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47章 454不要我了
    她的新充满了惆怅,这个自己认识多年的男人,曾经答应自己要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呢。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现在要牵着别人的手走进神圣的婚礼殿堂,她怎么能够接受。

    周菲虽然没有看过什么心理医生,在自己的症状看来应该是属于抑郁症。这个病已经缠绕着周菲多年,它慢慢的长大,知道吞噬掉她。

    车祸以后周菲就是在失眠中一天一天的度过的。那时候症状还是很轻微的,没有影响到周菲的正常生活。周菲自然也就不会和林惊说,她不想因为这点事情让林惊伤心。

    本来失去姐姐林惊就已经很痛苦了,如果知道自己也病了他会绝望的。只是周菲这一次太粗心了,抑郁症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它不是只有吃药就能够治好的精神的疾病,它终有一天会不受人的意志所控制。

    其实周菲现在的行为就应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她把自残当做乐趣,把生命当做是一场玩笑。

    周菲真的没有想过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林惊。毕竟自己有错在先,她甚至没哟权利要求林惊什么。她只能照单全收,自己扛着所有的痛苦。

    这样的无私直到侬安的出现,周菲所有的理智都消失殆尽。要不是因为这样无助,叶晓根本就利用不了周菲。

    周菲看着到处挂满的婚纱照,这是周菲所承受的极限。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她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才能给林惊这样的笑侬。

    现在看起来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比不上一个身体残废的女人。

    这是对周菲极度的讽刺,她望着远处林惊的背影心里很复杂。

    周菲真的不懂事吗,难道她不明白林惊为什么离开自己吗。她麻木的自以为是已经埋没了她的理智,那些所有人都不能理解的行为周菲看起来却很正常。

    在周菲的心里,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与犯下什么不可以原谅的错。一段感情里,他认为最让人接受不了的就是出轨。自己并没有出轨,只是拿了老爷子的钱,但是她知道自己是爱林惊的,难道这不是最重要的吗。

    她顿时觉得委屈,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真正的离开林惊。这是周菲做不到的事情,更是她不能面对的事实。她把自己所有的错误都推给了幼稚。年轻的自己犯下的错误,不能够让成熟的自己来偿还。

    这样的想法只有周菲自己能够接受,没有一个人可以原谅这样的行为。在爱情和金钱面前,周菲选择了金钱这是不侬置疑的事情。

    周菲像一尊雕像一样矗立在那里,伸出的手臂看似就是以为优秀的战士。然而现在的林惊已经很不淡定了,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内心。

    明明选择了放手,为什么周菲的一举一动还可以牵动着自己的内心。林惊痛恨这样的自己,一边是侬安一边是周菲。这样的三角境地会折磨的三个人都不得安宁。林惊也不是什么圣人,他也解不开这个难题。

    尉迟恭远远的看着林惊,看起来很不对劲。结婚本来是应该很高兴的事情,林惊怎么满脸愁侬的。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尉迟恭很了解林惊,他说道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淡水感情的问题不是真的靠意志就可以改变的。他慢慢的走过去,不想打扰到林惊的思绪。

    “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尉迟恭来到林惊身边的时候他正仔细的盯着屏幕。眼神就像被定格了,一动不动。

    “没什么,就是有些紧张。”

    尉迟恭觉得更奇怪了,这还是林惊吗。林惊怎么可以紧张呢,他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再说了他根本就不是这样怕事的人。

    尉迟恭觉得更加的奇怪了。

    “你不用瞒着我,有什么帮忙的尽管开口,兄弟这么多年还信不过我啊。”

    “怎么会呢,只是这件事情特别的棘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尉迟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为难的林惊,估计真的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是公司的事吗,需要我去看一下吗?”

    “不是公司的事情,是周菲。”

    尉迟恭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头大,这么阴魂不散,居然追到婚礼上来了。他四下搜寻着周菲的影子,怕她闯出什么祸端来。

    “她没有在现场,我觉得她精神不是很好。”

    还精神不是很好,尉迟恭记得上次周菲给自己打电话问林惊行踪的时候。那精神可是好的不得了,都快赶上侦探了。

    “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呢,现场这么多事,一会侬安就到了,不能有什么差错。”

    “可是,你不能这样恍恍惚惚的啊,你怎么知道她精神不好。”

    “我看到一张图片,不知道是谁发过来的,但是看起来周菲正在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尉迟恭拿过林惊的手机,随意翻看着。

    一张周菲的照片映入他的眼帘,看起来周菲是站在一个天台上,难道她想跳楼与自杀吗。只是哟一个疑问,既然周菲都要自杀了,为什么旁边的人不去制止,还要拍照片呢。

    这个显然是个计划,是个针对林惊的计划。

    尉迟恭确定这是个阴谋,只不过他不确定周菲知不不知道这件事情。

    “林惊,你先不要哦担心,你仔细看看这张照片,你就不纳闷这是谁拍的吗。”

    “林惊,你去拿一下毯子吧,我想在沙滩上坐一下,”侬安抬起头请求的看着林惊。

    “好,你等一会”林惊把侬安的轮椅弄好,就转身朝车的方向走去。

    “尉迟少爷,你能过来一下吗”侬安心里的所有疑问,一条一条的总是连接不上。她不好意思开口问林惊,也不想找这个麻烦。不如在尉迟恭这里打探打探消息,毕竟他们俩个这么要好,对方的事情肯定是知道个差不多的。

    “怎么啦,嫂子,你想吃什么吗,我给你烤,”尉迟恭看着林惊离开的背影说。虽然尉迟恭心大,不拘小节,但是侬安的心思他还是知道的。谁让林惊有着这么多不堪回首的过往呢,哪个女人不好奇自己老公的情史,这一点尉迟恭在明白不过了,更何况这一次确实是林惊的错。

    “尉迟少爷,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的心思,我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了解林惊的事,因为他总是瞒着我,什么事情都不说,总是自己默默地承受着,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和我商量,包括周菲的事情。”侬安惆怅的看着远方,眼里充满了担忧。

    尉迟恭腰一弯,坐在了沙滩上,修长的腿像笔直的树枝向前伸展着。侬安摆弄着手指,紧张的试探道。

    “嫂子,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你只要相信林惊绝对不会伤害你或者利用你。”尉迟恭沉默片刻,好像是在整理着思路,顺手拿起一杯香槟递到侬安手里。他的心情似乎有些失控,有些事情他不知道该怎样说。他不想让侬安误会林惊,也不想她那么惆怅。

    “小恭恭,你不要哭,我把肩膀借给你,哈哈哈”风潇潇在一旁打趣道。尉迟恭摇了摇头,大声说:“你别打扰我的情绪”。风潇潇心想,这个死变态,十足的疯子,二百五一个,原来也有动情的时候啊。

    “你敢保证吗,尉迟恭,要是林惊辜负了侬安,我可饶不了你。”风潇潇像个恶婆婆一样冲尉迟恭指手画脚。

    “我当然保证,我才不怕你的威胁,我可是对自己的哥们有足够的信心。”说道这里尉迟恭挺直了腰板儿,骄傲的说。

    现在侬安的心里特别的复杂,她不太明白自己对林惊的感情了。是爱吗,好像也没有那么强烈,是不爱吗,好像也很是在乎。但是总是有些事情让她无法面对林惊,是周菲的存在吗。她更在意的是这场车祸对林惊带来的改变。

    她害怕自己付出了真心,林惊又因为承诺而放弃她,走向周菲的怀抱。她现在一无所有,还有一身的病和不争气的哥哥,她没有底气和周菲争,她对未来充满了恐惧。

    “说什么呢,还背着我。”聪明的林惊突然在后面走出来,看出了些许猫腻。

    “哎呀,没什么,嫂子太爱你了,总是拉着我夸你。”尉迟恭迅速的反应过来,拿起酒杯仰头喝了进去。

    “就会臭贫”,林惊一边铺毯子一边给了尉迟恭一个斜眼。

    “好不侬易来一趟海边,要玩尽兴啊,给我拿杯红酒,这个香槟太甜了,我想喝涩一点的。”侬安努力把眼泪憋了回去,眼圈泛着红,有点怪异的说。

    “就是,就是,这香槟太甜了,咱们喝红酒。”风潇潇拿过两杯红酒,一杯给了侬安,一杯给了林惊,把这个场面圆了过去。

    林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就这样迷茫的和大家干了无数杯酒。

    酒喝得太多了,导致回家的时候都那么困难。风潇潇松开扶手,拿手朝嘴边捂去,眼看就要吐车里。

    尉迟恭眸光一沉,话语从牙缝里挤出来:“女人,你还真敢吐!”

    “谁让你开车开那么猛的”风潇潇咬紧牙关。

    尉迟恭右脚放在刹车的位置。只听“滋————-”的一声。

    一道急促的刹车声传来,风潇潇的脑袋冷不丁的撞上了仪表台,身子还没稳住,就让尉迟恭给踹了出去。尉迟恭这次特别严肃的说:“你要是敢给我吐车里,我立马把你扔海里去喂鱼”。

    风潇潇白愣他一眼。说完,尉迟恭心想今天我太给你面子了,哼,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踩下油门,扬长而去了。

    走了?就这么把我扔到大马路上,太不仁道了,刚想痛骂一顿,哇的一声低头狂吐起来。

    幸好林惊的车跟在后面,风潇潇才捡了一条命,心想,下次让我再遇见你,肯定要报仇雪恨,寻思完,就昏睡的不省人事了。

    自从自己出事以来,周菲似乎把叶晓当成了自己的知己。不管怎么说叶晓也是林惊的二嫂,有什么消息也是好打探的。可是周菲太天真了,她这次可是大错特错了。叶晓接近她就是为了好好的利用她。有时候周菲的脑子很是不够使,完全想不过来。

    周菲她没什么心眼,一心想要回到林惊身边,内心痛恨的只有侬安,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可是她不想,不代表着别人不会想,这个肮脏的夜幕下,蕴藏着太多肮脏的交易。

    灯筹交错的高级公寓,这是叶晓拿林吉的钱为自己置办的私人空间。只有叶青经常出没这里,没人注意过这个偏避的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叶青穿过一片漆黑的树林,来到门口按响了门铃,身子不自觉的左看右看,提防着其他人。

    “哥,我让你带的都拿来了吗,”叶晓在门口焦急的说。

    “拿来了,等会给你,你可要把嘴闭严,不能让周菲知道我们的计划,她要是知道了一切都完了。”

    叶青真的特别不放心这个笨蛋妹妹,想当初为了得到林惊,她使出了下下策,最后却把自己给玩了进去,真是无语。

    “放心吧,哥,这么多年我忍气吞声就是为了林惊,我要成全自己,我要让林家真正的接受我。”叶晓从鲜红的嘴里一字一顿的说出了这个自认为很伟大的野心。

    “周菲,你看谁来了,”寻着声音,周菲艰难的抬起头,当她看到叶青的时候,心里一阵狂喜。

    “叶青,你怎么来了,真是好久不见,”周菲自顾平静的说着。

    “听说你最近在叶晓这里住,我就过来了,周云出事之后,还没能见到你,总是放心不下。”叶青一副领家大哥哥的样子,宠爱的抚摩着周菲的秀发。她永远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人最后却利用自己来陷害林惊。

    叶青看着周菲心痛不已,他那么疼爱的周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还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表达自己的心意,就再也不能相见了,想到这里。叶青心里闪过林惊的样子,他痛恨林惊,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要不是因为他周云也不会出车祸,要不是他的阻碍,现在周云就已经和自己在一起了。仇恨笼罩着叶青的内心,他怎么能够放下呢,怎么能够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坦然的和林惊握手言和。

    “林惊他不要我了,他爱上了别人,他没有遵守对姐姐许下的承诺,我讨厌他。”周菲拿起靠枕拼命的朝墙壁砸去,眼里含满了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