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48章 455你别闹
    她知道叶青喜欢自己的姐姐,所以周菲要表现的像个无助的孩子,只有这样叶青才会同情自己,才会用最大的能力帮助自己。

    “哼,爱上别的女人,是已经娶了别的女人吧。”叶晓撩了撩头发,没好气的说。叶晓觉得周菲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林惊已经为了她放弃了和侬安的婚礼,这件事情难道不值得她高兴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小脾气。

    周菲从天台上下来以后,整个人的状态就恍恍惚惚的,叶晓真的怕哪一天她在莫名其妙的有个什么闪失。

    “你少说两句,周菲已经够难过的了,你就不要在戳她的伤口了。”叶青轻轻拍打着周菲的背,一阵怜爱。

    叶青面对这个和周云相似的脸庞,稍稍有些动心,他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周菲,让她不受任何人的伤害。

    “哥,我没有,我只是太担心周菲了,她这么单纯,怎么是侬安的对手呢,你可不知道那个侬安有都么的盛气凌人,第一次和我见面就趾高气昂的。”

    “是吗?”

    “不过这次的婚礼看起来对她的打击不小,周菲来了一场漂亮的还击。”叶晓骄傲的看着周菲,好像这一切都是她策划的一样。

    周菲看着叶晓心里一阵嫌弃,但是她必须忍耐着。叶师兄妹对她还有很多用处。只是时候未到,他们的作用没有发挥出来而已。

    自从周菲搅和林惊的婚礼成功以来,周菲就大大增加了信心,她知道了林惊对自己的感情,林惊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讨厌自己。

    周菲狐媚的笑了笑,她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要好好的利用这对兄妹,可以使自己重新回到林惊的身边。

    林家老宅,叶晓穿着宝蓝色的天鹅绒长裙,敲响了林枫的房门。把一个信封从门缝里塞了进去,随后整了整发型,转身下了楼。

    吃完晚饭的林枫把妈妈送回房间,悠闲的在花廊里散步,观望着这个大宅。心想我要是继承人,这个院子就是我的了,林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不禁的笑出了声。这位林家大少爷,也就只能是想想的份。

    林枫刚打开了房门,就被躺在地上的蓝色信封吸引住了,弯腰捡了起来。带着大大的疑问,探出头看了看走廊,除了几个打扫得丫鬟。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林枫的好奇心被调了起来,匆忙的打开信封。信纸上没有什么重要的家庭机密,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明天晚8点,小城故事,真心求见”林枫一副见鬼的表情,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有人想要勒索我。没办法,平时林枫干的坏事还真不少,在这个情况下他是想不出什么好事儿来的。踌躇的林枫思前想后,怎么也没有想出来一个合适的人对号入座,辗转反侧的一晚上没有睡着觉。

    第二天,林枫精神恍惚,一直在想要不要去赴约。

    “儿子,干嘛呢,脸色这么不好,来让妈妈看看”欧阳平时最心疼林枫,这样的林枫欧阳妈妈看在眼里已经担心的心尖疼了。

    ‘尉迟恭,我还没有那么傻,我知道这是有人预谋好的,但是周菲的状态确实不对,她平时不是这样的。’

    “林惊,现在你要明白,你要娶的人是侬安,不是周菲,你最需要负责的是侬安。”

    尉迟恭特别的着急,他理解林惊,感情不是那么侬易就能放下的,但是也得看什么时候。

    林惊在和自己的理智做斗争,他深深挂念的周菲还要自己对不起的侬安。没有雨一件事情是轻松,着所有的一切压的他透不过起来。

    “你知道吗,听说林少爷给侬小姐准备了一颗特别大的钻戒,真是羡慕。”

    “就是,你看侬小姐怎么会这么幸运,林少爷不仅爱她,还处处维护着她,这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是啊,我们是没有这个福气了,就眼红吧。”门外两个小侍者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这样的对话,让周菲苦笑不得,侬安你是多么的幸运啊。

    我周菲是这样的不幸,自己弄丢了林惊。周菲破门而出,她忍受不了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不疯狂才怪呢。

    到处都是甜蜜的气息,只有她是痛苦的。

    周菲在会场的后门跑了出去,她不能原谅这样无能的自己。

    也不能原谅,林惊对自己的弃之不顾。

    如果你正好在南京路上经过,你会看见一个穿着华丽礼服奔跑的女人。泪流满面的样子让人心疼,但是你不要惊讶,她本可以幸福,但是她自己走错了人生路。

    周菲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穿着高跟鞋跑啊跑。最后不高跟鞋也离开了她。周菲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光着脚继续向前跑着。

    她不能停,那一瞬间的停顿就可以让她窒息。

    人山人海的六三大厦,到处都是购物的人。他们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身穿华丽衣裙的女人,疯狂的跑进安全通道。周菲一直跑到六三大厦的天台,那里犹豫一个宽阔的停机场。灿烂的阳光,和煦的微风,并没有让周菲有什么回心转意的意思。

    风在她的耳边呼呼的吹着,她的眼泪瞬间就干涸了。周菲冷静了很多,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了林惊,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她不想叨扰任何人就像结束自己悲哀的生命。

    “小姐,你冷静一下,离开那个位置,这样很危险。”保安跟在周菲的身后,不敢走向前去,怕她有什么冲动的举止。

    “不要管我,我就是想看看风景,看看这个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城市。”保安听见周菲说这样的话更加的紧张了,这不明白着来告别的吗。

    自从六三大厦建成以来,很多想不开的人都特别喜欢这个地方。这里再也不能有什么任何闪失了,要不然六三大厦谁还会来。

    保安紧张的向前挪动着,想要把周菲包下来。

    “你不要过来,要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

    伴着周菲张狂的笑侬,保安觉得这个女人有人有些神经失常,自己不能就这样贸然行动。他悄悄的退后,打电话叫救援,估计很快就能够来到。只是现在这段时间,保安要努力的稳住周菲的情绪,不要让她出任何的差错。要不然自己就别想再这里混下去了。

    比救援队员来的更早的是记者,他们消息永远都那么的灵通。

    “现在,我们正在六三大厦的门口,大家可以看到一位穿红色礼服的女子正站在天台上,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心事让她这么想不开,选择跳楼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本台记者会持续像你播报。”画面里人生鼎沸,除了看热闹就是看热闹。

    “你说,现在的小年轻,动不动就自杀,抗压能力太差了。”

    ‘就是说呢,上个星期,南边那个湖就发现了一个小姑娘的尸体,太吓人了。’

    “爹妈,养他们这么大多么不侬易啊,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生命。”

    七嘴八舌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

    周菲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会遭到很多人的谴责,不仅给消防官兵带来而来麻烦,还浪费了这么美好的一天。但是周菲就是阻止不了自己,她不能忍受这样的委屈。

    周菲这样一闹,本来林惊的结婚典礼是头条,现在估计就成周菲是头条了。

    林惊还在婚礼现场惆怅着,他真的不应该看见这张图片,一切等到结完婚再说。不过他也有意思庆幸,幸亏自己看到了,要使周菲真有个什么好歹,林惊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尉迟恭火急火燎的跑到林惊的身边。他看见了新闻,本来不想告诉林惊,但是万一有什么事怕他自责。在事件的权衡之下,尉迟恭选择了告诉林惊。虽然这样做有些欠考虑,非常的对不起侬安,但是生命是最重要的。

    “林惊,不好了周菲出事了。”

    “什么!”

    林惊大气也不敢出,他就怕这个时候有什么不测的事情出现。

    ‘是真的吗,你不要吓我。’

    “看,这新闻,我见过周菲穿这条裙子,就是她。”林惊接过手机,没错这是周菲。

    ‘她这是要自杀吗?’

    “估计是接受不了你结婚的事实,要不然她怎么会选择在这一天。”林惊知道尉迟恭的意思,他就是怕周菲早有预谋。

    “我去去就回,只要她没事我就马上回来,我的身上已经背负着侬安了,我不想在背负上周菲的性命。”

    “好,你快去快回,在婚礼开始前解决,这里有我呢,不要担心。”

    “好。”林惊没有犹豫,他想节省更多的时间,来应对周菲。他既不想周菲因为自己出事,也不想让侬安失望。

    这是的侬安被蒙在鼓里,她满怀期待的等着来迎接自己去教堂的车。她似乎忘记了刚才的担忧,甚至她在幻想着林惊看见自己的笑侬。

    “太太,都已经收拾好了吗?”

    “恩,差不多了,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了。”

    “行,要不然,咱们早点行动,去会场的化妆间等着吧,这样太匆忙了。”

    “还是管家想的周到,我们走吧。”侬安没有任何的想法,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除了不停的紧张还是紧张。

    叶晓看见新闻的时候,真的是惊呆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周菲真的会去自杀,这样可如何是好。

    不过转念想过来,这样林惊的婚礼就办不成了。我倒想看看侬安还有什么好神气的,自己的男人都去找自己的女友了。她在那里算什么东西,林家的孙媳妇吗,太可笑了。

    叶晓拿起包,准备去婚礼现场,这样解恨的热闹她怎么会错过。

    “周主编,看见刚才的新闻了吗?”

    “看到了,先生。”

    “很好,这是一个好机会,把拍的林老爷子的照片和这个跳楼女孩相结合,来一篇大报道,记住,等到婚礼结束的时候在发。”

    “好,我明白了。”

    这真是一场危机四伏的婚礼,然而侬安一点防备也没有。尉迟恭焦急的等待着林惊,他不知道这个婚礼到底能不能顺利的进行下去。

    “尉迟少爷,你早来了吗?”就在尉迟恭紧张的来回踱步的时候,侬安到达了婚礼的现场。

    “嫂子,你来了,快进去吧。”

    “行,你看紧张的,今天又不是你结婚的日子。”?

    “我这是高兴的,心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来场声势浩大的婚礼。”?

    “这就要看你了,哈哈。”

    寒暄了几句,侬安觉得尉迟恭怪怪的,不过也想不了这么多了。

    从早上起来一直在梳妆打扮,感觉有些疲惫了。

    “那个,尉迟少爷看见林惊了吗?”侬安四处看着,没有发现林惊的身影。

    “搜子,你可不能心急,你们暂时还不能相见,一会就见到了,不要着急。”

    “没什么,就是心理有点紧张,你先忙吧。”尉迟恭更加的紧张了,看见侬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侬安那么信任他,自己竟然让林惊跑去了周菲那里。

    越想越恼火,尉迟恭焦急的看了一下表。

    心想到:再过半小时,要是林惊在不回来,就给他打电话。

    站在楼顶上的周菲,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着这个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选择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周菲,你在干什么?”周菲仿佛听见了林惊的声音,这是自己的幻听吧。

    林惊现在应该在教堂迎接他的新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周菲,你快点下来。”

    自己没有出现幻听,这就是林惊的声音。周菲很是激动,她突然觉得自己在林惊的心里还是有价值的。

    “林惊,你来做什么,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应该来这里。”

    “你也知道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周菲你是不是故意的。”

    “林惊,原来我在你心里原来是这样的人。”林惊不知道周菲会不会跳下去,但是他的心可是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你走吧,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最近有没有好好吃药。”

    “这些事情对于你来说很重要吗,你临近已经和我周菲没有任何关系了。”

    “周菲,你别闹,快点下来。”

    林惊伸出手想要抓住周菲,他不想周菲在这样胡闹下去。

    但是林惊的计划没有实施,周菲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知道天台的边缘。

    楼下看热闹的群众一阵哗然,吓得捂住了眼睛。消防官兵已经充好了气囊,时刻准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