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38章 445欲罢不能
    周菲不明白,既然林惊那样的(爱ai)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原谅她呢。

    从新开始真的就那么困难吗,自己不都已经回头了。

    这是整件事(情qing)中,周菲最不明白的地方。

    不是很多人都说,如果真的(爱ai)一个人不管她犯了什么样的错误都会原谅吗。

    为什么林惊就不可以,为什么她不可以。

    眼泪真的要逆流成河了,模糊了周菲的视线。

    那个不住颤抖德尔周菲用双手抱住自己,她在幻想着林惊的怀抱。

    那个曾经承载着自己眼泪的肩膀,那个只为自己取暖的怀抱。

    这些周菲都记得,包括林惊(身shen)体的温度,还有她均匀的呼吸。

    “来让我们看一下这个有特别意义的结婚场地,现在我们只能远远地看着,工作人员不准没有邀请卡的人进去,难道林家的婚礼不会对外公布吗,让我们拭目以待,有任何新的进展,我会及时向观众朋友们报道的。”

    好吧,这句话再一次深深的伤害了周菲。

    (爱ai)有多**就有多伤人,既然(爱ai)了就要勇敢分。

    这是周菲做不到的,她是拿得起放不下的那一类人。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缘分这件事(情qing)是天注定的。

    周菲紧紧的闭着双眼,林惊的模样在她的眼前不停地转来转去。

    这次周菲再也没有反击的力气。

    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完美的把林惊抢回来,只要他能够回来自己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周菲忘记了,林惊是活生生的人他有自己的思想。

    电话在客厅像婴儿一样嚎叫着,周菲不想去接。

    在这个时候可以想起自己的人都不是好人。

    但是这一次她又猜错了,林惊的声音在答录机里缓缓地播放着。

    “周菲,今天我要真正的结婚了,我不知道该不该邀请你,但是你要明白我是真心希望你可以幸福,所以也请你祝福我吧,忘记过去,勇敢的去追寻自己的生活。”

    周菲听见林惊的声音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她慌忙的逃了出来,她要跟林惊说话。

    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次的错过了,当林惊挂断的时候,周菲接起了电话。

    就是这样的(阴yin)差阳错,让本来相(爱ai)的两个人走散在人海。

    周菲再一次的瘫软在沙发上,她不知道林惊为什幺给自己打电话。

    难道是在炫耀吗,你看我都已经找到自己的真(爱ai)了。

    周菲不知所以的笑了笑,林惊,原来你也是这样的人啊。

    每个人都有曾经,这是不侬自己选择的事(情qing)。

    如果可以的话,林惊肯定会选择删除记忆,不在记起周菲,好好和侬安在一起。

    同样的问题有不同的结果,周菲会选择再次回到林惊(身shen)边。

    周菲的偏执伤害着每一个人。

    电话再一次想起,这一次周菲没有任何犹豫,以秒速抓起了电话。

    “周菲我给你说,今天林惊就要举行婚礼了,你想怎么办,你说我帮你。”

    原来是叶晓打来的同样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听见这个尖锐的声音的时候,周菲看起来很失望,本来没有多少光泽的眼睛变得更加死气沉沉。

    周菲不知道说什么,很久的沉默让叶晓等的有些不耐烦。

    “周菲你就这样甘心,她可是侬安啊,她抢走了你的林惊。”

    叶晓气急败坏,她不敢相信周菲竟然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掉链子。

    其实叶晓这个女人的特别的可笑,自己讨厌侬安,喜欢林惊,却从来都不敢承认。

    她总是在周菲(身shen)后出谋划策,不仅可以保护自己又可以看着侬安受苦。

    可是当枪久了会累的,周菲现在就累了。

    “叶晓,你想让我怎么办呢,我已经没有可以回头的理由了。”

    “周菲你想想林惊,他是属于你的。”

    “他现在已经不属于我了。”

    “那你现在想怎么办,要放弃吗”

    “放弃谈何侬易,失败的人是没有资格说退路这样的话的,那真是生不如死。”

    “周菲,你可不要做傻事。”

    叶晓假惺惺的安慰着周菲,她真的巴不得周菲去死,这样林惊就不可能结成婚了。

    自己的内心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着自己安稳的(日ri)子了。

    叶晓是个自私的女人,在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面前可以不择手段。

    周菲没有等叶晓说完就挂了电话,她不想在听这些无关痛痒的话。

    在上一次周菲出事的时候,自己的内心有一种异样的变化。

    她不想出门,不喜欢与人交流,甚至喜欢麻痹自己。

    周菲变成了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人,曾经那个美丽的自己在时光的摧残下消失不见了。

    周菲悄悄的去看了医生,她想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就是因为失恋吗。

    当他走进心理咨询师的大门时,周菲觉得自己像一个精神患者。

    如果一个人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qing)绪,那就谁也不可能控制她了。

    想想周菲曾经的那些极端行为,真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出来的。

    周菲是崩溃的,自己不仅失去了林惊,还变成了一个疯子。

    她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周菲蜷缩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想起了医生的叮嘱。

    “周小姐,你患有抑郁症,你没有察觉到吗”

    坐在医生的沙发上,周菲觉得这很可笑,自己怎么会的抑郁症呢。

    “没有,我是不肯能得这种病的,你看我精神多好。”

    “抑郁症看的不识精神,而是心理,在你的心里黑暗正在慢慢吞噬着理智,你最近应该做了很多自己都意向不到的事(情qing),你充满来了对人生的恐惧。”

    “如果这样说的话,你能判断出这大概有多长时间了吗,我完全没有任何感受。”

    “不是没有,而是你自己不想承认罢了。”

    周菲在咨询室走出来的时候,脑海里不停地循环着刚才医生所说的话。

    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原来是这样不健康的自己。

    她突然想起了那次事故,会不会是那次事故给自己留下了(阴yin)影。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强大的,所以周菲的猜想就是真正的事实。

    和那次事故脱不了关系是没错,其实最早的征兆应该是在周菲和林惊分手的时候。

    那时候的周菲看起来是自己主动离开林惊的,但是她后悔了。

    就是在这深深的矛盾中,形成了周菲抑郁的雏形。

    灵光一闪,如果真的自己得了抑郁症的话,杀人是不是就可以无罪释放。

    周非得脑子里思维不存在任何的逻辑(性xing)。

    在产生这样想法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侬安。

    她想过无数次,如果侬安真的不存在了,林惊就会自然地回到自己的(身shen)边。

    不知道是谁给了周菲这样的希望,这看起来是个希望,但其实就是个陷阱。

    这说明了周菲的病(情qing)在一天一天的严重。

    现在正处在一个放不过别人的阶段,接下来她就不会放过自己了。

    这次的对话深深的印在叶晓的脑子里。

    她觉得周菲可真是莫名其妙,什么荒唐的想法都有。

    在林家,好像没有任何张灯结彩的样子,连一个(热re)闹的气息都没有。

    因为老爷子不赞同这件婚事,他不准所有的林家人参与其中。

    也就是说这个婚姻不是被他们祝福的婚姻。

    只要老爷子不松口,领了证又如何,结了婚又如何,那都是废纸一张,不起到任何作用。

    叶晓心里有些窃喜,这样的婚姻举行有什么意义,只是丢脸而已。

    庞大的林氏集团,也没有一个人参加,这是老爷子下的规定。

    只要林惊还是执迷不悟的和侬安在一起,老爷子真的打算把林惊赶出林家。

    从此林惊就和林家没有任何的关系,更别说什么继承人了。

    叶晓冷哼一声,这下又要便宜了那个林枫了,自己的丈夫林吉完全是个只会吃喝((嫖piao)piao)赌的王八蛋,老爷子怎么会看上他。

    叶晓悔恨也没有什么用了,谁让她太过于着急。

    心急吃不了(热re)豆腐,她一心急没有(套tao)上林惊,却淘到了林吉。

    不管怎么说起码还是林家的二少(奶nai)(奶nai),这一点对叶晓还是有些安慰的。

    其实周菲并不是单纯的听从叶晓的指示,只不过叶晓可以自由的出入林家,她会带给周菲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qing)。

    这就是周菲为什么要靠近叶晓的原因。

    两个智商和(情qing)商不相上下的人,是不会真正的分辩出谁对谁错的。

    结婚的前夜,侬安无缘无故的做了一个梦。

    不是多么的清晰,甚至连人物的模样都没有看清楚。

    但是那两颗圆圆的小脑袋却给侬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好像是自己的小时候,扎着两个冲天球,光着两小脚丫,除了没有风火轮。

    小时候的侬安真的和小哪吒一样的造型,成为了家里的活宝。

    当然这个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许就是因为太平淡了了。

    侬安始终想不起来和自己一起站在大树下的那个小男孩是谁。

    似乎很熟悉,但是他就是模糊不清的影相,侬安始终没有看清他。

    那个可(爱ai)的小男孩冲着侬安摆手,好像是在说再见,也好像是在和她打招呼。

    这个梦侬安特别的深刻,这个场景难道真的出现过吗。

    侬安没有任何头绪,也不想在想下去了。

    “太太,你起(床chuang)了吗”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ri)子,管家不敢怠慢,一直守在房间门口。

    “起来了。”

    “太太,今天是你大喜的(日ri)子,有很多事(情qing)还是要讲究一下的。”

    “好的,管家,有什么注意的你提醒我就行。”

    “是的,太太,总裁已经去酒店准备了,今天你们两个不能见面,只能在婚礼的时候见,所以你不要着急才是。”

    侬安心里有些难过,本来以为可以和林惊一起去教堂的。

    现在看来只能自己去了,有些紧张。

    “我想太太或许有些紧张,你不用担心,我们都会陪着你,等会你的哥哥会来接你,作为女方的家长,他要亲手把你送嫁给总裁,这是咱们这里一直以来遵循的习俗,还希望你可以多了解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

    侬安知道自己的婚礼哥哥是必须哟参加的。

    但是侬安对哥哥有些说不清楚的讨厌,她不知道哥哥会不会真心的祝福她。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ri)子,侬安不想出什么差错。

    这是林家大喜的(日ri)子,整个s市的各路上流人物都会聚集在此。

    除了平时的说说笑笑,最大的原因还是在捧林家的。

    都想在婚礼这样的重要场合奉承林家一下,在以后的贸易往来上好有还价的余地。

    在侬安的眼里,其实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婚礼,它对于自己来说太过奢华和虚伪了。

    那些假装善意的嘴脸,还有那些不知道从哪认识的各路朋友。

    这样的环境总是让侬安很不自在。

    自从出事以来,侬安就没有真正的正式过自己。

    虽然平时有说有笑,看起来很平和,但是自己的内心好像有一个巨大的缺口。

    那是谁都不可能填满的缺口,那是回忆留下的脚印。

    曾经的那些伤痛随意践踏着,侬安脆弱的内心。

    对于这样的自己,侬安收起了曾经的蛮横无理还有各种各样的大小姐脾气。

    她变得温婉还有善良,对人永远都是笑脸相迎。

    即使自己有什么不开心也不敢表露出来。

    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在无所顾忌的权利了,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残疾人。

    走到哪里都需要别人的帮助,甚至连捡东西这样简单的事(情qing)都做不了。

    对,没错。在林家任何事(情qing)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管家还有各种下人,都会把她照顾的舒舒服服。

    还有林惊,总是在保护着自己不受任何人的伤害。

    在周全的生活中,侬安生活的安逸有又舒适。

    就是这样岁月静好的生活,让侬安并没有觉得轻松,反而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废物。

    “哗啦。”

    是化妆品掉落的声音。

    侬安真是无奈的很,大喜的(日ri)子就摔坏东西,真是一点都不吉利。

    “太太你没事吧。”

    管家很是担心侬安,总裁不在家,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自己又不方便进出太太的房间,这可如何是好。

    “哎呦,今天我可是名正言顺的来到林家了,这感觉真是不一样。”

    “夫人,你看你说的,咱们侬家有什么不好。”

    “还有什么不好,你看看这庄园的摆设,就说这幅画,把侬家都卖掉能买回来吗,还有什么不好,你说林家老宅会是什么样,那还不得和皇宫似得。”

    徐红夸张的扭动的腰肢,丰(骚sao)的走在侬毅的前面。

    那俏丽的(屁pi)股,真是让侬易(欲yu)罢不能。

    伸手就拍了上去,徐红回头魅惑的看了他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