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07章 414觉得幸福
    ,精彩小说免费!

    白如月内心里的那座火山在爆发,她甚至想出了一个卑鄙的年头。我倒要让你看看我白如月是谁,慕侬嫣然你等着瞧。

    阴谋就这样在阴谋中酝酿着。快上课的前十分钟里,大家都陆续来到学校利用这段闲散的时间聊着天。白如月扫视了一下四周,很好,班里最能起哄,最爱凑热闹的人都在,这很是让白如月满意。就在这个时机,白如月轻盈的走到讲台上,她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嫣然,嘴角不自然的挂着微笑。

    白如月在讲台上站定,清了清嗓子,教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她学着主持人的口气,满脸微笑的站在那里:“大家下午好,今天我要为大家讲一个灰姑娘的故事,你们想不想听”同学们都好奇一样的正过身,起哄的说着“想”,随后就是一片寂静,这个时候嫣然看着台上滑稽的白如月微笑了起来,她觉得白如月这一瞬间特别可爱,她对接下来的恐惧没有任何预感。

    “这次灰姑娘的主角是谁呢,是一直默默无闻的慕侬嫣然,她真的是个绝赞的实力派演员,我们大家真是忽略了她的才华,来让我们给慕侬小姐响起热烈的掌声。”

    一片欢呼声不自觉的爆发了,接着是掌声,然后众人把掌声变成了节奏,几十个男孩女孩混成了节奏的呼喊:“慕侬嫣然,慕侬嫣然,慕侬嫣然”。嫣然愣住了,她有种强烈的不安,她甚至有些无法呼吸,她看着讲台上的白如月那干净的脸庞,变得越来越丑恶,像是血满喷张的巫婆,那好像看见了她手里的毒苹果。

    白如月啪的一声,把日记本扔在了将桌上,那清脆的撞击声让嫣然心惊胆战,她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日记本,那是我的本子,那确实是我的,嫣然一遍遍的在心里确定着,我的本子为什么在白如月手里,她什么时候拿走的,聪明的嫣然当然知道她想做什么,她了解白如月,她为了自己的那点贪婪可以出卖任何人。嫣然心里慌了,不,没有那么简单,是怕了,她不想看见自己心底的秘密被公之于众,她不想被林惊瞧不起,她就像安静的过着自己的日子,白如月为什么要来打扰她。

    “大家想知道这里面写了什么吗,好烂漫的相遇,王子和公主的美好故事,大家想不想听,想听的举手”白如月很是猖狂,她目中无人,在这个班级里,没有人可以跟自己争抢林惊,这是白如月最无法忍受的挑衅。

    “不想”满脸兴奋的白如月和几十个同学,寻着声音看向教室门口,所有人的表情都固定住了,拿是中无法形侬的场面。

    林惊倚在墙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看任何人的表情,他自顾自的拿着外套,不屑的眼神表露无遗,他其实不知道白如月要宣读什么,他只是知道那个本子是慕侬嫣然的别的人没有资格打开,他了解白如月,这个伪善的人。

    像暴雨一样的欢呼声突然寂静下来,嫣然有点不敢相信,她以为自己这次肯定会栽到白如月的手里,看样子显然没有,她看见林惊一言不发的走向讲台,拿起那个红色的本子,向自己走来。是嫣然看错了吗,在林惊转身的瞬间,她仿佛看见了白如月的眼睛里荡漾着旷野的泪水。

    “你不要太过分”林惊说的很平静,他没有袒护谁也没有偏向谁,他就是觉得白如月不应该这样公然的挑衅,这样太没有教养。

    “林惊”白如月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瓦解,那不是愤怒,是赤果裸的悲伤,她没有想到林惊会公然的为了慕侬嫣然对抗自己。

    当林惊还享受在英雄救美的男人本色中的时候,他不知道就是这次勇敢的出手相救,让自己在慕侬嫣然的心中留下了永生抹不掉的痕迹。

    林惊和慕侬嫣然的人生慢慢的相互靠近,无声无息中交错在了一起。慕侬嫣然第一次畅快淋漓地享受了一个青春期女孩的情窦初开。

    混乱嘈杂的办公室里,有一股浓浓泡面的味道,这是一种让人作呕的感觉,来回奔走的员工像赛跑一样神色慌张。自从上次的跳桥事件发生以来,所有的职员都在日日夜夜的加班,使林氏集团处在一个积极的备战状态,所有的人都吹响了紧张的号角,生怕一不留神就出什么差错。

    林惊看着生活在恐惧里的员工,神色紧张起来,眉头一点点皱紧,他知道如果在这样下去林氏集团的资金肯定会周转不开,恐怕会形成资金断裂带,这是林惊最不想看到的场景,一但形成资金断裂带,香叶别墅这个计划就不得不放弃,然而除了这些,华西集团在着急收购地皮,林惊有些看不明白,他们难道要拿地皮来做菜园子吗,他们是不是傻,一串串的问号在冲击着林惊,但是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华西集团上钩,不管他们多么的有实力,面对强大的林氏集团也就是个刚上市的新手,林惊想好好的和他们周旋周旋,想要一口吃个胖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窗外的灯火阑珊,林惊突然想到了侬安,眼神里露出无限的温柔,一直以来发生了这么多让人费解的意外,林惊觉得很对不起侬安,两个人的婚礼也因为公司的忙碌一推再推,很多媒体记者都在散播谣言,这让林惊很是不安,他怕这些喜欢八卦的记者翻出陈年旧事,他更怕侬安因为自己再一次的受到伤害,他要尽快给侬安一个归宿。

    落地窗上映出热闹非凡的夜景,暖黄色的灯火,穿梭不息的车流,还有无限闪烁的霓虹灯,以前每次加班,林惊都会端着咖啡站在这里出神,没有什么工作,也没有什么烦恼,他就是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心里难得特别的平静。如果你碰巧在马路对面的话,抬起头就可以看见这孤独的一幕。林惊修长的身影倒映在面前的玻璃上,暖黄色的灯光显得很温馨,只有林惊自己知道,在茫茫人海中遇见那个可以拯救自己的人有多么难。

    侬安的出现,或许是老天的刻意安排,她就像天使一样降临在林惊身边,虽然他们两个人的相遇并不浪漫,仔细想想还有点恐怖,但是林惊不否认,侬安的出现让他从新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他不禁微笑起来,他在想这算是爱情吗,曾近有一个人告诉过林惊,“爱情不是那个人张灯结彩的带来了热闹和喧嚣,而是有了她你的内心再也没有了荒凉”。

    “管家,给太太收拾好衣服,明天我要带她去见个人”林惊回到家,他不在犹豫,他就想简单的和侬安在一起,那种急迫的心情,打乱了林惊的思绪。

    “总裁,真的下定决心了吗”管家笑盈盈的看着高高在上的林惊。

    “嗯,我已经想好了”

    墙上的钟声滴滴答答,林惊像个孩子一样蜷缩在床上,这个时候的林惊变得异常安静,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些个夜晚,那些日日夜夜失眠的日子,那个时候的林惊还不懂什么是放手,他执着的抓着回忆,每当到深夜,都会被恐惧的噩梦惊醒。

    最近几天,也不知怎么了,林惊总是会梦见周菲,梦见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场景,梦里的周菲还是原来的样子,长发飘飘,不时的回头对着林惊微笑,她奔跑起来,林惊想要喊住她,但是好像没有什么用。

    周菲离自己越来越远,远的变成了一团烟雾,消失在天边。林惊猛然惊醒,他不明白这个梦预示着什么,心脏一阵莫名奇妙的抽搐,难道是自己在想念周菲吗,林惊对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惊讶,他明明知道自己对周菲的感情已经走到了终点,那是一个不可能挽回的人,也是自己不想挽回的人,她早已经彻彻底底的消失在林惊的生活里。

    林惊仔细想着这个梦,他努力还原着梦里周菲的神情,周菲的脸上没有狰狞的痛苦,也没有悲伤,好像很平和,她在和林惊告别,她在慢慢的抽离,她走了,消失的连影子都没有。

    林惊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梦,他真的希望周菲可以好好生活,不在纠缠自己,让彼此都安静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吧,这是林惊长久以来的心愿。

    早上醒来,林惊换好衣服,这注定是个意义非凡的一天,他透过窗户看见花园里静静吃着早饭的侬安,内心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悄然而生,林惊深深吸了一口气,浓浓的玫瑰花的香气让每个细胞都充满了芬芳。

    “总裁,你醒了,吃早饭吧”管家手里拿着林惊的牛奶,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打扰了林惊的雅兴。

    “好,再给我来个培根”林惊看着坐在对面的侬安,认真吃饭的样子着实可爱,鼓鼓的两腮,像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真担心她会被噎到,“侬安,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林惊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怕侬安在这么可爱下去,自己就别想正常的生活了。

    “好,但是我觉得管家煎的蛋特别好吃”侬安吃的很开心,渐渐融入到林家的侬安,没有了以前的胆小和谨慎,现在的她神经很放松,虽然有时会敏感的想太多,但是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改变自己,逼迫着自己快快走出阴霾,让心情多去晒晒太阳。

    “等会我带你去个地方,吃完饭去收拾一下”这次探望是林惊的心愿,对于林惊来说那是最美好的生活。

    “好”侬安没有多问,不管任何事情,林惊永远都不会让人失望,作为林太太侬安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自己就会很欣慰。

    跑车沿着小路一直向北开去,侬安一路上都想说些什么,但是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看着林惊的侧脸,那些细软的小绒毛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好看极了,侬安有些出神,眼前的林惊有些模糊。记得第一次相遇的两个人,各自都不退让,什么都要分出个谁对谁错,往往争的面红耳赤,要不然就是长长的冷战,侬安怎么也不会想到,坐在身旁的林惊有一天会对自己温暖的笑,她从来都不相信什么日久生情这样的词汇,觉得太不切实际,也觉得可笑。两个从来没有过交集和回忆的人,每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就会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这一点也不科学。但是每当和林惊独处的时候,她柔软的内心就会泛起涟漪,一层层的向远处游荡,她不确定这就是爱,她宁愿相信这是感动,是自己对林惊的感激。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林惊把车停在海边,轻轻摇晃着发呆的侬安,“我觉得你还真是厉害,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灵魂出窍,真是独门绝技”

    林惊忍不住敲了一下侬安的额头,这个暧昧的动作让侬安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那些慌乱的岁月,心跳的频率和现在一样,她记得这参差不齐的绿动就是看见喜欢的男孩子时,才会有的频率。

    “为什么停车了”侬安好奇的环顾四周,蔚蓝的大海就在眼前,这里是山路,所以没有金黄色的沙滩,只有各种奇形怪状的礁石,海风也没有那么温柔,有一些刺痛。

    兴奋的林惊指着远处,“看,侬安,那座冒着炊烟的房子,是我小时候的家,当然现在也是我的家。”

    侬安看着一脸孩子气的林惊,开心的笑了起来。这样狂笑不止的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但是笑侬是可以传染的,她就是觉得幸福,就是想任性的大笑,不顾任何形象。

    穿过一片葱郁的树林,车子停在刚才看见的房子门前,不时传来的鸟鸣声,还有各种花的芬芳,侬安感觉来到了世外桃源,摇椅上放着毛线球,一只可爱的小猫探出脑袋,偷偷的注视着侬安,这是什么地方,在这个被人遗忘的渔村怎么会有这么闲适的人家,林惊是怎么知道的。侬安虽然明白林惊有许多秘密瞒着自己,但是这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向侬安涌来,刚才那一丝的亲近感荡然无存,她依然不了解林惊,即使可以和林惊并肩作战,即使每天都见面,但是那种疏离感依然存在,侬安看上去有一丝失落,自从和林惊结婚以来,这若隐若现的感伤常常伴随着侬安。

    林惊绕过栅栏,径直走向花园,随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在林惊的搀扶下向侬安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