,不禁会失去信誉,华西是不可能放着这块肥肉不管的,他们会想尽办法和我们竞争”林惊有些气急败坏,每一件事都压的他喘不过来气,他紧皱眉头,努力想着办法。

    “尽快和华少商量,看能不能在建材方面压缩一些资金出来,对于香叶别墅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去找钱,尽量节俭开支,只要香叶别墅顺利进行,就不怕没有投资者,我就要看看华西的算盘还能打多久”

    “总裁,眼下有个机会,政府要拍卖一块地皮,我听内部人员打探到,这块地皮拍卖只是一个幌子,政府想拿这些钱来建设防洪管道,就是因为缺钱,才会出此下策”林博胸有成竹的说。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这块地皮在哪”林惊似乎有了办法。

    “就在防洪管道不远处”

    “真是兵不厌诈,谁都知道防洪管道上不可能有任何建筑物,在拍卖的地皮里竟然包含在内,如果这样的话,起码要损失一半的地皮,好,这个消息很好,林博你去买这块地皮,当然不能真买,我们要让华西去买,他们现在手里没有地皮是没有办法和我们对抗的,他们一定会花高价买到手,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政府把这块地皮的价格抬高,越高越好”林惊燃起了熊熊的斗志,对付叛徒,借刀杀人才是最痛快的方式。

    “小月,最近联系华少了吗,他怎么说,最大利润是多少”林惊似乎想起了什么。

    “没有总裁,华少最近总是在躲避我们的拜访”

    “好,我知道了,我的耐心也是很有限的,最后等一个周”林惊心头一紧,他可不希望华少再出什么事、

    “大可放心总裁,我认为华少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华少的建材一直是和林家齐头并进,相互依赖的,他怎么也会掂量掂量”

    “这样最好”现在的林惊像是困在暴风雨里企鹅,努力想寻求一个安全的出口,努力寻找着方向,但是这风雪来的突然,还没有等小企鹅辨认出路线,它就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卷走了。

    自从和老爷子谈话以来,侬安总是会半夜惊醒,灯光透过门缝隐隐约约的传过来。突然之间惊醒的滋味并不好受,那是一种针扎和眩晕的感觉。但是她不会对林惊说这些,自从那件事情以来,林惊总是小心翼翼的。他是那样焦灼---客厅里深夜残留的灯光就是证据。她不忍心在让他有什么负担,说真的林惊焦虑的神情有时候让她心疼,但是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厌恶。

    往往就在这一瞬间的踌躇里,侬安会想到奶奶,然后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非常绿,绿的像颜料一样的旷野,一座座红色屋顶的小房子就在上面井然有序的排列着,看上去很是舒爽,她的内心变得平静很多,对于林惊她没有了纠结,她相信时间会做出正确的答案。

    “林惊,不好了,快看新闻”尉迟恭慌张的语气,让林惊吓了一跳,他以为侬安又出了什么事情,命令秘书赶紧打开新闻。

    屏幕上,传来记者急促的声音,“主持人,这就是虹桥的中间部位,现在已经看见很多来往的车辆被警察禁止通行,所有的群众把大桥围得水泄不通,这位工人已经在栏杆上站了一天了,但是还不见林氏集团负责人的出现,林氏集团作为本市最大的集团,难道真的不顾自己信誉,拖欠工人的工资吗,这个还有待考证,但是这位想轻生的工人就是因为被拖欠工钱,没有办法,才会以性命相逼,我们希望林氏集团可以尽快做出回应,挽救工友的生命。”

    林惊暴跳如雷,把杯子不故一切的摔在地上,大声吼道:“这是怎么回事,我问了一遍又一遍,你们都说解决好了解决好了,现在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人以性命相逼”

    “林总,你先冷静一下,我确实都已经解决好了,每一位工人的工钱都是我亲自送到他们手里的,我敢保证没有任何差错。”

    “那新闻是什么,是我瞎吗”林惊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公司的形象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就是生命,现在这就是最命中要害的一击。

    “林总,会不会有人故意陷害,这种可能是不能排除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最有可能的就是华西集团,这是对他们最有力的方法”林博毕竟是林惊的长辈,想任何事情都很周全,也沉着冷静的多。

    “对,林总,不排除这样的说法,华西集团公然的撕毁合同,我认为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对,林氏集团是我们用毕生心血经营起来的,我们不会忍受这样的污蔑”

    众人站了起来,他们相信林氏集团,相信林惊,相信在坐的每一位负责人,他们都是用时间和生命还维护者林氏集团,如果林氏集团没有这些精英骨干是走不到今天的。

    &n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好,林博跟我去现场,我要当面问个清楚。”

    林惊冷静了,他不能让愤怒埋没了理智,现在是林氏集团的紧要关头,冲动只会让人失去方向。

    乌云密布的虹桥被看热闹的人围的水泄不通,黑压压的人头攒动着,议论声,刹车声,警笛声,让这个平静的虹桥变得热闹非凡。虹桥一直是标志性的建筑,它横卧在磅礴的江面上,连结着江河的两岸,静静的给人们带来便捷的交通,平坦宽阔的桥身,还有晚上流光异彩的霓虹灯,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浪漫的让人流连忘返。但是,长久以来,这个美丽的地方成了生命的终结点,被遗弃的孩子,没人赡养的老人,受伤的女人,遭家人反对的情侣,破产的商人,他们都选择在这个雄伟的虹桥上结束自己的生命,它就像个摆渡人,迎接着走投无路的灵魂。

    “这林氏集团真是黑心,这么大公司,多少钱没有,连工人的血汗钱都不给,真是坏良心”

    “就是,太让人失望了”

    “听说林氏集团的总裁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办事一点都不靠谱”

    “也难怪,年轻气盛的,就知道享受,哪关注这些”

    “估计林氏集团是不行了,鼎盛的时期已经是过去,越来越不行了”

    人们就是这样,永远会同情弱者,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林氏集团永远逃脱不了罪责,面对弱势群体的威胁,林惊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他相信自己的团队,相信自己的原则,但是面对这个拿生命开玩笑的民工,他真的手足无措了,林惊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做事干净利落,但是打感情牌不是他的长项,他真的很是费解,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轻易地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难道他不知道生命是多么宝贵的财富吗。

    几年前的那场车祸,在林惊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抹去,那天同样是这种天气,乌云压顶让人心里很压抑,当时的林惊太过于年轻,面对周菲的咄咄逼人,他能做的不是安慰,除了争吵就是无视。在周菲幼稚的心灵里,对于爱情的定义就是退让。

    但是林惊是一个不会退让的人,他从小在严格的教条里长大,内心里深深埋藏着正义和理想,他不允许蛮横的周菲这样无礼取闹,更何况是她犯错在先。林惊可以接受周菲的移情别恋,这是爱情的不确定性,每个人都有喜新厌旧的贪婪,但是他不能接受周菲的背板,对于一个可以把爱情当作筹码来兑换金钱的女人,他厌恶至极。

    林惊真的不明白是谁给了周菲这么大的勇气,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坦然的回到他身边,他觉得特别可笑。林惊其实就是比谁都嘴硬,他很清楚,周菲对于他意味着什么,她曾经是自己的梦想,是他发誓用生命来保护的女人,一句简简单单的分手怎么可能把周菲的影子抹掉。面对周菲胡搅蛮缠和献媚,林惊没有一点办法,他逼着自己忘记周菲,可是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林惊的一瞥一笑都成为了周菲的动力,她总是猖狂的戳着林惊的软肋,她认为林惊的是不可能轻易忘记自己的。是的,她的猜想很对,林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忘记她呢,她是这么的让人伤心。

    所有的压抑和愤怒就在那一刻全部都爆发了出来,林惊忘记了手握的方向盘,忘记了旁边的周云,所有的理智被冲动侵袭着,就是那一次剧烈的争吵,让林惊失去了最重要的勇敢,他怨恨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周菲的埋怨。

    当理智离你而去的时候,不堪设想的事故就是这么意外的来临了,当林惊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他已经被安全气囊撞击的神智不清,趴在他身上的周云表情是剧烈的痛苦,她的双腿被变形的车门卡住,鲜红的血象涓涓的河流,川流不息的喷涌着,使她美丽的秀发变得更加鲜艳起来,如果世间真的有妖艳的彼岸花,估计就是这样的颜色,美丽的让人心痛。

    在阵阵眩晕中,林惊努力想要抱起周云,但是周云好像太累了,她努力着说着:“原谅周菲吧,她不够懂事,好好照顾她”就是这句话,他束缚了林惊的任性,它成了林惊这辈都无法摆脱的魔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