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52章459坦率的人
    看着房间内的装饰,不禁咬了咬嘴唇,为何他那么有权有势,还不放过她这么一个小沙尘。

    过了不到十分钟,只见精致的四餐一汤便摆在了餐盘中,一个大厨托着给他端了出来。

    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手有些颤抖,更是低着头不敢看李子辰。

    李子辰接过托盘,看着手腕处的表,拍了拍大厨的肩膀,欣慰的说道:“做的好,以后就要这速度。”

    天哪,李子辰还不如不拍呢,这些大厨都要下个半死了,惊恐的等待着最后的那道解雇令。

    但是预想的就是预想的,李子辰并没有与做出什么让他们接受不了的事情。

    当他来到大厅的时候,便看到风潇潇靠在膝盖上睡着了,只见她双手环住双腿,小脑袋放在膝盖上,让他心中一紧,好小的人!

    她以一种保护状的姿势睡着,睫毛轻轻打着颤,诉说着她的不安。

    李子辰慢慢的把手中的餐盘放在茶几上,看着熟睡的侬颜,不禁堪痴了。

    想到管家的电话,他才惊觉她只吃了一顿饭,想要把她叫醒,她却在这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气氛暧昧了起来。

    “我好像睡着了。”风潇潇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眼睛,睡脸惺忪的说道。

    李子辰没有吭声,把餐盘中的燕窝端起来,瓷碗传来的温度刚好,拿起白玉小勺,在嘴边轻轻吹了吹,看着她,温柔的说道:“来,吃些东西。”

    似乎是因为他的温柔,她有些不知所措,任由他喂着自己,不一会,一碗燕窝便已经见底。

    “我吃饱了,”风潇潇看到他还要让自己吃,下意识的说道,在吃她的肚皮就要撑破了。

    看着餐盘中还剩下的食物,李子辰皱了皱眉:“就吃这么点?”似是在询问,觉得她吃的太少,像只小猫那么点的胃,怎么可能会胖起来。

    “你以为是喂猪么?”风潇潇听到他说的,有些不满。

    撇了撇嘴随意的说道,话音落下,才想起来自己对他说了什么,脸瞬间红了起来。

    “恩,我就喜欢喂你。”看着她诱人的粉唇,他喉结滚动。

    “你……”风潇潇瞪大了眼睛。

    看到他吻上了自己的唇瓣,有些难以置信,想要推开他,却被他越抱越紧,她只能被迫承受着他的吻。

    李子辰沉浸在这个吻中,过个半个小时,感觉怀中的小人儿有些喘不过来气,这才松开她。

    风潇潇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大口喘着气,她想不明白,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他便扑了过来。

    想到这里,她便往后退了退,想要离他远些,却被他胳膊一揽,勾入怀中。

    风潇潇想到这里脸上火辣辣的。

    自己和李子车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他在一起,就是在这个吻之后,风潇潇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两个人的关系在那一次的偶然中变得有些尴尬。

    “小姐,你的燕窝。”

    风潇潇看着这碗熟悉的燕窝,此刻的她特别想念李子辰,本来以为回了国自己会好过一点,没有想到竟然是这般的凄凉。

    侬安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林惊了,她不知道林惊去干什么了。

    她总是觉得林惊会和周菲你在一起,每每想到这里侬安就特别的难过。

    一阵电话铃急促的声音响起,侬安没有一点想要去接的意思。

    “总裁,有什么吩咐。”

    “让太太打扮一下,等会要去参加一个宴会。”

    “好的。”

    管家接完电话走到侬安的身边。

    “太太,总裁让你打扮一下,一会儿去参加一个宴会。”

    “算了吧,不想去。”

    “太太,有什么事情就要想办法解决,冷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侬安觉得管家说的有道路,她要正面面对林惊,不能够逃避。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就不能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侬安开始整理打扮,等待着林惊来接她,等了很长一段看时间,林惊才迈着大步走来。

    “侬安,我们走吧。”

    “好。”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谈论婚礼的事情,估计谁都不想开口,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今天是什么宴会?”

    侬安特别的好奇,她不知道需要自己出席的还有什么宴会。

    “就是那个以你的名义创办的基金,学生们又要开学了,需要再一次的筹款。”

    “你不说,我都要忘记了。”

    经历过婚礼事件,林惊和侬安好不侬易走进一点的关系再一次降到了冰点,不知道还会不会在好起来,但是侬安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林惊推着侬安走进大厅,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他们都是那场闹剧的见证人,在做的有很多人,都不明白侬安为什么还在继续纠缠和林惊,但是他们同样也看到了侬安身上的闪光点,只是儿女情长还是自己说了算。

    “下面有请侬安上台来讲话,侬安基金会因她的名字而起,在设立以来已经帮助了很多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能够上的起学,能够学到更多有用的东西。”

    侬安再一次的站在这个舞台上,她变得比上一次要勇敢很多,既然是要为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捐款,她就要争取最大的利益。上一次是因为林惊,所以自己本来就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这次的侬安,她想要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然而这个基金就是最好的工作。

    侬安拿起话筒,眼睛里闪烁着泪花,是感动还是委屈,估计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首先我要感谢大家的到来,也真心的希望大家可以伸出援手为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创造一片爱的天空,我曾经多次去往西部体验生活,深知贫穷对当地生活的影响,所以我期盼着自己可以去帮助他们,让那里的孩子可以用知识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我自己的力量是薄弱的,所以请大家可以多多支持我,支持西部山区的孩子们”。

    台下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每个人都在夸赞着侬安。这是侬安第一次被这么多社会名流称赞,她看到了人们肯定的目光,内心是满满的感动。

    这是婚礼那场闹剧以来,侬安真正的感动。在没有发生这些事情之前,能感动侬安的只要林惊。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侬安听见了自己的声音。这样的勇气是林惊给不了的,是他不能体会的。

    林惊低下头,在侬安的耳边说道:“我有惊喜给你”。

    林惊想要弥补,他想要当着这么多人面给侬安赔罪。然而赔罪最好的方式就是再一次的补偿给侬安一个婚礼。

    今天林惊请来的这些人都是婚礼现场的贵宾。他们看见了侬安的狼狈和自己的冲动,还有一个让人耻笑的婚礼。但是今天林惊想要弥补给侬安一个完美的求婚。他不奢求侬安会答应他。但是这次的林惊很认真,他的脑子里只有侬安,没有其他。

    侬安内心虽然激动,但是她不能够表现出来。她似乎再跟林惊赌气,她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

    其实侬安做不到原谅林惊,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起码现在是不可以。带着疑问的表情,侬安对上了林惊的眼睛。

    林惊的眼神有些逃避,毕竟是他有错在先,他不能坦荡荡的面对侬安。他拿起侬安手里的话筒,霸气的走到舞台中央,用他磁性的声音说道。

    “大家安静一下,借着这次晚会我想对大家承认一件事情,相必大家已经看到了不久前的那场闹剧,是我有错在先,没有考虑到侬安的感受,但是我也希望大家不要胡乱猜想,我林惊这辈子要厮守一生的人一定是侬安,所以请大家帮我见证一下。”

    侬安听到林惊说道这里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乐下来。她不知道这些话是真心的,还是林惊为了挽回面子说的漂亮话。但是不管怎么样,侬安还是很感动。感动归感动但是隔阂已经产生,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了呢。

    林惊停顿了很长时间,看的出有些哽咽,但是他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我呢,总是事情太多,没能好好陪伴过她,现在又做了让她这么失望的事情,至今也没有像样的求过婚,所以我想在大家的面前给我太太求一次婚,我想用这样的方式给她赔礼道歉。”

    林惊话音刚落,所有的灯光都暗掉了。只有舞台上的两个光圈包围着他和侬安。林惊慢慢走到侬安身边,弯下身子拉起了她的右手,轻轻的吻了一下。这是林惊精心设计的场景,他幻想过很多次。

    谁能够让自己单膝跪地,让他心甘情愿的娶她回家。林惊以前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周菲因为自己去自杀的时候,林惊终于理清楚了自己和周菲之间的感情。

    他或许还在意她的安危,或许还挂念她是否过得好。但是这仅仅是关心,不能够和爱情相提并论了。他甚至想像不出来那些和周菲在一起的场景。他的脑子里全都是侬安,所有的一切都关于侬安。

    在所有人看来这只不过就是一场辟谣的方式,什么求婚,只不过想要掩盖事实罢了,林惊心里或许也是这样想的吧,侬安很清楚自己和林惊只不过是契约结婚,怎么会有什么浪漫的求婚。

    林惊不想她伤心,女人一旦绝望了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所以他想要借这次机会让侬安原谅自己。

    正在这时诗音小朋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走向林惊。

    林惊拿起花,单膝跪地,眼神真切的看着侬安的眼睛,认真的说:“侬安,你愿意嫁给我吗?”

    侬安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感动的泪如雨下,用感动这个词或许有些不太准确。在侬安的心里,更多的应该是委屈,是强大的委屈。泪眼婆娑的侬安心想,这是真的吗,林惊你真的爱我吗。如果不爱为什么要这样呢,我真的可以接受吗。一连串的问号盘旋在她的脑海里。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着她,这算是道歉吗。

    侬安怎么也想不明白,既然逃婚,为什么还要来求婚呢。既然事情已经发展成了这样,为什么不和周菲在一起呢。

    侬安不清楚林惊是怎么想的,他完全可以不顾自己的感受和周菲在一起。可是侬安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这里有这么多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和林惊。无论如何侬安都不可以拒绝,即使心里千百个不愿意。为了林家的脸面,为了侬家能够更好的发展下去,侬安不得不答应。如果把实情闹得太僵,对谁都不好。

    “我愿意”侬安大声的回答到。这三个字里没有任何的感情就是单纯的回答,甚至没有意思的情绪。

    此刻音乐想起,林惊紧紧拉着侬安的手,下定了一辈子要照顾她的决心。如此让人羡慕的时刻,林惊让所有的来宾都感动不已,纷纷对他们送上了祝福。不过呢,当然某些人还是酸的不行,比如侬安的大哥和大嫂就在一边喝着闷酒,一边抱怨着自己的命不好,永远都学不会知足。

    他们被难得被林惊主动邀请来参加宴会,当然要好好的表现一下。假惺惺的举起酒杯,对着林惊示意了一下。其实侬毅特别不情愿来,婚礼的时候他觉得林惊让侬家丢脸了。那些羞辱是怎么样也不会被掩盖的,但是他和侬安有一样的目的,为了侬家。只要林惊还愿意帮助侬家,他们就会把一切的委屈都隐藏起来。

    晚会成功落幕,侬安收获得了林惊的道歉。但是林惊心里很清楚,侬安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高兴。她只是在敷衍自己,不过林惊无话可说。

    “哎呦林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浪漫了,没看出来呀。”

    尉迟恭拿着一杯香槟,左转右转的打量着林惊。

    站到一旁的诗音吃着蛋糕,兴奋的凑到侬安身边,古灵精怪的摇着头,一副得意的样子。

    林惊推了一把尉迟恭,超级嫌弃的抖了抖上衣,说:“让你看出来,还是我林惊吗”。

    说完两个人撇撇的一笑。

    看着这一切的侬安心里很不是滋味,在这段时间里她想了很多。那些想知道的疑问依然没有答案,但是她还是默默承认了对林惊的感情。有些庆幸,有些埋怨,有些不知所措。

    晚会散场,尉迟恭潇洒的开着跑车疾驰而去。谁让他有这么多可爱的小妹妹在候着呢。

    侬安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侬安好像对他越来越熟悉了,没有了之前的陌生。

    即使尉迟恭帮助林惊去吧见了周菲,把自己留在教堂。但是她还是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尉迟恭是个很坦率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