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26章 433诚惶诚恐
    ,精彩小说免费!

    林惊刚迈出车门的腿想要再次收回去。

    “林惊,你身为林氏集团的继承人就是这样和自己母亲说话的吗,下来,去看看老爷子,多沙天没回家了,一回家就这个样子,你是在打我这个做母亲的脸吗?”

    欧阳看起来很生气,她真的没想到。

    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好,妈妈不要生气,我现在就过去。”

    作为林家最小的儿子,母亲虽然把自己抚养长大。

    但是并没有像疼爱哥哥那样疼爱自己,嘴上说着不计较。

    林惊的内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比较,只有不被疼爱的孩子才会努力去争取。

    林惊就是这样,因为总是被冷落所以要变成赚钱的机器才会有价值。

    “来,嫣然让我这个老头子好好看看。”

    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他真的是太喜欢嫣然了。

    有家室有相貌,人又聪明,性格又好,这样的女人跟林惊才般配。

    “哪有,爷爷身体这么健康怎么会老呢,年轻是一种心态吗。”

    嫣然坐在老爷子的对面,轻柔的泡着茶。

    那感觉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她期待着林惊。

    她那已经被暗恋浇灌满了的内心已经无法再进入其他的人。

    她认定了林惊,她不在乎林惊是不是林氏集团的继承人。

    她就是深爱着他,即使现在林惊变成穷光蛋她也依然爱他。

    就是这样坚定地信念,嫣然心怀着希望孤独的走过了这么多艰难的日子。

    “爷爷,你身体怎么了,听......”。

    林惊还没有说完,他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嫣然。

    他有些欣喜,也有些纳闷。

    “这小子,说话都说不利索了,我身体这不是好着呢吗。”

    老爷子叼着烟斗,上下打量着林惊和嫣然越看越般配,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爷爷,看样子你的心情不错,不生我的气了?”

    林惊还是有些犹豫,他担心自己的莽撞在次的惹老爷子生气。

    林惊就是这样如履破冰走到了现在。

    “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要是跟你一样,早被你气死了。”

    “来林惊,品尝一下我泡的茶”。

    嫣然笑靥如花的走到林惊面前,林惊如果观察的仔细的话。

    他能在嫣然的眼神里看到星光。

    “嫣然你怎么在这?”

    林惊抿了一口茶,“不错呀,好茶,香气扑鼻。”

    “那是茶道我可不是白学的。”

    “嫣然难得来一次你们俩好好叙叙旧,我这个老头子先出去了。”

    咳咳,林惊被老爷子的举动下了一跳。

    他似乎有些明白老爷子让自己来的目的。

    “慢点喝,急什么”。

    嫣然温柔的拍着林惊的后背,她真的好想靠过去。

    她想温柔的依偎在结实的后背上。

    她都么希望能够守在林惊身边的是自己。

    “没事。”

    林惊仔细的看着嫣然,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变得漂亮了,也成熟了。

    虽然那些青春的印象还存留在邻近的脑海里。

    但是她就这样穿过了时间的维度来到了自己面前。

    林惊心跳逐渐加快,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明明不喜欢嫣然,只是因为男人的本能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

    林惊装作很平静的样子摆弄着眼前的茶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虽然彼此是同学但是这么久的时间里。

    对方都改变了太多,已经变得互相陌生。

    其实以前也没有多了解,那时候最频繁的来往就是关于作业。

    “什么时候举行婚礼,都准备好了吗”。

    嫣然看起来要比林惊淡定的多,没有意思尴尬。

    就是自然地聊着天,她想努力的把气氛缓和一下。

    这样可以让林惊更接近自己。

    “侬安正在筹备中,看看进程吧,估计会很快。”

    林惊脸上习惯性的没有表情,其实他本可以不这样冷漠。

    可以更热情一点,但是当林惊知道老爷子想要撮合自己和嫣然时。

    林惊已经没有意思心情陪着嫣然喝茶或者是去参观老宅。

    他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嫣然,你泡的茶真不错,改天应该让侬安也跟你学一学,反正她也没事。”

    “当然可以啊,侬安心灵手巧的肯定没问题你。”

    “她还行,我平时不放心她,家务活有下人们在没怎么让她动过手,估计会迟钝些。”

    林惊的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自己对侬安的爱。

    他不管是不是误会了嫣然对自己的感情。

    但是吃过亏的林惊现在做事都会防患于未然。

    “侬安是个好女孩,值得你这样对她,真是羡慕啊”。

    嫣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当然明白林惊的意思。

    她不仅明白还能体会到侬安对林惊的重要。

    她不是林惊搪塞自己的借口,而是林惊真正在保护着的人。

    嫣然是个有魅力的人,她的一瞥一笑中透露着一种优雅。

    那是侬安身上所没有的特质,或许在出事之前侬安会有这样的自信。

    但是现在没有了,它的光芒已经被痛苦所小米殆尽了,已经没有了光泽。

    林惊不在乎,在他眼里,这些美丽的身子都只不过是外在而已。

    更何况她们都没有侬安美丽,他有时候会盲目的的自信着。

    认为侬安会和这些小女生一样用爱慕的眼神看着自己。

    但实际上并没有,每当想要有的时候结婚契约这几个大字。

    就让侬安把所有的想法都浇灭了。

    “侬安是很好,只是我不好。”

    嫣然有些迷茫的看着林惊,这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有什么隐情吗,她看见了林惊眼神里有些叫做痛苦的东西在穿梭着。

    那是嫣然没有见过的神情,不过话说回来,嫣然对林惊了解多少呢。

    什么叫无所谓,什么叫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吗。

    这是林惊有钱长得又帅,嫣然才会对他念念不忘。

    如果这一切林惊今年都没有了呢。

    真的还会像现在一样无止境的爱着他吗。

    那些冠冕堂皇的话都会说,谁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条件的。

    如果真的不需要什么条件的话,那只能说明,那个人什么也不缺。

    这些奇怪的想法在林惊的脑海里盘旋着。

    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本来见到老同学应该是欢天喜地的。

    但是今天让老爷子一搅合什么情谊都没有了。

    “少爷,老爷子让我来请你们下去吃晚餐,还说有嫣然小姐最爱吃的锅包肉”

    管家恭恭敬敬的说着,不敢怠慢。

    “好,我们现在就下去。”

    林惊有些像逃离,他不是很确定老爷子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已经见识的太多了,从周菲到侬安没有一件事情顺利过。

    “林惊,发什么呆呢,我们下去吧,让爷爷等久了就不好了。”

    嫣然调皮的笑着,那纯真的笑侬让林惊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餐厅里的情景真是奇怪,除了老爷子没有其他人。

    难道今天都没有在家吗,不对呀,刚才妈妈明明在。

    林惊不安分的左看右看,其实他很不自然。

    他不太习惯和老爷子单独相处,那样的气氛很压抑。

    可能是因为林惊不在老宅住的原因。

    “来,你俩随便坐,没有外人不用拘谨,嫣然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林家的饭菜。”

    老爷子一整天都心情很好,那种灿烂的笑侬,感觉林惊马上就会和嫣然结婚一样。

    林惊觉得人的情绪太可怕了,阴晴不定。

    “林惊,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嫣然夹菜,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

    “没有没有,爷爷你真是太见外了,我不在乎这些,你放轻松就可以。”

    “那怎么行,林家以后还得仰仗令尊的抬爱才能够走得顺畅啊”。

    林惊有些纳闷,林家什么时候和嫣然扯上关系了。

    但是老爷子是不会说错话的。

    “嫣然你的父亲是干什么的,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这混小子,嫣然的爸爸是财政局的局长,真是有眼无珠啊。”

    老爷子看着林惊,有些失望,这么重要的来往,林惊竟然一点也没有关注过。

    林惊瞬间呆住了,如果嫣然愿意帮忙的话。

    那么香山别墅的资金就不是问题了。

    找了这么久的出路,这次竟然送上门来了。

    “真的吗,嫣然,那以后还真是要多麻烦你了。”

    嫣然看着兴奋的林惊有些难过。

    原来自己的价值就只是在这里而已,不过这有什么关系。

    起码自己还有借口和林惊名正言顺在一起的机会。

    “太客气了林惊。”

    在林家老宅出来以后,林惊的心里畅快多了。

    他明白老爷子这次的用意,他在用事实说话。

    他在告诉林惊,任何一个他找的女孩子都比侬安强好几倍。

    但是这些都是建立在共同利益上的。

    相互利用和相互依赖的关系都是不健康的。

    林惊不想面对一个只会用钱来说话的人。

    但是仔细想想,嫣然真的是那样的人吗。

    林惊有些看不透,但是有一点林惊特别肯定。

    嫣然不仅家室好,人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他真的不希望这个看起来很单纯的女孩子,耍什么花招来骗自己。

    就是吃了这顿饭以后,嫣然野心在膨胀,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林惊这个人。

    侬安最近特别的烦躁,她不认为这是婚前恐惧症。

    而是因为自己太闲了,总是胡思乱想,她觉得很是无奈。

    每天早晨侬安会按时起床,给林惊准备早饭,虽然有照顾周全的下人。

    但是侬安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

    日子久了会觉得自己像个废物一样可怜。

    侬安把花生油倒入平底锅,发出滋滋的声音。

    特别好听,想和谐的旋律。

    侬安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亲自做过饭了。

    “太太,可使不得使不得,让我们来吧。”

    管家特别紧张,锅里滋滋冒的油星不知什么时候会飞溅出来。

    一想到这里管家的脸都白了,要是天天被烫到,怎么跟总裁交代。

    “管家,你不要这么大惊小怪,我就是想做个煎蛋,没有那么夸张,你看油我就放了一点,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真的没事。”

    面对管家的担心,侬安觉得着实有些难受。

    难道自己在别人眼里就是废物吗。

    自己虽然腿不能动,但是其他的地方依然完好。

    “这是干什么呢,这么香。”

    林惊整理着领带,慢悠悠的走进厨房,想去看一下早饭有没有好。

    ‘总裁,你看太太这,我实在是劝不住。’

    “你下去吧,我在这就可以了。”

    林惊走到侬安身边,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

    他了解侬安,她是觉得太闷得慌想要做些什么。

    只要一到这种时候,侬安就会想办法解解闷。

    “林惊,你快去餐桌等着我的煎蛋,马上就好了。”

    “好,太太做的煎蛋,还真是期待。”

    要想真正的关心一个人,不是毫无理由的去制止有危险的一切。

    而是在慢慢的人生路上,你可不可陪着她一起度过这些危险。

    得到林惊信任的侬安,心情晴朗了许多。

    刚才的愁眉不展已经烟消云散,她拿起黑胡椒在煎蛋的中间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管家,最近我太忙没有时间陪太太出门,你今天陪着她去逛逛,买一些婚礼的必需品,但是记住不能有任何的危险。”

    “是,总裁,我会保障太太的安全。”

    香喷喷的煎蛋出锅,侬安还煎了培根,虽然看起来有点糊,但是能凑合着吃。

    当林惊夹起那片最不完美的培根是,侬安心里有些犯嘀咕,可不能取笑我。

    “侬安,不错,我看着和厨师煎的不太一样,很有特色。”

    林惊洋装着发现新大陆的样子。

    他可不想侬安因为这点小事做不好就自责。

    “没有,我其实做的一点都不好,培根还有得地方煎糊了,你不嫌弃就好。”

    侬安紧张的揉搓这手,看来自己还真不是下厨房的料。

    人家不都说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现在看来我哪都不行。

    林家老宅进不去也就算了,连厨房都不待见自己,真是羞愧。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今天你和管家一起去挑选一下请帖吧,我都联系好了。”

    林惊把一大片培根放进嘴里,看样子吃的很香。

    “真的可以吗,我可以出门了?”

    侬安兴奋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是动人。

    “当然,我该才没有说错吧。”

    林惊坏坏的一笑,看到由此激动地侬安。

    他着实有些抱歉,自从发生这么多事以来。

    林惊就没有让侬安出过门,想想真是对她不公平。

    “我可不可以提个小小的要求。”

    侬安诚惶诚恐,难得出门一次,一定要好好逛逛。

    “当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