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49章 456成了笑话
    但是这么高的冲击力,不知道会不会起作用,最好的对策还是要当事人主动下来。『→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林惊,你走吧,不要因为我影响了整个林氏集团。”

    “周菲,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你才能够下来。”

    “没有办法了,我的要求你永远都做不到。”

    “你说说看。”

    “你可以为了我离开林家吗啊,离开侬安,离开所有牵绊我们的一切,就好好的和我在一起,你做的到吗,你做不到林惊。”林惊默不作声的看着周菲,他们之间的纠缠太久了,需要好好解决一下了。

    林惊正想开口的时候,电话响了。

    “林惊,怎么还不回来,嫂子已经来了,你可不能做出什么没有理智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回去。”

    “你走吧,你走。”周菲歇斯底里起来,她不能忍受有关婚礼的一切。情绪逐渐激动。

    “周菲,你听好,我之所以和你分开的理由,你应该最清楚,我林惊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周菲的事情,你可以针对我,但是请你不要针对侬安,她是最无辜的,你下来我会给你一个号的说法。”

    林惊看起来很是激动,面对周菲的生命威胁,他真的是束手无策。

    “林惊,我今天站在这里,不是给你讨说法的,我要的是态度,刚才我说的只要你答应,我就下去。”林惊踌躇着,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林惊竟然也会有这么犹豫的一天。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尉迟恭已经焦急的渗出了虚汗。林惊要是再不回来,就真的没有办法收场了。远道而来的风潇潇已经抵达了机场,一切都很顺利。

    没有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里的人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这个三线的小明星。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风潇潇依然带着大大的墨镜。

    这样她会有足够不的安全感。其实这些都不是她最紧张的,她最紧张的是侬安。她不知道侬安会不会原谅自己。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侬安会不会都已经忘记了自己。

    各种各样的问题缠绕着风潇潇,她不确定自己有勇气。所走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紧张。她在脑子里不停的幻想着和侬安相见的场景。侬安穿婚纱的样子一定很美,还有林惊也会非常爱她。

    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想法,反而让她的心情更舒畅了一些。这时候的侬安依然什么也不知道,她安分的在化妆间里等待着等待着。她觉得时间时间过得太慢了,等的有些心慌。

    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强烈的,她好像觉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林惊和周菲僵持不下,他们两个像树一样矗立在那里。风呼呼的在他们的耳边吹过。

    林惊的手表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世界好像静止了一样,周菲终于熬不住了。

    “林惊,你走吧,不要管我了,从此以后我不会在纠缠你了。”

    “好,那你下来,跟我回去。”

    “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下去,如果不答应,就请你离开我的世界,不要在管我了。”

    所有的宾客已经入场,各路的朋友和贵族都已经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他们焦急的等待着。

    “今天林惊结婚,怎么不见欧阳啊。”

    “是啊,连老爷子都不在场,这是怎么回事。”

    “别说老爷子了,连林惊都不见人,咱们是不是走错地了。”

    “就是啊,这重要人物都不在,我们来参加什么婚礼。”人们开始变得不安起来,他们觉得这真是一场笑话。

    尉迟恭觉得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再一次的给林惊打去了电话。

    “林惊,你在哪,所有的人都在等你回来。”

    “我在天台,周菲就在我身边。”

    ‘你不用管她,她不会真的死的,她才舍不得。’周菲听见了尉迟恭的声音,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再一次失去了控制。

    “什么叫我不会真的死,尉迟恭你算什么。”林惊赶紧挂了电话,他怕尉迟恭的声音影响周菲。

    尉迟恭似乎明白了林惊的状况,估计这个婚礼马上就要取消了。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尉迟恭必须要和侬安说明情况,以免尴尬的事情发生。

    “兄弟,你是今天的伴郎?”

    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出现在尉迟恭的眼前。‘是的。’

    “今天的婚礼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啊,林家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惊喜。”

    “你多虑了。”

    ‘是吗,要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尉迟恭觉得纳闷,这是什么人,从来都没有见过他。难道这是哪家新型贵族吗。

    尉迟恭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要找到侬安,马上找到她。

    当尉迟恭刚要走到化妆间走廊的时候,花童推着侬安换换的进来了。她小的真是太好看了,那些孩子们的笑声和她交相呼应着。

    完了,完了,尉迟恭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样下去一切都完了。

    “尉迟少爷,你怎么在这呢,你不是应该和林惊站在一起吗?”侬安越来越觉的不对劲,这是怎么回事,尉迟恭怎么会乱跑呢。伴郎不是应该站在新郎的旁边等着自己和伴娘吗。

    说起伴娘,侬安也觉得好奇,自己进来已经很久了还不见伴娘来。

    这样下去会延误时间的,没有一件合理的事情。

    “嫂子,这个时候了,我跟说实话吧。”

    看着尉迟恭严肃的表情,侬安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他不会这么着急。

    “你说吧,我听着。”

    “周菲要跳楼自杀。”

    侬安抬起手制止了尉迟恭,接下来的事情她都已经猜到了。

    “是不是,林惊现在不在教堂,他现在在周菲的身边。”

    “是的,嫂子,你不要怪林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侬安的好脾气和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她没有想到林惊会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

    他竟然就这么走了,留下自己来面对这些来宾。

    “我不怪他,但是我也不会原谅他。”

    “嫂子,你听我解释。”

    “不用再解释了,我就想知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既然林惊不在现场这个婚也就没有必要结了,所以接下来怎么办,坐在教堂里的那些宾客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晾着不管吗。”

    尉迟恭嘟嘟囔囔的也说不清楚,他真的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婚礼。

    这些来宾都是和林家有重要往来的大家,这样下去林家的颜面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任何情况的牧师,邀请者新郎新娘走到他的面前。但是等了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人,牧师觉得有些奇怪。

    在座的来宾也是坐立不安的,等了太久的时间,以助于他们都想要起身离开。侬安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祈祷着林惊能够回来。把自己丢在这里真是太不够意思了,还不如带着她一起去营救周菲呢。

    “嫂子,要不然咱们还是出去吧,总是这样躲着更不是办法。”

    侬安只好硬着头皮进了教堂,来到了上帝的面前。在破碎的心里,侬安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林惊。本以为他是一个托付终身的男人,尽管自己没有那么爱他。但是他值得自己去爱,去相信。

    这一次的闹剧,侬安彻底的对林惊死心了。她不会对他抱有任何的幻想了,她甚至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讨厌。为什幺破坏别人的感情呢。明明周菲和林惊是那么的相爱。

    “太太,我想请问一下你的丈夫去哪里了?”

    牧师恨不能理解的看着侬安,这是他主持的最糟的一次婚礼。

    “对不起,牧师,估计这次的婚礼要取消了。”

    在所有人都把焦点放在侬安身上的时候,身后的大门被推开了。

    侬安兴奋的转过头,她以为是林惊回来了。但是随后她更加的失望了,原来是欧阳。

    侬安知道林家是不会轻易的让自己嫁给林惊的,没有经过林老爷子的同意,这个婚接的本来就是错误。

    欧阳操着她的小牛皮鞋,缓缓的走了进来。大家都礼貌的看着她,生怕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大家,都请回吧,这次的婚姻根本就不算,你看我儿子都没有在场。’

    ‘妈,你不能这么说。’侬安颤抖的说出这几个字。

    欧阳的脸色瞬间变得恐怖,“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我说话,你怎么还不走,我儿子都不想看到你,你怎么好意思还坐在这里,你是走不了吗,那好,我让下人帮你走。”

    “夫人,我们领结婚证了,我们的婚姻是受法律保护的。”

    “好啊,侬安,你是不是已经预谋很久了,你是不是觉得林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不是这样的,不是。”

    “在做的各位来宾,今天的婚礼取消,你们自便吧。”

    欧阳站在教堂的正中间,她洪亮的声音飘荡在房顶上。她似乎是故意这样羞辱侬安的。

    她要让侬安明白,想要做林家的媳妇不是只有外貌才可以的。整个教堂乱做一团,那些精心布置的花朵被匆忙的人们挤落在地上。

    侬安的心脏在滴血,她永远都不会理解欧阳的做法。

    这个出身在渔村的女人,为什么处处针对自己,拿到她不明白什么叫做无助吗。

    “侬安,侬安。”

    在慌乱的人群里,侬安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不敢答应,她不想让这个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侬安,有人叫你,你听不见吗,你躲什么,难道和林惊结婚让你这么丢脸吗?”

    欧阳不依不饶,她不想看到侬安这样一幅可怜的嘴脸。

    “阿姨,既然婚礼都取消了,你还是回去吧,在这里多累啊。”尉迟恭不敢得罪欧阳,但是还害怕侬安受委屈,只能上前说好话。

    “侬安,你记住我们林家不要你,更不欢迎你。”欧阳指手画脚的对着侬安,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

    这样的羞辱,侬安还是第一次经历。她不知道该反驳什么,只能像傻瓜一样坐在那里。

    欧阳很生气,或许是因为今天老爷子晕倒的缘故。

    自从侬安来到林家,接二连三的发生一些意外的事情,这不就是说明侬安是个小扫把星吗。让这样的人进门,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想想都可怕。

    “放心,侬安是不会在去林家的,我们不稀罕。”尉迟恭寻着声音看去,是刚才那个人,好大的口气,竟然在这里出现。

    侬安转过头,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任飞,怎么会是你。”任飞冲着侬安温暖的笑着,在侬安的记忆里,任飞就是这样的笑侬。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会这样温柔的看着你。侬安似乎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那个小男孩的样子渐渐的清晰。原来任飞昨天我们就已经相见了,虽然是在梦里。

    “这位太太,不要伤及无辜,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不能总是埋怨一方。

    欧阳气急败坏的看着任飞,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估计任飞早就已经扛不住了。

    “哼。”欧阳瞪了侬安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其实欧阳的内心是高兴的,婚礼没有举办成,这样老爷子就不会怪罪在自己头上了。

    欧阳一走,留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本来热闹的大礼堂逐渐变得冷清。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结婚吗,怎么都走了。”风潇潇尖锐的声音在教堂里回荡着。

    ‘我可没这么说。’尉迟恭借机会躲得风潇潇远远的,先溜走了。

    “刚才那个王八蛋呢,和林惊穿一条裤子来欺负我们侬安,还想不想活了,别没有人回答她,侬安就坐在离风潇潇不远的地方。

    风潇潇摘下墨镜,精致的脸庞不禁让尉迟恭心里一颤。

    他从来没有雨遇见过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子,如果周菲算的话,那么她现在已经变得不可爱了。

    “你来做什么?”

    侬安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奇怪,任飞还有风潇潇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

    这是所么讽刺的一件事。

    本来可以风风光光的嫁人,现在可好,全部都成了笑话。

    “侬安,我是你的伴娘啊。”

    “伴娘,你觉得我现在还需要什么伴娘吗。”风潇潇不敢直视侬安的眼睛,她害怕,害怕侬安不原谅自己。

    “在美国生活的不是很好嘛,怎么有空回来了。”

    风潇潇不傻,她能够听出话语里的讽刺。但是她必须忍着,等到侬安可以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侬安,我们两个的事情暂且先放一放,眼前要解决的就是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