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15章 422听说了
    ,精彩小说免费!

    所有的问题伴随着疼痛戛然而止,又一波的恐惧袭来,侬安变得非常暴躁,她无缘无故的抓起身边的东西向不知名的方向砸去,这些不明物体有时候会准确的落在林惊身上,但是他从来都不躲,从来也不喊痛,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侬安,这些对于林惊来说都不重要,只要侬安可以好起来,他可以不顾一切。

    但是林惊无法忍受侬安伤害自己,那些打碎的镜子,往往会飞溅起来,偶尔会划伤侬安的脸庞。

    这个时候林惊的内心是失控的,他用力抓着侬安的手腕,让她埋在自己的怀抱里。林惊流下来的泪水,落在侬安的眼睛上,额头上,嘴唇上。

    侬安瞬间安静下来,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个陌生的男人在哭泣,在为了自己哭泣,她伸出手去抚模他的脸庞,悄悄的擦干那些饱满的泪水,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对不起”。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像一座雕塑,值得纪念。

    林惊轻轻的拍打着侬安的后背,像哄小孩一样,让她快快安睡。她蜷缩在床上像一只猫一样把脸埋在自己的身体里。她的身体温顺地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她现在就连睡觉都养成了乖巧的习惯,她在努力克制自己的疼痛。

    林惊替她把被子盖好,然后慢慢走到屋角,拿起扫帚尽可能轻地打扫着那些碎片。它们懒散地划过地板,划过那些建筑物的皮肤,当尖刻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林惊放下了手中的扫把,蹲下身用手一点点的把那些碎片捡起来。

    这可是林惊啊,他就这样无怨无悔的低着头,仔细的捡着。

    “林惊”疼痛让睡眠变得短浅,侬安干净的声音就像是雨水冲刷过的树叶一样响起。林惊来到她身边,她把手伸给林惊,说着:“我疼”

    林惊再一次的用手臂环绕着她,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妙的震颤着,他在她的耳边说:“疼的厉害你就喊出来,没关系的”。

    侬安使劲摇摇头说:“不要。”

    在这家医院里,大多数的病人都见证了这两个人的默契,不自觉的变成了一段佳话。

    侬安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天天空很晴朗,有大朵大朵的白云,在恍惚的视线里,她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漂亮的脸上有一些小小的划痕,侬安突然笑了,她觉得自己变白了,是那种自己喜欢的苍白。

    侬安记得有一次在孤儿院里,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她因为贫血,皮肤长期透着这种干净的白色。

    一双好看的手伸到侬安面前,她茫然的抬头寻找着这双手的主人,因为刚开始睁开双眼,侬安还不大适应这种强烈的光,微微的皱着眉头,这双手的主人很是贴心,用手遮挡住侬安的眼睛。她第一次看见了林惊,她真不敢相信这个日夜照顾自己的男人竟然长得这么帅。侬安不好意思的笑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总是认为林惊是个中年人,而且是那种很常见的中年人,因为林惊的声音太有磁性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和自己一样年轻人会有这么多阅历,会这么有耐心的照顾人。

    “笑什么,我有那么好笑吗”林惊板起脸,他有些不自在,有个邪恶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冒出来,如果侬安看不见自己的话,会相处的很是自在,但是这样是不对的,侬安因为自己已经受了太多的苦。

    “没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玩的事情”侬安苦涩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眼前的这个人,侬安感觉有些陌生,这个自己在痛苦的时候依赖的人,这个可以忍受自己暴躁的人,侬安突然对他有了距离感,是因为自己眼睛的事情吗,是因为自己可以给自己安全感了吗。

    “那个,我叫林惊,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林惊绅士的伸出手,他在等待着侬安,他有耐心,他有信心,他能够好好的照顾她,林惊看起来有些紧张,他自己也不清楚这种莫名的紧张来自于哪里。

    “我是侬安,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侬安瞪着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她真的由衷的感谢林惊。

    林惊僵直的站在那里,耳边有微风吹过,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内心的良知在侵蚀着自己。

    “喝水吗”

    “不用了”侬安感觉到了林惊的不对劲,好像他并不喜欢自己说这样的话。

    林惊坐在床边,安静地帮侬安削着苹果。她把右手很珍惜的捧在胸前,小声的抱怨着那个新来的小护士扎偏了针。然后是好长一段时间沉默,只能听见墙上那滴滴答答的钟表声。

    这时的林惊很不自在。无论如何这不是侬安的错,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忍受她无端地暴躁跟发泄,可以忍受她的冷嘲热讽,可以越来越忍受她无尽的抱怨。

    “来,吃些苹果,这些维c对你的伤痕有好处”林惊郑重其事的把那个光溜溜的苹果放在侬安面前。

    “好,谢谢”侬安珍惜的咬了一口,认真的咀嚼着,“不怎么好吃呢”

    当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侬安有些惊讶,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它连情绪和口气都可以这么准确的在现。

    林惊没有惊讶,他微微的笑起来,只要侬安不讨厌自己就一切皆有可能,他不想强迫侬安融进自己的生活,但就想单纯的让她幸福。

    “我出去一下”林惊默默的走了出去。

    侬安看着林惊的背影,有些迟疑,是自己说错话了吗,还是有急事,难道是生气了吗,是不是自己说苹果不好吃,生气了。侬安的内心有一个小人在撞击,搞的侬安一阵慌乱。侬安用手轻轻梳理着自己的心,她闭上眼睛,阳光在泪光里变得晶莹剔透,那些泪花就是对林惊的奖赏,耳边的风像一个合唱团一样,奏响春天的交响。

    “嘭”的一声,房间的们想了起来,把侬安拉回了现实。

    林惊就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粉红色的塑料袋。他一个男生提着这样的袋子很是不和谐,甚至有些好笑。口袋里面是很多鲜红,饱满的苹果。他没有表请的说:“这次,应该是很好吃的苹果。”

    侬安看着呆呆的林惊,扑哧笑出了声,这一刻的和谐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就像所有湍急的水流,都隐藏在平静的水面下面,林惊看着灿烂的侬安不禁有些担忧,他不知道该如何给侬安说她的双腿,更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自己。

    医院三楼的休息室里,林惊端着一杯炭烧坐在阳台上,晚上的风很凉,会不由的打起喷嚏来,但是他依然没有回病房的打算,就一直呆着呆着,那杯滚烫的咖啡逐渐变得冰凉。

    “你看3号房的病人多可惜,长得这么漂亮,再也不能走路了”

    “就是说呢,想想还真是可怜,漂不漂亮咱另说,这日常生活太不方便了”

    “不过她男朋友长得好帅”

    “长得帅有什么用,这种时候还不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这个安静的休息室一般只有医生进进出出,林惊有时候会过来透透气,他就坐在阳台的角落里,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偶尔会进来几个像这样的八卦小护士,她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繁忙中度过,难得有空休息一下,就赶紧过来喝杯咖啡提提神,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最近,侬安得病情渐渐好转,医生们开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侬安的腿上,尽一切可能的让它好起来。或许是这样的缘故,每次进来的小护士都在讨论着林惊和侬安。

    林惊轻轻的抿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弥漫开来。

    其实林惊不喜欢喝炭烧这种咖啡,它不仅苦,里面还蕴含着咖啡豆痛苦爆裂的眼泪。比起这个,林惊更喜欢拿铁多一些,但是拿铁太甜了,和林惊的心情不协调,它瞬间失去了魅力。接受炭烧的过程,林惊也在慢慢的接受着侬安。

    每当炭烧的苦涩深入到喉咙的时候,林惊就会想起躺在床上挣扎的侬安。他觉得这杯咖啡太符合侬安了,这丝滑的咖啡豆被残酷的放在火上炙烤,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它们跳跃着,翻滚着,失去所有的水分,直到最后一刻那声清脆的破裂来临。

    侬安难道不是这样吗,她在各种各样的手术中磨练自己,她躺在洁白的床单上失去希望,有时候甚至会发疯的伤害自己,最后被折腾的没有意思力气。不同的事物却有着相同的命运。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把发呆的林惊叫醒了,他微微颤抖了一下,转过身想看个究竟。身后叽叽喳喳的小护士不见了,眼前是侬安的个人医生。

    “林先生,我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医生有些踌躇,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林惊站起身,打算离医生近一些,这样听得比较仔细,“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承受的住。”

    “侬安小姐身体恢复的很好,各种损伤都在慢慢的愈合,但是有些情况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听一下,毕竟这些都是不能忽视的。”

    “医生,你尽管讲,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很多大型事故中来看,身体的疼痛和伤害是必不可少的,也正是因为这些伤口是可以亲眼看见的,大家都会尽可能的去修复,但是,比起身体,心灵的创伤确是致命的,它会一点点的吞噬人们的灵魂。侬安小姐虽然活了下来,心理上却又很多无法弥补的遗憾,我希望你可以更多的了解她和陪伴她,让她积极的去生活。”

    “医生,这些我都会注意,但是”焦虑的林惊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复杂的内心,他欲言又止,这不是林惊的风格,他自己都能感觉出来,顾虑变得越来越多。

    “林先生,你不要着急,慢慢说”医生看着紧皱眉头的林惊有些充满了同情。

    “现在侬安的状态很好是因为我在隐瞒着事实,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失去父母就已经是致命的一击了,双腿在不能走路的话,我怕她接受不了现实。”

    有些时候人们宁愿放弃生命,都不愿意接受现实。

    现在的侬安看起来特别的,她所有的美好都是在侬家,但是现在侬家的落魄让她无法接受。虽然现在的生活让侬安很感激,但是这不是家的味道。

    其实这样说,有些不准确,现在侬安嫁给了林惊,林家就是自己的家,也是自己的未来,但是在这里似乎缺少了某种宝贵的东西,那是感情。

    上天还是眷顾侬安的,他没有刻意的刁难她,除了父母,那些曾经的种种回忆和美好都不曾离她而去。

    “太太,有你的电话。”

    管家很多天都没有看见侬安笑了,他在纳闷,是不是自己表现的不够好,作为一个合格的管家,关心庄园的一切是他的责任,当然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是谁”

    侬安安逸的坐在轮椅上,不太想挪动位置,耽误了很长时间。

    “对方没有说,我认为应该是太太的老朋友。”

    “你怎么知道”。

    “因为对方找的不是林太太,而是侬安。”

    侬安不禁笑了起来,在林惊不在的日常里,侬安喜欢这样和管家打发时间,她认为管家是个风趣幽默的人。

    “你好,我是侬安,请问你是”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声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侬安的耳畔响起。

    “过得还好吗,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侬安呆住了,这是自己都么期盼的声音,他曾经给了侬安太多的鼓励和安慰。

    “还记得我吗”

    眼泪在侬安的眼睛里夺眶而出,她有些委屈,也有些埋怨。

    “当然记得,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侬安抽泣着。

    “记得就好,记得就好”对方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间让某些情感已经变得疏远。

    “难得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李子辰怎么会忘记自己的好朋友,当然记得啊”

    “你可算了吧,你眼里只有风潇潇,哪有我侬安”

    李子辰是娱乐圈有名的投资人,在侬家还不曾落寞的时候,唯一能够对其造成威胁的就是李子辰。

    俗话说的好风水轮流转,现在的李子辰可比当年更加的有实力,不过现在的侬安可就不能比了。

    “侬安,我都听说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你,有风潇潇在你身边还不够吗。”

    侬安知道自己说的是气话,但是她就是不能忍受风潇潇可以不管不顾的离开自己去美国发展,她有些记恨也有一些吃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