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61章 468有点无聊
    两个美丽的女人在交头接耳的说着悄悄话,任飞看见了她们径直的走了过来。wwΔw.『ksnhu『.la

    “任飞,你很是贴心啊。”

    风潇潇笑盈盈的看着对面走过来的任飞,内心里有一些自私的想法在作祟,她真的希望任飞可以好好的珍惜侬安,本来这样的愿望是呈现在林惊身上的,但是自从婚礼过会,风潇潇就对林惊失去了信心,虽然他看起来很有魅力。

    “来,潇潇这是给你的,侬安你也在,看来礼物是准备少了。”

    任飞儒雅的站在侬安的对面,心里很平静,他仔细的看着侬安,没有陌生的感觉,反而多了一些疼爱。

    ‘哪里少,这样不是正好吗,鲜花配美人。’

    风潇潇把那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放在侬安的怀里,她还不知道任飞,估计他送任何女孩子的花都是玫瑰花,因为侬安喜欢啊,他把每一个女人都当成了练习的对象。

    侬安看着风潇潇,心想这个小叛徒什么时候和任飞站在一起了,真是让自己有点猝不及防。

    “还是潇潇聪明。”

    任飞充满笑意的眼睛是那样的好看,侬安偷偷的观察着任飞,这么多年来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侬安,好久不见了。”

    任飞伸出手,装作很是镇定的样子,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波涛汹涌了,他真的特别的紧张,害怕侬安忘记了自己。

    “好久不见。”

    侬安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像看到亲人一样充满了委屈,那些存了好多好多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流一样顺流而出。

    “侬安,你怎么了?”

    任飞看见了侬安的眼泪,顿时慌了神,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拿出手帕递到侬安的面前,慌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什么,就是很开心。”

    侬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抽泣着,这就是喜极而泣吧。

    阔别了这么多年,侬安一点都没有变,她还是那个单纯的小姑娘,这么轻易就可以流眼泪,还是那样喜欢脸红。

    任飞忍不住伸出手,温柔的妩摸着侬安的头,他心疼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有点自责,他自责自己没有守候在侬安身边。

    “各就各位,各就各位,风潇潇快点对对台词。”

    导演扩音器的声音响彻整个剧组,风潇潇在心里咒骂着,这个导演真是没有眼力见,没看见这里正浓情蜜意着呢吗,这时候演什么戏。

    “潇潇你去拍戏吧,这里有我呢。”

    “那行,你好好照顾侬安。”

    风潇潇真的像风一样的飞走了,表面上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心里还是很是热爱这份事业的,眼神里瞬间就放出了火花。

    剧组的现场特别的嘈杂,什么声音都有,但是就是这样的嘈杂让任飞和侬安的心里都没有那么尴尬了,长久以来的第一次会面,竟然是一场巧合。

    侬安和任飞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静默着,像是在无声的交流,所有的时光都在心里慢慢的翻阅着。

    “风潇潇重新来,你是怎么回事,这条总是卡住。”

    ‘对不起导演,真的非常对不起。’

    或许是风潇潇太担心侬安了,拍戏的时候总是走神,总是集中不了精力。

    侬安慌张的擦干眼泪,肯定是因为自己,风潇潇才不能安心的拍戏,她转过身往风潇潇所站的地方看了一眼。

    “任飞,我们过去吧,离风潇潇近一点,这样她就不会分神了。”

    任飞点了点头,他在看着侬安通红的眼睛,他发誓只要有自己在的日子里,都不会让侬安在伤心,受一点点的伤害。

    “导演,再来一次吧,我肯定会演好的。”

    作为这个电影的导演也很是无奈,风潇潇平时也很是努力,怎么到正儿八经的真事上就会不停的掉链子,真让人无语。

    ‘好,最后一次,不行我就换人了。’

    “好的,导演。”

    风潇潇看见侬安缓缓的向自己走来,她心里很清楚,这是侬安在担心自己,所以这次一定要过关,不能再丢脸了。

    当导演喊开始的时候,风潇潇非常有灵气的站在那里,浑身上下充满了尽头,这样的风潇潇是最迷人的时候。

    侬安不禁会心的笑了起来,她终于看见风潇潇认真了一次。

    ‘好,这条过,下一条,男主把丫鬟推到。’

    没错,这个导演所说的丫鬟就是风潇潇,虽然角色的台词很少,但是在这部戏里却有着很重要的位置。

    “潇潇加油。”

    侬安悄悄的对着风潇潇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有了侬安的加油,风潇潇更加的卖力了,只不过下一场戏不是什么提升魅力的戏,而是体现自己悲惨的戏,自己这样落魄的样子展现在侬安面前好吗。

    导演喊开始的时候,风潇潇的思绪还在游离,当男主走上前来准备给风潇潇一巴掌的时候,他脚下的电线把他绊倒了,一个踉跄生猛的扑在了风潇潇的身上,她这样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承受的住这样庞大的身躯,整个人向后倒去。

    风潇潇的这一倒,正好被侬安接住,虽然侬安坐着轮椅,身体下面有一个椅子作支撑,但是轮椅的承受重量是有限的,三个人的重量已经是超载了,侬安的身体开始像后倾倒着,在马上就要倒下去的时候,任飞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轮椅。

    好不侬易平稳下来,男主赶紧的站起身,紧张的把侬安和风潇潇扶起来,生怕他们有什么事情。

    风潇潇站起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问,赶紧的去看侬安有没有受伤,检查了半天终于放下心来,幸亏没有什么事,真是万幸。

    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她把轮椅扶正,就在她向前拉轮椅的时候,任飞疼痛的申吟了一声,风潇潇和侬安面面相觑,任飞发生了什么事情。

    侬安赶紧的低头去看坐在地上的任飞,刚才明明还好好的站在那里,怎么这一会的功夫就坐到地上了。

    “任飞,你没事吧。”

    风潇潇蹲下身子,准备把任飞扶起来。

    ‘潇潇,别动,别动,让我稳一会儿。’

    任飞痛苦的表情,让侬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要不是自己没用根本就不会拖累到任飞。

    “任飞,你伤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侬安费力的弯下腰,一边看着一边用力抓着任飞的胳膊,想看看他伤的重不重。可能是她太过于用力了,任飞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的严重了。

    ‘侬安你不要紧张,没事的,就是一点小伤,真的没事。’

    “肯定是任飞接住我们的时候被压的,这下可怎么好,万一伤到骨头怎么办。”

    其实风潇潇分析的很到位,只不过任飞当时真的没有想太多,他只想让侬安安全,不要让她摔倒,至于自己会怎么样他完全没有考虑过。

    “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准备重拍,聚在那里干什么。”

    导演就是老大,一点休息的时间都不给别人,对于他们来说省钱就是王道。

    风潇潇气鼓鼓的向场地走去,走到一半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回来。

    ‘侬安,任飞就托付给你了,你看我这里根本就走不开。’

    ‘没事,潇潇,司机在呢,不用担心我们,你快点拍吧,这么好的机会。’

    在去医院的路上,侬安轻轻的妩摸着任飞的手臂,很是心疼,但是出于自己的身份,只能看看,没有说话。

    任飞当然是最了解侬安的人,她的一举一动都深深刻在他的心里,他是最见不得侬难过的人。

    “没事,这点小伤算什么,养养就好了,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笑侬灿烂的任飞装作很是淡定的样子,眼睛里充满了爱意。

    但是任飞忘记了这不是自己的车,也不是自己的司机,他和侬安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传到林惊的耳朵里,即使他们什么也没有做过,只是互相的安慰对方这样小小的事情,都不会逃过林惊的耳朵,当然如果在司机汇报的路上在遇见叶晓,结果就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了。

    “太太,到了。”

    ‘侬安,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的朋友,让他帮我看一下就可以了。’

    任飞拍了拍侬安的肩膀,让她安心不要胡思乱想。

    ‘你一个人可以吗?’

    侬安或许真的是害怕了,刚才任飞痛苦的表情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久久不能够抹去。

    “当然,我有不是小孩子了,那个你童年里的小朋友已经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成年人了。”

    任飞打趣到,他心里其实很是高兴,本以为侬安结婚之后会不记得和自己的那些往事,但是看样子是自己的顾虑太多了。

    “好吧,那我就先回家了。”

    “好,有空再联系。”

    司机没有迅速的拉上车门,看起来有点不高兴,虽然自己的身份是个司机,但是林惊平时对自己很好,有什么福利都会想着自己,这样好的老板去哪里找,他当然要看好太太,免得在自己的监视范围里出了什么闪失。

    任飞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子,脸上的笑侬消失了,本来只是打算回国来参加侬安的婚礼,只要她幸福就好,但是侬安看起来并不幸福,在加上那切切实实的逃婚,任飞更加的放心不下了,他不能侬忍林惊伤害自己最爱的女人。

    侬安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对任飞的担心久久不能够平复,她不知道自己应该为他做些什么,毕竟这次的事故间接性的有自己的一部分责任。

    很长一段时间侬安都是恍恍惚惚的,连林惊回家的声音都没有听见,满眼的惆怅出卖着她的内心。

    “总裁,你回来了。”

    ‘太太呢?’

    “太太已经在花园里坐了一下午了,看以来精神状态不太好。”

    ‘我知道了。’

    林惊悄悄的向花园走去,生怕打扰了侬安,心里不断的想着自己是不是最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

    左思右想了很长时间,他突然想起了在张家胡同看见侬安的场景,虽然自己和周菲没有设呢暧昧的举动,但是侬安的表情已经告诉了他,她很在意这件事情。

    林惊没有解释过什么,他认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永远高姿态的他不会明白侬安作为女人的敏感。

    和花园链接的长廊上,随时都会放着侬安的毯子,随时方便她盖在自己的腿上,但是这次她好像没有想起来,就只是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是坐在那里,单纯的坐在那里,像空气一样安静。

    不是吹来的风撩动着她的秀发,本来就单薄的身体,在冷风的吹拂下显得更加的瘦弱了。

    看到这一切的林惊静静的站在侬安的身后不远的地方,不想去打扰她,但是又怕她冷,更担心的是侬安是不是还在生自己的气,这么长时间以来,林惊的中心全部的放在了事业上,很少关注侬安的状态。

    想到这里,林惊是自责的,其实他可以完全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周菲的身上,只不过林惊不是那种让女人来替自己背锅的男人。

    自从林惊没有参加成婚礼去找周菲以来,虽然他很明白周菲的精神状态,她那条脆弱的神经随时会崩断,即使是这样在林惊的心里,侬安的心思是最重要的。

    “总裁,这是夫人托司机送过来的点心,说是让你尝尝先。”

    管家似乎没有发现林惊和侬安的不对劲,顺其自认的说出了这句话。

    ‘放在那里吧。’

    被打扰的林惊没有了心情,侬安也转过头来,她看起来很慌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惊觉察除了侬安的异常,他也说不清楚哪里不对劲,但是就是和平时的侬安不太一样,好像有好多的心事。

    “回来了。”

    “恩。”

    简单的对话,让本来就骤减的温度变得更加的凉爽了,这样的关系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虽然生活在一个空间里,两颗心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那个你怎么了?”

    林惊不好意思的开口问道,再侬安面前的他仿佛变了一个样子,变得小心起来,生怕自己的哪句话说错,就在也没有办法挽回了,在林惊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小房子,那里住着侬安,不论他的内心有多么的慌乱,侬安永远都安定的住在那里,这是林惊一辈子都偿还不完的债。

    “没什么就是有点无聊。”

    侬安没有知识林惊的眼睛,她在逃避,不光是因为任飞,更多的是对林惊的失望,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自己,因为周菲舍弃自己,有时间陪她吃饭,却没有时间陪自己,每当想到这里侬安都会非常的难过,但是她不敢说出来,契约这两个字每每想起都会那么的让人抗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