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35章 442请假了没
    “对对,这是我亲姐,以后你们可不能欺负她。”

    周菲(娇jiao)嗲的说着,用手挽住了周云的胳膊,但是眼神里满满都是林惊的影子。

    “谢谢大家,请多多关照。”

    周云闪躲的眼神,让人怜惜。

    原本粉扑扑的小脸,变得像番茄一样红彤彤。

    叶青看的有点呆住,那是他见过最动人的脸庞。

    那天同学们都非常的开心,个个都喝断片了。

    周菲艰难的抬着林惊,想要送他回家。

    叶青酒量甚好,这点酒还不能把他怎么样。

    他看见周云就在林惊的不远处,直直的看着喝醉的林惊。

    但她不打算过去帮忙,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更何况现在的林惊是周菲的男朋友,即使周云再怎么喜欢林惊也只能默默的把他藏在心里。

    叶青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就只是这一次的见面周云就深刻的烙印在叶青的心里。

    那低头的浅笑,那充满温柔的眼睛,还有说话时候的语调。

    所有属于周云的特点叶青都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那个周云,要不然我送你回家吧?”

    叶青主动打破了尴尬,他不行周云因为自己的亲妹妹难受。

    “对啊,叶青,麻烦你送我姐姐回家吧,谢谢你了。”

    周菲虽然这样说着,但是她连头都没有回。

    她甚至不了解叶青是什么样的人就这样随便的把自己的姐姐托付给了这么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

    叶青觉得周菲真是可笑,原来在男人面前,自己的亲姐姐也不算什么。

    叶青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女生可以这样专(情qing),也可以这样绝(情qing)。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周云连忙摆手,想拒绝这样的好意。

    她不好意思忙烦别人,就是这样软弱的脾气,所有自己先喜欢的东西,最后都被周菲夺走了。

    她从来都没有怪过自己的妹妹,甚至关于林惊,周云也可以退让。

    在这一点上,周云和叶青很相似。

    哪怕自己得不到,也不要去伤害别人。

    但是这样善良的人侬易被人利用,甚至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周云就是这样的傻孩子,她可以为了(爱ai)(情qing)放弃自己的生命。

    “没关系,你放心没有什么麻烦的,我正好顺路。”

    叶青这次没有给周云反驳的机会。

    无比坚定的心里,让叶青坚持到了最后。

    喝醉的林惊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胡话,他甚至分不清谁是周云谁是周菲。

    周菲吧林惊安顿在椅子上,自己去洗手间准备给他弄个湿毛巾擦一下脸。

    林惊真的是喝的太醉了,一把拉过周云的手。

    “周菲,你的手好软啊,还这么纤细,真好看。”

    仅仅只是这一句话的杀伤力足够让周云心碎。

    但是周云却保持着淡定,轻轻拍打着林惊的背。

    对去周云来说这样的(情qing)景是自己幻想了无数次的。

    既然得不到林惊,但是如果能够做周菲的替(身shen)她也很乐意。

    叶青不乐意了,他对自己这样莫名其妙的吃醋说不上什么理由。

    他就是不喜欢林惊这样对周云。

    他认为这样的行为太残忍了,对于一个深(爱ai)对方的人这是多么大的打击。

    “周云,走吧,周菲一会儿就出来了,林惊没事的。”

    “可是”。

    “真的没关系的,林惊没有那么脆弱。”

    叶青拉着矗立在林惊面前挪不动步的周云,就向门外走去。

    他看见跟随自己而来的周云,依然在不断的扭头看着林惊。

    直到周菲出来,周云才安心的走开。

    叶青的内心真的是很无奈,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这样的周云和自己是多么的相似,自己深(爱ai)的人却无条件的(爱ai)着别人。

    相继无语的两个人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和对方交谈。

    周云或许有点尴尬,她不停地揉搓着自己的手指。

    低着头默不作声,看着双脚上的高跟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叶青没有什么好尴尬的,现在他正在和自己最喜欢的女生在一起。

    偷着乐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够说尴尬呢,这是他的求知不得。

    两个人走过的地方式一片繁华,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但是此刻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像是虚化了所有的烦乱。

    叶青就这样坦然的走着,背后是温柔的女生。

    这样的和谐的画面在之后的岁月里叶青无数遍的想起。

    这条街的气息和周云散发的体香都已经融化在叶青的血液里。

    “哎呀。”

    周菲的尖叫声打破了彼此之间的沉默。

    叶青停住了准备迈向前的脚,瞬间回过了头。

    他看见周云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不明白周云怎么了。

    那条长长的裙子盖住周云的脚踝,难怪叶青没有发现。

    “怎么了?”

    叶青对眼前发生的事(情qing)一无所知,他显得很茫然。

    “那个我的鞋子好像踩进了井盖里。”

    周云本来就不知所措的样子,现在看起来更加的慌乱了。

    她有点难过,自己在大街上就这样的出丑了。

    “不要紧张,没关系的。”

    叶青蹲下(身shen)子,用手握着周云纤细的脚踝。

    周云很紧张,第一次有男生为自己做这样的事(情qing)。

    叶青没有很费劲就把周云的鞋子拔了出来。

    “抱歉,鞋跟好像坏了。”

    叶青可没有穿过高跟鞋,哪里知道高跟鞋的构造。

    他就这样的一用力,鞋跟和鞋(身shen)就分离开来。

    “哈哈。”

    周菲看着不住挠头的叶青,内心一阵欢喜。

    这个傻傻的大男孩怎么和自己这样的相似,一样的呆萌。

    有句话说,(性xing)格相似的适合做朋友,(性xing)格互补的人适合慢慢变老。

    或许就是因为叶青和周云太过于相似了,所以他们只能做朋友。

    叶青真的是非常的抱歉,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周云解释这件事(情qing)。

    “对不起。”

    这三个字叶青已经说了很多遍,但是他不知道自己除了这个,还应该做什么。

    “没关系,要不然你觉得心里过不去的话,那么就想办法让我走路吧。”

    叶青左思右想做了一个男人正常的举动。

    也就是这个动作,让叶青开始敢于面对周云。

    他轻轻的抱起周云,没有什么紧张的心(情qing)。

    只是他不敢和周云对视,他害怕自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周菲比起叶青要淡定的多。

    这很正常,因为周云不喜欢叶青,所以她也就不会有什么怦然心跳的感觉。

    就是这条不算很长的路,叶青觉得无比幸福。

    在(日ri)后的岁月里,叶青走过无数条比这更繁华更美丽的街道。

    但是在他的内心里,就是这条拥挤嘈杂的街道给了自己无限幸福的感觉。

    不管自己遇见什么样的困境,只要想到这个美丽的夜晚,所有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相(爱ai)的都不一定相守,更何况这样无奈的单相思呢。

    叶青怪罪林惊或许有些牵强,因为这是周云心甘(情qing)愿的结果。

    但是在(爱ai)(情qing)没有谁是可以理智的,当然叶青也做不到。

    接到林惊电话的风潇潇,脸上写着大大的“天哪”这两个字。

    原来侬安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情qing),作为好闺蜜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风潇潇不能忍受自己的粗心。

    她想立刻马上的回国,回到侬安(身shen)边。

    曾经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侬安不惜一切代价守候在自己(身shen)边。

    现在她出事了,自己却一走了之。

    虽然自己也是被形式所迫,不得不逃离。

    但是自己受的委屈和侬安比起来还算什么。

    风潇潇现在的脑海里不能装下任何事(情qing),除了侬安。

    那个(日ri)思夜想的人再次见到会是什么样的(情qing)景。

    她不敢去想像,也不敢去假设。

    风潇潇最矛盾不是和侬安见面的场景,她更在意侬安会不会原谅自己。

    恐慌的她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李子辰。

    这个男人充斥着风潇潇的生活,但是他们两个似乎有某种默契。

    只谈困难,不谈感(情qing)。

    不管是李子辰出事还是风潇潇有困难。

    对方都会全力相助,使出自己的洪荒之力。

    所有人都误会他们两个是不是早就已经在一起了。

    只是为了躲避风声和绯闻一直都不承认。

    其实并不是这样,风潇潇这样的(性xing)格,有了男朋友估计都要昭告天下。

    他们是事业上的伙伴,生活上的帮手,确实感(情qing)上的陌生人。

    在国外生活的这几年彼此都太了解对方,知道互相不是一路人。

    李子辰很是坦率的一个人,对风潇潇的定位很明确。

    就是红颜知己和蓝颜知己。

    在国内的时候,在侬安的撮合下,李子辰对风潇潇还有点别的想法。

    但是来到美国之后他真是不敢恭维风潇潇,和这样的女生在一起就是拉低自己的智商。

    “哥哥,现在你的人气又在往上涨了呢!”

    惠子拿着ipad看着他兴奋的说道。

    这次的营销多亏了惠子的爹地,要不然怎么会这么顺利。

    “恩,谢谢你。”

    李子辰看着她露出笑侬,并用手摸了摸她的头。

    来到美国之后这个小姑娘可是帮了自己不少得忙。

    这可是自己在事业上的金财主。

    李子辰平时没少巴结她,就因为这样总是被风潇潇嫌弃。

    其实风潇潇嫌弃的是李子辰轻浮的(性xing)格,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事(情qing)都可以做出来。

    不仅是这样,在国内的时候,李子辰把仅有的耐心都消磨光了。

    从头再来不是谁都会有的品质,但是李子辰做到了。

    很多时候风潇潇虽然看不惯,但她从来都不挖苦他。

    在异国他乡,多少个(日ri)(日ri)夜夜,李子辰都处处维护着自己。

    这是风潇潇最感动的地方,有时候还会后悔自己在国内的时候这样欺负他。

    生活会改变每一个人,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

    比如李子辰在必要的时候,需要出卖一点色相。

    这就是生活对他最大的改变,要是以前都是别人出卖色相。

    看着惠子红了的脸颊,他勾了勾唇角,果然是女孩子。

    这样的小女孩最好骗,说点漂亮话,在稍微帅气的一笑,就会让她们乖乖地跟着自己的思路走。

    “哥哥笑起来真好看。”此刻两个人因为他的事(情qing)还在宾馆内。

    惠子看到为了报答自己的帮助,李子辰亲自去给自己买的早餐,心中很感动,不由得红了脸。

    对于歌曲超袭的事(情qing)已经处理好,他也松了一口气。

    想到那天惠子询问自己的事(情qing),他还是有些不解。

    李子辰是真的不知道啊,他作为风潇潇最熟悉的精神支柱,这个难题也解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为什么李子辰都帮风潇潇抱上了惠子的大腿了。

    她还是红不起来,谁都知道惠子父亲的娱乐公司在美国个(日ri)本都是享有大名的。

    风潇潇到底是运气不好,还是本(身shen)就不是这块料。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什么她现在还有什么实力在娱乐圈混下去?

    而此时,并不知道这些事(情qing)的风潇潇睡得混天黑地。

    那么多人在惦记着她的未来和事业,她却睡了一天一夜。

    一直睡到下午,风潇潇才醒了过来,她并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

    因为侬安的事(情qing)她郁结在心,这让她生不如死。

    在昏迷的时候她好像觉得自己被谁送到了什么地方。

    当然那个人胡乱的确定了一下自己有没有其他受伤的迹象。

    在确定没有其他伤的时候,才被送回卧室。

    看着房间陌生的装扮,她想要站起(身shen),(身shen)上的疼痛感让她呲牙咧嘴。

    “真疼,”风潇潇喃喃自语,看到桌子旁的手机,拿起来便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她打算赶紧让助理预定回国的机票。

    看着(身shen)上的淤青,风潇潇很庆幸自己昨天被人救了下来。

    要不然的话自己就会露宿街头,和那些猥琐的流浪汉作伴了。

    想想下场可真是凄惨。

    原来这世界好人还是有很多。

    “潇潇,李子辰没有怎么样你吧?”助理守了一夜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急忙的按了接听键。

    自从听说了风潇潇和李子辰的各种传言,小助理就深信不疑的肯定李子辰是喜欢风潇潇的。

    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么肯定,就比如这件事,只要风潇潇喝醉,送她回家的永远是李子辰。

    “什么?”风潇潇这才感觉到,她现在所处的环境。

    房间大的要命,看到这地板的颜色,脸色不由得一变。

    她可没有忘了,那天差点在地上和李子辰打起来!

    她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这怎么会到李子辰的家里来了?

    “李子辰不是把你带走了吗?你现在在哪?”

    助理听到她的话,焦急的问道。

    “你别急,我在李子辰的家,”听到小助理焦急的声音。

    她说道:“我刚醒,有点迷糊,你和导演请假了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