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14章 421惊呆了
    ,精彩小说免费!

    欧阳抽泣着,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她现在非常的无助。

    “不要难过了,我陪你一起回去,天明一定会没事的”尉迟隆轻轻的拍了拍颤抖的欧阳,他其实很为林天明高兴,有这么一个在乎他的人。

    “恩恩”

    老爷子看着眼前浑身是泥的欧阳,终于明白爱情有时候可以拯救一个人,不管什么,起码欧阳拯救了自己的儿子。

    “你一直和天明住在一起吗”老爷子第一次有耐心去了解儿子的生活,却是在这样的情境中。

    “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他带走,但是我是真心爱他的,我在乎他,我支持他所有的选择,不满老爷,我和天明已经结婚了,并且有了两个儿子,对不起,对不起”欧阳说到这里,不敢再抬头看着林老爷子,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好,这是今天最好的消息,这件事情平息以后,就回来住吧”老爷子笑了起来,他想念自己的儿子,想念自己的孙子。

    “真的吗,你不怪我们吗,是我们太冲动”欧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她眼里,林老爷子就是无上的权威,不允许任何人的撼动。

    “真的,经历了这场磨难,我看明白了很多,”老爷子看着欧阳,,在心里佩服这个弱小的女人,这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冒雨前来解救自己。

    “好了,老爷子你在这好好休息,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打一个翻身仗,我和欧阳去找天明,你不要担心,我一定把他带回来”尉迟隆担心着天明,他不想再耽误时间了。

    躺在床上的林天明,他怎么也想不出来到底是谁要这样加害林家,不过仔细想想,在尔虞我诈的商界,暗地里的勾当是很常见的,但是这次这么张狂的攻击,肯定早有预谋,能够对林家了如指掌的人屈指可数,估计林氏集团有了内鬼。

    伤口在隐隐作痛,匆忙包扎的腹部,在慢慢的向外渗血,林天明处在昏迷的状态中,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欧阳和尉迟隆。

    尉迟隆打量着这个乡下的小屋,虽然没有林家的繁华,但是看起来很整洁,也很温馨,他知道天明在这里过的一定很开心。那一张张的照片就是证据,钓鱼的,放风筝的,种花的,各种各样的天明,都笑的那么灿烂。

    “天明,你不要有事,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医院那条长长的走廊,对于欧阳来说是那么的漫长,她焦急的跟在医生的后面,不停叫着林天明的名字,她特别害怕,天明就这样睡过去。

    “病人家属请在外面等候,小姐,请你到外面等候”

    “医生拜托你,请你一定要救救他”欧阳祈求着。

    “放心吧,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

    手术室冰冷的门,紧闭着,欧阳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不敢去想任何的事情。在她的内心世界里,什么都已经不再重要,只有天明的脸庞一遍又一遍的闪过,那些拥挤的影像,让她喘不过来气。

    “欧阳,你不要担心,你要相信天明,他肯定会没事的”尉迟隆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安慰女人,显得有些笨拙。

    欧阳没有回答,就一直在哭在哭,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情了。

    “林天明的家属”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

    “在,我是,我是”欧阳随意的抹了一把眼泪,就奔了过去。

    “病人没有伤及到要害,已经处理完毕,失血过多,正在输血中,一会会被送到病房,快去收拾一下”

    “谢谢医生,”真是谢天谢地,我的天明没有事,欧阳的眼泪再一次的掉落下来,但是这一次是喜悦的泪水,是无言的激动。

    尉迟隆也放心了,接下来就要投入到整装的反击战了。

    这场事故,让林天明和老爷子的关系逐渐破冰,老爷子不在嫌弃欧阳的出身,更不会在故意刁难她,如果欧阳在危险中没有挺身而出出,林家就已经不在是林家了。

    “爸,今天我去公司上班,你把裁员的名单给我,这件事情要尽快处理,”侬光焕发的林天明,第一次主动要求去公司,老爷子还有些不适应。

    “好,林氏集团是该去好好清理一下蟑螂了,”老爷子把一沓资料放在天明手里,“好好干儿子,打他个措手不及”

    “你放心吧,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林天明了,我都已经是两个儿子的爹了,别老小看我”林家变得其乐融融,小孙子的吵闹声,欧阳的呵斥声,让林家充满了家的味道。

    没有一个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付出的永远和得到成不了正比,但是未来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有埋头努力才可以无怨无悔,这是林家的人的精神,更是所有人应该明白的道理。

    当日出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林家古老的墙壁上的时候,新的奇点又再一次开始了。

    婚礼的日期一天一天的接近,侬安不禁有些紧张,就这么把自己嫁了吗,想想还真是仓促,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认识林惊的,依稀中记得自己醒来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林惊,其实侬安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侬安经历过很多次手术,这些奇奇怪怪的手术,可以使她减少后遗症,让她被剧烈撞击的身体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侬安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台出了故障的机器。因此她总是努力的在手术开始之前对麻醉师微笑一下,因为多亏了他,自己才能够真的想一架机器一样没有痛感。一位她已经熟识的麻醉师跟她说:“我以前在日本留学”她说:“是不是日本人的麻醉技术特别的厉害?”麻醉师总会笑着说:“当然。全都是那些侵略者在咱们中国人身上实验出来的。”手术室里的护士全都笑出声来,她也想笑,但是麻痹的感觉已经来临,有时她会陷入海水一样深沉的睡眠里,那是全麻。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像是灵魂出窍一样,那是局麻。科学的力量是伟大的,她总是这样模糊的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在沉睡中,她总是喜欢做梦,那梦像电影一样在她眼前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播放着。她想起自己的父母,想起度假时候的笑声和阳光,然后就是残酷的现实,她觉得自己有一种深深地孤独感,她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她一点也不想感谢那个人,她多么希望自己也可以死去,那样就不用忍受这种痛苦,还有失去父母的悲伤。

    疼痛往往在深夜如约而至,就像千丝万缕的思绪一样,渐渐的抽空你的忍耐力。侬安第一次发现原来疼痛就像音乐一样,有些尖锐高亢,有些钝重低沉,有些来势汹汹但并没有杀伤力,有些玩转柔软但是余音绕梁很久不会散去。当好几种痛苦彼此配合着此起彼伏的地同时发生,那就像一首夏日的协奏曲一样动听。

    但是这时候的侬安握紧了拳头,泪一点一点的从眼角流出来,她对自己笑笑,说:“是不是所有被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事物都是这样的痛苦”。

    那个在自己疼痛难耐的时候都会准时出现在床边的人是谁,侬安不是很清楚,在治疗中,侬安的眼睛有些刺激性失明,医生决定让她带上眼罩好好休养,从此那美丽的世界都在侬安的耳朵里。当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她就知道她来了,她尝试过很多次去问他,你是谁。

    他总是简单的说,我是林惊。侬安很不明白,难道是自己失忆了吗,好像我不认识这样一个人。每次侬安因为感染而发烧的时候,林惊寸步不离,一直等到她退烧。

    渐渐的侬安也不想再问了,她觉得太累了,她也在慢慢的习惯有林惊的存在。

    自私一点说,林惊平时比较喜欢侬安忍受痛苦的时候。当然这样的想法很不道德。但是这些疼痛能让侬安像个孩子一样柔弱。

    她像个惊慌的小女孩一样依赖者林惊,她总是在自己最无法忍受的时候,把手伸向林惊,林惊就这样紧紧的握着这双白皙的手,有时候在医生允许的情况下,林惊会像抱一个婴儿一样抱着侬安,他不说话,就是这样温暖的抱着她。

    在侬安还不能够睁眼看见林惊的时候,她总是有些抵触,她并不像和他有什么牵扯,毕竟自己不认识他。但是当疼痛袭遍全身的时候,侬安又会主动的去拉林惊的手,来安慰自己。林惊并不介意侬安这样的行为,他对侬安充满了耐心。有时候侬安握着林惊的手,她仔细的抚模着手上清晰的纹路,她像个会算命的大师,她想看清楚眼前这个男人。

    “喝水吧”林惊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就话。

    侬安喜欢听他说话,就是这句粗声粗气的“喝水吧”侬安可以在脑海里重复无数遍,直到自己厌倦为止。躺在床上的侬安有很多无聊的时间,她不知道应该用这些时间来干什么,因为眼睛暂时的障碍,让她错失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奥运会。

    当其他的病友在欢呼着中国赢了,或者电视上解说员说着一个扣杀,这些视觉性很强字眼的时候,侬安就会觉得特别的孤单,她渐渐的开始佩服那些生活在黑暗中的人,这是多么需要勇气的事情啊。

    沉浸在黑暗中的侬安异常安静的时候,林惊就会去抚模她的后背,让她更安心一些。

    在第二次手术结束的时候,医生说侬安的腿可以向以前一样完美,不在弯曲了,但是伴随而来的是无尽的疼痛。她甚至愤怒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林惊就在这个时候轻轻的摇晃着她,给她哼唱着歌,就在这个时候侬安就会笑起来,她笑林惊的五音不全。

    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她的眼睛都已经习惯了这样湿润,出事以来侬安感觉自己已经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有些时候她会在触感上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不再是圆形的了,它们会变成奇怪的形状就像各个国家的版图一样,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拼凑成一个新的国家,那是属于侬安的国度,只有她才能看见那五光十色的天空。

    在几个小时持续的疼痛中,侬安就像个受伤的猫一样缩在林惊的怀里,这样的温暖可以让她暂时忘却一些不快的镇痛,但是当林惊也无计可施的时候,侬安怯怯的说:“林惊,你可不可以帮我跟医生说,给我打一针杜冷丁?”

    通常林惊会温柔的说“不”,但是侬安也会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行”,这样矛盾的两个人在拌嘴中消磨着时光。每当这个时候,林惊就觉得他们俩已经在一起走完了大半人生。

    在睡梦中惊醒的侬安,大汗淋漓,这么长时间以来,这种惊醒成了她的习惯,她悄悄的下床来到阳台上,清冷的风很舒服的吹着她,思绪在空中漂浮着。

    其实侬安不知道,每当她睡不着的时候,林惊就这样注视着她,没有任何声音,就是这样默默的看着她。

    侬安挺好奇,当林惊的名字出现在自己的脑子里时,她就微微一下。她觉得自己把林惊想的太美好了,他修长的手指,温暖的气息,还有伴随在衣服上的青草香,不知不觉的就会联想到金城武。她真的好想睁开眼睛看一看这个伴随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人。

    不过更让侬安好奇的是林惊的身世,因为有一次在输液室输液的时候,好多人在议论林惊的名字。

    “是真的吗,真的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吗”

    “是,就是那个叫林惊的,还真是长得帅气”

    “对啊,你看那个姑娘多好的服气,能够和林家攀上关系”

    他们讨论的林惊,和在自己身边的林惊一样吗,侬安不还意思开口问,有一次侬安问林惊,“你是谁啊,为什么要来照顾我呢,我们两个很熟吗”

    林惊很平淡的说:“我们不熟,但是我是受人之托来照顾你的”

    “受什么人的嘱托,”侬安不禁有些奇怪,自己的父母不幸遇难了,自己唯一的哥哥吗,那就更不可能了,出事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就没来看过自己一回,侬家没有什么知心的亲戚。

    “这些你就不用问了,我是不会害你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娶你为妻”

    侬安惊呆了,这么一句浪漫沉重的话,在林惊嘴里说出来怎么会这样的平静,就像那种不得不接受的宿命一样,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