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46章 453婚礼
    洁白的手臂上出现了很多处伤口,鲜血顺溜而下,像是艳丽的花朵在开放。这些深深浅浅的伤口,并不能让周菲有什么生命危险。

    她只是在释放自己心底里的怨念,她现在是一个自残的病人。在没有人能够解救她的情况下,就只有这一种极端的办法了。

    周菲怕自己有什么闪失,她需要有个人来料理自己的一切。她想起了刚走的叶晓。在这个时候除了和自己狼狈为奸的叶晓,还有谁会在意自己的任何感受呢。

    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在周菲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叶晓才接听。叶晓有些纳闷,看着周菲打来的电话愣神了很久。自己不是刚在周菲你家出来么,会有什么事情呢,难道是自己拉东西了吗?

    叶晓接起电话的时候,周菲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好久好久的沉默,让叶晓有些烦躁,本来心情就不愉快,这是怎么回事。

    “呼,呼。。。”急促的呼吸声传来。这样的声音让叶晓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浑身发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晓,如果我有任何事情的话,请你告诉林惊。”

    “喂。周菲,你在干什么,你别吓我。”仅仅是这样一句话,没有了过多的言语。

    叶晓呆住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话说的太过火了吗。她以为周菲和自己一样,只是不想看见侬安嫁给林惊。没想到周菲竟然爱林惊爱的这样深,难怪最近周菲的情绪这样低落。

    叶晓坐不住了,她必须告诉林惊这件事情。当然叶晓的内心除了惊讶意外,她更多的是兴奋。

    这样一来叶晓就有机会接近临近了,不仅是这样。

    林惊一旦知道周菲的事情,林惊肯定会不顾一切的飞奔而来,婚礼也就泡汤了。侬安因为这样的事情不仅丢了脸,也伤了心,不会在原谅林惊。

    这样绝赞的计划,叶晓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她能不兴奋吗。现在要做的就是看好戏登场,叶晓不禁冷笑了一声。

    在平凡人的世界里,永远都不会明白,钱多贵族们原来这的生活在尔虞我诈的世界。

    周菲给叶晓打完电话,内心安定了许多,原来自己还不至于这么惨。起码还有一个可以通风报信的人,这样挺好。

    周菲不知道什么样的结束才最完美,她想美丽的离开这里,离开属于林惊的世界。她走进衣帽间,这里面陈列的东西很多都是林惊卖给自己的。每条华丽的裙子都是一个浪漫的场景,周菲看着它们会心的笑了。

    林惊真是仔细,每条裙子上有绣着周菲的英文名字,这样浪漫的事情,估计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可以为自己做了。

    想到这里周菲没有难过,一个看破生死的人,怎么还会在意这些小细节呢。流着血的手臂伸进一条火红色的裙子里,那颜色非常的耀眼。红的那么热烈,和周菲的手臂呼应着,特别的好看。

    周菲似笑非笑的想起了关于这条裙子的故事。

    这条惹眼的裙子其实没有那么贵重,很简单的款式,也不是什么高定。但是在众多的衣服中,周菲最舍不得穿的就是这一件。

    二十岁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年纪,不需要粉黛就可以很漂亮。周菲也是一样,那是她和林惊在一起的第一年。林惊觉得二十岁对一个女生而言是很重要的一个阶段。他想要周菲留下一辈子的回忆,他想送给她一件独一无二的裙子。

    在林惊的眼里,周菲穿什么都好看,尤其是穿裙子的时候最迷人。当然这些话,林惊没有说给周菲听,这么高冷的他怎么会全盘托出自己的想法呢。

    周菲还记得自己当时的表情和心情,真的太甜蜜了。这件裙子的一针一线都是手工制作出来的,上面的每一颗钻石都是林惊亲手挑的。想当初林惊真是为了这条裙子费尽了周折。

    在s市里有一位专门做礼服的匠人,他的工作室里总是门庭若市。

    不管是贵族还是明星,都希望能够得到他亲手做的礼服。但是老爷子不是为了赚钱才做礼服的,他认为每一件礼服都有独特的灵魂。

    林惊找到他的时候,带了很多的礼物和首饰,但是那时候的林惊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谦卑。

    任何的事情,在林惊心里都是可以用钱摆平的。但是这一次并没哟那么单纯,老爷子根本就不待见林惊。

    林惊心里很是恼火,世界上还有不爱钱的人吗。这样的高人林惊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老爷子做了一辈子的礼服,他的每件衣服的模特都是自己的太太。他们很相爱,老爷子总是认为自己就只是一个裁缝。只是一个会给自己太太做衣服的裁缝,只是很巧合的这些衣服很受大家的欢迎。

    设计师这个名词,老爷子从来都不敢和自己挂上钩,他认为自己还没有到达那样的境界。

    林惊觉得这个老爷子太过于无理取闹,做衣服就好好的做,不做就不要谣传自己的名号。

    “年轻人,你走吧,我是不会给你做衣服的。”

    “为什么?”

    林惊真的特别的纳闷,给钱还有拒绝的吗。

    “我卖的不是衣服而是感情,像你这个年龄的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感情,心血来潮的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我做的衣服从来都不是这样的消费品。”

    林惊似乎看到了老爷子手上那些意义非凡的礼服。

    “我希望你可以满足我的愿望。”

    “就你这样的态度是完全不可能的,你还是另请高人吧。”老爷子回绝了林惊,一次又一次。

    林惊没有生气,在他认为,所有艺术家都是有脾气的人。不过林惊很是聪明,礼服有灵魂的话,那就是老爷子对他太太的爱。林惊牢牢的抓住了这一点,只要能够感动老爷子,做一个性情中人有如何。

    在酷暑难耐的街头,林惊也不曾退缩。

    他就像刘备一样,三顾茅庐,他就不信老爷子会对他置之不理。为了这件礼服。林惊真是操碎了心。

    他放下自己的身份地位,日夜等在老爷子的门口,就是为了可以在周菲生日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老爷子一辈子在为别人做衣服,这些衣服都是他一针一线赶制的。每一件衣服上都倾注了他的心血,所以想得到它的人自然要费力一些。

    林惊在门口已经等了足足三天了,吃喝睡觉都是在老爷子家的附近解决的,看起来憔悴了很多。

    “年轻人,你现在还想让我给你的女朋友做衣服吗?”老爷子悄悄的打开了门,看见了站在门外的林惊,眼里的不羁好被磨光了一大半。

    “想,如果老爷子愿意的话。”

    林惊现在的内心特别的淡定,他已经准备好长久的作战下去。知道老爷子心甘情愿的给周菲做礼服的时候才罢休,当然他绝对不会强迫任何人。

    “好,看你这样有诚意的份上,进来吧。”其实林惊一直砸努力的得到老爷子的点头,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要为周菲挑选什么款式的礼服。他觉得周菲穿什么样的礼服都好看,情人眼里出西施。

    “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你,你挑选一下款式吧。”

    老爷子没有打算和林惊谈论别的,有生意就按生意办。

    林惊在店里看了很久,那些华丽的礼服特别的而耀眼,他有点那一抉择。

    就在他惆怅的时候,林惊看见了老爷子还要夫人的合影。

    照片上的夫人,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红色礼服,那些耀眼的钻石凸显着她的高贵。

    “我就要这一件。”

    林惊激动的说,他完全没有看见老爷子的表情。

    “这个款式今年已经不流行了,这是我太太那个时候的经典款,你确定吗?”

    “确定,经典永流传,就要这一件。”

    “好,完成之后我会通知你来取。”

    林惊走出老爷子家的时候,心情特别的舒畅,他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种经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机会。

    他幻想着周菲穿上这件礼服时,脸上幸福的表情。和林惊的预计没有错,周菲真的特别的喜欢这件衣服。自从生日宴会上穿过一次之后,周菲真的就没有在舍得穿过。这些美好的事物都被她一一的封存起来,不想给任何人分享。

    周菲开心的笑了,是那种最艳丽的笑侬。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第一样看见这件裙子的感受,也忘不了林惊眼里对自己满满的爱。

    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有了缺口。

    周菲只有这件华丽的礼物了,而林惊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周菲一阵笑,一阵哭,情绪起伏不定,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挥挥手。她在告别,和自己告别,和林惊告别,和所有的一切告别。

    五星级酒店,轻纱幔,花拱门,从门口一直延伸到舞台的白绒地毯上,铺满了红色,粉色的玫瑰花瓣,极致梦幻浪漫。在林惊的心里,他能够给侬安的婚礼,只能是这样的标准。

    作为林氏集团的继承人她不能够陪着侬安浪迹天涯,看遍世界上所有的美景。就连婚礼他也必须按照既定好的样子来完成,这是他最为遗憾的一点。

    林惊坐在婚礼现场,一直在等着侬安的到来。

    尉迟恭忙前忙后的张罗着大大小小的问题,他今天不仅是伴郎还是林惊的助理。林惊有些紧张,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当初领结婚证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坐立不安。林惊已经分不清这是激动个还是不好的预感了。他希望今天的婚礼可以顺顺利利的,他要补偿侬安。

    周菲穿着美丽的礼服,她艰难的向前走着,她就想看林惊最后一眼,就一眼。她在心里确定着,不能打扰到林惊,就这样安静的离开就好。

    这时候的周菲已经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了,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无所畏惧。

    她随意的用白色的纱布包扎了一下,不是因为疼而是看起来不要这么吓人。周菲悄悄的溜进婚礼现场,她就是想看林惊一眼。她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不停的警告着自己。

    周菲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明白林惊的感受了。这样决绝的态度,周菲怎么还会有机会。

    她只是想要看看她,林惊是这个世界上最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

    婚礼的现场特比的混乱,没有人会拦截这个穿着华美礼服的女人。

    他们觉得穿的如此华丽的人肯定是林家请来的贵客。周菲就这样成功的钻了空子,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的顺利。

    林惊突然想起了叶晓,他需要林家人来给自己撑场面。他心里很清楚老爷子看到新闻之后,肯定会怒发冲冠。别说自己的兄弟了,估计连自己的妈妈都不会让来参加。

    林惊没有办法,只要能够减低舆论的压力,叫叶晓来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虽然林惊知道叶晓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是在这样的紧要时刻,叶晓二太太的身份显得特别的珍贵。

    林惊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未看的图片。因为是陌生的号码,除了广告就是一些没用的推销,一般他是不会打开看。但是这一条消息看起来又些奇怪,没有任何标注和文字,就是简单的一张图片。到底是什么呢,林惊的好奇心被这张图片所吸引。

    他谨慎的打开,一个熟悉的影像映入自己的眼帘。林惊顿时惊讶了起来,这是周菲,她在做什么,为什么要站在这么高的台子上。

    在林惊的脑海里,所有的问题都向他袭来。他最关注的不是谁发来的图片,而是周菲的安全。

    林惊变得非常紧张,他四处观望着,有些手足无措。

    其实这张照片就是叶晓故意拍的那张,她就是想要搅和林惊和侬安的婚礼。

    周菲所站的地方是阳台的台阶,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只不过是角度的原因,看起来特别的吓人。

    林惊的理智已经残存的很少了,他担心周菲的安危。

    他不顾一切的播出了那个自己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长久的忙音,没有人接听,林惊更加的担心了。

    这样可如何是好,自己也脱不开身,周菲应该怎么办。其实林惊没有注意到,周菲就在他的身后过去,轻轻的在他身边走过。

    周菲知道现在时间还早,侬安肯定还在庄园里,没有起身来婚礼现场。

    她悄悄的躲进新娘的化妆间,透过那层沙曼偷窥着林惊的一切。周菲把房门反锁,以免有人来叨扰自己。通过一点点的缝隙,周菲看着林惊,这个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