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08章 415没事儿
    ,精彩小说免费!

    侬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她看见缓缓而来的老太太,花白的头发上戴着着深咖色的发卡,穿着马卡龙蓝的粗花呢针织外套,胸前躺着不知道是几几年出的同色系四叶草的项链,蓝白相间的苏格兰短裙和一尘不染的软底鞋衬在她常年日晒的皮肤上,她就那样认真端详着侬安,就这样短短的几秒钟。侬安觉得她好美,不是那种大众公认的浮夸,而是像山谷的野百合一样,静静的绽放着。

    “你好,侬安,我是林惊的外婆”老太太主动伸出手,她慈祥的抚模着侬安的秀发,眼里充满了疼惜。

    侬安没有缓过来,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林惊轻轻的拍着侬安瘦弱的后背,“你不要紧张,外婆会担心的”

    “外婆你好,真是失礼了,我只是有点惊讶,以前没有听林惊提起过你,所以有点紧张,真是特别抱歉”侬安惭愧的低着头,以表歉意。

    “没关系,孩子,这是林惊的错,他就是太宝贝我,不想让我受到打扰,你别往心里去,等会外婆给你们做好吃的”老太太舍不得放开侬安的手,她觉得这是个可怜的孩子,值得让人疼惜。

    这个小小的渔村是林惊长大的地方,在林惊的生命里,这个小地方是所有美好的出发点,也是自己童年的珍贵回忆,踩着薄暮走向暖暖的海边,这是外婆和林惊最珍贵的日子,阳光和沙滩构成了林惊童年梦幻的城堡。

    依稀记得那一年也是这样的金黄色的秋天,林惊第一次见到这副如诗如画的景色,在s市这样繁华都市里,有的永远都是匆忙的身影,还有耸立到云端的摩天大楼,行色匆匆的行人里不时会看到几个乞讨的可怜人,他们一点也没有远见,那些拼命赚钱的人们,是没有时间来怜惜他们的,更别说驻足去给他们钱了,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就是见多了这样冷血场景的林惊,被妈妈送来了外婆家,他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记得妈妈一直哭个不停,好像林家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但是他现在已经忘记了。

    渔村坐落于s市的郊外,那些天天对着电脑屏幕的人永远也不会知道,在这个冷漠的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温暖的地方。这里的村民都热情好客,通情达理,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人们可以盯着屏幕看一辈子的数据,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生活在同一天空下,却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惊很感谢妈妈,要不是妈妈,自己就不会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他会变成一个赚钱的机器,为林家拼命的努力,把钱看成自己的梦想。对于现在的林惊,赚钱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事情,但是比起老爷子,林惊有人情味的多。这算林惊的优点吗,大多数人应该赞同是,不过林惊的妈妈欧阳,就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林惊的顾虑太多,想要掌管林氏集团就应该成为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她很后悔让林惊跟外婆长大。因为在欧阳的内心,自己的妈妈是个软弱的人,除了照顾自己的花花草草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耐了,可是后来的后来,欧阳后悔了,她看到的那些来自母亲的软弱,全部来源于母亲对自己的爱。

    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海边渔村,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年轻人是呆不住的,仔细想想也对,谁会把大把的时光浪费在这些风吹日晒的岁月里,他们向往的激请,不在这个小小的渔村里。林惊的到来显得和渔村有些不协调,一个稚嫩的孩子身处在沧桑的大叔身边,还真是不怎么搭调。不过林惊的到来却为陈旧的渔村带来了新鲜的活力。

    人们朝九晚五的作息,在渔村是实现不了的,这里的人们好像永远都没有什么烦恼,他们自给自足,自得其乐的生活在这里,钱或许可以买来一切,但是买不来人们浪漫的情怀。然而这种浪漫,在渔村人们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们像闲散的法国人,人生的目标不过就是欣赏着湖光山色,喝着昂贵的红酒,过着惬意的生活。

    渔村的人们也是这样,他们不要求多么大富大贵,只要吃饱穿暖就好,没钱的时候就去打打鱼,幸运的话还会遇见稀奇的宝贝,可以卖个好价钱,等到钱富足了就喝喝茶唱唱曲,日子就这么优哉游哉的过去了。

    那个落满枫叶的小路上,林惊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外婆,他对外婆这个人完全没有概念,他只是好奇的看着她,外婆的手好温暖,比妈妈的温暖多了,外婆笑起来好温柔,不像总是凶巴巴的妈妈,对于外婆的概念,林惊是在比较中感知出来的。

    这两个对于自己重要的女人,林惊显然更喜欢外婆多一些。他喜欢拉着外婆的手去串门,因为那些满脸黝黑的爷爷和奶奶,会给林惊从来没见过的小玩意,他特别宝贝这些东西,把他们含在嘴里,捧在手里,放在自己温热的被窝里。

    他也喜欢和外婆去海边,看着那些满载而归的渔船,心里无比的骄傲,就像自己是个小小船长,他看见求生的鱼儿奋力的跳起,想要挣脱结实的渔网,林惊努力的鼓着掌,小小的手掌被自己拍的通红,这个年级的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残酷。

    每当林惊努力欢呼的时候,在船上的村民会兴奋的把毛巾在脖子上拿下来,用力挥舞着,仿佛看到了自己久违的家人。

    在村子里孤独的人们,把彼此看作成自己的亲人,每逢过节都会张灯结彩,整个村子的人都要凑到一起,各家都会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当然这里面大部分的菜色都是和海鲜有关。不知道是不是林惊冥冥之中和这里有缘分,林家的人都不能吃海鲜,平时连腥味也不能闻,但是林惊就不是这样的体质,他对海鲜没有那么大的抵触,他有时候还会喜欢这样海鲜的腥味,伴着咸咸的海风,和烤鱼的香味,这才是在林惊心里对于家的憧憬。

    幼小的心灵侬易脆弱,侬易受伤,这是小孩子的特质,但是林惊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他所有的生活习惯来自于林家老宅,小时候的林惊单纯的认为所有的家庭都是一样的。

    在老爷子的威慑下,林惊的爸爸没有什么施展才能的余地,他除了打打高尔夫就是泡泡酒吧,林惊从来都没有认真的了解过自己的爸爸,他很早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生活里,他至今都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会突然消失。比起冰冷的老宅,这个小渔村给了林惊最大的安全感,也给了林惊最多的温暖。

    村里的居民都很宠爱这个小孩子,他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快乐时光。小时候的林惊很是可爱,虎头虎脑的充满了灵气,他喜欢在退潮的海边捡贝壳和鹅软石,不怕辛苦的走很远很远的路,挑最完美的那颗,小时候的林惊很有耐心,他可以顶着高高的大太阳把贝壳按不同的形状挑选出来,也可以蹲下什么看着刚破壳的小乌龟慢慢的爬向大海。

    有一次小小的林惊感动了村里的所有人,那一天林惊的外婆深夜发起烧来,林惊蜷缩在外婆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突然想到妈妈告诉过自己,生病要去看医生,就这样小小的林惊准备来一场深夜里的冒险,他悄悄的爬下床,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医院在哪里,他看着痛苦的外婆勇敢的林惊握起小小的拳头,他要把那些伤害外婆的敌人都打到,这是小林惊最初的勇气,就是这种魄力,让以后的林惊变得强大无比。

    夜深人静的深夜,寂静的让人害怕,唯一听得见的就是像合奏一样的虫鸣声,树影张狂的摇曳着,在皎洁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奇形怪状,每走一步脚下松软的落叶就会发出沙沙的声响,胆小的人是不会这样赤手空拳的出门的,但是林惊还小,他虽然也怕黑,他怕那些动画片里的吸血鬼会不经意的发现自己,害怕小朋友们嘴里的那些让人不寒而栗的怪物。

    但是这些和外婆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小林惊一步一回头的慢慢的向药铺走去,在这个小渔村哪有什么医院,只有个小小的药铺。

    药铺的掌柜是个慈善的老爷爷,他观照着村里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在一年三百六十五的日子里,老爷爷有一大半没有睡过完整的觉,不过他从来都没有抱怨过,像很多孤单的人一样,他欣喜的接受别人的请求,让自己可以不那么无聊。

    远处昏暗的潮气里,朦朦胧胧的可以看见药铺的红灯笼,那个孤零零的红灯笼在这个深夜是那么的温暖。林惊磕磕碰碰的来到药铺的时候,小脸上充满了惊恐,每当这种恐怖的时刻,林惊才会不由自主的想念着妈妈,这种一瞬间的想法很快就会被恐惧淹没在心底。林惊伸出小手,用力拍打着木门,奶声奶气的喊着“爷爷”,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里面没有人回

    应,林惊没有放弃,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

    “小娃娃,怎么啦”老爷爷穿好衣服开门看见林惊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惊讶,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他完全不敢想像,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是如何走到这里来的,老爷爷把林惊领进门,赶紧冲了杯姜糖水,给他暖暖身子。

    林惊看着手忙脚乱的老爷爷,内心很是焦急,外婆滚烫滚烫的额头,一次次的在林惊小小的心脏里闪过,:“老爷爷,林惊没有关系,林惊身体很好的,林惊的外婆很不好,外婆好烫好烫,林惊好害怕”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和字眼永远都是那么夸张,这样的林惊不禁把老爷爷逗笑了。

    “好我们现在就去看外婆”老爷爷拿起药箱,牵着林惊肉乎乎的小手像黑暗中走去。

    小小孩子的懂事和善良,一时间传遍了村里的各个角落,每次见到林惊,他们都会竖起大拇指。小林惊第一次在内心里对英雄有个概念,坚定的下定决心,以后要去拯救世界,要受到更多人的赞美和鼓励。其实超人不会真的存在,但是现在的林惊和超人没有什么区别,除了不会飞,其他的样样都可以。

    林氏集团在林惊妥善的管理下,经营的蒸蒸日上,在s市里有过半的家庭收入依靠着林氏集团过着优越的生活,这不就是拯救吗,除了这些,林惊还努力投身公益事业,他关注孤寡老人,关注留守儿童,关注那些上不起学的孤儿,他不想看到这些鲜活的生命因为各种困苦走向深渊。

    外表坚硬内心柔软的林惊,善于伪装自己的感情,在外人看来林惊永远自带气场,霸气的让人不敢接近,但是林惊自己明白,这个温馨渔村的存在就是林惊的弱点,也是他能量的来源,他要把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安全的隐藏起来,让外婆过着没人打扰的生活。

    饭菜的香气飘散在秋风里,侬安坐在餐桌前看着忙前忙后的外婆,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她的腿没有问题,外婆就不会这么辛苦。林惊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他明白侬安的想法,他也清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腿不能走路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所以他才要好好照顾侬安,让她有足够的安全感,他要变成侬安的腿,替她完成所有的梦想。每当这个时候,林惊对侬安的关怀就会上升好几个百分点。

    林惊径直走到外婆身边,调皮的拍了一下外婆的肩膀,那个甜甜的笑侬像是泡在蜜罐里的棉花糖。林惊很少下厨,平时也没有时间,当然有管家了以后,任何家务事都不会劳烦林惊。

    “你来做什么臭小子,快去陪着侬安,这里油烟大,快去,快去”外婆最疼爱林惊,从来没舍得支使过他干这个干那个,别说干活了,就是光这样看着林惊,外婆就很是满足。

    “没事儿,我最近新学了个菜,让我给你露一手”林惊眉飞色舞的比划着,看起来真像那么回事。米其林西餐厅的大厨一般都是男的,他们没有女人一样灵巧的手指,但是可以轻易的挑豆起人们的味蕾,但是林惊不是大厨,他也没有做菜这样的天赋,他把所有的脑细胞都用在了商业上,即使这样当他挥舞着刀炫耀自己的刀工时,外婆就会在旁边鼓掌叫好,不管林惊做出什么样的饭菜,老太太永远就一个字“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