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28章 435自信
    ,精彩小说免费!

    只属于我周菲,眼泪顺着脸庞滑落。

    她想赎罪,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林惊。

    她想放弃,不为了谁,就是不想在伤害任何人。

    这一丁丁的善意,怎么可能掩盖住周菲的野心。

    慌乱中本想踩刹车的脚,却踩成了油门。

    那辆黑色的越野车径直的向侬安开来。

    侬安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发现不了这么精彩的一幕。

    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粗心而且不怎么谨慎的人。

    但是结果没有叶晓想的那样惨烈,在紧要关头周菲踩下了刹车。

    没有剧烈的撞击,侬安因为轻微的震荡在一片尖叫省中晕了过去。

    侬安觉得自己在飞翔,头顶的天空子旋转。

    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身体的疼痛让她明白了这是一件不怎么开心的事。

    当林惊匆忙赶到医院的时候。

    大家都在走廊里站着,其中包括诗音和叶晓。

    至于叶晓为什么回来,当然是洗白自己,不要让林惊怀疑她莫名其妙的登场。

    “管家,你说。”

    林惊粗重的呼吸让本来就安静的走廊变得更加安静了。

    他也不想难为管家,但是所有的愤怒都需要一个突破口。

    “我来说吧,你也不要难为任何人。”

    这是叶晓第一次主动走到林惊面前。

    以前躲都来不及更别说理直气壮的站在林惊对面了。

    “好,你说。”林惊倒是想看看这个叶晓想耍什么花样。

    “侬安是我叫出去的没错,但是不是我让她出事的,是那个没有长眼睛的汽车。”

    “叶晓,你少来,侬安为什么要过马路。”

    叶晓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她努力直视着林惊,让他看不出一丝破绽。

    “因为我说妈想吃马卡龙,然后我说妹妹也应该多孝顺妈,所以侬安就打算自己去对面买。”

    “只是这样,这件事只是个意外?”

    林惊低着头,努力地想要在叶晓的眼神里读出些什么来。

    他了解叶晓,只要有她在场这件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

    想想自己当初被叶晓算计的情景,真是觉得后怕。

    万一叶晓真成了自己的太太,恐怕自己连死的心都有。

    “总裁,路口的摄像头就是这样拍下来的,幸亏那辆车紧急刹车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三哥,你别太担心,医生说三嫂没有什么大事就是一些皮外伤,因为有撞击暂时出于昏迷的状态,所以你不要着急。”

    诗音过来抱着林惊,她怕自己的哥哥在医院里情绪失控。

    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就是等三嫂醒来。

    “你们都回去吧”林惊指着叶晓的鼻子:‘尤其是你,滚得越远越好,别再任何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

    林惊愤怒的声音和可怕的眼神。

    让叶晓泪如雨下,她不委屈,这是她的阴谋。

    但是她无法侬忍林惊这样对待自己。

    对待一个苦苦喜欢了他这么多年的自己,她为自己流泪。

    那些最美好的愿望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侬安很瘦,小脸不过巴掌大,整个人躺在被子里。

    剩个小脑袋露在外面,看着年纪比实际年纪还要小些。

    昏睡的样子不似她醒着时那么温暖。

    带着几分小懵懂和单纯,有些可爱,又有些可怜。

    这时的林惊弯下腰在那光洁的额头上深深一吻。

    他对于婚姻契约的概念越来越淡薄,他开始相信自己和侬安之间的缘分。

    管家搬了张小沙发搁在床边,林惊整个人陷在沙发里。

    看见昏迷中的侬安紧锁的眉头。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指点在了她的眉心。

    手却突然被她柔软的小手紧紧抓住捧在心口。

    这个可爱的女人在做着什么美梦。

    自己都被装昏迷了竟然还睡的如此香甜。

    真让人没有办法,我说侬安你是不是梦见林惊了。

    一遍又一遍的自问自答让这个慢慢长夜变得温暖了许多。

    林惊伸直的手有些僵硬,变得越来越难受,想要抽出来。

    侬安却怎么样都不放手,刚刚被自己舒展的眉头有重新皱到了一起。

    像毛毛虫一样调皮,紧紧抱住的纤细手指在用力的情况下变得有些发白。

    林惊担心她疲惫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揉搓着。

    他最终便放松了力道,任由她紧紧抱着,凝神看着她。

    她仿佛察觉到他放弃挣扎般,原本微抿的嘴角渐渐放松,微微勾起酣睡了过去。

    侬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嗓子干的冒烟,莫名有一种痛感。

    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发现环境很陌生,房间内全是光洁的白色。

    漂亮的水晶杯闪闪发着光,这是在哪,自己不是在挑选着请帖吗。

    侬安的脑子有些短路,她努力想回忆起什么来,但是无济于事。

    用手努力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虽然还是全身无力但是相比较昨天晚上的梦还是好太多了。

    那可是个不轻松的梦境,她梦见自己变成了想兔子一样跑的飞快的人。

    她的腿能够站起来了,当时梦到这里的侬安潜意识里还有一些难过。

    但是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比起这点小小的伤感,追着自己跑的怪物才可怕。

    她看不清那是什么就是在一直追着自己跑。

    穿过了沙漠,经过了热带雨林,依然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

    她跑啊跑,觉得自己特别的厉害,一点都不觉得累。

    知道最后自己站在了一个孤零零的土堆上。

    天还下这大雨,那些怪物没有了,只是有一片汪洋大海,然后自己就醒了。

    侬安低头的一刹那,发现一双手搭在自己洁白的被子上,手指修长指节温润,生的极为好看。

    她脑子有些迟钝,好像还没有在梦中醒来。

    一时间竟忘了自己是谁了,顺着手往上看,她看见林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他整个人靠在沙发里,微阖着眼。

    身上还穿着昨天那套西装,因身形修长。

    睡在沙发上看上去并不是很舒服,两条腿无处安放的蜷缩在一起。

    显得有些落魄,却并不影响他冷冽的形象气质。

    侬安看着这张英俊的侧脸,好一会儿才回忆起前一天发生的事。

    却搞不清楚目前状况,她的思维一直在想着叶晓让自己去买的马卡龙,那些颜色粉嫩的甜点像可爱孩子的笑脸。

    侬安从来都不舍得把这么多好看的颜色吃进自己的肚子里。

    她觉得无比浪费。

    林惊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缓缓睁开了眼睛。

    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微微凌乱的头发让侬安有些心动。

    他真的是太好看了,林惊几秒钟的迷糊过后,眼神一瞬间恢复了往日的清澈。

    “林惊!”侬安吓的不轻,整个人几乎下意识的想弹起来,用力将他的手甩开:“你怎么会在我房间!”

    在这声质疑里,侬安像失忆了一样,变成了一个纯情的小姑娘。

    她暂时性的忘记了自己早已经是林惊的女人了。

    别说是在一个房间里了,就是在一张床上侬安也不应该惊讶什么。

    或许受了刺激的她把这些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林惊的手被她用力甩到一边,看着她一脸防备又嫌弃的表情。

    他眼中瞬间添了一抹冷色,直接起身朝她的方向探去。

    “我说侬安,来我看看,你是不是被车轮子吓坏了,我是林惊,你别告诉我说,你不认识我,要是这样的话咱们赶紧动手术去恢复记忆。”

    侬安满脑子的浆糊,伸手撑在他的肩头试图抵制他靠近的动作。

    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好,林惊,现在保持距离,这是在医院,让别人看到多不好,你说是不是。”

    林惊却是一声冷哼:“你是我林惊的太太,我想对你怎么样当然是我的权利,好好服侍我这是你的义务,侬安你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还有,我可没有死皮赖脸的陪着你的,昨晚是你用力抓着我的手不放,每次我试图抽走,你就抱着我哭个不停。现在,你这样对我公平吗。”

    林惊几乎是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

    侬安小小的身子直接被他整个人笼罩住。

    只露出个小脸在外面,她用力挣扎着,却只让两人贴的更近。

    “林惊!我说了不要靠过来”。

    侬安很是不开心,在这样的场合一点都不注意影响。

    “你好歹也是李氏集团的总裁好不好,会出现丑闻的。”

    “如果我偏不呢?”

    林惊没想到自己好心救了她,这个女人醒来之后居然敢翻脸不认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

    侬安气呼呼的瞪着他,两人靠的极近。

    他棱角分明的脸离她不过几厘米的距离。

    双目沉沉看着她的模样,让她的脸红的彻底。

    林惊伸出一指轻轻点在她的脸颊,触手皮肤温暖细腻。

    他笑的越发冷酷了起来:“我救了你一命,你一早起来就这个态度对我?”

    想到昨天情况危急,侬安这才记起来。

    她迷迷糊糊的就这样没有了知觉,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医院的。

    只记得那撞击的疼痛一直在折磨着自己,很是难受。

    可是看着这家伙现在这明显图谋不轨的样子。

    侬安咬牙切齿的道:“多谢林总好心救我!不过林大总裁家大业大,打个喷嚏这座城市都得抖三抖,我无以为报,只能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顾总的恩情了,不过话说回来,林惊为什么你没有来救我,我真的特别害怕你知道吗,我特别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你。”

    林惊看着泪如雨下的侬安。

    第一次觉得自己想要好好保护她,把她融进自己的生命力。

    这一刻的林惊觉得特别的幸福。

    侬安知道自己说的都是气话。

    她虽然有起床气但是也不至于这样对待林惊。

    她只是在抱怨,在指责,和林惊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以来。

    发生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林惊没有一次守在自己身边的,她当然会难受。

    林惊的手指在她的脸上停顿,听完她的话,眼中多了一抹戾气。

    可是却并没有直接发怒,而是手指下挪。

    点在了她的嘴唇上,笑的薄凉又冷酷。

    “侬安你傻不傻,你没有下辈子了,你这辈子和下辈子都是我林惊的,你怎么可以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呢,你不乖你知道吗。”

    他说完,手掌更是下挪,直接挪到她的胸前,暧昧的捏了捏她的胸部!

    侬安惊的瞪大了双眸。

    “林惊,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你怎么会变得这么轻浮。”

    “侬安,你可吓坏我了,你知道吗,在来的路上我把所有的结果都想了一遍,我无法忍受这样的别离。”

    “傻,我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还有力气跟你吵架,还可以轻轻的芙摸着你的背,我真实的存在呀。”

    林惊没有了刚才的嬉笑。

    他把头深深的埋在侬安光洁的手臂上。

    他又一次的体会到什么是痛苦。自从侬安出院以来,林惊就寸步不离。

    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人了,什么管家,什么吗司机,都是拿着钱不上心得主,这些人真是不可靠。

    侬安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出事,林惊也是服气了。

    ‘你不要生气了,他们已经很努力了,这只能怪敌人太强大,让人琢磨不透。’

    侬安总是觉得林惊大过于小题大做。

    这是谁都不想发生的事情,人又不是神,怎么可能什么都能预测到。

    这样的林惊像个蛮不讲理的小媳妇。

    “你闭嘴侬安,每次都这样说,你倒是照顾好自己啊,每次都惹祸的是不是你。”

    林惊看着嘴硬的侬安,用拳头轻轻的放在她的头顶上,已试警告。

    侬安心里明白林惊担心自己,但是有些事情林惊太迟钝了。

    这样的意外发生在举行婚礼之前,明摆着对方是不愿意让自己嫁给林惊。

    但是侬安在没有任何证据之前是不可以胡说的。

    “今天跟我回老宅,我要好好问问叶晓,那天在医院没好意思说她,我现在就去,想要用时间来掩盖一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林惊提起叶晓的时候,侬安眼里闪过一丝顾虑。

    她总觉得叶晓这个女人不简单,她可以八面玲珑的伺候着欧阳。

    说明那智商足足的可以甩自己好几条街,不过话说回来。

    哪天为什么叶晓不跟自己一起去马路对面呢。

    难道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我觉得你问不出什么来,只要叶晓不想说,没有什么办法的。”

    “你不了解叶晓,她可是曾经暗恋过我,你们女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感情用事,等到了老宅你就好好观察着叶晓,一切的问题由我来问,我可以在她不同的脸色变化中看出她有没有撒谎。”

    林惊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想当年叶晓可是整天都追在自己屁股后面,叽叽喳喳个不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