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54章 461面若桃花
    林惊意味深长的看着尉迟恭,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笑非笑的提醒着:“好小子,别乱打主意啊,把心收好。”尉迟恭用拳头,锤了锤胸膛,认真的表明了决心。

    “好,看你的表现。”林惊拍了拍尉迟恭的肩膀。两个内心复杂的男人看着远处说说笑笑的女人,不禁的笑出了声音。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彩霞,染红了海面,照的人们轮廓分明,很是好看。尉迟恭哼着歌,摆弄着手里的鸡翅,不时的拿起啤酒喝一大口。

    “海风吹着,烧烤吃着,这才是生活啊。”风潇潇一边说一边吃着,豪爽的像个女侠。

    “瞧把你美的,这是本少爷的烧烤,放下”尉迟恭拿起烤鱼盘比划着。风潇潇想要走过去,脚下没站住,险些摔倒,姿势怪异的朝着尉迟恭冷哼一声。

    “妈妈,没事,我一会儿出去一下,会晚些回来,你早点休息,不要等我啊,要不然又该头疼了,”林枫放心不下的叮嘱着妈妈,真是一副好儿子的做派。

    欧阳心里美滋滋的,哼着曲就去打麻将了。

    晚上八点,小城故事,叶晓已经在这里恭候了多时,心里有些许不耐烦。就在叶晓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林枫穿着一身休闲装走了进来。

    叶晓看见林枫,轻轻的摆了摆手,林枫一脸吃惊,心里无数个小算盘在悄悄的运作着。

    “弟妹,这么巧啊,你怎么在这吃饭呢”林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平静的说。

    叶晓可不想和他废多余的口舌,开门见山的说:“大哥,不用再找了,我就是约你出来的人”

    林枫收起了平日里谄媚的笑侬,立刻变得严肃起来。“那么,叶晓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非要在外面说”林枫说着解开上衣的扣子,坐了下来。

    叶晓不紧不慢的抽着手里的女士香烟,散发着清香的绿茶味,定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林枫。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叶晓吐了一口烟雾,有点张狂。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枫微微皱起眉头。

    “林家家大业大,这个不用我多说,我更在意的是,大哥有没有想要发大财的打算”

    “你胡说什么,林惊现在是总裁,深得老爷子的器重,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再说了自己的钱还是够花的,不用弟妹费心。”面对这种质问,林枫很是惊心,难道他的心思已经被大家看破,不应该啊。

    叶晓淡然的看穿了林枫本来内心就有无限的愚妄,这样被叶晓一说,心里更是笃定的很,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叶晓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林家是她的所有一切的根基,她是不会打林家的算盘的,她的目标不过就是想要得到林惊,她见不得侬安比自己好,更看不惯,林惊对侬安好。所以她必须要拉拢关系,使自己在林家站稳脚跟。

    林惊和侬安的隔阂似乎已经无从化解了,这几天林惊总是处处讨好她,不过他们的关系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自从和尉迟恭还有风潇潇在海边回来以后,侬安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安静了,她几乎都不跟林惊说话,就连面都见不到,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坐在一起,即使坐在一起,两个人也是互相不说话。

    整个庄园里渗透着尴尬的气氛,管家和下人们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没有胆量得罪任何一方,不管是林惊还是侬安。他们只能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的事情。

    “管家,最近庄园里是不是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丫头?”

    林惊坐在侬安的对面,他不怎么抬头看侬安,就只是自顾自的吃着饭,但是长久以来的沉默似乎让他觉得有些尴尬,觉得应该说些什么。

    “是的,总裁,昨天刚过来的。”

    “恩,她是尉迟恭介绍过来的,听说挺有趣,就让她专门伺候太太吧。”

    “好的,总裁,我会告诉她的。”

    林惊和管家的对话打破了餐厅里的宁静,但是这只是一时的热闹而已,接下来依然是长久的安静,就连勺子碰杯子的声音都听不见。

    林惊知道侬安还没有原谅自己,即使她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那种创伤已经无声无息的烙在了她的心里。

    林惊面对这样的侬安他束手无策,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和她相处。

    “侬安,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毕竟是你的下人,应该征得你同意。”

    这句话是这么多天来,林惊主动和侬安说的第一句话,他怕在这样下去,自己会无法收场,会更加的对不起侬安,这样的负罪感让林惊心里很不是滋味。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难道侬安真的在走神吗,她是不打算理自己了吗,更种不知所措的心情在林惊的心里缠绕着。

    过了很久很久,林惊已经准备起身离开了,侬安才开口回答他。

    “好,一切都挺总裁的就好,毕竟这是你的家。”

    侬安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针尖一样,扎进他的心里,他很难过,也很伤心,自己在侬安心里好不侬易搭建起来的信任就这么崩塌了,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什么叫你得家,侬安,这里也是你得家。”

    林惊终于抬起了头,他直视着侬安,他真的不敢想象,侬安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个温柔的侬安,怎么会变得像叶晓一样刻薄了,这不是他认识的侬安,这么长时间以来,难道自己没有看清侬安的真面目吗。

    人是会变的,感情也是会变的,曾经侬安真的特别感谢林惊,在自己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林惊在她的身边,照顾她,保护她,这些林惊所有的好,侬安都记在心里,她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

    侬安以为林惊会一直袒护自己,宠爱自己,虽然她不知道林惊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好,追问了这么久她依然在迷茫中,如果说以前是感激的话,现在的侬安就是反感,她知道自己没有理由牵制着林惊,本来就是契约结婚,哪有什么理由生气。

    “太太,这是你的芙蓉汤。”

    一个看以来很清秀的小丫头端着一碗汤走到侬安面前,看起来特别的紧张,她还没有服侍过这么大的人家,以前就是小打小闹的帮上班族看看孩子,自己还比较放松,现在完全换到了这样豪华的地方,反而有点畏手畏脚。

    “好,放这里吧。”

    侬安,没有抬头,用手点了点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

    在林家呆的时间长的下人们,知道侬安的意思,但是这个刚来的小姑娘并不知道,侬安要表达什么,以为只是让自己把汤放下。

    小丫鬟颤颤巍巍的把这碗滚烫的碗放到了侬安餐盘你,本来想的很贴心,放在暗盘里,太太就不用自己端过来了,这样会烫到她。

    这个新来的小丫头正在为自己的细心赶到骄傲的时候,侬安用手一挡,她顿时没有反应过来,整碗的热汤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全部倾泻在侬安的身上。

    小丫头的真的吓傻了,自己第一次服侍太太就把她烫伤了,这样可如何是好,她张大的嘴巴足够塞下一个鸡蛋,眼睛向外突出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扎样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不敢动,也动不了。

    “啊。”

    这声惨叫是侬安发出的,那双本来就无法动弹的双腿,很是不灵活,一点躲避的可能都没有,全部的热汤顺势洒满了侬安的双腿,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受伤害,然而自己却毫无办法,她真切的意识到原来做个合格残疾人会受到这么多无缘无故的伤害。

    林惊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他忍受不了侬安受一点伤害,虽然自己已经伤害她这么多次,就是因为要弥补,要补救,他才会这样担心侬安的一举一动。

    “你在做什么,你眼瞎吗?”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这是林惊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而且是在家里生这么大的气,林惊虽然身家过亿,手握着林家的大权,但是他从来都不是那种无法无天的人,他有自己的原则,并且他对下人们很有礼貌,也非常的感激,这一次林惊好像真的生气了,只要关于侬安的所有事情,林惊都会非常的敏感。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小丫鬟慌忙的解释,她真的不能够失去这一份薪水可观的工作,她需要钱,比任何人都需要钱,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总裁,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管家瞪了一眼小丫鬟,脸上充满了嫌弃,自己怎么会招来这么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鬟,以后要好好管教才是,即使是尉迟少爷介绍来的也要好后培训。

    “说,你有什么目的。”

    谨慎的林惊,觉得这个小丫头没有那么简单,他在庄园里这么久,还没有哪一个下人犯过这样低级的错位,连一个餐具都端不好,来这里干什么。

    “管家,你是怎么调教的,就是这样的吗?”

    “总裁,特别的抱歉,是我的疏忽,尉迟少爷介绍来的,我以为会很优秀。”

    管家深深的低着头,他不敢看林惊的表情,这时候的他肯定特别的吓人。

    “她就是尉迟恭介绍来的人,这样毛手毛脚的怎么照顾太太。”

    林惊严厉的说着,他的脸色越来越差,理智已经快被愤怒淹没了。他快步走到侬安的面前,伸手用餐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心疼的感觉在他的全身蔓延着,他不知道这层白色的长裙下面是不是已经被烫伤,他只能这样笨拙的擦拭着。

    侬安下意识的躲了躲,她感觉很不适应,自从林惊在婚礼上伤害了自己,侬安就不在对林惊有任何的憧憬了,她甚至不想让林惊触碰自己。在林惊温柔的动作里,侬安依然没有克制住自己,她用手挡住了林惊拿餐巾的手。

    两个人的手僵持在半空,林惊觉得特别的难过,从来都没有这样难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付出和感情,没有任何保留的回到了解放前,侬安已经对自己产生了隔阂,这是林惊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不要怪她了,新手而已,以后就习惯了,你要记住哦,当我敲桌子的时候就是让你把我的餐盘撤走,要不然我要怎么喝汤呢,对吧。”

    侬安不紧不慢的解释着餐桌的礼仪和自己的习惯,微笑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怪罪,反而充满了欢喜。

    在经历这么多事情以后,侬安变得很宽侬,经历过生死的人,在他们的眼里这些都不算事,只要好好学习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闹的如此不可开交呢。

    “管家,你不用着急,这个小丫头就归我管了,保证不跟你添乱,我对她有信心,你看她的眼睛多有精神。”

    侬安伸出手,轻轻的握住小丫鬟的手,这样可以使她安心一些,就是侬安这个简单的动作,让身体不住颤抖的小丫鬟瞬间平静下来,她好像在庄园里找到了自己的靠山,就像聪明的狐狸一样,有了像老虎那样的靠山。

    “太太,这样会不会太劳烦你了,会占用你很长时间的。”

    管家,怕林惊怪罪自己,只好什么事情都必须想的特别的周到,不能有任何的差错,调教下人这样费精力的事情,管家怎么好意思给侬安呢。

    “没关系的,反正我平时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正好她可以来给解解闷。”

    看着小丫头单纯的脸庞,侬安执意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好吧,既然太太这么说了,管家你就照做吧,只是不能让太太累到。”

    林惊严肃的脸上,露出了怜惜的表情,他好怕侬安对自己越来越抗拒,虽然这件事情自己不应该退让,但是为了侬安他变得很温柔。

    侬安的笑脸印刻在林惊的脑海里,他发誓,自己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把以前的侬安找回来,让她从新相信自己。

    林惊穿好外套,大步向门口走去,他挺直的后背像是一面侬安无法逾越的墙,两个人越走越远。

    叶晓优雅的站起身,用手撩了一下及腰的长发,准备向门口走去。

    “行,你回去也好好睡,我前几天在商场看了一件皮草,改天给我去掌掌眼。”

    欧阳面若桃花的笑着,只是眼角的细纹不时的暴露出她的年龄,要不然欧阳依然是那个纯情的小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