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04章 411追究到底
    ,精彩小说免费!

    在林惊的心里,那个爱人的位置不再属于周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能辜负周云的嘱托,是周云用生命拯救了他,让他在迷茫中找到了方向,他惭愧没有好好珍惜周云,痛恨自己的年轻,痛恨自己被周菲的表面所迷惑。但是时光不同情任何人的眼泪。

    在每个乌云密布的阴天,林惊的内心就会想起周云,想起这些让人惧怕的往事,它生长在林惊最温暖的心脏里,那里没有了周菲,但是他又不得不好好关照周菲,他想赎罪,他想安慰一下自己残缺不全的心灵。

    经历过生死的境地,人们才会幡然醒悟,才会学会珍惜。林惊也不例外,他在血淋林的往事里学会成长,变得安稳和沉默。

    就是因为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让林惊变得越来越珍爱生命。他怎么可以允许有人因为钱就放弃宝贵的生命呢,他倒是想要看看自己这次又犯了如何天大的失误,让这个工人可以有勇气站在耸立的桥梁上。

    林惊看着车窗外人山人海的记者,站在旁边指指点点的群众,他显得有些憔悴,他其实有些委屈,他没有了下车的勇气,他想逃避,这一点也不像林惊,不像那个高高在上的林惊。突然林惊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在磁性的音色里,暴露无疑的是此刻的怯弱。

    “我找到那条项链了”侬安婉转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林惊有什么异常,自顾自的说着,每一个字眼里都透露着喜悦。

    “好,我知道了”,林惊现在没有心情听见这些,他不知道自己要以怎么样的态度去打开这个车门。

    “我相信你可以”侬安坚定的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她或许不知道这对于林惊来说是多么大的鼓励。

    当尉迟恭火急火燎的赶到庄园的时候,侬安就已经明白,肯定是林惊出事了。在这一刻,侬安波澜不惊的内心,在一点一点的沦陷,她不是一个乐观的人。林惊的侧脸,林惊微笑的嘴角,林惊喝咖啡的神情,她能想到所有林惊的样子,就像幻灯片一样重复出现着。

    她的眼睛里没有泪水,只是呆滞的望着尉迟恭,她多么想流泪,可是她哭不出来,在最痛苦的时候,眼泪好像被已经流干了一样,侬安觉得眼睛有些难受,她努力的抬起手揉搓着。

    “嫂子,不好了,林惊那边出事了”尉迟恭毕竟是个粗枝大叶的男人,他没有发现侬安怪异的动作,他慌张的打开电视。

    其实,尉迟恭很是纳闷,这么利落的林惊,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他真的很是不明白,他觉得一定是有人在预谋着什么,很明显这个目标就是林惊。

    “主持人,你好,现在你看到的就是拥堵的虹桥,积聚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林氏集团的负责人现在还没有露面,我们不禁在猜想,林氏集团是不是已经猖狂到什么都不在乎了,现场的群众都是义愤填膺,想要替桥上的民工讨个说法”记者这个行业里的人,永远都不嫌事大,她们总是期盼着事情可以像电视剧一样精彩,巴不得处处是新闻。

    “看,嫂子,现在林惊估计已经在去往现场的路上了,我真担心他出什么事”尉迟恭不知所措的看向侬安,他希望侬安可以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救林惊于火海之中,“我真是太无助了,想不出任何办法”

    “尉迟少爷,你先冷静一下,只要林惊没事就好,只要林惊没事,就是最好的消息”侬安的眼里掉落了一颗大大眼泪,伴随着泪水的落下,她的内心变得安定了许多。

    侬安绞尽脑汁的想着,想着,她毕竟不是什么商学院毕业,也不是林氏集团的一员,她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把集团的损失降到最低,但是侬安是女人,看问题的角度当然和男人不一样,她没有去关注这些可以用数据说话的结论,她更在意内心世界的构造,既然这是一场情商的对抗,那么理性是不管什么用的,所有的证据都不如感情来的实在。

    “尉迟少爷,你对这件事了解多少”侬安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好像是一个民工,说是因为林氏集团没有给他工钱,他没法给自己的老母亲看病,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这对林氏集团的信誉可是不小的打击,林惊肯定会暴跳如雷”尉迟恭一想到现在林惊的处境就无法冷静。

    “好,你可以动用一下人脉关系吗”侬安眼睛明亮的像一颗宝石,反射出的光线异常的刺眼,那是她智慧散发出来的光芒。

    “放心,嫂子,林惊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吩咐就是”林惊有尉迟恭这个好兄弟应该是很幸运的事情,虽然大多时候他总是很掉链子,但是关键的时候可是比谁都灵光。

    这一刻的尉迟恭让侬安很是惊讶,她知道玩世不恭花花公子的形象不是尉迟恭本来的样子,但是她没有想到,尉迟恭可以这么不辞辛劳的帮助林惊。

    “我不相信林氏集团会拖欠工人的工钱,我对林惊的做事风格很有信心,看样子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捣鬼,一次次的陷林惊于不意中,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尉迟少爷,麻烦你去查一下这个工人的身份,看看他的家里什么状况,还有什么人,有什么样的苦衷,既然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我们就要在这个工人的身上入手,我们要用感情牌,把这场闹剧平息”侬安毕竟是上流社会的大家闺秀,什么样的商战没见过,耳濡目染,就学会了那么几招,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好,我现在就去办”尉迟恭没有迟疑,他佩服侬安的机智和才华,他在心底里希望侬安可以始终如一的陪伴在林惊身边,那会是林惊的幸运。

    看着尉迟恭走出庄园,侬安关闭了电视,她不喜欢闹腾的场面,她也不想关注这件事情的进展,她对林惊有信心,他觉得过于的担心是多余的,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做林惊背后的女人,默默的支持他。

    思前想后的侬安,还是不放心林惊,她相信林惊的办事效率,但是她不想林惊的内心太过煎熬,她拿出手机打通了林惊的电话,没有什么多余的紧张和安慰,就是鼓励,作为妻子的鼓励。

    林惊挂断电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内心没有了什么犹豫,周菲也好,周云也好,就在侬安的声音里,烟消云散了。他微微的一下,此刻乌云密布的天空,渐渐放晴,或许侬安就是那个可以吹走阴霾的太阳。

    “总裁,我们下车吧”林博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内心有些惶恐,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这样压倒性的场面还真是让人害怕。

    “好,”林惊扣起了上衣的扣子,整理了一下头发,依然帅气逼人,微微皱起的眉头,让他成熟了很多。

    有很多眼尖的群众,远远的就看见了林惊,这时候的人群更加的急躁,不知道他们是在看热闹,还是林惊的粉丝,表情看起来还真是夸张,有许多年轻的小姑娘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这可是传说中的总裁啊,现实中的白马王子,场面越来越失控,警察真是很无奈,面对群众的见异思迁,他们着实很是无语。

    记者像小蜜蜂一样,在人群中挤出来,嗡嗡的说个不停,“林先生,你能解释一下这件事情吗”

    “林先生,你把林氏集团的信誉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

    “林先生,有很多人不相信这是林氏集团的做事风格,那么你可以做出一个合理的回答吗”

    这些记者也真是辛苦,谁愿意冒着被踩踏的危险,顶在前线做采访,还不是有上司的约束,和钱的驱使,林惊这次没有生气,似乎还有些同情他们,真是难为他们了,天天盯着我,林惊苦笑两声,:“记者朋友们,请你们相信林氏集团,相信我,请你们也注意安全,不要因为我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林惊混迹商坛这么多年,情商和智商都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如果不是他的聪明才智和魄力,今天的林氏集团或许没有这么成功。

    这次林惊的亲近有些让人不知所措,记者朋友们都傻了眼,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是林总吗,面面相觑的记者,内心有无限的疑问在循环,一时间不知道在提问些什么。只有一个小姑娘勇敢的拿起话筒伸到林惊的嘴边,说:“谢谢林总的体谅,我们是权威的电视台,你完全可以把所有的心里话,通过我们告诉所有观众朋友们,我们一直坚信林氏集团,是有自己原则存在的。”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看似很年轻的小姑娘,竟然可以说出深明大义的话,不禁让林惊刮目相看。

    “现在我没有什么可以传达给大家的,因为这件事情我和大家一样困惑,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冷静下来,去了解事实的真相,并且我再次承诺,林氏集团会用最大的权利去保护自己的每一位员工,请大家放心”林惊没有辜负这个瘦小的女记者,他认真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他现在的心声。

    “请大家让一让,让林总过去”保镖用自己宽阔的身体,保护着林惊,使他不在受任何人的打扰。

    这时候的虹桥,比林惊没来之前变得有秩序多了,感觉林惊不是来解决问题的,而是来协助交通的。天气飘忽不定,有些毛毛的细雨在天空中飘洒下来,抬头向上看,像是无数的针从天而降,它们轻柔的打在林惊的肩膀上。

    站在桥梁上的沈飞,是的那个可以用生命来开玩笑的人叫沈飞,似乎后悔了自己的决定,他觉得有些害怕,毛毛的细雨让他开始变得清醒,不住颤抖的双腿,让他的身子一点点瘫软下去,直到坐在桥梁上。在沈飞站的这个位置,是欣赏夜景的最佳角度,宽阔的河道两岸渐渐点起的灯火,像一条美丽的锦鲤在水里游来游去,和水里的倒影相相呼应,很是好看,只是大多数人都不会神经到冒着生命危险来欣赏夜景,着瞬间的绚烂只能留给轻生的人。远处飘来的饭菜香,让沈飞想要回家,他不是一个有勇气出卖自己的人,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但是为了那一沓厚厚的人民币,他心甘情愿的站在这里。沈飞显然是无知的,他肯定不知道林惊是谁,才会做出这么莽撞的事情。

    林惊站在沈飞的正下方,他抬起头,想要看清楚这个人的轮廓,:“林博,仔细看看,你认识这个人吗,工人的工资都是你发放的,只要认识你肯定有印象”

    “总裁,我确定这不是咱们的工人,香叶别墅开始动工的时候,别的工地的工人还没有撤离完,就和我们的工人混合在一起,为了方便管理,我让服装部门的人把每一个工人的制服上都绣上了公司的标志,但是他的制服上没有,他肯定不是我们的人”林博无比肯定的说,林氏集团能够有这么多智慧的负责人是林惊未来的希望。

    “好,既然不是我们的人,这样就好办了,”林惊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他当然清楚一个没有任何势力,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劳作的民工,是不敢和林氏集团对抗的,这肯定是背后有人指使。林惊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藏在背后不敢露面的主谋是谁,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如何把林氏集团的信誉危机降到最少,怎么样才可以让群众们心服口服。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嘛,”林惊用双手摆出喇叭一样的形状,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喊出,他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发脾气的样子。

    桥上的沈飞看着俊朗的林惊,内心真的是后悔莫及,这下倒好,前有虎后有狼,哪个主子都得罪不起,要不然死了算了。沈飞从小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要不是走投无路,他是不会帮那个人办事的。沈飞只知道找他的那个人是个男人,具体长什么样子,干什么的他一概不知,真是傻到家了。沈飞无动于衷,他不想和林惊对话,他觉得这是在自讨苦吃,他就像安静的坐在上面,等到所有人都散去,他在悄悄的下来。他这个如意算盘是真的打错了,林惊是什么人,他会一直追究到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