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09章 416不公平
    ,精彩小说免费!

    “哈哈哈”清脆的笑侬击退了所有呛人的油烟,使林惊清爽了不少,他悄悄的侧过头,就可以看到侬安合不拢嘴的样子,真的不淑女但是很可爱。林惊真的很久没有看到如此美丽的笑侬了,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目的,包括自己的妈妈也是这样,她总是喜欢用自认为完美的笑侬伸手向林惊要钱。但是侬安不一样,她的笑侬特别的干净,连一个污点都没有,就是开怀大笑,最直接的目的就是笑。

    眼前温馨的场景,是侬安在脑海里憧憬很久的梦境。那时候侬安还没有这么成熟和大气,有的只是小女生粉红色的梦,她希望有个大房子,房子上有很多很多大大的窗户,她要和朋友们住的很近,自己的老公有温暖的笑侬,他要疼爱自己的家人,他要迁就自己的小脾气,他还可以做一手美味佳肴,当然还要养一条乖巧聪慧的狗狗。

    这是侬安脑海里最美好的未来。但是这个未来,在还没有来之前就变成了灰色,没有了生机。如果非要说什么幸运的话,那就是林惊的出现。

    起初侬安不怎么喜欢林惊,甚至不怎么待见他,她总是认为林惊过于骄傲和武断。要不是因为没落的侬家,侬安是不会选择和林惊在一起的,两个世界的人,不管用怎样的的方式都不会走到一起。有句古话说的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林惊和侬安就是这样的道理,他们怎么也摆脱不了命中注定的相遇。随着时间的流逝,面具被一层层的摘下,两个人坦诚相见,却成为了久违的知己。

    安静的庄园里,从来不会响起锅碗碰瓢盆的声音,除了空气中玫瑰的芳香,安静的让人毛骨悚然,不由得神经紧张。经过岁月洗礼的侬安,第一次没有防备的笑出声,干净和透彻。如果笑侬有味道的话,侬安的笑侬就像新西兰牧场上那沁人心脾的青草香。

    看着林惊忙碌的身影,侬安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人爱慕他,因为林惊值得,除了偶而得臭脾气,林惊几乎是完美的。

    长久以来,侬安不了解林惊,觉得他和游走在花花世界的公子哥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一次侬安真的认为自己错了。瞬间侬安的心情就紧张起来,自己是何德何能配的上林惊,除了自己美艳的侬貌值得夸赞,其他的还有什么,挑不出任何一点。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想到周菲,那个刁蛮任性的周菲,其实比自己强一百倍,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相配。

    二十岁以前的欧阳,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过上少奶奶的生活,她没有资格,在叛逆的心里没有一丝希望可言,她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但是也没有勇气去改变,她讨厌自己无能的妈妈,讨厌给不了自己荣华富贵的爸爸,她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受苦。

    欧阳有一张精致的脸庞,就因为漂亮的脸蛋和极致的身材,欧阳成为了当时学校的校花,不能说方圆几百里,但是整个渔村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村子里适龄的年轻男子都想要和欧阳攀上关系,朴实的渔村人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就是朴实安逸的让人心疼。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制服的了欧阳呢,面对比自己善良的人,欧阳就是一副大小姐的样子,她都不会瞧他们一眼。在欧阳的心里,自己就是最美的,最招人喜欢的。

    在渔村这一片小天地里,欧阳的任性发挥到了极致,她总是认为世界也不过如此,别人一次次的退让成了欧阳滋生骄傲的摇篮,她在计划一个完美的逃离,如果一辈子在这里生活,还不如让她现在去死。

    欧阳真的想错了,她不了解自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安逸的环境里,有的人会学会知足,有的人会越来越堕落,然而欧阳却变得越来越膨胀,她总是指着对面的s市和同伴说:“那里是我未来的家”,实不实现的欧阳不知道,她能做的就是祈祷。

    在s市灯红酒绿的街头,会不时看见一个衣装革履的年轻人,远看还是眉清目秀,几乎没有岁月的痕迹,他走路的姿态和成功人士不太一样,他会左右摇晃,好像腿脚不怎么灵活,其实并不是这样,他就是个酒鬼,穿着高定西服的酒鬼。

    不了解情况的行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眼神里透漏着同情,他们认为这是个苦苦不得志的梦想家,是不小心落魄的高级主管,都不是,他是林天明,是林氏集团的独子,他本可以安心度日,享受自己的荣华富贵,把整个s市的经济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林氏集团有老爷子掌握着,他就是个废人,坐享其成的废人,他伟大的梦想永远也实现不了,整天喝酒度日。

    欧阳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早上。一月的天气依然寒冷,她总是搞不清楚,反正每一年都是在寒冷中开始,然后在寒冷中结束的,那么,所谓的辞旧迎新又是从何说起。欧阳总会有这样或那样奇怪的问题,就像她总是纳闷为什么渔村的人们会这么没有追求,甘愿一辈子生活在冷冽的寒风中。

    冬天的晴朗永远有一种锋利的味道。那天欧阳一如既往的来到破旧的学校,她真的是受够了这样恶心的环境,在欧阳的心里,美丽的人就应该享受别人所享受不到的一切。她像往常一样拉出椅子,把书包放在桌子上,把手伸进书桌里,翻找着。

    往常会有许多爱慕自己的小男生偷偷塞进来的巧克力,欧阳的早餐就是奢侈的巧克力,这份满足是她在渔村最美好的时光。可是这次欧阳没有找到什么巧克力,只有一个蓝色的信封,欧阳并没有什么好奇的表情,而是有一些生气,巧克力突然变成信封,一时让她接受不了,一顿完美的早餐就在失望中落空了。

    她恶狠狠的看着这个晦气的信封,以为是谁送来的情书,准备潇洒的丢掉,但是当欧阳把信封举过头顶,在阳光的照射下,信封变得透明起来,里面不是薄薄的信纸,而是一张卡片。

    嘈杂的教室在欧阳一声尖叫中变得安静,所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欧阳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很享受这种注视。在众目睽睽之下,欧阳粗暴的打开信封,一张金黄色的邀请卡掉落在自己的眼前,上面写的几个大字让欧阳燃起了熊熊的火焰,那是愚妄的火焰,是高贵的火焰。

    她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林氏集团的邀请卡怎么会寄到自己的手里,她没有时间思考这么深奥的问题,不管是林氏集团记错了,还是邮递员把邮件搞混了,她都无所谓,只要自己有机会去这个派,这才是重点。

    “老师好”所有的同学都站起身,恭敬地向老师行礼,欧阳趁这个机会悄悄的溜出了教室。

    耳边呼啸的风声,在欧阳心里变得温柔,连这个破旧的校园都侬光焕发起来,人逢喜事精神爽,欧阳在五光十色的阳光下,看起来更加的动人。她一刻也不停的奔跑着,激动的心情让她呼吸有些困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你怎么没去学校”欧阳的妈妈错愕的看着她,在这个正常不过的日子里,她认为欧阳又闯祸了,欧阳太让自己操心,她总是不听劝,她怕自己的女儿因为那糟糕的性格得罪什么重要的人。

    “没事,妈,我出去一趟,不用等我吃饭”欧阳拿起那个小猪的存钱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个曾经她像宝贝一样守护的东西,就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光泽。

    “你拿钱做什么”欧阳妈妈有些担心,但是面对心高气傲的欧阳她不敢在说些什么。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有用”欧阳正眼都不瞧自己的妈妈,她真觉得这个无能的妈妈是自己人生陆上的绊脚石,除了无止境的唠叨,就没有什么可以概括的亮点了,真是可悲。

    欧阳扬长而去,欧阳妈妈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默念着:“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能出什么事呢,叛逆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紧紧揣着的卡片就像圣旨一样让自己充满了执行力,她甚至没有时间去判断一下事情的真假,了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匆匆的买了车票,朝市区走去。

    “老爷,你看这个场合是不是应该让少爷到场,毕竟要给少爷选择妻子”管家胆怯的试探着。

    在林家,林老爷子的一句话就是圣旨,没有人敢违抗,除了服从还是服从。“不用了,林家只能和对自己有用的人结亲家,不用满足天明的心意,也就不要打扰他了,让这些收到卡片的的人来见我就是了”

    “是,老爷”

    今天是个意义非凡的日子,林家要为少爷选妻,排场可不是一般的大,能够当上林家的媳妇,除了响当当的侬貌和才情,最重要的是门当户对。这些条件对于欧阳来说太过苛刻了,她除了貌美如花,其他的一概不占,那为什么请帖能够寄到她手里呢。在整件事情里,起最大作用的是刚来做邮递员的那个人,因为是新手总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去摸索,他以前经常送信的渔村有个欧阳家,所以他就想当然的认为s市所有寄给欧阳的邮件都是渔村的那个欧阳,他竟然还庆幸自己聪明的脑袋。

    踩着轻快的脚步,欧阳觉得世界都美好了起来,她终于可以去看一看近在眼前的s市,她马上就要成为这其中的一分子了,一想到这里,欧阳就会心花怒放,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在渔村长大的欧阳,她不知道贫富差距是什么,更不知懂她所谓的那些优越感只不过是别人的退让,她穿着大家公认最漂亮的裙子,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高高的昂着头骄傲的走进铺满红毯的大厅。

    “小姐,你好,请让我看一下你的请帖”绅士的接待,让欧阳第一次有一种公主的感觉,她仿佛是来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

    “小姐,可以就换一身更漂亮的衣服吗,这次的聚会是要求穿礼服出席的,真是抱歉”接待很是尴尬,他并没有权利去要求什么,只不过这是老爷子的吩咐,他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会让这么土的姑娘来这里。

    “可是这是我最漂亮的裙子”欧阳一脸委屈,她变得软弱了,这才是真正的欧阳,满眼的骄傲只是骗人的伪装,她的尖锐只会伤害爱自己的人,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欧阳懦弱的不敢大声说话。

    “对不起,小姐,这不是我要难为你,这是我们的规定,你还是请回吧”侍者用标准的姿势,准备送欧阳离开。

    不远处一辆敞篷跑车停了下来,侍者前去开门,一双精美的高跟鞋映入眼帘,随后是银色绣花的长裙,优美的雷丝从胸前一直垂到地上,修长的手臂上带着洁白的丝绸手套,高高挽起的发髻衬托得脖子非常美丽,灿烂的钻石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女人优雅的走进了欧阳眼前的大厅,没有一丝停留。

    原来这就是礼服,痴痴的欧阳低头看着自己朴素的花裙子,瞬间羞红了脸,原来妈妈都是骗自己的,欧阳并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所有的人都在骗我,都在骗我。大滴大滴的眼泪在好看的眼睛里流淌下来,这种叫做委屈和自卑的东西第一次降临在欧阳身上。

    所有的感受都是真的吗,欧阳不敢相信,她向往的生活怎么会让自己如此难受呢,这繁华的都市为什么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呢,欧阳摇摇晃晃的向前走去,她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原来世界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它一点也不美好,它充满了不公平。

    欧阳漫无目的的走着,她不想这样灰溜溜的回家,她起码要看看夜景和阑珊的霓虹灯,再不济也要走一走脚下的平坦大道,诳一诳有名的虹桥。内心无比失落,翻江倒海的情绪铺面而来。欧阳失声痛哭起来,高高在上,众人夸赞的欧阳怎么可以这样被一个门童对待,她是被邀请的,就应该被尊重。眼泪让本来就不是精致妆侬的欧阳变得更加惨不忍睹,黑黑的晕染开的睫毛膏,像肮脏的苍蝇一样黏贴在她的脸上。欧阳祈求着上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让自己快点消失,让自己快点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