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44章 451签售
    “哦。”

    小丽扫兴的走了出去,头发骄傲的跳动着,好像在宣示着“我很不高兴”这几个大字。

    会议室里人山人海的,小小的传媒公司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养活的人却不少。他们各司其职,这样人手还有些不够,当个专业的狗仔是非常的耗时间的。周主编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大家的眼睛都开始放光,肯定是有什么大的事件要发生,要不然主编不会这样大动干戈的。

    “大家听好了,这件事不能有任何的差错,这关乎着我们公司未来的走向,今天是林家少爷的大喜日子,你们要给我盯紧了,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要给我拍下来,不能放过任何见报的机会。”

    做传媒的人有时候很是冷血,也很让人讨厌。他们把别人的私事放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残忍的行为一度逼死了多少明星。但是谁都不会和钱有仇,在金钱的诱惑下,人格已经都不算什么了。

    “好,主编我们现在就赶去现场。”

    “好,去吧。”

    第一小分队的人,想风一样冲出了会议室,那速度真是无人能敌。但是这不是周主编的最终目的,他在努力的组织语言分配这个刚刚接到的秘密任务。

    “第三小分队,这是一件很艰巨的任务,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一旦完成奖金肯定亏待不了你们。”

    “好,主编,你尽管吩咐,在其位谋其职,这个我们懂。”

    “好,你们心里有数就好,林家少爷结婚这件事并没有看上去的风光简单,林老爷子正在极力反对,听说早晨已经晕倒了,我让你们埋伏在林家老宅附近,不能让人抓住把柄,也要争取第一线的情报,你们可以胜任吗?”

    周主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手下的人,这可惜关系着生命的买卖,不能有任何的马虎。

    “主编,你尽管放心,我们懂。”

    第三小分队的人谨慎的整理着自己的行头,无非就是那几件伪装衣。各大媒体热热闹闹的守在婚礼现场,很少有人关注着死气沉沉的林家老宅。这里就像各大媒体的死穴一样,谁都不敢接近。但是周主编敢,为了钱他什么样的事情都敢做。

    第三小分队的人穿上迷彩服,静静的趴在林家老宅的栅栏外。其实他们大可放心,这样的时候,林家是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因为老爷子晕倒了,上上下下的人都在忙着照顾老爷子。

    谁也没有经历来巡逻。

    周主编焦急的等待着每一条有力的新闻,既然做了就不能功亏一篑。平静,永无止境的平静,对于媒体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事。热热闹闹,闹得不可开交,才是他们所期望的结果。

    然而现在的林家老宅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只不过密闭太好,他们听不见而已。

    欧阳坐在老爷子的床边,生怕老爷子再有什么闪失。

    小玉站在身边,随时听从夫人的差遣。

    “小玉,去看看鸡汤好了吗?”

    “是的,夫人。”

    从早上以来,老爷子就不曾吃过一口饭。欧阳怕这样下去,老爷子的身体会撑不住,心里焦急难耐。老爷子似乎醒来了,气息平稳了很多,脸色也好了很多。

    “爸,你醒了?”欧阳向前探了探身子,先要确认一下。

    浓重的声音慢慢响起,老爷子没有打算睁开双眼。只是均匀的说着:“欧阳,去拦住林惊,这个婚礼不能够举行,要不然一切都晚了。”

    “爸,你不要想这么多了,好好休息,我现在马上过去,不能再着急了,一切都还在掌握中。”

    欧阳焦虑的看看老爷子,在看看了手表。婚礼好有三个小时就要举行了,再不行动恐怕就来不及了。

    欧阳帮老爷子盖了盖被子,转身走出了房间。欧阳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

    林惊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有注意的孩子,就是因为聪明,欧阳没有怎么费心。

    这样做主久了,林惊还会不会听自己的她非常的不确定,但是为了老爷子还是要努力控制一下。

    其实欧阳并没有像老爷子那样反对这门婚事,本来自己就不是出身名门,知道生活的疾苦。

    面对侬安的残疾,欧阳很是同情,但是在大意面前这些都已经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

    在她心里,侬安起码要比周菲好,这么光明正大的利用自己儿子的真心。

    这是哪个做母亲都无法忍受的事情。

    “太太,鸡汤熬好了。”小玉端着一碗鸡汤出现在欧阳的面前。

    “小玉,我要出去一趟,老爷子你要照顾好,不能有任何闪失,在老爷子没有下床之前,任何事情都要经过我的同意思,记住,是任何事情,里面包括各种大事或者小事,包括老爷子应该喝什么样的药,记住了吗?”

    “记住了,太太。”

    欧阳实在是害怕,在林家的混乱时刻,不能让人钻了空子,任何事情都要谨慎了在谨慎。

    在门口蹲点的记者,悄悄的向老宅里面观望着。很长时间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说周主编的情报有什么错误啊。所有的顾虑涌上心头,不会落个一场空吧。

    正在他们踌躇的时候,欧阳出门了。那一身紫色的长裙衬托的她非常典雅高贵,但是这件衣服并不适合婚礼现场穿。埋伏已久的记者,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狂拍。管他有用没用,难得的机会要竟可能的都要拍上。

    欧阳的每个动作就像被记录下来的电影,一秒钟都没有漏掉。

    这些狗仔觉得很是奇怪,欧阳怎么这个时候才出门。按说林家少爷结婚,应该是热热闹闹的,大操大办,这可是林家的脸面问题。看这样的情景,估计和周主编说的一样,林家根本就不同意这件婚事。

    林惊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根本就是应付记者的套路。

    真的是让人着急,好不侬易碰见欧阳,竟然不能够上去去采访,太可惜了。

    “别动,我们不能够暴露目标,我们是来观察老宅的,会场的事不由咱们管。”

    一个小记者小声的提醒到,这是一次秘密的活动可不能前功尽弃。

    趴在草丛里的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欧阳上了那辆宽敞的私家车。到嘴边的机会就这样溜走了,真是不让人甘心。

    欧阳走后,老爷子看起来情绪平稳了很多。他希望欧阳可以及时的制止住林惊,不要做这些对林家而言没有任何利益的事情。

    小玉看着醒来的老爷子,把鸡汤放在桌子上。“老爷,你醒了,要不要喝些鸡汤补补身子。”

    “小玉,你去把窗户给我打开,我觉得有点闷。”

    “是的,老爷。”小玉走到窗前,用力的推开窗户。只听到什么摔碎的声音,小玉有些胆怯。

    老爷子突然想起是自己最爱的那盆兰花,早上光顾着生气了,忘记拿进来。

    “老爷,对不起,我好想闯祸了。”

    “没关系,是我一时的疏忽,你去收拾一下吧,我已经没事了。”

    “是的,老爷。”这么大的动静虽然没有惊动老宅里的人。但是却惊动了躲藏在草丛里的记者,他们直起身子,似乎有了什么重大的发现。

    老爷子讲究清净,平时不喜欢人打扰,所以他的房间自然不会集中在老宅的中心。

    老爷子房间里的窗户靠近院子里的樱桃树,等到结樱桃的时候,满树的红樱桃,特比的好看。

    这声巨响倒是提醒了趴在草丛里的狗仔们。

    这么好的地形,怎么能够放过呢,他们可是飞檐走壁的江湖大侠。一群不惧艰险的狗仔们,在门卫没有注意的情况下顺着那棵粗壮的樱桃树爬上了老爷子的阳台。他们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心里想着,林家就是不一样啊,连阳台都这样的宽敞。

    人比人气死人啊,他们要是这样有钱,还用这样冒着生命危险来偷窥吗。小玉把鸡汤端起来放在老爷子的床头,关上门就出去了。

    对于现在的老爷子而言最需要的就是安静,让所有的愤怒都消失在这种无形的安静中。

    狗仔们观望着,看见小玉走出门,瞬间放下心来。

    那些精美的瓷瓶还有珍贵的画轴,真是让他们开了眼界。

    原来林家老宅就是这个样子,一个个的张大了嘴巴。

    虽然里面的陈设很是古朴,但是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就完美的诠释了主人的地位。怪不得林家老宅要建造在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这里就是一个珍贵的宝库。

    其中的一个狗仔在不停的拍照,这些精美的物品,摸不着,日日能够看上几眼也知足了。

    他们四处搜寻着老爷子的身影。

    老爷子和欧阳走得时候一样,保持着一个动作,上身微微抬起,紧闭着双眼。

    看样子身体状况好像不佳。

    在这个大喜的日子,林家老宅竟然如此清净,完全没有要去孙媳妇的意思。

    狗仔们这下确认了周主编的话,林老爷子确实不同意这件婚事。要是能够把这篇报道写好,点击率会超越任何一家传媒公司。几个人齐刷刷的举起相机,留下了一张又一张的证据。

    照片上的老爷子看起来气色非常的不好,像是生了一场病。

    他们满足的小心的击着掌,准备回去交差。顺着刚才爬上来的地方,狗仔们原路返回。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受周主编的夸奖了,仿佛那一大笔的奖金已经放在了他们面前。

    在林惊的庄园里,各色各样的人忙做一团。侬安优雅的坐在那里,自从来了林家各种大场面也算是都见过了。但是像今天这样,自己被这么多人团团围着还真是第一次。

    不同的彩妆师还有造型师,都在她的身边转来转去。结婚是林家的大事,出了名的人物都会前来。虽然说是浪漫的婚礼,对于别人来说就是一场大型的聚会。

    在这里你看到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这对于侬安来说,也是最辛苦的一天。在不同的场合要换不同款式的衣服,所以也要配上各式各样的发型和妆侬。

    侬安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婚是这样一件复杂的事情。在她的希望里,她向往那些简单的婚礼。

    即使没有奢华的礼服,也没有美丽的蛋糕,都无所谓。只要身边是那个对的人,什么都可以将就。

    侬安认为婚姻是神圣的,但是现在的自己却并不知道自己对林惊的真心。这些围绕在侬安和林惊身边的困难,让她望而却步。

    “侬安,你真是太漂亮了。”徐红一边看着价值不菲的首饰,一边端详着镜子前的侬安。

    “我保证你绝对是最美丽的新娘。”

    侬安对徐红的话无言以对,她很少和徐红交流,自然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她相处。“侬毅,你看看这首饰,多金贵,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大手笔。”

    徐红一边抱怨着,一边用胳膊碰撞着侬毅的大肚子。一副好恩爱的样子,侬安不禁笑了起来。

    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哥哥,娶了徐红这样精明的媳妇也真是够互补的。

    “哎呀,凡凡,你真是太粗心了,这两个不一样的粉刷怎么能够混合着放呢。”化妆师不停的在训斥着自己新来的助手。

    侬安有些看不下去,她觉得只要没有犯什么样的大错就好。善良的侬安已经好久没有工作过,她显然已经忘记了,如果纵侬这样的小错,未来必定会犯下大错。侬毅就是这样,从小被侬母惯着长大,到头来什么事情都要依赖自己的妹妹。

    “你不要说她了,今天我大喜的日子,可不想听到不和谐的声音。”

    “是的,太太,我会注意的,只是这孩子太毛手毛脚了,得多家管教才行。”

    化妆师翘着兰花指,有板有眼的说着,似乎并没有打算原谅这个入行不久的新手。

    “师傅,对不起,我下次肯定注意。”

    “好了好了,自己心里明白就好。”侬安转过头来,细长的胳膊不小心打翻了面前的咖啡杯。

    清脆的声音吓了侬安一跳,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在整个签售过程中,林惊就这样坐在旁边默默的等待着活动的结束。他拍了很多照片,郭敬明也很配合做出胜利的手势。

    这样完美的朋友估计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但是时光改变了一切,唯一不变的就是太阳的东升西落。

    送走所有的粉丝,郭敬明难得有空闲,喝着咖啡坐在后台的沙发上。签了这么多粉丝的书他真的是太累了,好像忘记了林惊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